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今天的校园再没像昨天那么热闹,虽然仍有社团在拉人入伙儿,不过已经少了很多,湘兰还有事没事接过几张宣传单,故意跟别人搭讪,对方一知道湘兰是新生,而且还没进别的社团,顿时就热情了起来。看看上课时间快到了,我无奈的把湘兰拉走。

湘兰和素如不论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一进教室就受到热烈的欢迎,我们还是坐到最后,没上课前,教室里就像是菜市场一样闹腾腾的,经过半个月的同甘共苦,大家早就热乎了。

湘兰笑着道:“姐姐,真是便宜你啦!没交学费也能上大学。”

素如只是抿嘴一笑,也不说话。湘兰继续道:“这大学里管的真松,要是在高中时,没有学生证连学校大门都不让进,呵呵------”

素如笑着从我的口袋里掏出我的学生证往胸口上一别道:“瞧!这不是学生证是什么?我也是大学生啦!”

湘兰低头一看,一本正经的道:“恩!零六界历史考古系,李诗涌同学,我怀疑你的性别有问题,现在要脱衣服检查。”

素如小手朝湘兰腋下一伸,湘兰马上就笑趴在课桌上,我凑过头来低声道:“湘兰,放心好啦!哥哥晚上会仔细检查的。”

素如羞着推了我一下道:“要死啊!在这儿说!”

铃声响了起来,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师带着备课本准时的走了进来,我们的大学第一堂课也正式开始。刚开始上课,我还真有些新颖的感觉,就像那种刚放完假又回到教室上课一样,玩儿心有些收不回来。大学上课跟高中的时候差不多,但是我仔细留意了一下,大不然,老师在讲台上对我们不管不问的,只顾讲自己的。而下面的学生也有些散漫,不时有人小声的交头接耳,比高中时候的慢班都不如,不由对这大学有些失望。

历史考古系说的好听,是发掘湮灭的历史,要是说的不好听,别人都叫我们专业盗墓贼。虽然难听,我想了想到也贴切。专业所学的东西非常的庞大,各种文化都有涉猎,不过也不是很难,主要就全靠记忆了。

当初我选这个专业,也只是有些好奇,头脑一热就报了,老实说,我还真没有考虑过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促使我坚持练武的动力,应该是我非常喜欢那种超越一切的强大力量吧!我的心已经不平凡了,普通人的那种上学、毕业、找工作、养家糊口过一辈子的生活早就已经不属于我了,现在加入了龙组,为国家做事,可我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些空落无法满足。虽然我也爱国,可着肯定不是我生命的全部,以前没有考虑过,但现在我必须要好好想一想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了,我到底是想要追求些什么。

素如正饶有兴趣的翻看着我的课本,我知道她真正感兴趣的是那上面的一些精美的照片和讲解起源故事。湘兰也是拿着钢笔在书上涂涂画画的,根本就没有管老师在讲台上口沫横飞的。

我伸手在湘兰后臀上拍了一下轻声道:“干吗不认真听讲?”

湘兰朝我展颜一笑道:“+哥哥,我们要有好久不来学校了,我正在抓紧时间自学呢!”

我无话可说,过了一会儿,湘兰又道:“哥哥,听说真正的秦始皇陵还没有被发现,我们干脆去把它找出来好不好?”

我失声笑道:“小丫头心这么大,那么多专业人员都没找到的,就凭我们?”

湘兰嘴一噘,不服气的道:“怎么啦?我们的能力哪是那些普通人能比的?”

我摇了摇头笑道:”我们连怎么挖坟墓都不知道,就我们这么点儿功夫,又不能未卜先知,连地方也摸不到,还能怎么样?再说,就算是找到了,那也没什么的。”

湘兰失望的道:“秦始皇陵里面肯定有很多的金银财宝,珍贵文物,或者神兵利器武功秘籍的也说不定。”

我笑着道:“有又怎么样?这些对我们也没什么用处。”

湘兰一时说不过我,只好硬声道:“找到秦始皇陵,我们就成世界名人啦!”

我无奈的道:“要想成名还不容易?我带你们去把日本给灭了,保证比找到秦始皇陵还要有名的多,还要轰动。”

湘兰赌气的道:“哥哥一点儿也不好玩儿,哼!”

素如笑道:“兰兰,你这么快就有了盗墓贼的觉悟啦?难得啊难得,呵呵-----”

湘兰嘴一噘道:“什么盗墓贼?难听死啦!那些盗墓贼是盗取国家文物贩卖,中饱私囊,我这是为了中华历史做贡献,性质完全不一样的。”素如意味声长的“哦”了一声,以表示对湘兰想法的质疑,令湘兰气氛不已。

过了一会儿素如又道:“兰兰说的到是也有些道理,有机会我们还是要去找找秦始皇陵的好。”

我笑着道:“怎么?老婆!你也对完死人墓感兴趣?”

素如瞪着我一眼道:“什么死人墓的!恶心死啦!我是说兰兰刚才说的神兵利器和武功秘籍,这可是江湖中人的最爱,就说老公你吧!那些前人留下来的武功秘籍你有可能还不是很感兴趣,不过吗?你到现在还没有件称手的宝刀神剑吧?弄上一件也挺不错的。”

我摇了摇头道:“我不会什么刀法剑法的,就是拿着那些铁家伙,也没什么用处,还麻烦。”

素如埋怨着道:“不会你就不能学吗?”

湘兰也连忙道:“是啊!是啊!不会可以学吗!到时候我们去把杨过的玄铁重剑挖出来,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挖到独孤九剑呢!听说独孤九剑可是最强的剑法,号称可以破尽天下武学,比什么都厉害!”

素如气道:“哪天我非得把金庸给宰了,看把我们家兰兰毒害成什么样啦?兰兰,以后坚决不准再看那些书啦!”

我笑着道:“湘兰,这世上哪有什么玄铁重剑的?你可要分清楚小说和现实。”

湘兰不服气的道:“来组长不是说这些书里写的不全是捕风捉影的吗?前些日子我还问了姐姐,有没有独孤九剑的,姐姐都点头说有了。”

素如无奈的道:“我不是说这些都是些传说吗?”

湘兰道:“说不定被埋在哪个深山老林里等着我去挖呢?”

素如泄气的道:“老公,你来说说兰兰,我是拉不回这头牛啦!”

湘兰笑着道:“什么吗?是我说的有理,姐姐说不过我才对。”

我笑着道:“好好好,等你哪天挖到了独孤九剑的剑谱,拿到素如面前来,看她还怎么说好不好?”

湘兰高兴的点了点头,一付志得意满的样子,我话头儿一转又道:“不过,湘兰,在你还没有找到这些动西的时候,可别再说出来了,省得大家都不型心你的。”

湘兰“恩”了一声答应下来。

素如看着我那纵容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古代的十大神兵,现在已经被找到的龙泉、太阿、干将、莫邪、赤霄都有了主人,其它的五件轩辕、鱼肠、纯钧、承影、湛泸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老公要是能找到一件就好了,我见过龙泉宝剑,好锋利的,虽然还不能说是真的能削铁如泥,可是还是超出人的想像,我小的时候拿着劈桌子就像切豆腐一样,一点儿也不吃力。”

湘兰笑道:“姐姐,真的有你说的那么锋利吗?龙泉宝剑在你家里?”

素如摇了摇头,看了看我道:“我爷爷带我去赵家玩儿的时候看到的,,龙泉宝剑是赵家的传家之宝。”

湘兰想了想道:“哥哥,我们去把龙泉宝剑偷过来好吧?”

素如连忙道:“不行!龙泉是赵家的命根子,偷不得。”

湘兰撇撇嘴道:“什么命根子?哥哥都已经把赵家的命根子宰了,还留着这龙泉宝剑干什么?”

我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说了不会剑法的吗?我也没什么兴趣去学剑法,你们要是想要宝剑,以后我找到另外的五把送给你们好了,用不着去动有住之物,对于赵家,老实说还是我有些理亏,昨天是我下手重了些。”

湘兰道:“什么下手重了,这样的小人死了活该,谁让他不识相,敢跟哥哥抢女人,还要拿剑杀哥哥的,哼!要是我,早让他变十七八块儿啦!”

本来还有些愧疚的素如听了湘兰的话,心一下子就扬了起来,埋怨的道:“兰兰,你说话真是难听死了,什么女人女人的,你不是老公的女人?”

湘兰笑道:“不叫女人,那以后就叫你婆娘好了,呵呵------”素如气的伸手就去呵湘兰的痒痒,两人马上就闹开了,我见势不对,连忙阻止,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全班鸦雀无声,目光全集中到我们三人的身上。“恩!哼!你李诗涌,站起来回答我的一个问题。”老师在讲台上直直的看着我,我小心的站了起来,周围满是幸灾乐祸的眼神,还间插着几分羡慕的神情,我除了郁闷就是无奈老师拿出一张放大了的照片挂在黑板上道:“回答我,这个青花瓷瓶叫什么,他的主要特征、产地、出产朝代?”

我失神的摇了摇头,老师叹了口气道:“虽然大学没有明令禁止恋爱,可你们也要注意一下场合,你旁边的同学不是这个班的吧?我并不想多管你们的,这里是课堂,是神圣的地方-------”接下来的长篇大论,我也懒得记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让我还担心老师会把我叫去再继续思想教育,这可是我头一次像这样成为焦点。下了课,老师像是没发生过刚才的事似的,收拾东西潇洒走人,班里的几个活跃分子马上就围了上来。对于这几个人,我也算是熟悉了,不熟悉不行啊!前段时间军训的时候,自从那次长跑事件,我就是班里的名人,经常被这几个人围着聊天。

再次上课,我们说话收检多了,素如跟我们介绍了已经有住的五件神剑的历史,让我和湘兰知道了这些剑现在都在什么人手上,什么时候得到的,转手了了几个主人,素如就是一部活字典,这五件神剑基本上全是从坟地里挖出来的,令湘兰气愤的是,赤霄剑居然落到了日本人的手上达到上百年了,也没有被抢回来,我虽然不会什么剑法,但是对这些传说中的神兵利器还是很好奇的,在中国人手上的宝剑,我没有理由去抢,可流落到日本的赤霄,已经被我内定了,听说日本也有几把有名的宝刀,到时也一起抢过来好了,就是不用,挂在家里也是挺养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