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老酋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黑暗中两个夜游神带着三人夹着一股怪风,在略高于树林的半空疾飞,也不知道打算把他们三个带去哪里。

其实无伤根本没有被那个哭个没完的神怪制住!想起来就好笑,自己只要愿意随时可以从那个神怪举着的土块上跳下来,也不知道这个两个怪家伙刚才傻呼呼的高兴个什么劲?只是怕万一他们恼羞成怒对烈山和赤松子两个不利,这才没敢轻举妄动。

想来想去反正也没什么办法,无伤后来干脆一屁股坐下回头打量起那个绑住烈山二人的夜游神来。

只见这家伙秃头猴腮,三角眼,朝天鼻,生了两个大龅牙不说嘴还是歪的,整个人又干又瘦连几根排骨都可以点的清样子,比集中营饿死的战俘还凄惨。最怪的是他竟然没有肩膀,似乎两只胳膊竟是连在一起的!

虽然明知举着自己的那个肯定也丑陋不堪,不过无伤还是忍不住趴下去低头看,发现果然他也是不负众望的丑出了新花样——那张脸就像是被人迎面踹了一脚,整个凹了进去。根本分不清哪是眼睛哪是眉,哪有鼻子哪有嘴……

无伤不禁摇头,心想真是丑出了特色丑出了水平啊!自己以前是错怪鼓了。这不比不知道啊——和这俩家伙比起来鼓已经帅的很了。

赤松子自己从被绑之后,自知不是对手,但嘴上就是不肯服软,把这两个夜游神的十八代女性祖先全都问候了N遍,也不想想神仙哪来的祖先?后来那个绑他的神怪听的烦了,忽然回头一撅嘴“卟”一声,吐了口老痰,正中赤松子的嘴里!当时赤松子心里一慌乱,伸了下脖子“骨碌”一下竟然咽了下去……

当时天黑无伤看不清赤松子的神色,但估计他的脸要比青菜还绿了吧~

后来赤松子还是没有闭嘴——不是他牛,而是因为他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无伤又回头去看烈山,发现烈山虽被怪索卷住吊在半空,但面色丝毫不变,双目微合,竟然是在打盹!无伤见他处惊不变,心想烈山肯定是有了什么计策,于是安心不少。

只不过很多年后无伤提及此事,烈山的回答却让他差点厥倒:“哦,你说我被夜游神抓的那次啊?唉,现在我还在怀念那种感觉呢!原来飞在半空睡觉真的很爽……”

飞了不知道多久,无伤发现前面不远的山腰上,似乎有一处巨大的山洞,心想难道是要进去?

果然那两个夜游神,一压云头落在了洞口。

终于到站了,没等那个丑神怪放下手中所举的土块,无伤就急不可奈的自己蹦了下来。

看见无伤竟然根本没有丝毫被约束住的样子,那个秃头的夜游神收了黑索把烈山两个人扔在了地上,就哈哈嘲笑起举着无伤的那个来:“哇哈哈,笑死我了,原来这个鬼魂还是没被你拿住!哈哈……”

那个凹脸的老兄本就挤在一起的五官更加挤的紧了,哭道:“呜呜,这还是真是个怪胎,想不明白啊,呜呜……”

无伤一听,心想别人说自己像个怪胎也就罢了,就凭你们的德行也配说我?心中不忿,刚想开口骂街,忽然那山洞里涌一股恶臭熏风,味道就像是腐烂多时的鱼虾,中人欲呕!瞬间把他的话堵了回去。

好不容易无伤才勉强缓过劲来,右手捏着鼻子骂道:“我说你们俩个丑八怪,难道是住在粪坑里的吗!这破地方是人待的地吗?”

“哇哈哈,这个小鬼我喜欢!和咱们洞里那个老鬼有的一拼了!”那个秃头听无伤骂人竟然丝毫不以为忤,乐哈哈围着无伤看个没完,倒像是拣了个有趣的玩具。

“呜呜,你少打我这宝贝小鬼的主意,他可是我抓到的!”凹脸似乎担心秃头独吞,连忙护食。

“哈哈,你又想赖,明明是我先看到的。”

“呜呜,你看到的就是你的?西王母的女儿你也看到了,怎么不说拿来做婆娘?”

“哈哈,不管就是我的……”

“呜呜,是我的……”

“我的……”

“我的!”

两个丑家伙越吵越凶,后来竟来动起手来。开始还只是互相推搡,没多久凹脸认为秃头把自己打的痛了,一拳把秃头打飞出了山洞口。秃头火了黑索一拉把凹脸也扯了出来。两个怪物在半空里“乒乒乓乓”打的是不亦乐乎。

无伤目瞪口呆的看着天上的两个傻B,心想这也叫神仙?真是不可理喻!这时忽然有人用手摭住了他的视线,回头一看,原来烈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了,轻声对无伤说:“还傻看什么啊,快溜吧!”

“哦!”无伤醒悟过来,连忙跟着烈山开溜。

烈山又一把扯起吐的全身发软的赤松子,架着他从洞口边的斜坡滑下山去。哪知这下子搞出了不小的动静,吓得无伤连忙回头去看半空里打架的两个家伙有没有发觉。

还好那两个家伙打架的动静更大,竟未发现。无伤拍了拍胸口,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又沉了下去。赶紧连声催促烈山和赤松子快走。

这山上的树木颇为茂密,没多久三个人就隐进了树林。这时天就快要放亮,但树林里还是比较黑暗,看不清地面,难免被一些藤条枯枝绊到脚。所以烈山和赤松子是走的跌跌撞撞,等到得山脚下时两个人已经是灰头土脸狼狈至极。

不过虽然到了脚,仍然不时可以听到天空中传来“轰轰”的打斗声音——这两个夜游神丑是丑,力量是却绝对强横的。

无伤还想往前走,却被烈山叫住了:“兄弟,先歇会吧,我快撑不住了……”

烈山找了块石头,刚想坐下。

半空中忽然传来“哇哇呀呀”的怪叫,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楚。

三个人还没回过神来,一个人影“咻—”的一下穿过浓密的树冠,“轰”的一下砸在了无伤等人面前。

那个掉下来的人倒也硬朗,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身站起。阳光顺着他砸出的空洞照在他的脸上——天!不是那个秃头夜游神还能有谁?

四双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没人言语……

最后还是无伤对秃头尴尬的笑笑:“呵呵,这个,这个,贵宝山风景不错哈……”

********************

要不怎么说,这人倒霉喝凉水也会塞牙?

好不容易溜了出来,没想到无巧不巧,秃头被凹脸一拳从天上揍下来刚好就掉到他们面前。结果三个人又是外甥打灯笼——照旧给逮回了洞里。

无伤本来想要赖死,说你们反正拿我没招老子想走就走!

只是两个丑家伙再傻也知道他跟烈山和赤松子是一伙的啊。说,你走,你走。

一个拿了烈山,一个抓着赤松子。头也不回进洞去了……

无伤跺着脚问候了他们女性亲属N次之后,无可奈何也跟进去了。

往洞里走了没几步,就又闻到了那股恶臭。虽然极不愿意再进去一步,因为担心烈山和赤松子的安危硬着头皮也只能走下去了。

渐渐习惯了洞里的黑暗,无伤慢慢看清了洞里的一些景象。这洞里白骨累累,时不时更有蓝幽幽的磷光一闪而过。虽然明知道没什么可以伤的了自己,无伤仍然止不住心里的恐惧。担心不知什么地方会突然蹦出个鬼来。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突然间有堆骨头“嘁里喀嚓”的动了起来,一双发着绿光的光球凭空出现在无伤的面前。

出于本能,无伤大声的发出了尖叫……

“啊!救命啊!闹鬼了!杀人了……”

“澎”的一声,山洞里忽然间亮如白昼,事发突然无伤眼睛里一片空白。

好不容易视觉终于恢复了过来,恍惚间发现面前似乎有一只大猫正盯着自己在看。

等等,不对啊。这个年代有猫吗?据说最早发现的被证明是家猫的,最远也是在古埃及法老的墓里发现的呀!

无伤摇了摇头,又拼命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发现一个毛绒绒东西的都要顶到自己脸上来了,吓了一跳~

“哎哟!”无伤很夸张的向后跳了一下,“死东西吓死人不陪命的是吧!”

后退一步总算看清楚了,原来并不是只猫。

似乎该叫做豹子吧?可它脑袋上竟然长了一只角,身后还有拖着五条尾巴!

“哥们,你叫什么啊?”无伤试探性的问它。

“狰(注),你呢?”那个豹似乎也对无伤非常好奇,它的声音很好听,就像石块想互敲击时那样清脆而有质感。

“我叫无伤,你住这?”

“是啊,你真奇怪啊,竟然听的懂我说什么。我跟着主人们这么多年,他们都不能和我说话呢。其实,我很一个儿很无聊的……”看来这个叫做狰的怪兽竟然是那两个夜游神养的。

“这里怎么这么多骨头烂肉啊,味道真臭啊。”无伤右手捏着鼻子,左手不停的扇风。

“都是我吃剩的呗,这些肉骨头啊放的时间越长味道越好啊。怎么你不喜欢?”看来这洞里的怪味都是拜它所赐了……

“额……凑合,凑合……”无伤勉强点点头,“问件事啊。”

“说吧。”看不出来狰还挺好说话

“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的主人带着两个生人进到哪去了吗?”无伤终于绕到正题了。

“哦,知道。你看我主人不是在那边等你吗?”狰站起来甩了甩头,给无伤指示方向。

无伤这才发现,原来是秃头单举着的手中放射出的白光。(造型和M国的自由女神挺像,就可惜他长像太伤害人民群众的感情了……无伤想。)

“跟我来吧……”秃头怪怪的笑着,“嘿嘿,小鬼看不出来你竟然能通兽语。”

走了大概一顿饭的时间吧,秃头带着他到了一个宽阔的所在,山洞里四壁竟然都是散发着柔和紫光的水晶。不用秃头施法就可以把周围看的清楚了。

无伤被这奇异的美景所震憾,不觉有点痴了。

“无伤,是你吗?”不远处忽然传来了烈山的呼喊。

无伤连忙回过身去答道:“大哥是我你,你们没事吧?”

“好,很好。”烈山似乎有些出忽意料的激动。“你快过到这边来。我找到老酋长了!”

无伤猛的听到烈山说“老酋长”三个字的时候。心,竟止不住的有些擅动。

自从和烈山相遇结伴开始,寻找老酋长几乎就成了他们唯一的目的。

一路上多少艰险,多少磨难,一幕一幕忽然间像电影一样在他的脑海里闪现。

是啊,西行路上,虽然无伤不用但心身体会受到任何伤害,可是他发觉自己的心却早已和烈山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所有烈山经受的苦痛都会让他感同身受。直到和烈山一样,开始麻木的,凭本能的反应去解决所遇到难题。

这些日子以来,无数次面对生死离别的考验,终于连烈山都开始对未来感到迷茫。

但终于,这一切在在烈山嘴里说出“老酋长”三个字之后圆满的画上句号了。无伤根本没有一丁点但心会不会是烈山搞错了,因为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新的旅程要开始了


注:西次三经,章莪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击石,其名如狰。

西方第三条山脉,有座章莪山,有种怪兽,样子像红色豹子,但却有五条巴和一个角。它的声音就像击打石头一样,名字叫做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