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货征文蓝剑原创]强大的证明

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收藏 5 17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贸易保护主义频频光顾正是我们产业强大的证明。



看到国货区征文的通告一直想动笔,可拿起笔来又不知从何说起,头绪纷繁。我不从事经济工作且写文章也不在行,就想到那写到那吧。一点浅识,欢迎各位指正。


中国如何抵制全球贸易保护的压力?要谈这个问题必先谈竞争力的问题,因为贸易保护主义保护的正是本国无竞争力的行业。这其实也是今天中国企业该如何面对WTO五年保护期满的问题。可以这样说中国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将面对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压力,就是措施得当短期内也无法根本解决。


中国是人口大国,其民族特点之一就是勤劳。这就决定了中国有巨大的劳动人口,60岁以上还工作的人在中国还有很多,同时还有大量的闲置的农村劳动力没有动用。由于有大量无技术的劳动力,所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工人工资上涨的动力不足,造成中国出口的纺织品价格在全球极有竞争力。如美国05年纺织品进口约900亿美元,中国同期纺织品出口约1200亿美元,其中约200亿美元的纺织品出口到美国。要搞清楚的是,05年在全球纺织品配额制度取消后的不足半年时间里,因中国出口到欧美的纺织品数量激增,导致了欧美频频对我国纺织品出口实行反倾销政策,后来就有了中美、中欧纺织品贸易协议的出台,因此欧美在05年其后的大半年时间又对中国实行了类似配额的制度,这1200亿美元的纺织品出口就是在中国纺织行业产能未能完全放开的条件下完成的。面对巨大产能,中国国内消费却增长缓慢,造成中国纺织行业“过度竞争”。这里想说说“过度竞争”,因为个人认为这正是中国各放开行业应对加入WTO后的生存方法。


中国经济学家有很多是反对“重复投资,过度竞争”的。这里的“重复投资”主要是指国家己放开行业但又是大型项目,如汽车制造行业。当然“重复投资”必然引发“过度竞争”,对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考虑站在什么角度看。大型项目就算是与外方合资,中国各级政府在其中也必占有一定股份,虽说国家投资部分大多是由各省支出,可各省政府的钱也是国家的钱,各省对同一行业重复投资,在开放的背景下,一省的建成项目就必然与其他省的建成项目发生竞争,如参与竞争的省份过多就必然引发过度竞争。在国内商业推销还主要是“价格战”的背景下也必然导致国家的投资回报降低,甚至企业亏损更或是企业倒闭,造成国家投资无法收回。从这一角度看“重复投贸,过度竞争”不利。


现在换个角度看“过度竞争”到底好不好。相信大家对垄断行业说涨价就涨价也颇有微辞,何也?就是垄断嘛。面对WTO我们一直大叫“狼来了”,外资企业为什么是“狼”?因为他们有竞争力。我们为什么怕“狼”?因为我们的企业没有竞争力。他们为什么有竞争力?难道是他们的国家为了保护他们,不使他们面对“过度竞争”而限制投资同类企业?不是。我们的企业为什么没竞争力?因为我们的企业没有面对过“过度竞争”。在“过度竞争”中能够胜出的企业肯定是本行业中的佼佼者,佼佼者不是天生的,是血战中杀出来的,这“杀出来”的过程就是“过度竞争”。面对WTO我们要做的不是怎样保行业,而是要促使行业竞争使行业做大做强,为了做大做强就一定要逼企业想办法,怎么逼?过度竞争,让各企业在你死我活的竞争中不敢停步。从这角度看“过度竞争”虽短期有害,长期其实有利。


如轿车制造行业。中国轿车行业在改革开放前只有上海汽车制造厂专门生产轿车(红旗是一汽生产的,而一汽主要生产货车),一年生产轿车两千辆,由于其在国内没有竞争对手,造成上海牌轿车几十年如一日,技术,设计,销售及售后服务一直没有大发展,竞争力极其低下。改革开放后中国轿车行业有了飞速发展(对其中以市场换技术后面谈),2005年中国轿车产量约290万辆,销售290万辆其中有约20万辆是进口轿车。看到没有?中国各轿车制造企业产品积压约20万辆,这20万辆的积压就迫使各轿车制造企业想尽办法加大产品在市场中的竞争力,大家对05年轿车价格战应该还是有记忆的。当然中国轿车制造行业与境外相比竞争力是不够的,可就是这样也已经使其他国家感受到了压力,陆风汽车在欧洲的遭遇就是例子。


学者们反对汽车制造行业重复投资理由是美国也只有三大汽车制造商,这些学者忘了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产能多大销量多少的问题,其实美三大汽车制造商之间的竞争比中国现有几十家汽车制造商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同时学者是以静态的目光研究美汽车制造行业,忘了美汽车制造行业发展的历史。历史上美汽车制造厂家最高时有约一百多家,今天美三大汽车制造商是从这一百多家制造商中浴血杀出来的,他们是激烈竞争的胜利者,其强大竞争力的由来就是竞争。


竞争是多方面的,价格战只是其中最低的一种手段,因此价格战往往是竞争最初的表现。


在我的印象中最先大量出口的是毛绒玩具,由于当时中国毛绒玩具本身制造成本较低,加上当时老外对中国制造市场不了解,认为只要比他们以前的进货价格低就行,所以当时毛绒玩具价格不错利润很好,引发众多纺织厂家跟进,毛绒玩具生产厂迅速增多,由于厂家众多,造成老外挑选余地加大,各厂家为争夺有限的订单,价格战迅速爆发,在此情况下,各厂家为了保持利润只能在内部成本管理上下功夫,那些在成本管理上较差的厂家就只能退出毛绒玩具市场。这只是竞争的第一刀,老外面对中国毛绒玩具制造厂家激烈的竞争,在无法继续压低收购价的情况下(这时有不少厂家宁可不做也不愿亏本),开始在产品质量上提要求(同价格情况下,质量好的比质量差的易卖。其实在毛绒玩具境外批发、另售市场,老外也一样面临激烈竞争),迫使中国制造企业在质量管理上下功夫,质量管理较弱的企业又被砍下一批。比如现在不仅绝大多数毛绒玩具制造商,还包括绝大多数服装企业都有金属探测机,就是为了防止断针伤人,有些企业严格到断针茬口必须相合,并用胶带粘合起来记录存档,以备有事时查验。由于很多商品都有销售旺季,如玩具和节日彩灯在圣诞节前是销售旺季,以前老外多以先储存后批发的方式订货,为降低成本减少储存时间,老外集中要求夏末出货(运输、批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这就考验到了中国制造企业按时交货的能力。有些制造企业为赶交货期,连续二、三周加班到深夜(绝大多数实行计件工资,因此没加班费的说,当然大部分工人也愿意,毕竟多干一件就可多拿一份钱)。有次遇到一个工厂,因交货期太紧,厂主当众宣布每件服装利润都是工人计件工资,但要求是两天内必须交货,同时许诺两天后全厂放假两天。那一次看着工厂把货赶了出来,嘿嘿,够强。也有些企业怕天热影响工人生产能力在车间或宿舍加装空调。到这以为老外不会有要求了吧。错。有些老外开始要求毛绒玩具制造商有设计能力。有了设计能力后是不是就没要求了?又错。老外开始对设计-出样-确认-生产的效率开始提要求。就这样中国毛绒玩具行业一步步的走向强大,现在有些发展的较好的毛绒玩具制造商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品牌。2005年在全球销售的毛绒玩具中,中国制造已占70%的市场份额,占30%就能对市场产生重要影响,占70%就能产生决定性影响。对世界其他国家的毛绒玩具制造行业而言,中国毛绒玩具制造行业不是“狼”而是“虎”。造成这一局面的不仅是中国人民勤劳、智慧,还有激烈竞争的重要因素。


面对WTO中国各行业应该怎么办,毛绒玩具制造行业己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当然,随着中国沿海经济的逐渐发展使中国工人工资逐渐升高,加上人民币汇率逐渐升高,中国制造的价格优势正在逐渐丢失,这时有人警告中国制造的优势正在丢失,其实这些人将中国产品的竞争力简单地等同于价格竞争力,这样的简单等同是不对的。前段时间有人警告,越南正在夺取中国制鞋业在全球中的地位,因为越南工人工资更低。照这简单的说法,那我们应该警告中国各行业非洲各国正在夺取我国有优势行业的地位,因为非洲工人工资低,比越南低得不是一点儿。这样说是不是很可笑?产品竞争力除了价格还有质量、交货期、市场反应时间,其实还应加上两个,就是周边配套和规模(其实就是产能,因为你就是再有竞争力,没有占领市场的产量也是枉然)。再以毛绒玩具为例,中国毛绒玩具制造中心都有大量的面料生产厂、面料印染厂、配件厂(如玩具熊的眼晴)、包装厂、仓储运输公司等配套行业,这些配套不是一、二年就能建立完善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近两年新建的制造商都逐渐向沿海某地集中而不去西部的问题。


对越南制鞋业除价格以外的质量、交货期等因素不了解,当然就不能信口雌黄,现在就只比规模,相关方面的各种规模。


05年中国制鞋业各种规模的企业共二万多家,中国制鞋业直接从业人员多达400多万人(请正确理解直接从业人口,这里并未算上其他配套行业从业人口),出口额为190亿美元,占全球鞋类出口量的约50%多。而越南工业总从业人口约500多万人(这里的总从业人口是所有工业行业都算上的),06年总出口额为 396亿美元(其中包括大半的农业出口),鞋类出口额预计06年达到34亿美元。越南总从业人口约3000多万(包括农民),这个总从业人口与中国浙江一省的工业总从业人口相当。


大家看看就清楚了。第一,除非越南所有工业从业人口都生产鞋子,其鞋子出口才可能占全球鞋类出口的50%,这不可能。第二,越南将部分农业从业人口拉进制鞋业,不说越南农、林、渔产业为越南主要出口商品(好像是占越南出口总额的60%多),越南政府不见得舍得这一块肥肉(农、林、渔有典型的地域性,越南能出口的,中国不一定能出口),就说中国也有大量的农业闲置人口。第三,越南若大力发展制鞋业,想夺取中国制鞋业在全球的地位,就一定会遇上在中国各竞争行业中遇到的“民工荒”的问题。第四,越南制鞋业中各企业为自身生存,在“民工荒”的情况下必然会高薪争夺熟殊工人,由于从业人口基数较少,其工人工资上涨速度必然较快,这样他的低成本优势也会迅造丢失。这就是规模效应,越南制鞋业若想达到中国制鞋业的规模将会很难很难。所以,简单的以越南生产成本低就断言全球制鞋业将向越南转移是错误的。当然不是说中国制鞋业没有问题,想想为什么有中国制鞋业将被越南制鞋业取代而没有中国毛绒玩具业将被什么国家取代的言论?这就需要中国制鞋业好好反思。其实中国制鞋业到现在还走的是低价路线,这就是危机论出笼的背景,中国制鞋业在除价格以外的方向并未加强竞争力。


前面说到了“民工荒”那就说说“民工荒”的问题。“民工荒”现在正成为制约各企业发展的问题,前面说到中国农村有大量闲置劳动力,60岁以上工作的人也不在少数,那为什么会出现“民工荒”?其实不是民工就业人数少了,而是熟练工少了。这问题较复杂,只能简单说说。在中国除了部分国营企业外,其它的企业并不愿意对工人进行培训。这里有企业主希望进来的工人能立刻产生剩余价值的问题,也有熟练工这山望着那山高的问题,还有国家对职业培训不够重视的问题。这问题的解决个人以为主要是国家和企业加大职业培训。其次是要解决熟练工的忠诚度问题,这问题又牵扯到两方面的问题。第一是企业主“义”的问题。第二是熟练工“信”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教育问题,教育问题又牵扯到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牵扯太多,所以不说了。


上面只是说了中国企业面对国际竞争应敢于放开内部竞争的问题,其实没完全说到对抗贸易保护的问题。之所以说中国各行业将长期面对这一问题,是因为中国某行业要是爆发价格战,与其说第一刀是杀在成本管理较差的国内企业,不如说是杀在境外同类行业头上,再加上后来的质量、交货期等竞争力的加强,必然使境外行业度日如年,更或是面临崩溃。就算有些国家工人工资比中国有优势,可因动乱、质量、交货期等因素,在行业竞争上还是比不了中国,中国现在有优势的行业不是在某一个因素上有竞争力,而是在几乎所有因素上有竞争力,特别是产能,我国有优势的行业能迅速占领因其它竞争因素被击溃的境外行业留出来的真空,这就使得中国有优势的行业必然遭到贸易保护主义的攻击。


面对大量的反倾销案,有学者提出“优化产业结构,合理调整产业布局”。其实这不是办法,因为学者没注意到一个基本的事实,这个基本事实就是中国被贸易保护主义攻击的行业产能巨大,若没有贸易保护行为的限制,中国纺织、制鞋等有强大竞争力的行业能迅速占领全球市场绝大部分份额,其他国家同类行业就只有崩溃的下场。说这个问题复杂是因为若没有巨大产能就没有激烈竞争,若没有激烈竞争就不会有强大的竞争力,若没有强大竞争力也就不会有贸易保护主义的攻击。


即以中国制鞋业为例。中国制鞋业有二万家企业,直接从业人口400多万。为了避开贸易保护主义攻击,学者说制鞋业应向高端发展,现在想问问学者二万家企业应有多少家向高端发展?百分之一还是百分之五更或是百分之十?先不管比例,就说有部分企业进入高端竞争,全球高档鞋类一年的消费几乎是不发展的,面对有限的市场,加入高端竞争的企业为销售会不会降价?这会不会冲击境外高端生产厂家?这时若再有贸易保护攻击行为我们是不是还要避?若是中国制鞋企业中有1%参与高端竞争就是二百家,那剩下的一万九千八百多家企业就能避开贸易保护攻击?若是10%那就是二千家企业,那全球高端鞋类消费市场有那么大的容量?就是这样也还有一万八千家制鞋企业,这一万八千家的产能会减产吗?不会。因为他们会迅速占领那二千家让出的市场份额。从这段就可看出“优化产业结构,合理调整产业布局”是无法作到减少贸易保护主义的攻击的。


不要说优化产业结构,因为中国某些制造行业有能力将高端产品做成中、低端产品。就说电视机,境外行业为保持竞争优势,拼命发展新的高端电视机,中国企业往往在短时间内将其平民化。境外电视机制造厂家从彩电发展到平面,从平面发展到高清晰,再发展到等离子,最后发展到液晶,而中国企业步步紧逼,两年前液晶还是两万多,现在一万多就能买到,最终迫使境外电视机逐步退出中国市场,进口电视机十几年前的风光不再就是证明。面对中国企业强大的竞争力,其它国家和企业开始强调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也是贸易保护的一种手法。嘿嘿,我不让你生产有知识产权的产品,那你还有什么竞争力?所以知识产权也是竞争力的一个方面。


对保护知识产权问题,其实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国家、企业加大新产品、新技术的研究投入,妄想以市场换技术是最终行不通的。


就以汽车行业为例。中国汽车行业起步较晚,竞争力较弱。行业开放后为实现跨跃式发展,我国提出了“以市场换技术”的方针,后来就开始引进大量生产线,可20年来我们学到了什么?生产线自动化成度较高,工人们学会了按按开关,可我们最需要的设计、制造、流程、工艺等这些关键部分我们没学到。为什么没学到?他们就是怕我们学会了核心技术加上我们巨大的产能,必会对技术出让方形成巨大冲击。中德磁悬浮技术转让谈判一波三折就是证明。有人会以奇瑞公司反对中国汽车行业没竞争力的说法,其实客观地说奇瑞公司产品的竞争力现在只有价格,在设计、制造、工艺上与其他公司是有差距的。奇瑞公司发家的QQ就是典型的仿制,这一点大家都应该承认。当然,对奇瑞公司后来自主研发,个人还是表示极端支持的,虽然与先进企业有差距。


以上就可以看出我国某个行业要有竞争力,必需在价格、质量、交货期、规模、设计研发、市场反应和自主品牌上下功夫。对技术密集型产业来说设计研发更是重要。


前面说了竞争力的问题,现在说说怎样应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攻击。只有你的竞争力强大,贸易保护主义才会攻击你,你若没竞争力,那贸易保护主义者就会摇身一变成为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支持者。全球经济一体化其实就是贸易保护主义的克星。以前有外贸公司为避开成品服装的配额限制,将半成品服装或衣片发到销售国或与销售国有零关税协议的国家(有公司将没缝两个袖子的服装出口,在第二国再将袖子缝上,然后从第二国出口到第三国),加工后再出口。这虽然是钻空子,可这也说明了一个产业协作的问题。我们也要让外国人有钱赚,否则所有外国人都没钱那我们的产品卖给谁?怎么样让外国人有钱赚?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次欧洲对中国纺织品重新设限,因欧洲经销商要重新找货源厂,这样在金钱和时间上都会有损失,所以很多欧洲经销商极力反对,这就是很好的例子。只是欧洲经销商的力量还不够大,要能加上欧洲部分企业主和工人就好了。


对反倾销调查,中国企业要积极行动,不要老想着怎么钻空子。有些企业应诉能力不强,这就需要行业协会的帮助。中国的各行业协会对内做了一些工作,可在外对企业的支持太少。一般的企业无力养国际律师,协会年年收不少钱应该有能力养,在企业面对反倾销调查时就可以出手帮助,这样企业出钱时也不会有怨言。


由于竞争力强大,必会夺取其他国家工人的工作机会,产业协作看来是个方法,只是对不对要靠时间检验。要达到各国产业协作,发展全球经济一体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