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巴格达》 第一部单兵行动 第九章重要的邂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9重要的邂逅

巨大的波音747静静地停在停机坪上。杨机场安检入口处,某中立国的机场保安人员和几名警察模样的人正在对本次航班进行例行检查。他们的检查格外严厉,因为这不是一趟普通的航班。

这是一趟飞往巴格达的航班。

几个头带长巾的阿拉伯人走过来,他们无一例外地戴着大大的墨色眼镜,看起来他们的身份更像一个暴发户。虽然宽大衣装将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他们脚上却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地穿着一双拖鞋,也许这就是文明与文明之间的差异。好在他们并没有因此感到什么不妥。态度严谨的保安请他们站住,很礼貌地让他们交出身上所有的东西。

几个阿拉伯人一边叽叽咕咕地相互讲着什么,一边不情愿地向外掏着东西。他们的手指都无一例外地很长,皮肤黝黑,手指上戴着大大的钻戒。

这几个人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妥,可是机场保安似乎跟他们过不去似地,喋喋不休地向他们讲着什么,一个好奇的保安,甚至动手去揭阿拉伯人的头巾。

这时戴花头巾的年轻人呼地一下冲上来,他一把推开保安的手,两眼冒着愤怒的火焰。他大叫着什么,惊动了同时登机的旅客,人们纷纷转过头来向这边望着。

几个穿西装的人很快挤了过来,如果稍加注意,可以看到他们左耳后面都戴着一个小小的接收器。这些人是安全部门的人员。一个头领模样的人拨开围观的人群,询问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他礼貌地请求阿拉伯人出示他的护照。接过护照看了看,他指指方才发火的花头巾说:“很遗憾先生,这是你本人吗?”

说着,他客气地将一行人请到办公室去。

阿拉伯人哪里肯听他们的摆布,只见为首的老人神色平和站出来,看起来他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他对保安们的无理取闹感到有些恼火。他沉了沉气,用很熟练的英语说道:“对不起,我想不是我们的护照出了问题,或者什么别的原因,我相信你们对工作的负责,却无法理解您对我们的刁难。”

“对不起先生,如果因为我们的工作给您带来不便,请您谅解。因为您的人员护照出了一点点小问题,我想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而不是刁难。”就见为首的人不卑不亢地说,“我并不认为这是对你们的刁难,为了您及全体旅客的安全起见,请允许我对你们作详细的检查。”

此时的花头巾青年火冒三丈,他谲异的大眼瞪着例行检查的人员,机场的广播中,催促登机的声音在继续。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检查官身边,他很礼貌地欠了欠身子:“对不起先生,请问这里出什么事了?”

此人高高的个子,一身得体的西装,头发向后梳着,袖口的金针闪闪发光。他身后跟着一个保镖模样的人,身材魁梧,手里拎着一个小小的黑色拉杆箱。看样子中年人是一个风度翩翩且喜欢管闲事的绅士。

他一边说着,一边顺手递过一张名片。负责检查的官员接过名片,将中年人拉到一边,两个人不知讲着什么,就见绅士耐心地跟他解释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检查官折身回来:“你们可以走了。”

阿拉伯人蜂拥而入,头人很礼貌地冲中年人点了点头,中年人伸出手:“您好。”

“很高兴能在这里认识您,尊贵的先生。真主安拉将感谢您对阿拉伯人的帮助,愿主赐福给您。”说着,他将手放在胸口,深鞠一躬,两个人象征性地握握手,各自向入口走去。

豪华的一等舱内,方才为他们解围的中年人又跟这群阿拉伯人坐到了一起。

这并不是一个巧合。方才那位风度翩翩的绅士正是尼特,跟在他身后老老实实的人不是别人,他就是一向喜欢惹是生非的努万。这次行动他特地让努万跟他安排在一起。遇到这群阿拉伯人并为他们解围是他计划中小小的一步。

在这之前他们一行七个人已经在不同时间登上了同一架飞机。

在此之前,一连几天情报部门都在密切注意着飞往巴格达的航班,尼特一直在等着这样一个机会,能够与一个有身份的伊拉克人同行,并创造一些人为的因缘。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不方便出面,这些事情都是由CIA的特工人员进行的,他们进行此类调查是他们的强项。

此时他的身份是欧洲某银行的高级主管。机会终于来了。他们调查到伊拉克赫赫有名的石油大亨班达·候塞因近期要回国的消息。候塞因是一个有远见的伊拉克人,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后,他就将自己的公司总部转到了欧洲。此行他们是由公司总部回伊拉克处理一些油田的事情。于是,CIA配合尼特人为地制造了这次“意外”。当然,有关此事的详细背景连CIA 的特工人员也并不知晓。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设法在机场拦截一下这个有背景的伊拉克人,给他们制造一个小小的麻烦,当有人出面为他们开脱时,便主动放行。

由于此时CIA的特工们正在为该中立国培训保安情报方面的人员,所以他们这次“活动”只是个顺手推舟,在神不知鬼不觉间就完成了。事情正在以尼特的计划进行着。

飞机上,尼特的座位正好跟花头巾的小伙子挨着,他认出尼特就是方才为他解围的人,友好地冲尼特笑了笑,尼特也礼貌地回报给他一个微笑。

当飞机降落在巴格达时,尼特跟候塞因已经成了一个无话不说的好朋友。班达热情地邀请尼特到巴格达他的家里做客,尼特礼貌地拒绝了。他告诉班达,他此行是为了考察一个投资项目,自己现在要马不停蹄地赶往南部城市纳杰夫去。说着,尼特礼貌地向老人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班达接过尼特的名片,只见他慢慢地念道:XX银行高级主管尼尔斯先生。然后,他问尼特道:“你们要去纳杰夫,那真是太好了,那是一座美丽的宗教城市,在那里有一家我的分公司,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你提起班达的名字,一切都将迎刃而解,祝你的行程一切顺利,尊贵的尼尔斯先生,愿你在我们伟大的国家做好你想做的事。

尼特在茫茫的人流里跟老人告别。努万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望着这个富饶美丽的中东城市,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度以及它热情的国民,尼特心里突然升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缓缓地从疏散口出来,在人群中,他发现了阿历克斯,他打扮成一副投机商的模样,穿着很花哨,他此行的“目的”是前来寻找“石油换食品”的机会。他的身边跟着两个随从,因塞尼和阿文,他们是以阿历克斯合伙人的身份跟他一起到南部的城市巴什拉进行考察的。阿文跟在阿历克斯身后,趾高气扬地四下望着,并大声地说话。此行之前,尼特只向阿历克斯介绍了行动的任务。他特别强调了一点,大家一定要做到能够在人群里把自己隐藏起来,一眼望去不能让人发现你是一个军人。

他忠诚的下属们认真地执行着他的命令。

尼特故意放慢了脚步,很快,阿历克斯和因塞尼、阿文两个人从他身边过去了,不一会儿,“联合国某部门工作人员”欧文也不紧不慢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最可笑的是汤姆,他此行的身份是一个基督教的牧师,不过,牧师的身份倒也适合他的敏感与内向。就见他怀里挂着一个十分醒目的十字架,嘴里不停是念着什么,有些神经质地盯着自己的脚尖,最后一个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尼特对几个人的表现还算满意。此时,他和努万对望了一下,只见努万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两个人行色匆匆地向中央火车站奔去。

巴格达的中央火车站是中东地区最大的火车站,很多横跨亚洲大陆的重要洲际铁路都在此经过。但他们的目的地不是这里,这里是克拉克中校们的战场。尼特和努万要马不停蹄地赶往纳杰夫,然后,三天之后七个人将在伊南部重镇、底格里斯河岸城市巴什拉的一个秘密地点碰面。

他们碰面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尼特告诉他们自己到时候会用特殊的符号给他们留在大街上。

至于另外几个人的行程,尼特没做任何安排。在踏上这片土地之前,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个计划,而实际中他们所遇到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从来不把那些未知的东西当作自己的计划的一部分,是尼特历来的行事准则。

这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火车上人很少,伊拉克的天空闪着明亮的星星。尼特靠在车窗前,望着远处黑黝黝的天空,路旁并没有多少灯火,这个国家并不是人们所说的油田林立,火车疾速地一掠而过,看样子,这个国家还没有从十年前那场战争的伤痛中彻底恢复过来。

这时,一对年幼的小姐妹光着脚走到了他们跟前。这是一对苦难的姐妹,看样子大的只有七八岁大,小的也就是四五岁,她们头上包着长长的头巾,高鼻梁,她两只乌黑的大眼睛扑闪着,冲着尼特伸出两双白嫩的小手。她们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是什么样式了,看样子很大,应该是一件大人的衣服。小女孩手里拿着半块黑面包,虽然衣衫破旧,但难以掩饰她漂亮而高贵的面孔。

努万伸出手刚想轻轻推开了他们,尼特马上制止了。他用英语问着两个小女孩儿的名字,也许是因为听不懂他的话,两个孩子却看出了他是一个外国人。只见两个孩子默默在在胸前画着十字,尼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递过去,孩子们摇了摇头,这时尼特发现年幼的孩子眼巴巴地盯着尼特面前的矿泉水瓶。

尼特这才意识到对这个国家来说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他将桌上的瓶子连同面包一起递给了他们,并在胸前也画了个十字,并点点头。孩子用阿语说了声谢谢,尼特也同样回了一句谢谢。努万看在眼里,没有说话。

直到两个孩子一步一步地向火车另一头走去,努万问道:“这是为什么?”

“这些可怜的孩子们啊,”尼特说,“这不是她们的错,可是,她们却承受着惩罚。”说着,他望着车厢内到处可见的SDM画像,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正是我们到这里来的目的,”努万叹道:“为了改变这里的糟糕状况,我想,我们当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尼尔斯先生。”他这话是一语双关。

尼特怎会听不出努万话里的内容,“别忘了我们是一个银行家,可是年轻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金钱无法改变的,仁慈的主啊,如果这是一个错误,请你给我机会改正;如果这是正确的,请你给我机会坚持。”尼特有些黯然神伤地默默地说道。

又过了一会儿,他指了指斜对面对努万使了个眼色,尼努万望去,一个阿拉伯老人正在读报。报纸上一张大大的面孔映入眼帘,那人正是他们在飞机上“遇到”的班达·候赛因。

“这个班达·候赛因会对我们很重要”,尼特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