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三章:初战两水洞! 志愿军司令部(三)

iji5000 收藏 30 210
导读:<<军魂>> 第三章:初战两水洞! 志愿军司令部(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谢志涛看着彭总走进那个小房子里,对身边的康健嘱咐他安排几个战士当警卫,然后自己在山头看着对面的大山,李成龙那个混蛋应该回来的时候从那边出现.

"这小子到底在干什么!非得把那个狙击手抓回来你小子才安心?和一个狙击手较劲!家里就啥也不顾?

此时的李成龙正躲在一个坟头儿的后边,一动也不敢动!

"妈的!早知道就不不撵你了!现在老子到底是让你小子给压制到这个倒霉地方了."李成龙擦了擦脑袋上的汗!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跑出来的做法后悔。已经被干掉三个了,还有几个受伤的,对面的狙击手是让李成龙感觉有点恐惧。

“啪”又从对面响起了一声枪响。李成龙的心里又是一凉。这小子枪枪命中,从来没有浪费一颗子弹。这次不知道又那个倒霉蛋儿挨枪子了。

“殴祥!林雨宏!”李成龙倒是不太担心人民军的伤亡情况,倒是担心自己带出来的两个人出现什么问题。听见枪响后有跟着有人跌倒当声音,赶紧向两个人要位置。

“我在!”殴祥猫栽一棵大树的后边儿!“我没有事!”

“林雨宏!”李成龙听见殴祥回答后又喊起没有作答的林雨宏。

“我……也……没事儿!”林雨宏猫在一个土堆的后边。刚才卧倒的时候啃了一嘴巴的泥!说话的时候都带着一股子土气!

“还好!自己的弟兄没有什么问题,要不回去刘飞不得把自己拉出去枪毙了?”李成龙庆幸之余,还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来对付他们正面的那个狙击手。在学校的时候也没有教官告诉过自己该怎么对付狙击手啊。康健要是在就好了,刚才就应该把他也带出来。

“啪!”又一声枪响。

“大概在自己正面的位置上!等老子抓到了你老子一定用弹弓把你狙击死!”李成龙连个大气都不敢出。仿佛自己呼吸出去的哈气都能引起对方狙击手的注意。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李成龙一着急就一个抽烟的毛病。当他习惯性的摸口袋里的烟的时候,触摸到了口袋里的火柴。

李成龙仿佛突然来了灵感,悄悄的快速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然后赶紧接着趴下卧到,把脑袋几乎埋进了坟包的虚土里。对面全是几乎已经干枯还带着点绿意的杂草,那个该死的狙击手就在树丛和草丛那一边,自己也看不太清楚。就算看清楚了,李成龙也心里明净似的自己找不到狙击手的位置。

“正好是西北风!”李成龙心里动了一下,“老子在这里趴到什么时候是个头!与其让你小子猫在草丛里打老子冷枪,还不如老子把你烧迷糊!然后跟你拼了!”。

李成龙慢慢的从坟包上退下来,顺手从自己身体两边薅了几把干草,然后仰面朝天的躺着,摸出火柴。

“老天爷!如果你是喜欢我这个贫嘴的家伙就把你的西北风吹的大点,如果你是讨厌我把我送到朝鲜来就该给我点补偿让西北风别改变风向!我求你了!下次再有机会进军校我一定去特种大队给自己多加几个科目学习。”李成龙嘟囔着,把手里的干草点燃。

对面的狙击手也发现了坟包后边冒出的烟,以为是后边的人要扔集束手榴弹之类的东西把自己逼出来,他慢慢的调整了自己的狙击步枪!枪口正对李成龙的方向。正是李成龙、林雨宏还有区翔的恐惧和谨慎才使得这个狙击手很是嚣张,如果他们三个带着人民军几十个人同时快速的冲过来。他就是打光所有的子弹也未必能逃脱被俘虏或者干掉的后果。

“老子烧死你!”李成龙嘟囔着伸手扔出自己手里已经点燃的草把。

“你自己留着炸自己吧!”狙击手嘴角上翘的时候口动扳机。

点燃的草把慢慢的飞向坟包前的乱草堆

“啪!”子弹快速的飞出枪膛!

“操!”李成龙捂住右手胳膊,血不断的从手指缝儿里流出来。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 哒 哒 哒 ”

区翔的冲锋枪和林雨宏的机枪同时响了几下,然后又沉默了。

战场上又恢复了平静,平静的让人不敢呼吸,唯一看上去有点生命力的,居然是李成龙扔出去的那把点燃的草发出的烟!

“妈的!这次真的受伤了!”李成龙慢慢的试验动了动手指头和手腕,感觉骨头和韧带都没有什么问题,小臂上的肉肯定是少了一块儿!得找点什么东西包扎一下,要不全流光了可就一次性治愈我那高血稠的毛病了。

仔细想了想自己口袋里到底有什么能急救的东西,但是很快就泄气了。因为着急出来,李成龙只带了冲锋枪和几个弹匣。别的什么都没有带!什么纱布、止血带、都在粱璇她们三女兵的手里。自己手里哪怕有根鞋带儿也成啊。李成龙暗自叫苦!这次真的笑不起来了。

没有办法!李成龙只能用另外一只手死死捂住伤口,免得“一次性献血”超过几千CC。然后等着自己扔出去的法宝出点效果。

对面的狙击手一样在用瞄准镜看着冒着烟的的草把,烟有点越着越大的意思。

“该死!”他刚才射击那一刹那看见的只是一只扬起的手臂而不是预想中的人身体突然站起来投掷手榴弹。匆忙开枪后又看见慢悠悠的掉在地上的投掷物居然不是手榴弹而是一把点燃的草。马上意识到对面坟头后边的家伙是要引起草丛的火来烧自己或者把自己撵出来。

“撤!?还是坚持?先看看火能不能着起来吧!”然后把枪口调转位置又瞄准林雨宏的方向,那边的人民军最多!还有一挺林雨宏的机枪,那才是他最忌惮的。

草把燃烧着,烟慢慢大了起来。

西北风依然不紧不慢的吹着,李成龙因为受伤失血的缘故脸色有点发白,虽然有点麻木。但是还是感觉风是从西北方向吹过来的。虽然没有完全进入寒冷的冬天,能刮点小西北风还是老天爷对李成龙的照顾。

终于地上的杂草被引燃了,火苗在西北风的作用下慢慢的跳跃起来。同时灌木丛上还有些没有掉干净的树叶子。被火焰一烤冒出白色的烟雾。对峙的双方的视线一下子模糊起来。

区翔刚才在大树后边隐约的看见李成龙扔个什么东西过去,以为他要扔手榴弹掩护人民军和自己冲锋。自己也拿出了一个在手心里撰着。准备听见李成龙的手榴弹响了以后自己也扔出去。但是等了一会也没有响!李成龙也仰面朝天的躺在坟包后边。快速的探头看了看李成龙扔出去的东西,那股慢慢悠悠爬高的烟让他突然明白了李成龙的意思。

“妈的!真就得烧死你了!”区翔看了看同一个水平位置的林雨宏,林雨宏把机枪报在怀里,左手悄悄伸出一个大拇指,那意思是我准备好了!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会火力掩护你。

“李头儿怎么了!”区翔脑袋里一边想火如果烧大了该怎么冲!一边看了一眼坟包的方向,李成龙还是一动不动的仰面朝天“看着风景”!

“不是挂了吧?”区翔突然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

“轰!”正当区翔考虑李成龙是不是中弹牺牲了的时候。一颗手榴弹爆炸了,是对面扔过来的。

“机会!”区翔来不及再去想李成龙的生死了,对面只有一个人!他扔出手榴弹妄想炸灭面前的火焰!那么他的手一定离开了枪!就算动作再快抓枪也不可能一枪命中。区翔手中的手榴弹也几乎跟着爆炸声同时扔了出去。

“轰!”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林雨宏的机枪同时响了起来。

区翔扔出手榴弹,然后抓起冲锋枪马上就冲了过去。既然你不能一枪打死老子!老子就他妈的剥了你的皮给李头送行!

“%……¥%……#4”人民军的士兵看见战场上视线混淆的时候,也发起了冲锋。

当对面的狙击手扔出手榴弹后抓枪的瞬间,他的视线里除了烟雾以外,还有几十个人影向他冲过来,同时那挺机枪似乎不在乎误伤人民军。依然疯狂的向自己扫射。自己无论打中哪个目标都没有意义了,干脆掉头狂奔,他意识到自己快完蛋了,自己就算掉头跑也跑不掉了。早知道刚才就应该直接跑!还不至于这么近的被人追!

“跑你妈的跑!”区翔虽然不是特种兵,但是长期的空降兵训练还是使他的速度要比人民军快了一点。和对面那个狙击手还相距20多米的时候。看见对方转身要跑。赶紧扣动扳机,用冲锋枪横扫了一个扇面,“要不你停下隐蔽等老子揍你!要不你直接去死吧!”

果然!求生的本能让那个逃跑的家伙不自觉的做了一个卧倒的动作,刚刚蹲下才发现自己的更要紧的是跑路而不是就地掩护,就在再次登地发力的时候。区翔到了。

一个漂亮的跃起,标准的捕俘动作,狙击手感觉自己双腿被人给抱住了,然后是向前趴在了地上,正准备顺手摸匕首的时候,他伸出去的手被人牢牢撰住,向上一掰!

一阵剧烈的疼痛通过手臂穿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想回头看看谁那么敏捷的动作把他俘虏,结果回头那一瞬间。看见的是一张模糊但极其愤怒而夸张的脸和一个非常清晰的拳头,清晰的直到拳头和他的脑袋亲密接触。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让你跑!我让你跑!我让你跑!”区翔的拳头一下接一下的打到狙击手的脑袋上。似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样子。

“区翔!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林雨宏拎着机枪跑了过来。

“去你妈的!“区翔停下拳头站起来,又不解气的踹了一脚!然后让一起跟来的安金刚解下一个人民军战士的腰带把这个家伙捆上。

顾不得看人民军捆俘虏!区翔和林雨宏几乎飞一样跑向坟包。李成龙还在那里“望天呢!”

“李头儿!”区翔边跑边喊

“李参谋!”林雨宏拎着机枪跑的要比区翔慢点。

李成龙听见人民军冲锋的声音就知道自己这把火算是放起来了。胳膊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所以也没有起来跟着追。剧烈的疼痛突然让李成龙冷静了下来,这次是打到了胳膊!要是打到了脑袋该是什么感觉。这他妈的就是战争。老子下次可能就是价值和一颗不到一美圆的子弹一样身价了。

“喊什么喊!老子还喘着气呢!别喊那么动情!以为拍电影呢啊!“李成龙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拉倒了呢?”区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抓了个活的!多亏领导一把火!”

“还活的呢!差点让你活活揍死!”林雨宏拎着机枪看着已经被捆上的俘虏!“李头儿!你没事吧!”

“挂花儿了!你们身上谁有纱布?”

“没有!”

“没有!”

“区翔!把你鞋带给老子解下来。”

“你要干啥?”

“要你解你就解,回去还你啊!”李成龙的手还在捂着另外一个胳膊的伤口。“你们空降兵装备好!随身急救包都比老子们的先进。借根鞋带还心疼啊?”

“借就借呗!”区翔把自己野战军靴上的鞋带解了下来。

“林雨宏!在这给我捆上!捆结实了!”李成龙示意林雨宏用鞋带把自己的大臂上捆扎实了。

“头儿!这行么?”林雨宏按要求捆上了。

“再勒勒!使点劲儿!骨头没有事!坚持血别流光回去就行了!走!去看看俘虏!”

人民军把低者头昏迷的俘虏带到李成龙三个人的面前。李成龙抬起俘虏的头。

居然是个亚洲人的面孔。

“南朝鲜军?日本人?”李成龙想这个亚洲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摸了摸鼻子还有气儿。

“带回去吧!回头再审问。”李成龙对安金刚说。

“李头儿!你看这个!”区翔抓起俘虏的军装。

“有什么好看的!我看过了!不就是个上士么?有什么好奇的!这美国鬼子在朝鲜将军都好几个了!上士还不得万八千个?”

“我说的是这边儿!”区翔抓起俘虏的另外一条胳膊。

“什么?”李成龙转到另一边儿!

那是一枚臂章。臂章上奇怪的画着一个不知道什么含义的符号!另外一半居然是国民党的党徽!

“国民党军?朝鲜打了三年不是没有台湾国民党军参战的吗?这到底怎么回事情?“李成龙也努力的回忆起资料来。确实没有国民党部队参加战斗的情况啊。当然了战俘营那些狗腿子自然不能算了。

“安同志!你看这个你认识么?”李成龙百思不得其解后问了问安金刚!“你们以前抓获的美国或者南朝鲜俘虏有没有佩带这个的?”

“没有!我也是第一次看见的!以前听说都没有听说过!”安金刚也弄不明白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算啦!肯定不是什么普通部队就是了!回头问问康健!昨天干掉那些家伙身上有没有这东西不就全得了!回大榆洞!总算是把这小子整过来了!”

人民军压着俘虏往回走的时候!李成龙听见身后咣咣的钢盔砸钢盔的声音。回头一看被气乐了!

区翔正拿着自己的钢盔狠狠的敲着林雨宏头上的钢盔,林雨宏一边乐一边报着机枪蹲在地上乖乖的受罚。

“你小子刚才扫射的时候怎么不看着点老子。你想打死老子啊!

“我只是想压制一下那家伙!我不知道你能跑那么快,脱离群众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儿!我还没来得及看你呢!你悠悠的冲上去了。再说不是没打到你么?”

“还顶嘴!是不是把老子后背开几个窟窿你就满意了?”

“咣 咣 咣 ”

李成龙摇摇头!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心里却越来越沉重起来,先是187团的空降兵!这次又是一个射击能力精湛的狙击手。自己虽然来自未来却也无能为力,就算自己知道战争是怎么个发展,但是却没有办法改变战争的脚步!

“幸亏老子是到了朝鲜!那场二战以来最为残酷的一场战争最终还是中国军队和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打成了平手,而且达到了保护国家领土安全和利益的目的!自己既然来了就尝试着改变一下战争中吃亏的地方,尽早让战争结束吧!至于别的!万一老子惹了什么大祸给志愿军带来什么突变的话!谁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一支小部队如果改写历史改好了可以名垂青史,如果改的还不如他妈的原来,那老子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好了。

那个俘虏被两名人民军的战俘半架半拖的往回走,李成龙看见人民军怀里的那支胳膊上的标志又动了心!在整个39军里只有装甲兵、陆航大队、特种大队等几个直属部队才有漂亮的臂章,他是一个普通的步兵团参谋,自然没有办法名正言顺的带上,随意每看见臂章总羡慕的用眼睛狠狠的强奸一下那枚臂章和佩带臂章的人。

臂章的左侧是有点儿象国民党的晴天白日徽章,右侧是一颗白星,中间那个拐应该是闪电的意思。这到底是 什么标志呢?是给那支联合国部队的什么特殊任务的人佩带呢?

想了一会也想不起来这奇怪的徽章到底是象征和代表什么,索性不去想了,胳膊上的伤口疼的李成龙有点迷糊,于是停下来把勒在胳膊上的鞋带解开!再让跟上来的林雨宏重新换个比伤口更靠近心脏的位置勒好。

李成龙看着被子弹撕裂开的军服和伤口,感觉自己命还真大!金英楠和被俘虏的这个家伙两个狙击手都没有能打死他,不过感觉一次比一次危险了。回去得好好跟大炮夸夸自己的好命!

想起谢志涛!李成龙的心也忽悠的漂浮不定!要不是因为和谢志涛联系不上着急,自己也不能一赌气去追这个要命的家伙。

“安同志!我们追出来多少时间了!”李成龙问身边的安金刚。

“大概3个多小时吧!一路打打停停!我估计我们一个小时就能回大榆洞了。”

“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啊!”李成龙只记得自己是朝东南方向追的。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我们再追的话就应该看到一条公路!可以直接通到鸭绿江的。

“千万别和敌人遭遇了!”李成龙突然想起了自己念叨过的那个团大概可能就是延着那条公路打到鸭绿江边的。“我们赶紧回去吧!家里的人该等着急了!”

“李上校!你和其他的同志真的很厉害!要不我们只能硬冲了!那样我们的伤亡可能要更大一些!”安金刚一边走一边跟李成龙说话。

“朝鲜同志一样勇敢!呵呵!”李成龙看着身旁身穿人民军的安金刚!“怎么感觉这小子真的不想一个普通的人民军士兵!

安金刚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低头在想着什么!

“安同志!如果您当我们的朋友的话!您能告诉我您的职务到底是什么!”李成龙觉得安金刚肯定隐瞒了一些什么!而且肯定事还不小。

“哦!……没有什么!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安金刚勉强的笑了笑,要搪塞过去。

“作为一个共产主义的同志!我想您没有什么必要隐瞒的吧!不过您不想说!我也不能强迫你说!我感觉你绝对不是一个人民军战士那么简单的事情。”李成龙想既然话说开了,还不如说透了!

“我是……人民军教导旅少校副政治委员!”安金刚犹豫了一下亮明了自己的身份。

“哈哈!这老金真不地道!还不相信我们!居然把政治审查工作都偷偷搞起来了!”李成龙笑了笑!

“不!李队长!”安金刚连称呼都改了,“您知道战争情况很复杂!任何一个细节都不可能放过的!再说老金让我留下来还是主要是替你们安排好从德川到这的撤退工作。别多想啊!”

“理解老金!你也是在中国待过吧?”李成龙一边儿捂着自己的胳膊一边走。

“我确实跟金首相在中国的长白山上打过一段时间的游记,还有您是怎么判断我不是一个普通战士的。”安金刚还是暗自佩服李成龙能把他审查出来。

“这就简单多了!一、你没佩带军衔儿!这在人民军战友里是很少见的!人民军战友都很重视自己的级别和军衔!

二、你在德川和我们见面的时候,你正在和谢志涛看地图!你那手势在地图上比划的样子绝对不是一个普通战士看地图的表情和动作。还有你的中国话听起来有点蹩脚!但是很明显听得出来是装出来的,其实你的中文完全可以说的更好。

三、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大榆洞里我发现过一个人民军中尉向你敬礼!还有刚才你和我赶到后山的时候,人民军的那个大尉连长已经牺牲了,再没有指定指挥员的紧急情况下你居然可以迅速集合队伍跟着我去追,足可见你是一个起码比中尉大的军官!而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人民军战士。”李成龙把自己观察和判断的因素跟安金刚一一说明。

“不愧是侦察员出身!看什么都那么有分析性!见笑了!”安金刚恢复了自己的正常语气说中文。“那个抓到的俘虏到底属于哪部分的!”

“我也判断不出来!那个臂章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过!我是侦察员不是神仙!”李成龙自己解嘲的笑了笑!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