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五章 淫『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骆腮汉子闻得林中阵阵狰狞之声,也是慌乱,依言几大步跑上前去。却尚不知,这几大步!已是他人生最后的——几步!

提刀大汉待他行近,立马俯冲扑来,钢刀一扬而下!

那骆腮汉子虽未习武,但到底也是个猎手,非比寻常农民,虽是未料敌人突然杀至,但也就地一滚,避开了这夺命的一刀,起身一把抄出一支利箭防御道:“恶人!是你先动手的,怪不得我了。”

提刀大汉大笑道:“先动手!哈哈……哈……可笑,先动手又怎样?”

骆腮汉子突然取下木弓,利箭一搭“嗖”一声径向提刀大汉射去。他动作颇快,但见那利箭势道颇足,显是一个久经猎场的猎手。只可惜,他只是久经猎场,而非久经江湖!

因为江湖!

比之猎场,更加残酷!

那箭势太快,提刀大汉眼看避无可避,突然仰天倒地,那箭“嗤”一声正好由他胸襟险险插过,与此同时,提刀大汉钢刀脱手而出,骆腮汉子淬不及防,眼看着那大刀旋转着向自己飞斩而来——

“爹,这次你一定要打到野猪回来啊,山儿好久没吃到娘做的野猪肉了,好好吃的哦。”

“山儿乖,爹这次一定打一头又肥又大的野猪回来啊!……娘子,我这次和王麻子兄弟一起去长乐镇边的山上打猎,恐怕要过几天才能回来,爹和娘亲都有病在身,又要辛苦你了。”

“相公,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呢,别忘了回来的时候给爹娘买点药。”

“恩,嘿嘿,要是收获不错的话,我再给你买点脂粉。”

……

“啊!”一声惨嚎,大刀已拦腰砍入腰腹!

骆腮汉子应刀翻倒在地,奋力挣扎了几下,终于气绝毕命!

提刀大汉险些毙在箭下,爬起来走上前去,抽出大刀骂道:“他奶奶的!跟爷程英雄!老子跺碎你个英雄……”说着又是一刀斩下……一斩……接着一斩……

血肉飞溅中,夹杂着提刀大汉满口的污言,还有那片片药材……点点脂粉……

转眼间!这骆腮汉子的尸身已然七零八碎,不堪目睹……

他!是英雄!?

难道……这就是英雄的下场?

又有谁?会知道这血肉模糊之物!

原是一个——

英雄?

半晌,提刀大汉正纳闷里面除了同伴快意的叫声怎会没有林若雪的半点声响,执剑大汉已经出来,淫笑道:“他妈的真是爽,这辈子总算没白活了,该你了,好好享受吧。”突然看见满地血肉模糊的碎尸,大惊道:“这是……”只觉腥臭扑鼻,禁不住转身便大口呕吐起来。

提刀大汉笑道:“一个不自量力的傻子,他奶奶的管爷们闲事!”

那执剑大汉边呕边骂道:“妈的,影响老子食欲,你把他砍成这副模样干啥。”

提刀大汉却已经迫不及待的跑进林中狞笑道:“哈哈……哈哈……总算轮到我了……美人!”满身的污血,更添其诡异可怖的嘴脸。

林若雪躺在那破碎的衣衫上,洁白无暇的身躯丝毫没有因为衣衫的破旧而有任何损害,唯一损害的,是那原本动人的眼目,已经找不到光彩。

谁!掠夺了它的光芒?

提刀大汉像头饿狼般扑到林若雪身上,一阵疯狂的吸允,还顾不及脱下上衣,只将裤子往下一扯,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入侵……

但是,任他如何的疯狂激动,林若雪仍静静的躺在那里,仿佛,这一切根本与己无关,根本,只是侵越者一厢情愿的——独角戏!而她,却仍如白雪般——洁白无暇!

次日!

林若雪便被卖到了一家名叫民香园的妓院。这民香园地处河堤工地不远,四围竟错落着十多家如民香园这般简陋的香院子。看来古往今来,无论是上层贵族亦或所谓低贱贫民,但凡人之所在,竟皆逃不开妓院的存在。

无怪乎圣人孔子亦言曰:“男女饮食,人之大欲存焉。”而后来告子就说得更直白了乃曰:“食、色,性也!”如此思来,于这满布筑堤民工的沿岸,有着这许多不堪的场所,也就没有什么好惊怪的了。

也正由于妓院越来越多,竞争亦俞加,几家开得较早的妓院为了保证自己不倒的优势,是以四处收买漂亮的女子,一时间,这原本没几个像样货色的民工妓院集中营,倒也有了难得的几道靓丽风景,直乐得众民工合不拢嘴。

不过这美女的价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是以普通民工亦是只可欣赏不可触摸的干过眼瘾而已。只有工地上的大小工头,方是由这场妓院竞争中显示出了自己地位为自己带来的不同享受,品尝到了这以往只有在梦中方始有过的美女滋味。

这晚,民香园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直将这不大的小院,挤了个水泄不通。只见民香园大门处竟挂着一串灯笼,上书:冷月山庄千金小姐驾临本园!

原来这些民工竟都是冲着一睹林若雪芳容而来。这些民工虽于江湖上之事知之甚少,但堂堂冷月山庄,又岂有不知之理。

这里!是人间——

天堂!

只见一个妖冶女子,身着粉红薄衫,正于院落的舞台上翩翩而舞!那舞蹈似秀还媚,似迷且惑,时而薄衫轻扬,只叫那纱后春光若隐若现;时而又圆臀妖娆而荡,伴随着那时起时落的透薄裙摆,直叫人魂为之夺!当然,女人除外!

美中不足的是,于这贫瘠之地,并没有美妙的音乐与之伴奏以和。

不过台下数十民工声嘶力竭的喝彩声,吆喝声,还有——

淫笑声!

却正好弥补了这美中不足的缺憾,毫无争议的,担当起了乐师的角色!

他们的喝彩声,是由衷的,因为那妖冶女子给予了他们美丽的舞蹈!

他们的吆喝声,是放肆的,因为那妖冶女子给予了他们放肆的放荡!

更有他们那淫笑声,更是无限疯狂!

因为,那妖冶女子正疯狂的舞蹈,正疯狂的拨弄着那薄如蝉翼的轻纱——媚惑众生!

终于,只闻众人一声惊呼,那女子一个旋转双手往两边一扯,玉臂一挥一扬!……

那薄纱霎时应手而飘……

缓缓的,似天边的仙子,飘飘而落……

真正的人间天堂,不是动,更不是乱。而是——静!

吹气可闻的静!

而如今的民香园,就沉浸在这样的静中!

原来!这就是他们所向往的天堂!

半晌!

“诸位客观!”

一个谄媚的声音传来!

众人方才如梦初醒,继而便是一片哗然,原来那妖冶女子,已然不在台上了!

而现在,台上却站了一个体态龙钟的老妇人!

众人当然都知道她是民香园的老板娘,但此景,比之方才,实乃天渊之别!众人竟是一点不给老板娘面子,哗然不爽,更有几个年轻的民工,做出那欲呕的资势!

只有一个面容敦厚的年轻人,却仍是如痴如醉的怔怔望着老板娘出神!厚唇微张,似是惊为天人!

有一个如此眼光独特欣赏自己的人,老板娘又怎会看不到呢!只听老板娘“啧啧”笑道:“小伙子!莫非看上老娘了么?”

众人哄堂大笑!

别人出丑了,怎能不放纵的大笑一场呢?

此时不笑!何时笑?

那年轻人一惊道:“啊!”左右一望,见众人都是怪笑着望着他,回头道:“你说我么?”

那老板娘直被他憨态的模样逗得笑弯了腰,道:“哎哟!别不好意思嘛!”

那年轻人大感尴尬,通红着脸道:“没有!我没看上你。”

这话说得如此直白,自是又引得一阵轰笑!

老板娘当然知道他没有看上他,只不过逗他没见过“世面”而已,看他反应,知他定是头次来此,一阵媚笑后旋道:“诸位客观,今日,本园有幸请到了冷月山庄的千金大小姐林若雪小姐……”

众人立时一阵兴奋的嘘声,更有大半的问道:“是不是真的啊,不会是假的吧!”

那老板娘继续道:“怎会是假的呢!大家放一万个心,老娘怎也不敢欺瞒各位,这就进去劝移林小姐的莲驾,来让大伙都能一睹她的方容!怎么样?”

众人立时齐声应好。

果真是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啊!

不过在这里,似乎此句并不合适!

当是——

万千女子,众甫皆好!(注1)似乎更加恰如其分!

院中,又恢复了一片混乱淫亵的景象,只见这小小的院落,方圆仅约莫五六丈宽,却颇是密集的摆放了三十张方桌,诸嫖客一边吃喝,一边玩弄着身边香艳的伴侣,正是热闹非常,一团和气!

多么让人羡艳的神仙画卷!

只可惜,这画卷中,却暴发着一阵又一阵淫乐的——狞笑声!

酒醺扑鼻,淫乐贯耳,唯独方才那“看上了”老板娘的年轻人,却似乎浑身不自在的不知所措。院中桌少人多,是以只要有坐便可坐,并非一定要同来之人方可共席一桌。显然,这年轻人当是独自前来此地。看他面红耳赤的模样,当是如老板娘所料是头一遭到这种地方,是以不想让朋友知道罢了。

他身边也陪有一个伴女,衣着妖艳,他却是不敢正眼望上一眼,那女子几番谄媚引诱下,竟皆被他面红脖子粗的双手推开,终于一次不小心正好推到了那女子胸上,他竟立时唯唯若若的道歉道:“姑娘抱歉,抱歉姑娘,我……我不是有意的!”直把那女子气得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不过,风尘尽是苦命人,那女子又何尝欢喜这终日卖笑的生活呢?

“你……是第一次来么?”声音温柔醇和,没有一点谄媚的假笑夹杂其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