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三十三章王牌归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55/


午夜,S1基地的大门口忽然有辆出租车停在大门口,警卫连的士兵端着步枪将车拦住,尚云从车上下来,说:“我有急事,需要见第98团的指挥官,请你通报一声,十万火急的事,转告你们团长,我找让荣波洗清罪名的证人,希望他能亲自来。”

这个肩膀上戴士官肩章的警卫连士兵迅速转身回到大门值班室,另外两名列兵端着枪继续站在基地大门口。昏暗的路灯下,尚云靠在出租车旁边焦急的等待着。

值班士官走进门岗值班室,对团长和连长敬过军礼之后汇报:“门口有一个男青年要见团长,他知道我们团的番号,还让我告诉团长,他找到能为荣波洗清罪名的证人,我现在怎么回答这个人,请团长指示。”

坐在椅子上的迟威眼睛一亮,睡意全无,忽然站起来,“天底下还有此等好事?我们去看看。”邵振勇马上站起来跟着团长来到基地大门口。

借助门口的灯光尚云看见值班室里走出2名海军军官,为首的一个还佩带着上校军衔,是团级军官,肯定是的负责人,看来他们没把自己当成疯子。

团长迟威走到尚云面前说:“小伙子,深夜拜访有什么事?不会是逗我这个老头高兴吧?”

“您是?”尚云站好之后疑惑的问。

“军衔应该你能看懂吧,我就是荣波的上司,有事请讲。”团长迟威客气的说。

“您相信芝麻掉进针眼儿里的事吗,如果今天你不信,那就应该相信,前些天有个飞机掉到南海中,飞行员荣波被军事情报局的人从海里捞上来,之后被2个开水翼快艇的人送到海南去,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我还找到一个俘虏他的人,此人也是下达发射5枚毒刺导弹的人,你们可以让他给荣波当证人,这样荣波就没事,你们看这个证人你们要不要?”尚云一口气说完一堆话,把迟威惊的目瞪口呆。

这个开出租车的年轻人怎么对98团的事知道的如此清楚,真有证人证明荣波清白?世上有如此巧的事,谁遇到这事能马上相信?他居然还详细的知道事情经过?迟威感觉脑袋忽然大起来,眼睛射出两道锐利的目光扫过尚云眼睛,看此人一脸诚恳不像是撒谎,他知道这么多事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

现在想这些没用,先把证人弄到在说。迟威迟疑了一下问:“证人是你?”

尚云哈哈大笑一声说:“我只是路过顺便碰到此事,荣波到底泄是否泄密这事我说不清楚,我不是证人,他才是证人。”他一伸手把出租车后排车门打开,把晋中原从车里拉出来,丢到地上,并接着说:“还记得你们团抓住过2艘携带无人侦察机的间谍船吗?这小子不但知道荣波的事,东海那2艘间谍船的事他也知道,一艘是放出侦察机的,一艘是回收侦察机的,他知道很多事情,我就不多说,你们问他。”

迟威和邵振勇都是抓获间谍船的直接参与者,对间谍船的事再清楚不过,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知道的不比他们少,两人吃惊的呆站在那忽然话也说不出来。尚云打开车门上了出租车,说:“再见。”他踩下离合器,挂上倒车档,开着的捷达出租车迅速倒车离开S1基地的大门口,然后换档转向高速离开,几十秒后消失在夜幕中。

尚云也参与过军事情报局对解放军的间谍活动,所以他也很害怕,怕安全局追究他刑事责任,多一刻也不敢停留,迅速离开大陆。只有坐在自己的快艇上他才能感觉到安全。


迟疑了几秒钟,迟威和邵振勇的目光落在晋中原身上,晋中原双手戴着手铐,嘴上贴着胶布。迟威撕下他嘴上的胶布,问:“那人刚才说的是否属实?”

晋中原害怕尚云和刘协报复自己的家人,只好点点头说:“他说的都是真的,我愿意去法庭上当证人,证明荣波无罪。”

迟威一脸茫然,站在那好几分钟没说话。

邵振勇见一个戴手铐的人躺在S1基地大门口也不是个事,就请示团长:“这人怎么办?”

迟威看看晋中原,对邵振勇说:“先把他看管起来,我回去写报告,你也明天写个报告,我要把此事上报总部。”


担任白天值班的飞行员们吃过早饭,陆续来到待命室的后正在议论有人愿意当证人为荣波洗掉罪名的事情。迟威整晚都没睡,连夜用电脑把报告写好,打印两份存档,然后拿电子邮件把报告送到总部。

总部的回复很快,要求把晋中原这个罪大恶极的特务头子送交军事法院,先让他当证人,以后在追究他的刑事责任。荣波的案子总算有了一线转机。


一周后,一个晴朗的早晨,荣波被军事法院派的车送回S1基地,基地大门口站满了98团的官兵,大家好久都没见荣波,都想看看这个惹一堆麻烦还坐了几天牢的王牌是什么样子,他可是98团的金字招牌。虽然他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但是他为98团做的贡献是别人比不了的。

迟威站在官兵们的后边,看着荣波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向基地大门,荣波这可恶的家伙没多大变化,从号房里出来脸上依然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他微笑着和战友们热情的打着招呼。大家高兴的围拢上去。

在喧闹的人群外边,柏诚走到团长后边,“现在事情圆满的解决了你也休息一下。”

“哎,事情总算是过去了,我们回去忙吧。”


下午大家都收起激动的心情,在会议室召开敌情分析会。会议室里坐着的全是指挥员和主力飞行员。柏诚站在会议室的电子显示屏前,打开电脑,调出一个图片,打开之后让大家观看。

“这个照片是前几天我团高空侦察机拍摄下的。”

电子显示屏上出现的是几艘轻型军舰,正在某个小岛附近巡逻。柏诚解释道:“这是在西表岛以北40公里处拍摄到的,敌地方护卫队出动了几艘新护卫舰,总共有6艘。”

在最后一排坐着的许赢自言自语道:“这是最后6艘护卫舰,干沉它们就该收拾驱逐舰队,这下我有机会过瘾了。”

在许赢旁边坐着的荣波插嘴道:“他们可以把全国的驱逐舰全调出来,让我们杀个痛快,免得C-803导弹放时间长了生虫子。”

没太注意听讲的丁延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许赢,问:“他们干吗玩小的?不如直接宣战,把东西都拿出来玩?这种低强度冲突真叫人恶心,打的一点都不过瘾,小打真没劲。”

他们三个一犯嘀咕,坐前他们前一排的苏剑说:“他们就拿点破家当,不够我们团打的,要打大就轮不到我们,现在低强度冲突对我们有利。”

在屏幕前的柏诚继续讲:“潜艇部队最近加强对敌港口的监视,有10艘地方护卫队的老式驱逐舰也向西南岛屿调动。”

梁桂托着下巴想,总共有5艘旧驱逐舰从八八舰队退下来,怎么地方护卫队有10艘旧驱逐舰?莫非是把退役的那5艘全改装一下前来充数不成。

此时柏诚继续介绍:“其中5艘是退役后又重新服役的旧舰,另外,归属护卫群的3艘大刀风级驱逐舰也准备与护卫舰汇合,这样他们在争议海域就有18艘军舰,大刀风级经过改装,可以MK13发射系统发射标准2改进型导弹。”

迟威马上补充:“根据总部通报,另有2艘旗风级驱逐舰也向西南方向开来,这次需要面对的是20艘军舰,其中5艘是专业防空驱逐舰,虽然比较旧,但是标准1标准2防空导弹的确是对我们有巨大威胁,现在开始全团进入战备状态,一切非任务性外出和休假全部取消,已经批准的全部作废。一旦有冲突,坚持四不原则。”(四不原则是海航坚持了半个世纪来的重要原则,分别是不示弱、不主动惹事、不出国境、不入公海,这些原则表明中国是热爱和平的国家)

飞行员们心理都紧张起来,看来这次冲突的规模不小,如果打好了就能一次把东海划界问题解决,钓鱼岛问题也能解决,东海就能赢得长时间的和平,国家就能把资源用在捍卫其他地区的主权,也可以省下买导弹的钱用在建设经济上面。


会议结束后,飞行员回到各自的待命室,荣波问许赢:“现在合并成2个中队?我归那个中队?”

“你被划到1中队,咱们又在一起。有个好消息你知道不?”

荣波说:“我这么长时间不在,我怎么能知道?”

“尹明华升任作战科科长,还兼任无人机分队的队长,你的代理副中队长的位置没有了。”

他们俩一起走进1中队的值班室,荣波坐到椅子上,“你真当我稀罕这个位置?只要能上天,做什么都可以。”

“海军事故调查委员会好像令你停飞一个月,你还能接着飞。”

中队长颜玲换好飞行服回到值班室,命令道:“都上模拟器训练,别闲坐着。”

荣波做了一个十分无奈的表情,项广拍了一下荣波的肩膀说:“你不用值班,出去休息一下,团长想和你聊聊,他在休息室等你,快去。”

荣波拿着飞行头盔,心中暗自说:不值班你早说,我都把飞行服穿上你才告诉我不值班,大热的天穿抗荷服真不舒服,不过休息室也有空调,不至于出一身汗。


休息室里十分安静,因为处于战备状态,飞行员大部分都是在待命室值班,这里空荡荡的,团长一个人独自坐在角落的一个方桌旁边,桌子上放着两杯咖啡,还有装咖啡糖的小罐子,而且还放着一个冰桶。

荣波坐到团长对面的位置上,“您找我?”

迟威拿勺子把冰块放到荣波面前的咖啡杯里,“你喜欢喝凉的,喜欢加糖加牛奶的咖啡,喝热的你会出一头汗。”

荣波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迟威看出来他想说什么,自己马上先说话:“别对我说什么感谢的话,这次我是配角,如果没有别人帮忙,你就有大麻烦,是那个驾驶水翼艇的小伙子帮你,把重要证人送到我们团里。”

“他们帮我?难道特务们不是他们的对手?间谍船上的武装人员至少有30个以上,他们有反坦克导弹和防空导弹,水翼艇上才2人,他们如何把抓我的那特务头子抓住?他们轻易的就把2艘越南武装船打沉,这是我亲眼所见。”

“你想知道?那你去问问他们去,我都想像不出那些‘当代军统’如何被消灭的。”(军事情报局前身是军统)

荣波端起咖啡杯,一大口就把一杯全喝下去,“好爽呀,很久没坐在这里喝咖啡,团长也很少来这里?”

“马上有大事做,即使有时间我也没心情来。”

听了团长的话,荣波反复的想了想说:“难道取得这么大战果团长还不满意?”

“敌人如果部署正确我们不会有任何战果的,可惜他们不断的犯错,所以我们取得一点小胜利,如果发生冲突的海域是6艘金刚级驱逐舰,你说我们有可能以一个团的力量取得胜利?你在军校毕业时写的论文就是谈战术的,这点你在清楚不过。”迟威心中想明镜一样,他什么都清楚,如果当时海面上有几艘金刚级驱逐舰,在搭配一些比较新的村雨级和高波级驱逐舰,那冲突的结果就很不好看,标准3防空导弹的射程是与C-803导弹的射程不相上下,真正的防区外打击很难,飞行员要躲避着雷达跟踪,闪躲着导弹,冒生命危险去轰炸敌人。

荣波拿起咖啡壶给自己又倒上一杯咖啡,“海上自卫队不配与我们过招,数量在个位数的神盾驱逐舰几乎可以不算对手,我们的反辐射导弹和电磁脉冲导弹不还是没检验过?来了正好一起都招待,冲突规模小,舰队自然不会出手,为了不暴露海航的主力,上边会我们死撑门面,我们打不好还有潜艇支队去‘补枪’。敌人那点寒酸的家当拿不出手,拿出来也是白给。拿划界之争和钓鱼岛做文章,那是他们走了一步死棋,此时落子容易提子难,他们的军舰就是一盘死棋上落下的棋子,落下去就没活口,我们一落子就能把提了。”(落子、提子、活口都是下围棋时候常说的几个词,荣波只下过几次围棋,棋艺不高但是把名词都用上,不知道团长能不能懂)

他的分析中引用了不少围棋中的词语,迟威只会玩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对围棋没什么研究,但是勉强还是听的懂的,他笑了一下,“你小子居然还给我说宽心的话哄我这个老头开心。”

“团长尽管放心,即使敌人四支护卫群一齐杀出给是没用,F-15J不可能24小时守着那几艘舰,E-2C和E-767也不是全天都在,只要上级敢下命令,我们就敢打,选一个好时机发动突袭就能全部收装包圆儿,现在不是有不少无人机,都是能派上大用场。”

“依你看我们是稳赢?”

“打全面战争他们没那种豪气,他们肯放弃这么大的出口商品市场?看起来是打仗,其实是打赌,赌的是决心和信心,他们下不了决心一战到底那必然是他们输,他们的目的太大军力太小。”

“你这么一说再悲观的人也都变乐观。”迟威拿起杯一口把咖啡全喝下,“你蹲了几天号子你还能如此冷静的考虑问题,实在是难得,倘若换别人,心中早背上一个大包袱,没感觉你有什么不正常,你好好休息,我对你是真放心。”

荣波一脸茫然,原来团长心中早有数,和自己闲聊是看看自己的心态好不好。

这事儿让其他人贪上,从看守所里放出来肯定是不正常,要不是过度高兴,要不就是因为受了冤屈而不痛快,荣波如此正常不是他性格好脾气好,是他心理学学的还可以,能及时调整。


98团指挥室里,指挥员们围着地图桌子讨论着作战方案,参谋每隔几小时,就根据最新情报在地图上标注出敌舰队的位置,这样指挥员看着地图一目了然,容易全身心的思考具体的打法。

迟威走到地图桌前,看完敌舰位置,对柏诚说:“他们动作好快,又来了不该来的地方。让机务大队把飞机保养好点,必须要百分之百能出勤。”

柏诚看看手表说:“弹药都准备好了就怕他们不敢‘碰线’,潜艇部队每小时都发来最新的情报。”

“潜艇部队成了我们的眼睛,可不能过分依赖,我们也派侦察机去看看他们搞什么名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