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九十 九里店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周淑芬和鬼子撕打着,她想去拔枪,可手根本就腾不出来,而她的枪在撕打中已经掉到了一边。那名鬼子笑着叫着,也没注意周淑芬有枪,他用一只手紧紧攥住了周淑芬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就开始撕周淑芬的衣服。周淑芬使劲反抗着,可她的反抗几乎不起作用。鬼子笑着,叫着,已经拽开了周淑芬衣襟。周淑芬拼命喊着:“翠兰姐!翠兰姐!”

赵翠兰这时已经爬起来,她想直接扑上去救周淑芬,可她立刻想到这鬼子太厉害了,太有力气了,她和周淑芬两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这么撕打,说不准什么时候还会有日本兵冲进来,她把牙一咬,想找块石头之类的东西把鬼子兵砸死,她用眼睛四下一看,日本兵的步枪在梯子边扔着,她马上转身向梯子边奔去。

奔到梯子边,赵翠兰抄起鬼子兵那支上好刺刀的步枪,马上返身,冲着撕打中的鬼子兵就冲了过去。鬼子兵此时正整付心神地对付着周淑芬,想把周淑芬的衣服撕开,可周淑芬反抗的很厉害,让他一时很能得手,他就想挥起拳头把周淑芬打晕。没想到他挥起拳头,就觉得自己的背心一阵冰凉,随即一阵剧疼传遍全身,他想回头看看是怎么回事,一转身,死尸歪到了周淑芬身体的一边。

赵翠兰丢下手里的步枪,赶紧就去拉周淑芬。

周淑芬一边爬起来,一边用眼睛看着大门对赵翠兰叫道:“快,翠兰姐,趁着没有敌人来,咱们赶紧下地道!”她一摸自己的腰间,手枪不见了,她急忙就找,看见自己的手枪丢在地上,她又对赵翠兰道:“翠兰姐,把鬼子的枪拿上!”

两个人顾不得许多,拿起枪就跑进屋里。

刚下进地道,把地道口的伪装做好,院里就传来鬼子们重重的皮靴声。两个人稍微把气喘匀了一些,鬼子们就闯进了屋,开始翻箱倒柜地搜查起来。

两个人屏住气,听着鬼子们在屋里乱了一阵,又匆匆地跑出去,在各处乱嚷乱叫,周淑芬知道敌人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洞口,也未必知道这里有地道,就拉着赵翠兰向地道深处走去。

两个人到了有人把守的工事前,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周淑芬把气喘的更匀了一些笑着问赵翠兰:“翠兰姐,你怎么招了那么一个大个子鬼子追你?!”

赵翠兰握着那支缴获的步枪也笑着道:“别提了,俺刚把老乡们送下洞,就听见有人闯进院子,知道自己再下去就来不及了,赶紧堵好洞口想跑出去,那鬼子就到了屋门口,俺一急,踹开后窗户就跳出来,这鬼子就死追了下来。俺本想甩了他再找个洞口下去,没想到他追的很紧,俺没办法,只好到处跑,哪儿没人往哪儿跑,东跑西跑就跑到你们这院里来了。本想爬上梯子跳出去能甩了他,没想到是那情况,这还多亏了你救了俺!”

周淑芬呵呵一笑道:“俺本来是想救你,没想到最后却是你救了俺,咱俩这也算是互相帮助吧!不然的话,咱俩谁也跑不了了!那鬼子真够有劲儿的!”

赵翠兰唉了一声,有些担心地、仿佛自言自语,也仿佛是在问周淑芬:“也不知道区小队怎么样了!刚才在村里,听着就是村南的枪声响的厉害!”

周淑芬听赵翠兰这么说,知道她是在担心区小队和在区小队当战士的丈夫梁方成,她心里对区小队本来也有些担心,怕他们撤不下来,赵翠兰刚才这几句话,更招起了她对区小队的关怀,她向起一站对赵翠兰道:“走,咱们去转转,看看他们下来没有?!”

赵翠兰看周淑芬这么说,心里很是赞同,马上欢喜道:“好!咱们去找找他们!”

周淑芬叮嘱了叮嘱守卫在这里的民兵,拉着赵翠兰就向洞里走,同时问道:“孩子都安排好了吗?没把他们丢了吧?”

赵翠兰道:“跟着他们大伯呢!何况玉珍现在也很能做事了,能照顾好她兄弟!”

周淑芬说了声好,道:“你们公母俩都出来了,家里应当有个人照顾!”

赵翠兰道:“好在俺是在村里工作,还有这一大堆亲戚乡亲,委屈不了孩子!”

周淑芬点点头,向一条斜岔的小地道走去。


肖顺、梁方启带着区小队才冲到村边,大队的鬼子已经冲了上来,眼看着离村边只有半里地了,梁方启一声令下,肖顺率领着五十多名战士迅速占领了村边的工事,一阵排子枪打过去,冲在最前面的鬼子倒下了十多个,剩下的鬼子们不等军官发出命令,立刻就地卧倒,机枪、步枪噼哩叭啦地向着区小队打过来,远处鬼子的小炮、掷弹筒也咚、咚地轰响起来。

梁方启和肖顺率领着区小队猛烈地向敌人射击着,此时在冲锋鬼子两翼担任掩护的鬼子机枪手对区小队的阵地集中射击起来,四、五挺轻、重机枪狂风暴雨般的子弹打得战士们几乎抬起头来,区小队指战员们的射击明显减弱了。

看八路军的射击减弱了,一名鬼子军官站起身,喊了一声,指挥刀一挥,几十名鬼子呀、呀叫着,跟着这名鬼子军官向区小队的阵地冲上来。

肖顺躲在一堵矮墙后面,一边指挥战士们战斗,一边对冲上来的鬼子射击着。

这些冲上来的鬼子从枪声中判断出对他们进行阻击的八路军人数不多且装备不精,不顾区小队的顽强阻击,一股劲地冲了过来。肖顺看鬼子们眼看着就冲到村边二、三十米处,知道凭区小队这几十支步枪挡不住他们了,就对战士们高喊着:“同志们!用手榴弹把他们赶回去,坚决堵住鬼子不让他们进村!”

区小队的战士们听见肖顺的命令,纷纷拾起放在身边的手榴弹,一拉弦,对着鬼子们投了过去,爆炸声中,二十来个鬼子倒在血泊里。剩下的十多名鬼子看马上就要冲到八路军的阵地前,就不顾同伴的死伤,依然冲了上来,肖顺喊了声:“同志们!上刺刀,消灭这些鬼子!”喊罢,他第一个挺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冲了出去。

战士们看队长第一个冲了上去,立刻呐喊着跃出掩体杀出来。十多名鬼子兵在五十来名区小队战士的夹击下,很快纷纷被杀死击毙,那名带队冲锋的鬼子军官也被两名战士前后夹击躲闪不及,死在一名战士的刺刀下。

这边双方的拼杀才结束,在远处观望的鬼子军官立刻指挥他们的机枪和小炮向区小队打过来。战士们顾不得搜捡敌人的武器,在肖顺的指挥下快步跑回工事。

才不过两袋烟的工夫,区小队虽然打退了鬼子们的一次进攻,但也牺牲了四、五名战士,还有五、六名伤员,而九里店村的村里已经响起了枪声。

肖顺边指挥战士们修理工事整理武器,边向梁方启建议道:“梁书记,咱们是不是派人到村里看看?看看敌人到底到村里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

梁方启听着村里村外的枪声道:“听枪声敌人是先进的村西,那里的民兵比较弱,何况这么多鬼子,咱们想挡也挡不住,我看咱们不如下地道,能打则打,不能打也好带着乡亲们顺着地道跑出去,而且我觉得咱们这么硬拼下去损失会比较大!”

肖顺望着那几名牺牲的战士和伤员们道:“是啊!鬼子们才一个冲锋咱们就损失了十多个人,如果鬼子再从村里把咱们包围起来,咱们这区小队恐怕就危险了!”

梁方启望望他道:“刚才咱们在这里挡了鬼子们一下,估计老乡们差不多也都下了地道,我看咱们也下去吧!不能把区小队拼光,这是咱们区的武装主力,何况再多打一会儿也没什么意义了!你听,枪声已经响到村中间,咱们必须马上下地道!”

肖顺说了声:“好,梁书记,人多目标大,下地道的速度也慢,咱们分成两部分走,您带一部分,俺带一部分,要走赶紧走!别等鬼子们再杀上来!”

梁方启说了好,远处的鬼子们就已经开始进攻了,梁方启道:“咱们赶紧下地道!”

肖顺应了声是,和梁方启分别率领一部分战士背起牺牲的战友,扶着伤员,向地道口跑去。这时,鬼子们进攻的枪炮声响的更激烈了。

鬼子们的炮击,已经把九里店村的房屋打的七零八落,到处都是倒塌燃烧的房子,街上已经没有了人,肖顺带着二十多名战士跑进一个小院来到一个地道口,看看这里还没发现敌人,他马上派出两名哨兵去监视敌情,战士们则一个挨一个钻进了地道。

看着战士们马上就全钻进地道,外面只剩自己和两名哨兵了,小院周围响起了枪声,肖顺心头就是一动,他刚想把两名哨兵喊过来,两名哨兵几乎同时已经先后和敌人接上了火,鬼子们射过来的子弹嗖、嗖地从小院上空掠过,而且越来越密集。肖顺喊道:“你们俩快过来!”可两名哨兵根本连答话的时间都没有,两个人拼命射击着。肖顺知道,敌人已经到了近前了,自己三个人没工夫下地道了,虽然有两名哨兵做掩护,自己可以走,但作为一名指挥员,一名共产党员,在这关键时刻,自己决不能丢下战士自己去逃命。想到这里,肖顺飞快地把地道口堵好,又把一些杂物挡在上面,然后拾起步枪一拉枪栓,推上子弹,向一名哨兵身边奔去。奔到这名哨兵身边,肖顺首先也隐在被炸塌的院墙后面向街上观瞧,只见街对面十来名鬼子伏在那里,一边射击一边准备向这里冲锋,情况是万分的危急。肖顺明白,只要这里枪声稍一停顿,鬼子们马上就会冲过来,他们这时候没冲上来,大概是不想做无畏的牺牲,毕竟他们已经杀进了村,全村马上就会掌握在他们手里。看明了这里的情况,肖顺也对着敌人放了两枪,同时向哨兵问道:“连才,咱们下不了地道了,你知道吗?”

年轻的田连才一边对鬼子射击着,一边点点头,年轻的脸上显得很凝重,肖顺接着问道:“咱们几个如果跑不出村去,很可能就会牺牲,死,你怕不怕?!”

田连才又开了一枪,眼睛依旧注视着对面的敌人,声音低沉道:“肖队长,死,谁都怕,但俺决不会贪生怕死,俺决不会当孬种,俺是中华好男儿,绝不做给祖宗丢脸的事。肖队长,你放心吧!能杀出去俺就跟着你杀出去,如果杀不出去,俺宁可死也绝不当鬼子的俘虏!”

田连才短短的几句话,说的肖顺心里热乎乎的,肖顺道:“好,好样的,俺没看错你!你先在这里再顶一下,俺过去和四圆再说说,这里有地道口,咱们不能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在这里,咱们一是想办法要冲出去,二是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开!”

田连才说了声是,道:“队长,你得快点儿,俺只有几颗子弹了!”

肖顺道了声:“好!”起身猫腰向守在另一侧房上的谢四圆跑去。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