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谈判的基本情况快速地返回了东京。

两国的强硬态度,特别是将解散日本政府和军队的条件在内阁和议会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再次引发了极其激烈的争论。复兴阵线原本就坚决反对,这下就有了更加有力的证据,其代表人物内政部长吉岗静子激动地手持电话记录措辞严厉地质问内阁总理大臣,全然没有下属应有的尊重和礼貌。

“吉岗小姐,请不要这么激动,毕竟三木外交大臣还在继续和他们谈嘛,这也是中俄两国的初步要价,我们现在就是需要在内阁进行讨论,然后和他们继续谈,最后才是将最后文本交给国会讨论通过。”在内阁官房长官长门惠二的心目中实在有点轻视对方,一个女人,不在家里相夫教子跑出来搞政治,还要当个什么部长大臣。哦~~还没结婚,呵呵,随便找个男人不就完了吗。真是实在找不到的话,我也可以勉强当你的情人嘛,想到这里,悄悄咽下了口水急忙抓起茶杯来掩饰自己的心情。

看见是具有极大权力的内阁办公厅主任来解释,吉岗静子不知道对方在腹诽自己,也不太好再表现出强烈的反对情绪,忙弯腰面对首相鞠躬,“对不起,总理大臣,我的态度很不好,请原谅。”

“好了,吉岗小姐,请坐,现在你也知道了对方的要求,你认为内阁该如何回复他们?”首相川崎南记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开始的不礼貌行为,十分谦虚地问起了对方。

“哦~~我个人认为,国会前天表决通过的草案应该得到完全的遵守,虽然我个人在投票中投了反对票,但既然国会已经通过了,内阁就不应该超越国会的授权。”毫无顾忌的吉岗静子终于有了完全的表达机会,侃侃而谈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对面的川崎南记面上划过的一点不豫之色。

“说的好,吉岗小姐说得好,我们应该按照草案议定的条件为基础和他们谈,再无让步的余地。”作为军方代表的总参谋长江户邗佐海军上将最先表达自己的意见,虽然自己也不满意草案的条款,但,也算是能够勉强接受的。

“哦~~哦,还有其他大臣发言吗?”川崎南记焦躁地瞟向大臣们。但是两个强硬分子率先表态,左一个国会授权右一个不能让步把在座多数大臣想说的话都给逼回去了,个个低下头,或者眼睛左右乱瞟,根本就不去看首相先生的着急脸色。

最后,实在被首相凌厉的眼神逼迫得没有办法的国防大臣武义则只好出来说话,他是知道川崎南记真实想法的,现在也只能让自己来当这个出头鸟了。小心翼翼斟酌自己的用词,武义则开始询问江户邗佐,“江户参谋长,作为最高军事参谋部门的首脑,请告诉在座的内阁成员,我们还有没有能力和他们决战,有的话,需要我们日本付出多大的代价?”

直接点题的问话让江户邗佐张口结舌,说能够决战的话代价肯定不是日本可以承受得了的,说不能的话,又和自己一开始就坚持的决战到底的意见互相矛盾。

看见政治盟友被国防大臣一句话就问得无言以对,吉岗静子心里有一种冲动的感觉,微微动了动嘴巴想出来帮助一下,但是却实在是说不出来,只好焦躁地盯着对方的脸,又不断地瞟向首相。

看了一下手表,“请问,江户参谋长,三木外交大臣还在等待内阁的回答,请你立即回答我的问题,对方限定的时间只有不到30分钟了”,武义则开始公然逼迫自己的下属表态,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中国人只给了一个小时呢,要是到了时间不能解决授权问题,还如何对三木的“特命全权代表”身份给予解释。

“对不起,总理大臣,诸位内阁部长先生,我,作为职业军人,我认为~~我们日本已经~~根本就没有和他们再次进行决战的可能,我~~有愧于总参谋长的身份,我将亲自晋见天皇陛下,我,我,我。。。”本来想说自己将自杀谢罪,可这话在天皇面前表达一下谢罪的决心还可以,在这些可恶的政客面前等于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能一说出口就会被斥责。

对于吉岗静子来说,总参谋长的话等于就是一个晴天霹雳,虽然早就在潜意识里面猜到了这件事,但是由最亲密的政治盟友说出口来,刺激程度可想而知,无力地跌坐回椅子上,下面的内阁讨论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但是,对于总理及其心腹来说,这个事情早就已经心知肚明,自由民主党,这个传统的右翼政党虽然政治主张并不亲近华夏人。但是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问题?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改一个主子嘛~~,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我怕什么,中国人来不也得依靠我们日本人来治理这个国家吗?都大难临头了,谁还能保证自己能够真正地向日本效忠呢?对于政客来说,卖国求荣的事情不绝于史,与其让别人占了先,还不如我先上呢。

在大难即将临头的时候,许多内阁部长悄悄地转变自己的政治观点,不少人甚至开始把自己描绘成一个“鸽派”的形象。内阁官房长官长门惠二出击得最早也走得最远,2月25日就在实际上和秘密找到的一个代表北京利益的公司接上了头,还按照对方的要求开始在内阁中大肆地鼓吹“和平解决中日争端对造福整个东亚的重大意义”。

大藏相濑户下荣比长门惠二更是了得,不仅和北京接上火,还秘密收集绝密资料,把目前内阁可以动用的全部战略资金,甚至商业银行中有多少的外汇现金等机密情报都传递给中国人。这让北京大为高兴,原来日本银行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外汇,整整6700多亿欧元。这就更坚定了北京要求日本尽快投降的想法,这么一大笔钱,可以换成多少战斗机和航空母舰?光是想想,都要忍不住流口水。

而其他的内阁成员就远不具备,其实也不可能有长门惠二和濑户下荣这种便利条件,譬如说厚生大臣,教育大臣和科技大臣这种非特殊权利部门的部长,主要是找不到可以信任,还可以托付自己下半生的人,止不住的就怨天由人,谁叫自己手里没有中国人渴望的好东西可以卖个好价钱呢?

什么是日本的最高利益,管他的,关键的地方是我怎么样才能获得最好的结果,如何继续统治日本。与激进的自由民主党的后座议员们不同,掌握着权力的大臣们悄悄地开始出卖自己的国家,唯一的区别就是,程度上的不同而已。

树倒猢狲散,这真正是对一群亡国政客的真实写照。

作为总理大臣的川崎南记不可能不知道下属们私下里面的动作,但是现在自己既没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管他们,谁都知道日本即将灭亡,整个政府也将解散,唯一的问题就是眼前的这两个激烈反对投降的危险人物,该如何除掉他们呢?

作为总参谋长的江户不能轻易下手,这个人在军队中的威望实在太高了,中国人的意见就是把这些职业军官团完整地移交给他们,可现在如何让这些军人顺利地放下武器而不在占领期内出现大规模的反抗甚至是兵变呢?

真的头疼。

还有吉冈,这个变态的独身主义女人,整天就知道徒劳地高喊决战,决战。。。有本事的话,我给你发支步枪,去和中国人决战去!哼~~到时候,等中国人来了,我就把你交给他们当慰安,也算是你给大日本做最后一个贡献,就不知道中国人是否会对一个40岁的女人有兴趣~~

“诸位大臣,你们已经听到了江户参谋长的话,请大家立即发言,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厚生相石川雄鸠紧张地举手表示自己想说话,在得到首相点头后,清理了一下嗓子讲出了建议,“我个人认为,按照江户总参谋长的说法,我们日本既然已经没有实力进行决战就应该先答应他们的全部条件,当然,我们也应该有所保留,比如说一定要他们承诺具体的选举时间,还有何时正式交还对日本的治理权。只要有了这个东西,我们大日本就能够在不远的将来加入洲际自由贸易区里重振我们的经济。最多10年,我们可以收回治理权力重建一个新的日本政府,那末大日本的复兴也就为期不远了。因此,我认为按照目前的局势和他们强硬地对抗是极其不明智的事情,也将给我们日本带来前所未有的灾难和惨重的报复。。。”

“不行,我反对!”

终于醒悟过来却越听越火大的吉岗静子打断对方的“无耻发言”,站起来用手指着厚生相石川雄鸠用已经变调的声音抗议,“你,你~~,石川君,好,我问你,等我们放下了武器,等他们全部占领日本,我们还拿什么保护神圣不可侵犯的天皇,他们到现在还拒绝承诺对天皇地位的保护!而且,到现在他们还坚持要解散我们中央政府8年以上,这是什么道理!!你说啊,就是太平洋圣战结束,米国人解散我们日本政府也不到7个月的时间,他们就要8年!8年啊!你知道8年时间他们将拿走我们多少的钱吗?8年,我们大日本说不定早就成为他们新的琉球特别行政区!我们日本在他们的占领下还能够保持统一吗?诸位,你们该醒醒了,不要再被他们蒙蔽了,看看现在他们所谓的样本工程,再想想20年前的宫古岛,看看,现在那上面还有谁认为自己是日本人!要不了8年,我们都将成为历史的罪人~~你们说啊!”

激动的吉岗静子终于说累了,脸上的粉底不断被额头上冒出来的汗水淋湿,一道道的灰色在灯光下显得异常滑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喝水,眼睛不停地看着首相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