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二十二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40 50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二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那个休整期,恐怕是我们度过的最沉闷,最难忘,最让人无奈与愤怒的休整。秦大队在那段时间经常指着头顶的天骂:你个贼老天,怎么就那么不长眼?怎么就忍心让我的兄弟遭这些罪?你个狗娘养的贼老天,你他妈的怎么就瞎了眼!


整个大队的空气在那段时间里都是沉闷的、压抑的,让人能为之发狂。于是,我们加大了训练的强度,用高强度的体能消耗来让我们的大脑陷入短时间的麻痹。是的,我们在逃避,在逃避一些让我们无法承受、更无力承受的事情。


这段时期,政工干部们算是最辛苦的。为了让我们从这低迷的气氛中走出来,指导员在那段时间里瘦了整整一圈,使本就不魁梧的身体更显得单薄。


好在,我们都不是弱不经风的花朵。用林默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就是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野草,还是那种最不起眼,却在哪儿,在任何环境下都能生存的狗尾巴草。


凭借着野草般顽强的生命力与超出常人的意志,我们终于走出了那低迷的困境。一度低落的士气重又恢复,让原本沉默的训练场上重新响起了震天撼地的杀声。


休整期过后,中队开始安排还未休假的兄弟们休假,由于我和林默的假已经休过了,所以,这自然没我俩的份儿。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原本就没打算回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想回去,也许,我是在逃避吧,逃避我知道的或不知道的东西。


林默更不用说了,牵挂了三年的女孩子已经依偎在了别人的臂弯里,父母虽然日渐年迈但身体依然健康。所以,他没什么可牵挂的,与其回去睹物伤情,还不如呆在这与世隔绝的山林里自我囚禁。


我俩都打算要是没什么特殊事情,就不迈出这营区的大门一步的。不过,往往事与愿违,明明我们都不想踏进外面那越发陌生的世界,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去。


10月初的时候,我接到任务,让我去指导省公安厅特警大队的CQB战术训练。这原本应该是四中队的任务,可四中队上个星期被拉到哈萨克斯坦去参加那个好几个国家联合举行的“和平—2004”联合反恐演习去了。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中队。然后,中队又把我这个闲着没事干的家伙给派了去。要是林默在的话,他肯定也得跟着去了。可他昨天刚好去重庆通院学习了,好像是学最新型号的“北斗”导航通信终端的使用和维护,也就是说,这个传说已久的国产GPS系统即将装备我们部队了,这可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发现中队居然派了我这个狙击手去训练人家特警,大队的肖参谋长还把杨中队给拎过去问了一顿。他说,就算是看不起人家公安特警,就算是应付差事,你也不能把文墨尘派去吧,他可是狙击手啊。难不成你想让人家公安特警一个个都变成冷血杀手啊?


杨中队嘿嘿笑着说,参谋长您这样说可就不对了啊,我可是把全大队最好的狙击手都借给他们了啊,怎么能说是看不起人家,是应付差事呢?我这可是高标准的在搞好军警关系啊,换别人,我还不把人借过去呢。


参谋长拿杨中队没辙,只好在借调信上签了字。特警队的车来接我时,他老人家又专门把我叫过去千叮万嘱,说那些特警娃娃跟你们可不能比,千万手下留点情,训练强度过得去就行了,别往死里掐。


我不由乐了,原来你老人家不放心我去的原因就是这个啊,还以为是信不过我的能力呢。于是我说,参谋长您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参谋长想了想,摆了摆手,叹口气说,算了算了,反正你小子注意点就是了,我对你这保证可不敢抱期望,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群小子啊,对警察都看不顺眼。嘿,其实别说你们,我自个儿也看不顺。好了,不说了,你可记得啊,别把人家整得太狠了,算是我个人拜托你吧。


然后,他挥挥手把我撵出了他的办公室,连我的敬礼也不还。看来,他老人家还真是对我不放心呵。


临上车时,杨中队又把我拽了过去,嘿嘿笑着说,墨尘,你小子给我听好了,别听老肖那什么手下留情的,给我狠狠地操练那群家伙,嘿嘿,让天天吃得好、过得好的特警兄弟们,也好好体验一下,这个“特”字可不是那么好写的。咱不能让人说我们是应付差事吧?


杨中队当时的笑用奸诈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我也比他好不了多少。虽然我没露出那种奸笑,但我心里面想的也差不到哪儿去。嘿,我可没打算让那群特警们舒服。听说公安特警们一个个都是傲劲儿十足,牛得不行的。我倒要看看他们的傲劲儿从哪儿来?看看到底是谁更牛。


杨中队说的没错,人家公安特警的生活就是好,就连派来借我这小兵的车都是“丰田”越野。这型号的车在部队里至少也得正师职以上领导才坐得起的,如今我这小兵居然也享受了一回这待遇,着实让我觉得有些受宠若惊。想想我们的装备在全军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可跟人家一比起来,那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就拿这座驾来说,我们出门基本上都只能坐“东风141”,可人家武警啥的都是南京产的依维柯,更不用说我现在坐的这“丰田”越野了。咱大队最好的两辆车,也就是大队长和政委那个仿三菱的“猎豹”野战指挥车,跟人家公安特警们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越想越觉得心里有些不平衡,就越发坚定了我要好好地操练操练那些特警的想法。虽然来接我的那位警督对我很是客气,可这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我当时在心里面想,你们有钱也好,待遇高也好,那本来跟我这过得穷兮兮、苦哈哈的小兵没啥关系,可你偏偏要在我这穷当兵的面前来显摆,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嫉妒心,我也是有的。


“丰田”越野一路“呼呼”地将我又一次从那座封闭的大山拉进了繁华的都市内。车好就是不一样,同样是中午出发,坐那老掉牙的东风,到了市里就得是晚上,可如今我们赶到市区时,时针才刚刚走到5点一刻。


接我的那位警督姓曹,好像在特警队内也算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可我对警察的警衔制度不是很清楚,分不清他们肩膀上那些星星、条条到底表示什么。不过我也没有必要去分清,反正我又不是警察,人家怎么叫,我跟着怎么叫就是了。实在不知道的,那就看年纪,年纪大的叫声首长,年轻的叫同志,怎么着也不会失了礼数,让人家看不起,说当兵的没素质。


曹警督把我领到了离特警队500米左右的公安厅金盾宾馆,告诉我这段时间我就住在这里,吃的、用的什么都不用我操心,他们会安排好的。这下我可真是受宠若惊了,想想我区区一个小兵,啥时候享受过这等待遇?我连忙推辞,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跟特警兄弟们一起住吧,这儿我住不惯。再说了,人多在一起也热闹,也容易联络感情,你让我住这儿,我怎么都觉得像在搞特权、搞腐败一样。


曹警督听完后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拍着我的肩膀说,文班长啊, 你们当兵的还真是无愧朴实无华那句话呀。住个宾馆跟特权、腐败扯得上什么关系呀?你就别推辞了,就在这住着吧,这也是厅里领导的安排,我们可都希望你能好好地帮我们训训那帮小子呢。这群家伙啊,自从进了特警队,就以为自己了不得了,一个个牛的不行,谁都不服。不好好地练练他们,他们不知道什么叫谦虚,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我说,那个你放心,我当然会好好地帮助特警兄弟们训练的,可是,也用不着住这么高档的地方吧?这住一天得多少钱啊?我还是跟特警兄弟们一起住宿舍吧,这么多年了,我都住惯了。


曹警督又是哈哈大笑,笑得很是辛苦,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他说,这又不是什么总统套房,哪能谈得上高档。钱的事更不用你操心的,这费用自然是我们特警队出。你就安心的住在这儿吧!


跟他说了半天,说什么住在一起方便训练啊,方便交流感情啊什么什么的一大堆理由,他才终于答应请示一下领导,如果领导同意了,便让我与集训的特警们在一起住。


也许是公安厅的领导们对这次集训真的很看重,一听说我强烈要求与特警们住一起以方便训练,立刻便同意了。我终于松了口气,说实话,让我住宾馆我还真的很不习惯。睡惯了铁架子的硬板床,让我睡这种软绵绵的床垫,我十有八九会失眠。更何况,曹警督虽然说这地方并不高档,可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太高档了,根本就不是我这种小兵应该住的地方。也许他会在心里说我这当兵的傻,放着条件优越的宾馆不住,偏要去跟一帮大男人挤臭哄哄的集体宿舍,连什么叫享受都不懂。他要怎么想就随他去吧,我生就没那享福的命,我宁愿去挤那种充斥着男人汗臭味儿的集体宿舍。


虽然说已经同意了我去住集体宿舍,可我还是在宾馆里住了一晚上,因为宿舍那边没有准备我的生活用品。曹警督说,文班长,我不知道是应该佩服你还是该说你傻,但我真的觉得你无愧解放军这个称谓,在今天,能有你这样品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说实话,我知道不管是你们这些军人,还是普通老百姓,对我们警察的评价都不怎么地。我们也怪不得谁,因为的确有那么一些警察违背了“人民警察为人民”这一宗旨。但请相信,绝大多数的警察都是好的,他们是无愧这身警服,无愧人民警察这个称号的。


我笑笑没有答话,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去讨论的必要。还是那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好是坏,老百姓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宰相刘罗锅》里有句歌词不就是这么写的么,“天地之间有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