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 第二章天眼入世 第二十六章白袍马队

pcyairyw 收藏 0 16
导读:天眼 第二章天眼入世 第二十六章白袍马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9/


白木帝国位于圣光大陆的最南端。该国北部边界与卡布卡公国接壤,南临大海,是大陆上拥有海岸线最长的国家,并拥有着大陆最繁华的几个重要港口。利用这一优势,白木帝国的海上贸易得到蓬勃的发展,并逐渐成为该国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

索姆城做为该国的第二大城市,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此城地处白木帝国最靠近北部边境的位置,由此城再向北五十公里,越过一个人口不过几万人的小市镇后,就可以进入到卡布卡公国的境内。由于地处本国进入卡布卡公国的必经之路,受此影响,该城的经济实力甚至远超首都加洛城。

索姆城城南的紫玉大街,全部由昂贵的花岗岩铺就,道路两旁的豪华宅院,全部居住着城里的达官贵人、名门望族,寻常的老百姓,连路过这里都要屏声息气,快速通过,只要稍做停留,就会遭致严厉的责问,所以,这条街道又被老百姓们私下称为“贵族街”。

在这条“贵族街”最中央位置的道左,有一座面北朝南走向的豪宅,金碧辉煌的建筑、高大的门楼、楠木雕花的大门和台阶下汉白玉雕刻的巨大石狮,以及大门外两排昼夜侍立的卫兵,无一不显示出此宅主人尊贵的身份。

此刻已是夜半时分,喧闹了一天的索姆城现在已经完全地陷入沉寂之中,从远方看去,偌大的城市中,除了极少数的地方还在闪动着点点微弱的灯光外,就连那些只在晚间营业的烟花之地也已经开始关门打烊。寂静的街道上空荡荡的寥无人迹,除了偶尔跑过一两只野狗或野猫什么的,再无半点声息。此时的索姆城,在这种静谧的气氛的烘托下,连空气似乎都比白天清新了许多。

忽然,一片整齐划一的马蹄声打破了此刻足以使人心旷神怡的宁静。马蹄声从北门开始,在横穿了整个城市后,直接来到了这座在夜幕中尤其显得巍峨高大的府第门前。在马蹄声经过的地方,那些睡在家里的老百姓,无一不被从梦中惊醒,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猜测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即使是见过再多次守城士兵操演的人,也无法从这阵几乎是同时抬脚、同时落地的马蹄声中,判断出这到底是一支队伍什么样的队伍,究竟有多少人。

在高高悬挂着大红灯笼的府第门口,十几个卫兵此时正如临大敌般地站在那里,睁大着眼睛紧张地瞪视着这一支像风一样疾驰而来,人数足有二百多人的马队。

随着骑队的临近,一个卫兵迅速地进入了角门之内,隐没在灯影的黑暗之中,而另一个像是小头目般的卫兵则带着两个人大步迎了上来,挡在了路的中间。

将手中的长枪一横,卫兵小头目朗声喝道:“站住!什么人,竟敢夜闯总督府!”

看到有人阻拦,带头的骑士将手斜斜向天空一挥,顿时,这支二百多人的马队几乎是同一时间停了下来,沉闷的马蹄声戛然而止,如果不是因为声音特别巨大,几乎让人怀疑是只是一匹马发出的声音。

看到这支队伍如此的训练有素,总督府门口剩下的卫兵同时脸色一变,齐齐涌了过来,立在卫兵小头目的身后站成一排,长矛整齐地竖了起来,矛尖直对着这支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出过任何异声的骑士队伍。

“滚开!”

随着一声闷雷般的吼声,一条魁梧的身影从带头的骑士身后转了出来,骑着马走到了卫兵小头目的面前。在灯笼的照射下,只见此人骑着一匹白马,全身上下都包在一袭宽大的白色披风中,只露出一双仿佛要择人而噬的大环眼,在不时地往外往外冒着凶光。

听到来人的怒吼,卫兵小头目虽然被他那强大的气势压迫的后退了一大步,但马上又站回了原来的位置,声色俱厉地叱道:“尔等是什么人,竟敢在总督府前行凶闹事,难道不怕王法吗?速速下马接受检查,否则严惩不待!”随着他的声音,背后其他的守门卫兵也纷纷鼓躁起来。

面前那个魁梧的白袍人见此情形,身上立刻散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杀气,露在外面的双眼射出了狂暴的光芒。

“住手。”

正在狂怒的白袍人将欲纵马从那位勇敢的卫兵小头目身上踏过之时,他身后的队伍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平静的声音。奇怪的是,虽然这股声音并不高,但刚才还是暴跳如雷的白袍人听到后,却如同听到了圣旨一样,原本所表现出来的狂暴气息瞬间消失不见,并勒着马缓缓地后退了几步,身影重新隐入了灯影照射不到的黑暗中。

正在卫兵小头目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之时,就听背后“咣当”一声巨响,回头一看,只见总督府的大门瞬间完全打开,紧接着一队队身披铁甲的士兵高擎着火把,迅速从门里整齐地鱼贯而出。在盔甲上铁片的撞击声中,只用了几息的时间,就将这支二百多人的马他完全包围在了中间,等到这些铁甲士兵的行动停下来,粗略地估计一下,他们数量足有两千人之多。

随着情况的发展,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紫玉街在顷刻间大放光明。就在此时,所有的铁甲士兵惊骇地发现,这支二百多人的队伍竟然是清一色的坐骑白马,身裹一袭只露着一双闪闪发光眼睛的白袍,而且在如此多士兵的包围之下,队形没有丝毫的凌乱,不仅马上的骑士如此,甚至连座下的白马都没有一丝的异动,顿时,一股强烈的诡异感觉深深地充斥在每一个铁甲士兵的心头。

“妈的,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在总督府门前闹事,是不是不想活了!来人啊,把他们全部给我拿下!”随着一声大喝传出,一个身披银甲、胸佩副将标志的中年军官趾高气扬地从敞开的大门里走了出来,还没等看清眼前的局势,便站在最高的台阶上,手舞足蹈地发布起命令来。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正当所有的士兵强自按下心头的不安,一手高举火把,一手紧握长矛地欲要向被包围在中间的马队挤压过去时,只见先前守门的卫兵小头目突然将手中的长矛高高朝空中举起,口中大声喝道:“停!”

然后他迅速地转回身向台阶上的中年副将跑了过去,单膝点地跪在他的面前,紧张地说道:“启禀将军,不能动手啊,这……”

还没等他说完,只见那中年副官突然抬起右腿,一脚踢在了他的脸上,顿时,卫兵小头目像滚地葫芦一样从高高的台阶上直直地滚到了街中,爬起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满是鲜血。

“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违抗本将军的命令,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先站到一边,稍后再跟你算帐。来人啊,传我命令……”

这回中年副将的话也没说完,因为就在他将要再一次发布进攻命令的时候,突然从先前说话的那个魁梧白袍人手中射出一道耀眼的白光,掠过了守护在他面前的士兵,直直地射到了他的脚前。

受惊之下,中年副官顿时停止了继续发号施令,踉跄着退了一大步后,眼睛向自己的脚前看去。

目光接触之下,只见一枚仅及掌宽的银牌深深地插在自己面前坚硬的花岗岩地板上,在露出的那一部分,清清楚楚地雕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白色虎头。

等到看清楚这枚小小的银牌,根本不用去考虑掷牌之人表现出的强大实力,中年副官的身体已经剧烈地颤抖起来,脸如死灰,冷汗从额头上滚滚而下。稍稍地定了一下神,中年副官跪了下来,伸出颤抖的双手,去拔那枚已经有一大半嵌入地下的银牌,但即使他出了吃奶的力气,银牌仍然插在那里纹丝不动。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

中年副将跌跌撞撞地拨开保护在他身前的士兵,踉踉跄跄地跑到神秘的白袍马队前,“噗嗵”一声跪了下来,语声惶恐地说道:“末将该死,不知是……”

“好了。”先前喝止魁梧白袍人的声音再度响起,语声虽然异常平静,但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却让人听了后,心里会不知不觉地产生一种愿意为其而死的冲动。

“去把你们的总督大人叫起来,说我在大堂等他!”

“是,是。”中年副官又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回头冲着包围在总督府大门前的铁甲士兵骂道:“让开,快让开,一帮蠢货,没听到大人的吩咐吗?”虽然还是发布命令,但语声早已没有了原先的那种趾高气扬。

随着铁甲的撞击声,白袍马队动了,所有的人连马都没下,径直穿过铁甲士兵让开的道路,直接向总督府的大门行去。

在经过那个挨打的卫兵小头目时,只见走在魁梧白袍人身后的一个看起来比较单薄的白袍人停了下来,在马上微微地躬下身子,对着他说道:“你,以后就是我的人!”说完带着默默等候他的马队,笔直地进入了总督府内。

灯火通明的紫玉大街上,除了火把燃烧时偶尔发出的“噼啪”声外,只留下两千多名铁甲士兵茫然地站在那里发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