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谋天下 中卷 第六章 引蛇出洞

川流 收藏 3 76
导读:智谋天下 中卷 第六章 引蛇出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55/




大雨滂沱,一条熟悉的黑影从王中启的营帐窜出,迅速的消失在雨中,王中启看着手中刚刚从海域方面传来的情报,反复揣摩着其中的意思,放下手中的情报在营帐中来回度步,现在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在关注着的陈逝痕,一个被怒号国人称为“鬼军师”的人。他没有把握能够对付陈逝痕,心中暗忖,要是苍浪该多好,他缺少一个为他出谋划策的人,凌子宣善断缺谋,勇胜于智,苍浪则能谋善断,是一个极好的智囊,可惜却被雪靴国给拖住了。

凌子宣护送的粮草也于昨天晚上安全抵达大营,在半月内再也不要愁没有粮草,现在明摆着一个机会在他的眼前,一座没有防守的空城,对他一个致命的诱惑,取得海鞘城,松山就没有丝毫的意义。他的另一个得力干将苍浪也敢到了与雪靴国对峙的樊堡,使他没有了后顾之忧,所有进攻海鞘的条件都具备了。


走到桌前再次阅读了一遍送来的情报,心中已经有了定策,传左右唤来了军中全部的将领。凌子宣看完后,道:“将军对这事怎么看?”


王中启看着众将,道:“诸位将军各自说说自己看法。”


一个年老的将领,神色凝沉的道:“我看是陈逝痕耍的诡计,明明知道我们有细作在他身边,怎么还有可能把这样重要的信息透露给我们,其目的就是要引我们去攻打海鞘?”


沉默半晌后,站在凌子宣旁边的年轻人道:“从我们总结出来的情报看,陈逝痕此人善于冒险,别人连想都不敢想的,可他却偏偏做了,筒上行将军去年时就被他一计空城计阻在骓城外三天,这次难保他不会如此做。”二十出头的他,有一双灵活的眼睛,不算英俊的脸孔,充满着阳光。


凌子宣道:“我看小术说的有道理,海域城的兵力不足四万,况且全升被围困在松山,听说他是陈逝痕的结拜兄弟,他完全有理由出兵松山救全升的动机。”


王中启向左边的一个老将问道:“顾泱将军又怎么看?”


顾泱六十岁左右,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身材魁梧,双手与常人来比都要长上三寸,在战场凭着他那双奇异的手不知道杀死了多少成名的将领,戎马近半辈子,见多识广,稳重中不缺灵活多变,长身而立道:“顾泱有两策,一策为了稳重起见,立刻出兵增援松山,在松山与陈逝痕在松山打一硬仗,并紧守骓城防止他的偷袭,可是如果陈逝痕的人马已经出发,那么他定可以在我们前面赶到,加上大雨已至,我们很难把握他的行踪,所以并不是十分理想,另一策则利用大雨的掩护放弃松山直奔海鞘,趁陈逝痕去松山来不及救的情况下,一举攻下海鞘据城而守,陈逝痕失去骓城就再也没有依靠,刹时,集骓城与松山、海鞘三处之兵就可以把他们聚而歼之,可是前提是陈逝痕率领的兵马真的离开了海鞘,不然就有被他偷袭之忧。”叹了一口气,续道:“不愧被称为‘鬼军师’,在谁也没法追踪对方行踪的大雨之际,抛出了这一罩杀手锏,无论何策都不能两全其美,手段狠辣豪不给人余地,他也是看准了我们急于与国师回合的意图,不然他就不敢冒这个险。”


王中启听完众将的意见,估量着陈逝痕的意图,当他想起赴赵府时的刺杀,全升与陈逝痕的那种生死情节,那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慢慢的倾向顾泱的后一种计策,斩钉截铁的道:“众将出兵海鞘,原因有三,一就是陈逝痕真的出兵松山,这样我们就可以轻易的攻下海鞘,二就算是他没有去,那么我们在松山的八千兵马就无忧,我们也不会有丝毫的亏损,其三我们可以趁大雨掩护潜至海鞘城,等待时机的出现。”众将欣然点头。


大雨倾盆而下,打在身上隐隐作痛,埋伏在海鞘城东面的一座山谷中的陈逝痕站在雨幕前,风中飘忽的大雨,随着风向随时改变着自己的路线,无迹可寻,望着东南方那模糊的松山,他心中实在担心,虽然他十分有把握王中启会来偷袭海鞘,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一旦王中启不来的话,而是率兵增援松山,那全升能活命的机会就微乎其微了,他突然发现自己是一个天生的赌徒。


看出陈逝痕心思的任勤飞拍着他的后背,道:“候将军和熬将军不是已经率三千人去支援全升了嘛,就是他王中启不中计,我们也还可以立刻出兵松山救出全升。”口中说的轻松,但是任勤飞却也是忧心重重,如果真的出现那种情况,救全升将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为了海鞘不可能把全部的兵力调往松山,一旦被王中启摸清楚他们的虚实,海鞘就真的不保了。


陈逝痕放下营帐,暗暗安慰自己,道:“生死有命,海鞘这一仗就在此一举,全升那里我们就不必要去担心了,最要紧的是不要让王中启人知道我们的人马埋伏在此,不然一切都是空的。”


陈逝痕把从虎疫山之役后训练的近三百名情报人员全部派出,监视着王中启军中的动静,这是一场漫长的等待,陈逝痕在一夜中接到的都是一些无用的情报,越是这个时候,他的思路越是清晰,他能感觉到王中启的到来,那感觉模糊而朦胧。


天明之际,陈逝痕终于接到了一份有用的情报,虽然常人不知道他的价值,但落到像陈逝痕这样识货的人手中无异于稀世珍宝。


陈逝痕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对着任勤飞大笑道:“王中启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任勤飞拿过陈逝痕手中的情报,上面只有十个字:“怒似出松山,其行踪不明。”迷惑的道:“军师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任勤飞和送来情报的宋标的表情,陈逝痕开心的笑道:“任大哥你想想看,在这样的大雨中,像王中启这样的老将会让你知道主力的位置吗,他这样做的意图就是麻痹我们,来偷袭海鞘,现在我有十成的把握他的主力应该已经接近海鞘城了。”任勤飞对着宋标道:“你告诉贾作权,叫他把情报网迅速收到海鞘城周围,一有情况马上来报。”宋标领命离去。


陈逝痕悬了一夜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躺下道:“任大哥你也休息一下吧,等王中启的军队一来我们就没有时间睡觉了。”


半刻后,陈逝痕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任勤飞不竟暗叹陈逝痕的这种能力,如果是全升他们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把陈逝痕从睡梦中惊醒,原来是王中启的人已经到了离海鞘城城东二十里的敝浸,陈逝痕笑着埋怨道:“王中启连个安稳的觉也不让我睡,可把这笔帐算在他头上了。”任勤飞调侃道:“王中启可是把所以的家当都拿出来了,就看军师你的胃口怎么样?”


王中启的五万人马开进敝浸,兵分三路,凌子宣带着前锋一万五千余人驻扎在敝浸东面的一低谷处,由于战乱,在骓城与海鞘城之间基本上了无人烟,加上大雨的遮掩,很难发现他们藏身之所,而且四面都是他们的暗哨,只要接近一里的范围就会遭他们的监视。


顾泱领军一万五千在敝浸的南面,藏于密林之中,高过及人的灌木把他们掩护的严严实实,王中启的两万人马则处在中后位置,成为两路人马的纽带。


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已经拉开了序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