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三十一章智擒敌特

ddtt 收藏 1 75
导读: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三十一章智擒敌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55/


空军的苏27不讲“规矩”,升空后就在机场四周盘旋,准备用守株待兔的办法对付歼10战机。

歼10的起落架刚离开地面,雷达告警器就发现了苏27的雷达波,此时也不是找空军军官讲理的时候,先摆脱他们的锁定才是最重要的。海航的飞行员见情况不妙,就不敢关加力,打算高速逃脱。

柏诚坐在指挥室里空中的情况他最清楚,雷达屏幕上4架苏27正向歼10围了过来,他只好出一下策对付空军的左右夹击战术。他拿起无线电送话器:“我是02,4机分散躲避,各自为战,他们既然不讲规矩我们也别自己拿条条框框束缚自己,完毕。”

稍微有空战常识的人都知道双机编队的重要性,拆散双机编队是很危险,飞机的后方都没有僚机掩护很容易被击落。柏诚当了这么多年的飞行员他难道不知道?其实他早有想法,战机一起飞就被攻击在未来战争中是很常见,尤其是与世界第一空军强国作战的时候,所以训练中必须有这样的科目,空军这次漂亮的充当了一次假想敌。

这样的空中对抗势态让柏诚想起来99年在南联盟上空发生的战斗。南联盟空军几架米格29刚起飞就被发现,很快就被击落。敌人是有能力对机场进行监视的,南联盟空军毫无防备,起飞之后就被敌机包围,接下来就从被各个方向飞来了AIM-120导弹,把米格29打的落花流水。

在战时,敌空军可能也这样监视S1基地,S1基地位置在沿海地区,属于一线机场,在战时如果有战机起飞,也可能被四面八方的敌机包围,敌机可能马上战机的前后左右各个方向,并且利用超视距导弹对一架战机进行连续攻击。南联盟空军悲惨的战斗结局时刻提醒着柏诚,一定要在训练中带着敌情去训练,战争状态下,敌人不可能规矩在领空外等着战机去迎战,而进行空中封锁是最常见的。从朝鲜战争开始美国空军就发明了一种战术,就是利用自己战机的大航程优势,深入到对方的机场上空,专门攻击刚起飞或准备降落的战斗机。

这次训练中空军“扮演”敌机很真实,这样的情况下是最考验战斗机飞行员和指挥员的。几架歼10分东南西北4个方向打开加力低空逃窜。此时王牌的威风和脸面全扫地出门,往日里威风的飞行员们各个都紧张的一头汗,超低空超音速飞行,还要手动驾驶,就是一次高难度考试。在模拟器上都没见到这样的情况。


苏27飞行员看4架歼10战机忽然变化了队型,居然不分长机僚机各自“抱头鼠窜”,2组苏27战机当时就茫然了,他们没见过这样的战术,空军飞行员想世界上还有这种打法?这是那个训练大纲上教的。4架没有水平尾翼的带鸭翼的“怪物”居然贴着地面低空飞行,喷气口喷出蓝色的火焰,这个低高度居然敢开加力,难道JL-10雷达带地形跟踪功能,不怕撞到山头上?

空军指挥员用无线电说:“分头追击向东西两边逃跑的2架歼10,完毕。”

空军是按照严格的地空指挥模式进行指挥和引导,飞行员必须无条件执行地面指挥员的命令,即使地面指挥员命令下错了,也必须不打折扣的执行。飞行员按命令去做,他们把空中的情况稍微过了一下脑子就发现地面指挥员的命令错了。如果在空中以双机编队追2个单机,如果4架海航的飞机掉头飞回来,那就是“四面埋伏”,苏27的东南西北各有一架歼10,这次训练也不是格斗训练,只要歼10在100公里外迎头锁定苏27,苏27就输了。


柏诚见空军分头追击,自己也想到对策,现在只要歼10向苏27所在的空域进行“向心突击”,4架歼10就会出现在苏27的各个方向,歼10上新装上的JL-15雷达可以同时锁定150公里内的4个目标,并且可以同时发射4枚远程空对空型导弹,苏27厉害也不可能同时应付四面埋伏,4架歼10只要有一架能把4架苏27空战锁定,这次空战海军就又赢一次。

“我是02,大家注意,做180度转向,包围4架苏27,完毕。”柏诚看着雷达屏幕,长出了一口气。


歼10上的全向式电子告警器没持续响起让人厌恶的声音,告警指示灯灭了。

正驾驶战机刚摆脱苏27跟踪的梁桂接到命令后马上转弯,他还想柏诚怎么想出这么刁钻的战术,居然玩起“四面向心突击”来,这可是陆军攻击作战的战术。他与其他3名飞行员迅速驾机“包围”苏27机群。

4部JL-15雷达全变成跟踪模式,频繁锁定苏27,空军飞行员耳朵里充满了雷达告警器的提示音,他们做出“眼睛蛇”、“尾冲”、“钩子”等机动动作,雷达波始终把苏27包围的紧紧的,一切努力都失败。

地面的官兵们可大饱眼福,空中居然搞起4机飞行表演,一些高难度飞行动作大家只在书上或者资料片里看到,这次看的可是现场版的飞行表演,一辈子能看几次这样经典的飞行表演。

“我是02,各机注意,准备返航。”柏诚打算结束这次训练,但是桌上的电话响了。原来是空军部队32师作训科打来的,他们要求再进行一回合空战训练,柏诚认为训练已经达到目的就回绝空军的建议,还是按照原订的计划,每次训练只进行一个回合。空军输的还有些不服,这样可以激励他们下次挑选更好的飞行员“应战”。

98团的飞行员在模拟器上忙了2个月,终于取得点小成绩,这让他们在以后的战斗中更有信心。


因为荣波驾机被击落并被俘虏的事就要开庭,迟威俨然成了热锅边上蚂蚁,找不到叫晋中原的这个人,荣波铁定了要做牢。

办公桌上摆着间谍船的照片,但是即使这个船就在海面上,98团如何抓他?这还要先申请总部,然后在慢慢的等命令,如果上边下令击伤这条船到时候船早跑了,这可怎么办?间谍船和晋中原又不会自己送上门。要真送上门来,岂不成了做梦?

柏诚坐在迟威对面,也为这事伤神,就是想不出个好办法。除非间谍船真闯入领海,总部下令让98团抓捕它或者击沉它,如果是别的部队去做,万一把晋中原抓住送别人地方关起来,那也不行,只要他不出庭当证人,即使他被抓住也没什么作用,荣波不还继续倒霉。

两人沉没对坐,一件找证人的事能把他们愁死,为荣波的事也不能去私下里找情报部门的人帮忙,总之什么办法想出来都白想,实现不了。


正当98团的军官们苦恼的时候,尚云也从方方面面打听到了荣波的消息,知道荣波已经遇到麻烦,他打算靠自己的能力去帮帮这个年轻的军官,还他一个清白。如果自己去当证人,法庭的大门让不让自己进?法官不允许荣波叫自己来证人怎么办?自己只能证明荣波被击落后没在自己面前泄露机密,荣波被晋中原抓去之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自己也不清楚,所以自己去当证人有点证据不足。

只有他把晋中原抓到,送给解放军,最好送到荣波所在的部队,让部队的人把晋中原交给军事法庭,这样可以才比较妥当,但麻烦是的是晋中原又不在陆地上,间谍船飘忽不定的,去那找他?他要回到台北或者高雄那就更难抓他,如果抓的晚了也不行,荣波要被判刑了就没机会还他清白。

在水翼快艇的前甲板上,尚云走来走去,也没心情看海面上的风景,刘协就问:“又想什么?不是已经知道荣波就在东海舰队军事法院,也查出来他所在的部队,把人抓了送到他们部队不就大事可成,他们部队的领导自然为了帮荣波,会想办法把晋中原送到军事法院当证人。”

尚云说:“那就动手,现在就去抓晋中原。”

“去那找晋中原?”

尚云笑了笑说:“晋中原最想做的是什么?”

“当然是拉我们下水,继续和他当特务,然后他靠咱兄弟的功劳当军事情报局的局长。”

“这不就对了?他弱点就在这里,我打了电话把他骗来怎么样?然后我们两个拿上家具把他抓起来,他船上才几十来个人,凭你我的经验和船舱里藏的武器,应该没问题。”

刘协把袖子卷起来说:“那还等什么,给他打电话。”他从驾驶舱里把卫星电话拿给他。

电话拨通了,尚云声音严肃的说:“找晋处长。”

晋中原马上说:“是尚云老弟,有什么事?”

“我想好了,你给我们每人月薪2万美圆,每月先支付工资,然后我们干活,如果你钱紧,那就算了。”

“可以可以。”晋中原坐在间谍船的舱内很激动,马上说:“你们在那里?我过去找你们,见面就给你们先付工资。”

“晋处长的船是公务船,那有那么方便,还是我去找你去。”

晋中原想这样可不好,把位置告诉他,他们把安全局的人招来自己不就有麻烦?他还是尽量不往这方面想,这两人在国外漂泊多年,混过CIA的学校,并无太多经验,安全局素来不与这样的人合作,还是信他们,但根据规定是不能所以暴露位置的,他笑了笑说:“还是我过去找你们,你们船小,风浪大了不好走。”

尚云想你小子只要敢来就让你有来无回,就说:“我在钓鱼岛东北边100公里海域,这里你敢来吗?前几天这里可是刚打了仗的。”

“好,你等我,我尽快赶过去。”


一艘没有船号也不悬挂任何旗帜的白色间谍船高速离开基隆港,向东北方向开出去,500多吨的船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电子侦察天线,对空对海搜索雷达的天线都旋转的,警惕的注意着海面上。

坐在舱里的晋中原看着舷窗外,想着如何对付尚云。在他看来人只要有爱好就好利用,这两个小子就喜欢钱,因为贪财被CIA开除了出去,后来什么赚钱他们做什么,当雇佣兵,当保镖,当私人侦探,后来还开公司,到是有本事的人,为了钱他们什么都敢做,这样的人好控制,好驾御。


尚云和刘协驾驶的水翼快艇停到海面上,坐在颠簸在海上的快艇,等着晋中原坐着间谍船来送死。刘协进入艇的底舱,打开一个很大的箱子,箱子里盖着一块黄布,他把这块黄布当宝贝一样的挂在舱壁上,这是一面旗子,上边写着“替天行道”四个大字。他没继续欣赏旗子,从箱子里拿出2支MP-5冲锋枪,这枪是经过改装的,乌黑的枪身上干干净净,没有装弹匣,枪托是伸缩式的,内行一看这支枪就知道枪被改装过,刘协给冲锋枪装上弹鼓,高兴的看着这支他最喜欢的枪,他把枪上的消音器拆下来,这个东西暂时没用。

尚云也来到底舱,看着他喜欢的枪,说:“荣波这小子遇到我们俩贵人,他不用洗干净屁股做牢。”

“是他运气好,遇到我们这样的人,我们‘傻’,希望帮别人,希望佛能保佑我们抓到晋中原这个家伙。”

尚云调试了枪上的激光瞄准具和战术灯,端着枪,发了一会呆说:“我也真想不通,做这事我是在帮荣波还是因为我不喜欢晋中原。”

“二者都有呀,如果晋中原没那么坏,我还不想掺合这事,我何必找这个麻烦,把军情局得罪,以后我就不能去看日月潭。”


间谍船匆忙抵达了钓鱼岛东北方向的海域,与快艇汇合在一起。尚云和刘协站在驾驶舱里,武器都藏了起来,驾驶舱的玻璃窗户全打开,这样避免子弹打到玻璃上玻璃碎片伤到人。

一个装满磁性手榴弹的箱子被打开,刘协对着尚云笑了笑说:“你先用普通手榴弹把人都炸回到舱内,在继续拿这种手榴弹炸他们的船。”他自己拿起和火箭筒检查了一下,如果能把火箭筒用好,一发火箭弹就能把间谍船的动力系统摧毁。

晋中原这个人非常狡猾,也曾经想这俩小子是不是下了什么圈套?但他转念一想,怕这个做什么,他们的艇吨位小,如果艇上藏了帮忙的人,从吃水深浅上就能看出来,如果他们有诈,自己就不上快艇,看他们有什么手段。


间谍船靠近快艇,晋中原仔细看了看快艇,没发现艇上有什么人,他就放心的让手下人开船靠过去。

尚云站在驾驶舱里说:“等他上船了你把他打昏过去,我们一起把船上的特务全干掉,这些人没好鸟,全杀了不留活口。”

刘协点点头说:“我们把他们全收装包圆儿。”


间谍船靠到快艇上,尚云和刘协没拿武器,空手走上甲板迎接晋中原,晋中原高兴的从间谍船上跳到快艇的甲板上,他的10多个部下没带自动步枪列队站在甲板上,他自己只在衣服口袋里藏了一支P266手枪。

3人见了面都面带微笑的说起客套话,刘协冷不防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袖珍高压电棍,对着正在高兴的晋中原电了一下,晋中原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刘协这小子动作太快。晋中原马上倒在快艇的甲板上。

尚云早把2支手枪藏到身上,2支M1911A9手枪别在后腰上,晋中原倒下去之后他把2支枪忽然拔出来,左右手同时射击,迅速而精准的射击把甲板上10多人特务当场打死,11点43毫米大威力的子弹一进入人体,这人死定了,即使没当场死亡也是抢救无效。

甲板上的特务被一个个的击毙,在驾驶舱内负责驾驶间谍船的特务们都惊慌失措,他们对突然发生的这一切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晋中原突然被打倒,甲板上的同事们纷纷中枪倒地,这可如何是好。

一名30多岁的特务马上抓住船舵,对其他人大声说:“启动发动机,脱离接触,并向局长马上报告,快点。”匆忙开动间谍船的这名特务忽然发现水翼快艇上有一个人端着MP-5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瞄准驾驶舱,枪上的激光瞄准具射出一束红色的光,这名特务的冷汗被吓出来,他发现自己胸前有一个红点,那支MP-5瞄准了自己前胸,但是他自己没穿防弹背心,他心中忽然大叫一声“不好”,但是外边清脆而连续的枪声响起,掌舵的特务胸前被打中了好几枪,鲜血从伤口出涌出,这个特务双手紧紧的抓住船舵,倒下去重重摔在驾驶舱的地板上。殷红的鲜血像是从瓶子里撒出的红葡萄酒。

其他特务马上卧倒,没人敢过去掌舵,大家都知道一场血战再所难免,大家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一个大问题,趴在地板上的特务们匍匐前进去取自己的武器。外边的火力太猛,靠随身携带的P266手枪是无济于事的。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