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55/


陆战队一个连轻松的登上南小岛,竟没找到一个活下来的鬼子,岛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鬼子白色的水兵服早被血染成了红色,小岛上的地面也被血染过。

一名陆战连的列兵端着95式步枪,他打开步枪上的战术灯,用雪白的灯光照射了一下地面,忽然看到一具鬼子的尸体,死状很惨,面部表情狰狞看上去死的恐怖,吓的这名列兵惊慌失措的大叫了一声,并食指不经意的扣动扳机。冷不丁发出一声清脆的枪声,之后引起大家的注意,大家都紧张的端枪转身,枪口对着枪响的方向。

过了一会其他战士见没事,就继续搜索岛上的尸体,他们从尸体堆里把敌人的武器一件件的找出来,堆放在冲锋舟上。


陆战营的营长亲自乘坐冲锋舟登上南小岛,他带来了一捆捆的黑色塑料带,这些都是用来装尸体的,岛上很少有完整的尸体,到处是尸体碎块。一名士兵惊叫,营长点上一支香烟,对身边的一名连长说:“现在的兵都是在舒适的环境里成长的,没见过个死人,见点血吓成这个样子。”

一名上等兵端着枪大喊:“报告连长,有一枚没爆炸的炮弹,它很大。”

营长扔掉烟头,吐了一口烟,大声问:“什么型号的炮弹?”

上等兵说:“军舰上发射的大炮弹。”

营长心想这家伙连舰炮都不知道,居然说那是大炮弹,随后问工兵排的排长:“能把炮弹拆除吗?”

“现在光线不足,炮弹型号也不是我们熟悉的,还是请驱逐舰上的拆弹专家合适。”工兵排长回答道。

营长想了想认为这样也对,毕竟陆战队的工兵最擅长破障和排雷,拆炮弹的确很生疏,他随即用电台请驱逐舰派人拆炮弹。


高海接到陆战队请求之后,问夏平:“谁去帮他们清楚一下未爆炸炮弹?”

夏平说:“还是我去,130毫米的炮弹我以前拆过。这里环境很好,还比较好拆。”

“注意安全。”

夏平拿上防爆服乘坐驱逐舰上的交通艇来到南小岛。


上岛之后夏平先查看了一下炮弹,感觉没啥大问题,就用手直接把引信拧下来,双手把炮弹拿起来,直接丢进大海。

陆战队员们没见过这样处理炮弹,看的目瞪口呆,夏平拿出手帕擦擦手,走到一个佩带少校军衔的军官旁边,问:“抓多少俘虏?”

营长说:“南小岛没活的,现在正打扫尸体。”

“总算忙完了,看来天亮前可以离开这。”

“不用天亮,北小岛已经清理完了,这里也基本打扫干净,一会我们就回去。第一次钓鱼岛战役就这样结束了,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以为能抓不少俘虏。”

陆战队的士兵带着缴获的武器和敌人的尸体也回到登陆舰上。夜幕中特混编队掩护着2艘登陆舰离开钓鱼岛向西北方向驶去。


周一上午,一架运8飞机平缓降落在S1基地的跑道上,看飞机上的涂装像是一架海航的运输机。98团警卫连的连长邵振勇站在跑道附近,看着这架运输机,对身边的一个站岗士兵说:“你猜这次来的是谁?”

士兵说:“我怕猜不对。”

“不是来发勋章的,就是来送奖状的,这次我们团可露脸了,基本上天的飞行员都有奖励。”

运输机上下来几个佩带将官军衔的军官,团长迟威亲自来接待他们,大家上了一辆小客车,直接去了团部礼堂。


98团礼堂里,参加过战斗的飞行员穿着整洁的军服坐在礼堂里的台下,几名将军走进礼堂后,飞行员集体起立,向将军们敬军礼。

一名中将军官走到礼堂的内的台上,对着台下的这些飞行员说:“我这次来是代表中央军委、海军总部、航空兵总部来祝贺你们取得胜利。”

坐在下边这些军官使劲鼓掌,掌声代表了对上级的敬意,同样这掌声是给团长的,也是给全体飞行员的。

掌声之后,将军笔直的站在那,接着说:“军委命令。”

全体飞行员起立,将军继续说:“授予98团集体二等功,授予迟威、梁桂、沈华、颜玲、项广、王碧、许赢、苏剑个人二等功,授予所有参战指挥员和飞行员,和平守卫者奖章一枚。”

大家再次集体向总部首长敬军礼,大家都知道和平年代立功容易,但是拿奖章很难。98大大小小的战斗也是没少参加,即使在给一些更重的奖励也是没有人不服气。

飞行员排着整齐的队伍走上台,总部首长亲手给飞行员带上奖章,飞行员都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带上勋章,未来还有参战的机会吗?大家带上奖章拿上奖状后重新站好,再次向将军敬军礼。


离开礼堂,迟威送总部首长上飞机的时候他问了一句:“老团长,我们团的事。”

这位海军中将军官低声说:“你放心,事故调查委员会会把事情弄清楚的,但飞行员与地面通讯的语音记录器被海水泡坏了,一些细节还没弄清楚,最麻烦的是军事检察院那里准备立案调查,毕竟荣波那小子被俘了几天,检察院要调查他有没有泄密,现在有罪和无罪的证据不齐全,开庭前要耽误很长时间,荣波会被单独的放一段时间,相信法官会给一个正确的判决,你不要为这事分心,日本是不会甘心吃这个亏的,你做好准备。”

“我能去看看他?”

“看他是可以的,但是不要耽误工作。”

“柏诚刚回来,可以把工作全交给他。”

首长说:“可以。”随后他走进机舱。

运输机缓缓的滑向跑道。


得到上级批准之后,迟威亲自去海军总部事故调查委员会看望荣波。他没带什么行李,打算看看他就走。

事故调查委员会暂时让荣波住在航空兵总部招待所里,没有把他送到检察院的拘留所。连续的调查让荣波疲惫不堪。

迟威经过批准,在事故调查委员会安排下,在一间很狭窄的房间内进行会见。

荣波疲惫的坐在一个木椅上,抬起疲惫的眼睛看了一眼迟威,什么也没说,用手指敲击着桌子面。

迟威坐在他对面的一个椅子上,看荣波变成这副样子,实在不忍心看下去,就低头问:“你不对我说点什么吗?”

荣波依然什么都不说,继续用手敲击着桌子。迟威仔细一听,这不是普通的敲击声,是沃尔斯码,他小子居然敲这个,所以他马上仔细的听,想知道荣波说什么。

迟威心里默默的将沃尔斯码翻译出来,意思大概是:我操作失误导致事故,如果牵连到其他人,他们也会跟我一起倒霉,我不愿意有人为我的错误牺牲掉前途,一切由我一人负责。

原来他想说的是这个,看来事故调查委员会想继续找其他人来承担责任,荣波肯定是不想这样,所以他才打算自己把这件事扛下来,现在自己也对此事不清楚,回去问问柏诚在来看荣波。


这些天里迟威脑子想的全是事故报告,他反复的把柏诚写的报告和尹明华写的报告的草稿看了看,发现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荣波到底是自己降低高度后被击落的,还是得到柏诚的命令被击落的?草稿上有些段落有所改动。如果是荣波自己的行为那责任全部在于他一个人,与担任指挥员的柏诚毫无关系,如果是柏诚同意荣波降低高度进行侦察,那他们两人就该同时被事故调查委员会调查,这样98团就会暂时失去2名骨干,而且如果真是柏诚下了命令允许荣波降低高度侦察,那他可能因此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柏诚在办公室里也正在为此是发愁,迟威进了他的办公室。他没任何客套话,直奔主题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柏诚睁两只红红眼睛说:“这小子胆子太大,他回到海口之后和我单独谈了一次,他打算一个人把事情扛下来,不想让我受牵连。”

“他到底说了什么?”

柏诚探了一口气说:“我把实话都和你说一遍,免得我憋的难受。这小子见了我就说,这次事故可能断送的不只是他一人的前途,弄不好我也会被调查,因为海面上发生战斗后是我下命令让他降低高度侦察海面,最后导致飞机被击落。这小子说,我已经是中校军官了,是海航部队最有可能被晋升为将军的军官,而且东海局势紧张,98团不能失去一名有能力的指挥员,如果调查委员会追查到是我下的命令,那我即使不被处分也会被调离98团。荣波说目前形式下98团不能失去任何一个有资历的军官,少了谁都对本团不利,也对保卫领海不利,对国家利益不利,他认为如果我被调离98团或者被处分都是98团的损失,也是中国海军的损失,他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所以要把整个事的责任承担下来。”

迟威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糊涂,怎么能因为本单位的利益欺骗上级。”

柏诚说:“荣波料到你知道原因后很不高兴,他认为这是非常时期,98团任何一个有能力的军官被调走或者被降职都对未来有不利影响,他说一切以大局为重,等局势稳定了,即使解散98团也对中国国家安全有任何损失。”

迟威一句话没说,怀着复杂的心情转身离开柏诚的办公室里。


海军事故调查委员会经过1周的调查,得出以下结论:侦察机被击落,轻微损坏不属于严重事故,但也给海军造成装备损失,责任由荣波一人完全承担,建议海军总部、海军航空兵总部未来不晋升荣波的军衔和职务,调查结果为最终调查结果,建议海军总部给荣波个人记过处分。荣波被击落后被俘3天,可能涉嫌泄露军事机密,建议军事检察院予以调查。

这份调查结果发布在海航内部网上,团级军官可以浏览。迟威看完之后,很佩服荣波的人品但不佩服他的作为,他不会看的起一个欺骗上级的军人,他为荣波感到可惜,但他保住了98团的脸面,保住柏诚的前程,如果不是他,根据内部规定,柏诚可能被调到其他部队,并且以后在无晋升的希望。


事故调查委员会结束调查之后,荣波被海军总检察院带走,临时羁押到东海舰队军事法院临时拘留所。


再次见到荣波的时候,是在军事法院的拘留所的会见室,荣波穿着没有军衔和领花的海军制服,面带苦笑的表情。迟威坐在荣波对面,他看看四周,会见室里有2名监督荣波的士兵。

迟威问:“你到底做了他们所指控的事?”

荣波说:“看来只有找到抓住我的人才能证明他们的指控毫无道理,如果找不一个叫晋中原的人,我就完了,做完牢我就会被开除军籍。”

“我们正全力搜寻那艘发射导弹的船,会尽快找到的,希望你忍耐一下。”

“千万别把那艘间谍船炸沉了,一定要活捉为首的人。”

“我会尽快报告给总部,一定在法庭开庭前找到证人。”

“晋中原就是特务,他不是证人,他是事件的策划人,抓到他让他开口证明我没泄露军事机密就可以。”

“你要坚持住,相信我,我能做到。”其实迟威对缉拿间谍船和敌特的事一点计划都没有,为了安慰荣波他也只好这么说。

荣波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这里条件怎么样?他们没为难你?”

荣波说:“团里还有很多事,团长要以工作为重,不要为这事分心,法庭暂时不开庭,因为公诉方手里没很多充分证据。”

迟威点点头,起身离开会见室。


98团击落数量和被击落数量差距很大,就算把被击落的米格侦察机算进去,他们依然是王牌,未来的战斗还很多,他们不会因为这点小时而感到压力。为了应对日军最近部署的F-15J,98团与S1基地内的空军部队搞联合训练,由空军的苏27扮演F-15J,98团要在对抗训练中积累远程空战的经验。

第一飞行中队的待命室里,梁桂拿着飞行头盔说:“都准备好没?”

中队长颜玲立正站好,“已经准备好了,希望每天都能和苏27过招。”

“别太乐观,人家空军早想赢我们,我们王牌的招牌早招人嫉妒,准备好就往机库里走。”

颜玲、项广和许赢跟在梁桂身后,一起去机库。


乔仕华大队长在机库里指挥着机务大队的技术士官对战机进行最后的调试,全团的歼10都完成了升级改造,发动机、雷达、全向式雷达告警器,都是新的。技术人员刚忙完,飞行员们拿着头盔走进来,梁桂先和乔仕华打招呼:“乔工,亲自过来了?”

“这次不比往常,和苏27打擂台,悬着呢。”

“放心,我们招牌不是那么容易被摘掉的。”

4名飞行员上了战机,牵引车拉着战机就上了跑道。


梁桂抓紧时间欣赏了一下基地内的风景,此时另一条跑道上,4架空军的苏27已经完成短距离滑行,一跃而起,冲上天空。发动机喷出蓝色的火焰格外的耀眼。

他看着跑道旁整齐的机库,一排排营房,这里对他来说太熟悉了,似乎每个军用机场都是这个样子,四周都是一样的荒凉,没有密集的居民区,没有任何可以称为风景的地方,自从S1基地建成时候就来到这里,除新建的营房和家属区值得欣赏,往远看也没什么好看的。

牵引车停下来,欣赏风景的时间结束,耳机里传来柏诚的声音:“我是02,飞行员注意,试车。”

歼10战机新装的是AL-31F型发动机,启动发动机后发出的噪音与苏27是一样的。

“试车完毕,一切正常。”

“起飞。”

4架战机分2批冲上跑道跃上蓝天。


空军的4架苏27早就占领有利位置在天上等歼10,歼10一起飞就在他们雷达探测范围内,歼10上新装的全向式雷达告警器很灵敏,分别装在战绩的机翼两边和垂尾上,机身下和驾驶舱附近也有,不管雷达从什么方向照过来,雷达告警器都能接受到,并判断出是来自那个方向的雷达波,而且还能知道对方雷达是在搜索还是跟踪。(雷达在搜索模式是间断照射目标,锁定模式为连续照射目标,高灵敏度的告警器可以区分雷达的工作模式,早期的告警器还没这个能力)

歼10刚收回起落架,雷达告警器就发现了苏27上的N-001雷达发出的雷达波,4名海军飞行员都在心中骂空军飞行员狡猾。那有刚起飞就准备开打的?怎么也要拉开距离在比试,这样做不符合海军的对抗训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