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日映血 第五章 筑垒鏖战 第一百一十五节 金沙阻击(三)

江鸿一撇 收藏 1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877/


第五章筑垒鏖战第一百一十五节金沙阻击(三)


作者:江鸿一撇



看着前方将士渐渐接近了红军阵地,蔡毓荣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他既有些高兴,也有几份害怕,高兴自己的手下如此的勇敢,在那炮火和地雷的不断爆炸中,顶着红匪狂风般的弓箭、子弹的竟一举冲了上去。他也有些害怕,自己的手下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千万不要再有时闪失,希望前面的弟兄们一定要坚持住,谁坚持住就给谁加官进爵,他竟在心底下自己给前方将士许起愿来。清军的后续队伍在督战队的催促下不断的跟进,蔡毓荣想要用连续不断的进攻一举打到宁远去了。


这时红军阵地里也出现了一排排水缸般粗细的铁桶,当清军渐渐在铁丝往前糜集起来的时候,前方响起了“咚、咚、……。”的一阵闷响,红军的阵地里的飞炮响了起来。那飞炮发出的炮弹就是一个个炸药包,形状扁圆的像个大锅盖,飞出去黑糊糊的一团,翻卷着滚入清军人群中。轰隆、轰隆、……,一声声晴天霹雳般的巨响,席卷了前沿阵地,大地晃动着,地上弥漫起浓浓的黑烟,什么都看不见了,可飞雷还在继续响着。这是红军第一次对云贵清军使用重武器,那声响、那浓烟将蔡毓荣吓了一跳。前面挨了这番猛炸,将后面的清军也吓楞了。等硝烟散去再看前面已是没了人影,那攻到前面的上千人竟被炸的无影无踪了。后面跟进的清军正在不知所以,红军阵地里突然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炮声,红二集团军的重炮和榴弹炮群开始对敌人的炮兵和连续进攻的队形进行覆盖射击,顷刻之间,清军推到前面的火炮和连续进攻的队形中的一段被淹没在火海之中,六寸口径的重炮炮弹落下来爆炸如同惊雷一般,伴随着橘黄色和黄白色火球的浓烟笼罩了大地。说来也巧,红军炮火攻击时通过红军火力封锁线的正是蔡毓荣的虎威营。看着自己的亲兵被火球炸飞了、被浓烟笼罩了,蔡毓荣的心也紧缩了起来,他心里竟喊着,不要炸他们,让他们回来,可一切都晚了,虎威营正在那炮火浪尖上,红军一阵炮火以后得以生还的寥寥无几,突到前面的炮队也遭到灭顶之灾,三十几门大炮促不及防被全部摧毁。


心痛,沁肺入脾的心痛,苦涩难言的心痛。“总督虎威营”是蔡毓荣的骄傲,他们替蔡毓荣打出了今天的容光。在吴军那里“总督虎威营”就是他蔡毓荣的象征,就是他湖广绿营军的的象征,他象征着死神,象征着凶神恶煞,他们是吴军在两湖一带畏敌怯战的主要原因之一。他们曾与吴军连续拼杀三天三夜,最后战胜了数倍于己的敌人的围攻;他们也曾残暴的虐杀囚俘,五百多人的队伍一天内杀人六千,他们是杀人的魔王,他们是他蔡毓荣的心头肉,是他心底的依仗。本来战争的后期已经不用他们去冲锋陷阵了,今日只想着紧要关头让他们督战,到最后上也可去拼杀以取得突破,谁料到这些狡猾的红匪有如此犀利猛烈的炮火,可怜这些整日环绕在自己左右的嫡系亲信就这样葬身火海了,他们死的不值呀!他们还没有让这些可恶的红匪见到我湖广绿营军的厉害;他们还没有随我蔡毓荣杀入宁远,血洗匪巢;可恶的红匪、可恶的丁勉,我蔡毓荣一定要杀入尔等老窝,杀尽汝父母,生啖汝妻儿,我、我、………,蔡毓荣怒火中烧,一时竟不能自已了。


突然间前方响起嘹亮的冲锋号声,“滴滴答,滴滴答,滴滴答答,……。”号声好象小鼓一样将蔡毓荣从原来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刚才只顾的念想自己的虎威营,忘了观察前方战局了。红军的炮火像一道火墙将前后的清军阻断了,而冲到前面的步军、骑兵在红军阵地前沿又遭到了红军手榴弹、飞雷的沉重打击,退了下去。就在这中间,红军的步枪子弹、强弓硬矢连三赶四,像暴风雨般的打了过来,清军一两万人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力,没了还手之功。有人想突破红军的火力封锁网逃回后队,立即就被那火球浓烟所淹没;有人想冲上前去撕拼,结果不是被打倒在地,就是被红军手榴弹炸翻。无奈之下,清军开始四散而逃了,宽阔的前沿阵地上四散而走,远看去好似那蚂蚁被捣了巢,四处乱跑起来。


敌人混乱,而这时红军各部队在冲锋号角声中开始了反冲锋,红军将士如波浪般,排山倒海,蜂拥而来,高喊杀敌,健步如飞,进了敌阵,横冲直撞;你想后退,刺刀猛进;你想抵挡,刀枪齐上;你想反抗,自取灭亡。这时的清军正被红军炮火几番折损,大都在晕晕蒙蒙之中,此时红军杀到,他们只是被动抵挡。有些清军回过神来,也开始与红军缠斗在一起,这真是两相混战,抵死搏杀。渐渐的有人投降了,有人被杀了,有人逃走了,清军的这次进攻被打退了。


这次进攻的失败给蔡毓荣、穆占,给清军参战各营,给后面的各部清军都留下了沉重的心理创伤。太惊人了,竟有如此强大的炮火,连续不断的封锁进攻路线;竟是如此的奸狡诡诈,前时一直不用重炮,待到我麻痹时再一举摧毁我炮兵;还有那前方说不上来的水缸炮,一出来是闷响,一炸起来是惊雷,再看人已是无影无踪了;再说那反冲锋,时机恰到好处,冲在前面的人正心生惧意,他那里再出来撕拼,几万人的进攻就这样被击退了。由于红军这次集中使用重火力,使蔡毓荣开始对自己率云贵清军前来进攻宁远的做法产生了疑问,仅靠这十几万人能否夺下宁远实在难说。想到这里他对穆占道:“将军,你看这红匪防的严实。依将军所见,应欲何为?”


穆占也被红军的火力和战法吓了一跳,原本听说红匪火器犀利,打了几时,也未觉出有何过人之处,没想到一个疏忽,竟被他将红衣大炮毁去大半,这才知道传言不虚。加之前方前方将士伤亡惨重,一时也颇感棘手。穆占思量片刻道:“看来红匪已有防备,欲待轻易拿下此地已是不易。……,只是眼下就回军东去也似乎不妥,或许要绕道而行才是。”


蔡毓荣道:“依将军之意是分兵而行?前次就有道红匪善于分路合围,分兵一计似不可为。”


穆占道:“中堂大人,末将之意也非分兵,眼下困局只有顺势而动,这里还继续进攻,其他多派探马,若有可乘之机也可转向而动。”


蔡毓荣沉思了一会儿说:“将军,就是从它处走也会遇到红匪阻挡,要破宁远须得将眼前这股红匪剿灭才是。既然终有一战,不若就此而战。依本官之见,他这里究竟只有几万而已,看他前方阻挡之地,也有七、八里宽,不若我等就将大军展开,全线压上。若是有一处有所突破,大军即刻相继而进,突破敌阵该是不难。亦或能全歼此处红匪也未可知。另还应立即派人回去催促援兵速速赶来才是。”


穆占道:“也是,这里已经打了几天,想他们也快到了。”


清军开始了全面的进攻,数里宽的阵地前有近十万清军开始向前冲来,看上去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就似那抢食的白蚁一般,十分的壮观。敌人的进攻使红军前沿各阵地前都遇到了空前的压力,火力网、地雷阵、拌马坑所有的防御措施都用上了。渐渐的有些阵地前的敌军被打退了,但有些阵地前的敌军却慢慢的攻了上来,其中红十一师和红十二师的结合部的情况比较危险。这里是大路和一个山丘的结合部,原本是红十一师守大路,十二师守小山丘,但在结合部处却让敌人渐渐攻了上来。清军的骑兵见这里正是机会,也纷纷蜂拥而上。红十二师利用飞雷对敌人进行轰击,冲到战壕前的步军被成片成片的杀伤。清军骑兵稍有些徊惶,但后面有清军将领不断的高喝、催促,清军这也鼓起勇气冲了过来。虽然手榴弹、飞雷还在继续爆炸着,但部分清军骑兵在这半坡状的地形上竟渐渐冲进了红军的阵地。


在望远镜中看到清军骑兵冲到了阵地上,蔡毓荣竟兴奋的喊了起来:“上去了,上去了。”


穆占看着也道:“究竟我铁骑犀利。”转身对下面道:“命后军各部次递攻击前方突破处!赶紧跟上去,跟上去杀呀!”穆占禁不住也喊叫起来


在十二师与十一师的结合处的前沿阵地里,敌人与红军战在了一处。这是敌人第一次在战壕里与红军面对面的撕杀,清军终于能与红军当面而战了,全军上下格外用心,有些人随着战马的嘶鸣声举刀呼啸而上,有些在战马上直起身子嚎叫着“杀呀!杀光这些红匪呀!”猛扑过来。而红军第十二师是第一次参战的新部队,虽然在敌人的前几次他们作为侧翼力量也给敌人了极大的杀伤,但究竟没有与敌人打成面对面。此时看到敌人骑兵冲了过来,有些战士有些慌张,竟有些不知所措了。但是像许多新部队一样,十二师师长武平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军校优秀毕业生,二十多岁就能成为红军主力部队的师长,其才能决非泛泛之辈。可以说他们这一批青年军官在红军总政委丁勉眼里是嫡系弟子,个个都是铁血战士,在他们手下指战员们也个个是争强好胜,他们的战术素养是可以信服的。


当敌人冲过来时,阵地上营长王喜奎有些心急,手榴弹、飞雷都没有挡住敌人的前进,看来要拼刺刀了。他高喊道:“全体上刺刀,准备打骑兵。”原来红军在这几年的准备中对各种可能的作战情况都进行了演练,特别是对付骑兵的战术也演练过许多,在战壕中打击敌人骑兵是十分有效的方式。他一喊,前面几排战壕里的战士开始后退,有些战士在前沿上敷设起拌马雷,后面的战士开始上刺刀。清军骑兵到了战壕处一看前几排战壕已经没人,几排战壕的阻挡是骑兵的速度慢了下来,后面的战壕里火枪子弹向狂风一般扫来,手榴弹也似冰雹般甩了过来,清军骑兵被消灭了不少。看事有不机,清军骑兵统领高喊:“弟兄们,冲过去,冲过去就立大功了!冲过去就能杀光这些可恶的红匪了!”这嚎叫声刺激了清军的杀性,前时吃的苦头太多了,只见自己的弟兄倒下,竟是红匪的人影都没见过,而此刻红匪就在十几、二十丈后面的壕沟里,眼前不过是几道土沟阻碍罢了,众骑兵提起精神,拍马上前。谁知冲到阵地上时,地雷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加上手榴弹的爆炸声很快将清军的吆喝、喊叫以及战马狂奔的呼啸淹没了,骑兵们不断被炸倒,但后面的还在冲过来,有些已经开始跨越前几道战壕了。


清军马队在跳沟,马匹的速度在减慢,而且红军的火力却丝毫没有减轻,前面不断有人倒下,后面的马队还在不断的向前冲,骑兵冲入了红军的阵地中,只见红军都在战壕里蹲着或躲在防炮洞中,而清军的骑兵一时也不能有效的杀伤红军,反而附近的红军对冲上来的清军进行围杀,战壕中的红军也不时出来用刺刀杀伤敌军或战马。在与敌人的撕打中红军也出现了一些伤亡,但是由于对打敌人的骑兵进行过多时演练,红军一时还占有上风。只见红军战士们面对冲过来的清军骑兵并不惊慌,他们或猫在战壕里,或闪进防炮洞中,清军刚冲过去,不见阵地上的人这时后面却见刀光闪亮,不少马腿被红军砍中,有些清军回身杀来,却被战壕里冒出的红军战士刺中马腹,战马悲鸣着将骑兵掀了下来。也有红军战士被清军骑兵砍到,双方都出现了不少伤亡。只见几千名清军骑兵在红十二师的阵地上来回辗转着、跳着,手中的大刀在挥舞着,不时有人中弹倒下,不时传出战马被砍倒时的悲鸣声,还有那刀剑砍在钢盔上的铿锵声,还有人被打中或被砍上的惨叫声。


王喜奎原本只是红军的一个排长,由于在参加川陕战役中表现积极,被红军总司令部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后来部队扩大,将他调到新部队来担任营长,没想到第一次带队打仗就遇到如此恶仗。要用刺刀来对付数千名穷凶极恶的清军骑兵,敌人一冲上来双方就交着在了一起。虽然红军有一定的准备,并具有良好的防御工事,但这次的究竟清军骑兵人数占优,所以只是打个平手而已,形势对红军不利。


见红十二师这里情况危机,在集团军指挥所里的谢全林也看到敌人的后续队型在向红十二师这个结合部汇集,他立即命令集团军重炮群对敌人后援队形实施覆盖射击,并要求十二师及各友邻各部队立即集中迫击炮对向突破口进攻的清军实施不间断的炮击。红四军立即组织预备队实施反冲锋。看到前方出现敌人的突破口,红十师师长王秋明亲率部队前来增援,旁边的红十一师以及红十二师自己的预备队都前来增援,这里一下增加了几千条火枪,火力越来越强大,清军的骑兵伤亡很大。可是由于突破在即,清军后队蜂拥而至,呐喊声也喧嚣起来。


就在这时后面开始响起雷鸣般的炮声,红军的重炮群又开始发威了,只听到天上飕、飕、飕的炮弹呼啸声,到了敌群中咣咚、咣咚的爆炸开来,好似那晴天霹雳一般,那重炮炸弹爆炸时的火光竟如此的强烈,火球一闪,红白光团冲天而上,浓烟翻卷起来。顷刻之间,敌人的进攻对列中立即出现了一片方圆数里的烟雾带,那黑烟裹着无数生灵的灵魂腾空而上。而进攻队形的前方各部也遭到大量炮火的袭击,炮火袭击的部分在红十二师阵地前形成了一个宽大的带状区域,清军大量的后续部队被消灭了,而骑兵更是炮火重点招呼的对象,各种火力像狂风暴雨般的砸向在阵地的清军,那炮弹爆炸形成的冲天烟柱对每一个清军将士都产生了巨大的震撼,有人庆幸在烟雾笼罩中没有自己,有人祈求下一次这天神不要降临到自己头上。而蔡毓荣和穆占听到那猛烈的爆炸声,看见那高高升起的黑雾就知道那里的清军又被炸光了,这次他们更加震惊了,他们知道眼前的红军实力真是深不可测。


炮火一停,红军阵地里响起了嘹亮的冲锋号声,成千上万名红军战士从战壕中杀了出来,对着敌人在烟雾中冲去,他们呐喊着,他们射击着,他们冲入敌群中开始了白刃搏斗。大多数清军没有与红军面对面撕杀的经验,往往几个回合以后就吃了那长枪上的刺刀的亏,加上后面冲上来的红军越来越多,在红十二师结合部进攻的清军被打散了,敌人的进攻被击退。


这次进攻让蔡毓荣又惊又喜,惊的是红匪炮火如此犀利,后队增援的清军伤亡最大,炮轰过后,他们前进道路上弹坑连成了片,那里竟没有几个能跑着回来的,大多被炸的无影无踪了,就是留下一些伤号也是缺胳膊断腿,失去了战斗力。这一次伤亡也太大了,冲到前面的上万骑兵能活着回来的都不多,其他个阵地上也有大量的伤亡,蔡毓荣有些心寒了。但他心里也稍有些窃喜,终于突破了红匪的火力网,而且这一次看看就将得手了,如若当时骑兵的力量再大一些,可能眼下就是另一番情形了。他心里虽然对这次清军的损失感到不安,但他内心却有了新的希望,这时他倒不想走了。他对穆占道:“将军,下次进攻该如何才好?”


穆战的心情却不太好,前几天的战斗中他手下的五万多骑兵就已经损失了七、八千,而这一次又伤亡近万,自己手下这点八旗军队是满人中少有的能征善战的队伍,他们中许多人都参加过平定西北王辅臣叛乱的战斗,在两湖地区,在江西、广西对吴军的征战中他们是屡立战功,人们都说在他穆占麾下的满洲军队已经恢复了夕日满清铁骑踏遍中华大地的雄风,皇上为此对他穆占也是十分恩宠,短短三年他已由一名前锋统领成为一个统率数省清军的将军,可以说他穆占是满洲将军中的后起之秀。在这一年的战斗中与吴三桂所部的历次大仗、恶仗几乎有他麾下满洲军的身影,而且历次战斗他的满洲军队都是冲锋在前,狂杀猛打,正是威名日盛,勇冠三军。可是,今天,就在这不大的一片土地上,自己威武的满清铁骑就这样败了,竟败的如此窝囊,竟败的如此悲惨,竟败的如此无奈,竟败的如此可怕。虽然现在自己手中还有四万多满洲兵,但是他知道这次无论如何自己都不好向皇上交差了,何况剩下的满洲兵再照眼下这打法来几次,怕就都要折在这里了。穆占不想打了,穆占有些胆怯了。现在蔡毓荣一问倒让他为难起来,若是自己说后退,日后论起那是难逃其责,若说不走那又心所不愿,他有些为难道;“大人,您看眼下红匪势张,我军又伤亡不小,看来一时要击破此敌怕是不易。不若…………。”他斯斯艾艾的下面的话没说出来。


蔡毓荣见他欲言又止,知道他可能心痛他的骑兵,他说:“眼下情形,红匪已是强弩之末,似适才那般若是再攻几次必有收获。再说就此走了,朝廷那里也难免谪责。不若再打一时,亦或就地扎营,等待援军。就此回去实为下策!”


穆占听了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如此回军断不可行。况且几天以后援军就到了,届时难道还要再次渡江作战?虽然眼下我大军对眼前之敌一时无奈,可他要想奈何我大军也是万难。想到这里他对蔡毓荣道:“大人,依末将之见,若是要再行进攻,可依上次而动。只是到了红匪阵前可选前次薄弱之处,倾力施为,方有望破敌。”当下两人将前方将领召回,如此这般细细布置了一番,这里清军准备再次对红军发起进攻。



上一页返回首页下一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