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6月25日下午六时,太阳的余威刚开始渐渐褪去,经过一天艳阳高照的华北大地,暑热却从地缝里钻出来似的依旧笼罩着地面。抗日联军的各个营地更象开了锅似的躁动。

冯玉祥终于被武国福和吉鸿昌的一腔热血打动,力排众议,出险招攻打丰宁。方振武作为前敌总司令本应坐镇大本营,但他执意亲自率队出征。

联军分为三部:佟麟阁的第1军、吉鸿昌的第2军、张凌云的第6军、孙良诚的骑兵挺进军、德穆楚的蒙古第1军、富龄阿蒙古自卫军、邓文第5路军、武国福的抗日志愿军共8万人(联军的一个军仅有1万人左右),为东路军——丰宁主攻部队。吉鸿昌为东路军前敌总指挥,武国福为副总指挥。

方振武的抗日救国军第1、4军、张砺生的察哈尔自卫军、卓特巴扎普的蒙古第2军、李忠义的第16军共5万人为北路军,负责佯攻多伦,并作为东路军的接应后援。

冯玉祥率阮玄武的第5军、黄守中第18军、刘桂堂第6路军、及其他部队守张家口,以防国军进逼。

装备精良的武国福抗日志愿军无疑是主攻部队的中坚,武国福再次发扬去年粤北战役时不拘一格的果断作风,将全部42辆T-26坦克、78辆装甲车编为一个装甲团,由军直属坦克营营长吴振鈞少校任代团长,辖4个坦克连、2个装甲营。军、师两级直属的炮兵部队合并为炮团(由21师步炮联络主任王易简少校任团长,辖四营两连,共152、122、85炮各18门、88自动高炮24门、火箭炮6门)。

冀北多山,张家口距离丰宁直线距离不过200公里,但中间有大马群山脉和长城横贯,不宜机动。合适的路线是穿过独石口出长城,北上至闪电河再绕过大马群山南下丰宁,这样路程超过三百公里,不过山陵平缓,方便机动,相对于粤北山区来说好的多了。

东路军入夜出发,抗日志愿军除了留下军直属警卫营担负临时机场的警戒、后勤营警卫连留守仓库外,其余部队全部出动。用一百辆车拖运火炮和补给,近两百辆卡车装载着3个步兵团与装甲团一道疾驶直奔丰宁,孙良诚骑兵挺进军、德穆楚蒙古第1军、富龄阿蒙古自卫军是装备马匹较多的部队,也作为快速部队一起出发。其余部队浩浩荡荡跟在后面——卡车把先头部队送到预定地点后再调回头分批接他们。军直属两个战斗机大队24架“耻辱之火”B依次掀开帆布,拖出停机坪,挂弹加油准备起飞(因跑道限制,每次可供两家战机同时起飞)。

王必成出征前的几个小时又跟“夙敌”高潮顺“打了一仗”——主攻的任务交给装甲团是没话说的,高潮顺跟王必成争的是伴随装甲团进攻的第一波助攻团。王必成与装甲团团长吴振鈞是老友,又有丰富的机械化部队经验,由他的358团任第一波助攻团是“内定”的,高潮顺跟师长杨松光争的个脸红脖子粗,最后还是只争到第二波助攻。

吉鸿昌第2军第6旅、张凌云第6军一道穿插至丰宁城东黑山嘴构筑防线阻击滦县日军和东逃(如果他们逃的话)的丰宁日军,高潮顺出门时从半边烧焦的脸上向王必成射来的目光可以吃人,王必成不知怎么有种作弊的惭愧。

归延鲁第357团与佟麟阁第1军第2、3旅一道穿插至丰宁城南汤河阻击密云日军第8师团的另一个旅团。傅从龙第356团因车辆不够,作为预备队与大队徒步行军。

武国福这次接受平远战役“从容包围”的惨痛教训,将部队集结点设于丰宁以西17公里东猴顶,除穿插部队外,其余主攻部队的先头部队就地等待主力到来。军侦察营地面侦察连的狙击组半数出动,潜伏在张家口至丰宁的各条要道,有放马向丰宁疾奔的人,用最大杀伤射程2000米的纳甘步枪狙杀勿论——哎!希望不要误杀。

王必成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前年这时候带着机械化连在西北演练场驰骋黄沙,好不威风(虽然因为演习结果跟导演组激烈争执而扣分);去年带着摩托化营在粤北山区狂颠;现在是带着纯步兵团搭大板车。奶奶的,明年不要蹬自行车才好。

车少人多,坦克和装甲车的边上都站满了人。王必成带着作战参谋和通讯员乘一辆中吉普夹在团直属队中间随大队走在最前面,沿着军侦察营事先确定的路线乘着夜色在大马群山间穿行而过。

车队经过一块山腰平地时,王必成透过车窗看见装甲团的两辆T-26坦克黑黝黝地停在那,几个坦克兵打着手电好像在检查故障。王必成一见装甲车辆心里就痒痒,没办法,职业病,回头看看知道自己处于队伍前列,索性下车抽根烟也不耽误时间。警卫班长小刘懂事地把车“吱”的一声停在路边。

王必成心里也恨自己不争气,装甲车辆生产不足,害得他看到这“新造的爷爷车”都淌口水。看着T-26单薄的轮廓,不禁暗骂263厂的那帮死脑筋——造也不用造的那么象嘛!奶奶的,9吨的车重,45毫米小加农,够屁用啊?你看不是,才多久就坏了!老经验的王必成只要一看坦克兵爬的位置就知道:不是水箱开了就是变速箱烧了。其实王必成真的错怪了263厂的设计师,这种被命名为T-26KB“红色风暴”的轻型坦克,在不利用超时代技术前提下,内部改造上还真是倾注了一定的心血:车重增为10.5吨,发动机在不改变原来体积的基础上增加了30KW,全车结构由铆接钢板改为焊接混合铸造均制装甲,防弹性能大大加强了50%,中弹后乘员的生存率也大大提高(因为铆接钢板在中弹后,铆钉会被冲击的在车内飞射);行走、悬挂部分也经过改造,动作可靠性可与63式装甲车媲美,成本当然也相应比同期列宁格勒重型车辆厂的原型产品高出近一倍。出现坏车只是因为恶劣路况条件下车未过磨合期和乘员操作不当。

跳下车,清新的夜风扑面而来,真是舒服!

王必成站在山腰边望去,嚯!好一派激动人心的场面啊!银色的月光下,威严的长城黑沉沉的剪影映在天边,长长的车队象一条黑色的巨龙在群山间蜿蜒行进,被战斗激情充斥着的将士们激昂的高歌联成一片,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成千上万人此起彼伏的混响与隆隆的马达轰鸣声、大群马队的马蹄奔忙声融在一起在山谷间来回激荡,一队队数不清的蒙古铁骑“哟霍霍”呼叫着与车队竞赛着飞驰而过。

自豪!骄傲!王必成身上有一点不自觉的发抖,眼窝里有一点热热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