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乌云压城

梦中将军 收藏 22 1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6月的北平已是夏初的季节,气温已使人感到一丝燥热,冈村宁次站在二楼的办公室窗前,出神地望着窗外正在修剪花木的工匠。经过半年的准备,人员和各种作战物资已经集结完毕,下一步就是如何向猖狂的八路发动攻击的问题了。皇军在集结的过程中,不断地遭到小股八路的袭击,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和物资损失。有迹象表明,这是八路蓄谋破坏皇军的集结,有计划有步骤地采取的战术,而且不能不说是相当地成功,使皇军的集结时间比原计划至少拖延了两个月。万事俱备,全面进攻的时间定在1938年6月15日,也就是3天以后,2小时后将召开本次大扫荡的作战会议,由各个参战部队的师团长和参谋长参加,全线同时发动攻击。但是在冈村宁次的心里似乎还有一点不安,派往匪区的高级特工人员,几乎都是在发完一次情报后再无音讯,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把零散的情报汇集起来后,似乎初步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华北和山西的共匪武器装备精良,其程度远远超出国民政府的政府军,不仅常规的步兵武器自动化程度很高,还拥有重炮和装甲战车,甚至可能还拥有某种用于作战用途的飞行器。共匪八路的士兵训练有素,作风强悍凶残,单兵素质不在皇军士兵之下,尤其是射击和白刃战的水平,同华北八路打过仗的官兵,在谈起八路的勇猛高超的军事技能时,大都仍是心有余悸。还有一种至今尚未了解的武器,这种武器袭击了北平和天津的机场,使失去空中掩护的步兵被八路从容的歼灭。军工生产和后勤供应的水平也很高,在滹沱河与猪笼河之间的马店地区,一个大队近千名皇军围住了十几名“八特队”,以伤亡了200余人的代价将十几个八路悉数击毙。尽管所有武器都已被砸烂,仍然可以看出高超的工艺水平,而且在八路士兵的背囊里,发现了日军根本没有的物品,如压缩干粮、净水药片、污水过滤器、火腿肠、气体打火机、带过滤的卷烟、麦乳精(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的饮品)等等。对此,冈村宁次不以为然,整个支那的工业水平极其落后,难道在太行山这块不毛之地还会有什么工业不成。就算是通过各种渠道,得到一些先进的装备和物资,最有可能是赤色俄国,那又能怎样?在只有消耗而没有补充的情况下,再先进的装备也是一堆废铁。但是,有一点使冈村宁次感到不安,那就是第5、20、14、108、109五个完整师团,被八路特纵不明不白地吃掉了,其中第5、20、14三个师团都是常备师团,装备精良战斗力强,要歼灭一个这样的师团已经不易了,可是结果居然被歼灭的几个。就算是所有支那军的武器装备都比皇军精良,也绝不会有这样强大的胃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冈村宁次花了很大的气力试图找出答案,并为此不止一次地申斥情报机关,但是仍然没有任何结果。不过,看到从各个战场和国内抽调来的部队,源源不断地涌入华北,铺天盖地的战机和坦克,不禁心里又坦然了。在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几乎倾日本全国之力,来扫荡华北的共匪八路,强大的皇军所到之处玉石俱焚,哪有不胜之道理!

他亲自经过大量的调查研究后,搞出了一份针对华北治安的“囚笼计划”,一旦共产党的部队被击溃后便立即实施,将可恶的八路军彻底根除。“囚笼计划”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平原作战阶段,依靠航空兵和装甲部队的绝对优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分割包围平原地区的支那军,将支那军主力逼进太行山。在彻底消灭平原地区的支那军后,再建立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然后以封锁沟、封锁墙为辅助,在占领区内构成网状的"囚笼",逐渐包围压缩,肃清支那军的残余武装,将太行山团团围困起来。同时,采取强制性的集屯并户,建立起完善的保甲制度,扩大发展由支那人组成的武装,达到以华制华的目的。这样,共匪八路的部队将彻底失去在平原地区生存活动的条件和空间,被困在缺吃少喝的太行山里,不等皇军去攻打就会大量地减员,到了这个时候开展第二阶段,山地作战阶段。从国内调来的15、17这两个常备师团,为了对付华北的流匪,特地进行了山地作战训练,待到八路流匪弹尽粮绝时,再化整为零组成精干的小股扫荡部队,杀进太行山消灭一切生命体!稍后,再以同样的战术剿灭流窜在冀东和江浙一带的八路共匪,从此,大日本皇军再无敌手,向南横扫整个中国大陆,取得圣战的最后胜利。

冈村宁次的“囚笼计划”的确够毒的,如意算盘打得的确够精的,真的要是成功了,整个中国将沦为日寇的殖民地,中国人民不知要遭受多少年的奴役。如果没有未来力量的介入,在原来的历史进程中,如果小日本真的来这么一手,怕是至少大半个中国会变成日寇稳定的后方。日本人有很多优点,精明、认真、顽强,但是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狂妄,无论是在原来的历史进程中,还是现在的历史阶段都是如此。本来就是资源匮乏,兵力不足,却是总想要上演蛇吞象的把戏,一旦华北决战失利,将无力再固守关内地区。对于这一点,冈村宁次,也包括日本上层的战争狂人们,所没有想到的,也不愿意想,一直所向披靡的大日本皇军岂有不胜之理。

国内的日本人不久前还沉浸在攻陷支那首都的喜悦里,中国的首都南京陷落后,日本全国提灯游行庆祝,《读卖新闻》社主办了大庆祝会,万余人会聚在一起欢呼,高唱《爱国进行曲》。尽管日本的新闻媒体对在华北的失利遮遮掩掩,被歼灭五个完整师团的消息还是通过各种渠道,断断续续地传到国内,在日本的国民中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在所有日本人的眼里,一盘散沙的支那人是不堪一击的,男女老少都垂涎地大物博的中国大陆,并理所当然地认为,下等的支那人不配占有广阔的土地和丰富的资源,只有优秀的大和民族才有资格拥有。在东京、大阪、九州、广岛、长崎等地,都爆发了大规模的妇女请愿和游行,成千上万的日本妇女走上大街,聚集在皇宫和各地官府门前,狂热地高喊“杀光支那猪!”,“让支那人为孩子们偿命!”,“坚决要求军部增兵支那!”等口号。一时间,不但出现妻子送丈夫、母亲送儿子上前线,后方工人努力生产支援战争的情景,还有大批妇女加入“劳军队”,实际上就是后世所说的“慰安妇”,她们的口号是:肉体也是打败支那人的武器,其中有很多是丈夫或情人,抛尸中国大陆的或老或小的寡妇们。在校的学生也狂热地掀起从军热潮,立志要效仿年长的英雄们,掠夺支那人的财物,霸占支那人的女人,杀光所有支那的男人。满大街都是手里拿着破鞋底子,拜托路人缝一针的妇女,那玩意儿据说叫什么“千人补”,能逢凶化吉躲避枪弹,都是给即将出征中国大陆的日本兵预备的。值得指出的是,后世中国人编撰的日本史著作,对于日本人民与政府密切配合、热情支持对外战争的情形,丝毫没有论述,只有极少数几篇论文中偶尔提及。提到战争时期的日本人民,都是写他们的反战斗争。就近代日本历史而言,反对侵略战争的固然有,但是支持侵略战争的人更多。在对外侵略扩张这一点上,大多数日本人,是非常一致的。一旦作为一个民族共同体对外的时候,原先国内阶级之间的矛盾就被民族矛盾、国际矛盾代替。那种把日本人首先定性、分类,然后根据某类人具有某种性质的公理,称军国主义者本性就是要侵略,人民天生爱好和平,而且他们之间判若天壤,再推导出结论来的分析方法,是用静止的、绝对的观点看待人和社会。作为大前提的公理首先就不符合人类社会的实际,当然难以获得对对象的正确认识。没有国民自觉的主动积极的战斗精神,日军在战场上绝不会表现得如此凶猛。所谓日本军国主义只是一小撮,所谓日本人民也是侵略战争的受害者,所谓中日世世代代友好下去,这些看似冠冕堂皇的论调,其实无非是软弱可欺者的精神胜利法而已。在日本人心目中,中国就是软弱可欺的,美国人占领了日本,日本人佩服美国,中国人原谅了日本,日本人瞧不起中国。侵略就是大和民族的民族性格。

在日本人民的支持和呼吁下,军部迅速在国内组建了第106、110、116三个预备役师团,随同第15、17、21、22四个常备师团,分别从朝鲜陆路和大沽海路进入华北,尚有四个预备役师团正在组建中。淞沪派遣军抽调了第3、6、13、101四个师团,关东军抽调了第4、12两个师团,加上2个陆军毒气联队,6个步兵独立大队,以及伪军20000余人。这样,不算装甲部队和航空兵,仅地面部队就已达到70余万人,分四路向我华北和山西抗日解放区进攻。最北的一路由关东军第4、12师团,第106、116新组建的预备役师团,加上约5000余人的伪军,沿平绥铁路向晋北发起进攻。北中路由第15、17两个师团和2000余人的伪军组成,从河北涞源一线杀奔山西的灵丘。南中路由第21、22、110、101四个师团,加上万余名的伪军组成,拟攻陷石家庄后沿正太铁路经娘子关进入山西。最南路由淞沪派遣军第3、6、13三个师团和4000余人的伪军组成,经邯郸、武安、涉县一线杀奔山西的长治。华北方面军由于先后损失了5个师团,现有兵力只够勉强守卫平津等要地,只抽调出方面军直辖坦克第3师团,独立混成第9旅团,独立步兵第2旅团,会同6个步兵独立大队作为机动预备力量。从日寇的兵力分布来看,平绥线和正太线是进攻的重点,但是其它两路也不可忽视。这样的兵力布置冈村宁次可谓煞费苦心,旨在使我军在数量上位于弱势的兵力分散,面积如此巨大的战场上难以相互间策应,无论哪一路日军突破我军的防线,都会使我军的全线面临威胁,应该说这样的布置还是十分高明的。但遗憾的是,冈村宁次只是以我军兵力的数量来推断战斗力的,对于依托纵横交错的山地坑道,加上地雷战、地道战、麻雀战等游击战的辅助,还有数量巨大的武装起来的民兵等因素产生的战斗力,却是根本一无所知的。2个陆军毒气联队分别投入在沿正太线和平绥线攻击的日军部队,卑鄙无耻的日寇妄图再次寄希望于毒气,不择手段竭尽全力要夺取华北和山西。陆军毒气联队:1200~1500人。包括:毒气迫击炮大队(150毫米化学迫击炮24门);毒剂吹放大队(30公斤毒气钢瓶120具);毒剂抛射炮大队(160毫米毒气抛射炮24门)。殊不知,早已熟悉日寇无耻残暴的我军,也同样给日寇预备了大量的毒气弹,只不过比日寇的要先进,可以利用火箭炮和其他火炮发射,射程是日寇所无法比拟的。

谷寿夫的第6师团,已经到达邯郸外围,同华北集团军的阻击部队已经发生了接触。谷寿夫1882年出生于日本福冈县。1903年,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毕业。1905年,赴中国东北参加日俄战争。1912年,从陆大毕业,后历任日本驻印度使馆武官、步兵第六联队队附、陆军大学教官兼参谋本部部员、步兵第六十一联队联队长、第三师团参谋长、参谋本部外国战史课课长、演习课课长、参谋本部部附、第九师团留守司令官、步兵第二旅团旅团长、东京湾要塞区司令官近卫等职。1930年8月,被晋升为陆军少将。1934年8月,又被晋升为陆军中将。1935年10月,接任第六师团师团长。谷寿夫率第六师团作为先头部队,进逼南京,夺取南京城的门户雨花台,随后直取中山门。南京沦陷。谷寿夫悍然宣布“解除军纪三天”。在谷寿夫的纵容下,第六师团的士兵们像野兽一般屠杀、劫掠、奸淫、焚烧……无恶不作。南京大屠杀的罪魁,堂堂“大日本皇军”中将谷寿夫本人,不但亲自持刀杀人,还像禽兽那样,在大街上强奸妇女。事后查到的证据证明,被他奸污的妇女竟达40多名。但是没想到,被我军的“南京特遣队”,不声不响地收拾了足有几千人,骄横的第6师团的官兵,第一次产生了恐惧感。从南京向河北开进时,在整个师团的集结过程中,就不断地遭到南方八路部队的打击,目标往往是各部队的辎重队。所有物资不是被劫掠一空,就是被破坏和火烧殆尽,阵亡士兵的尸体也遭到虐待。不仅所有的头颅被砍下来,还被从天灵盖中央一劈两半,被砍下来的四肢扔得到处都是,没有一具囫囵完整的尸体,手段之歹毒残忍,使每一个久经沙场的士兵都感到了丝丝的寒意。更使谷寿夫恼火的是,这股八路好像就同他的第6师团过不去,打击对象总离不开他的部队,还抛撒了大量的日文宣传品,把他本人和第6师团在上海附近血洗金山卫,以及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揭露得淋漓尽致。最使他心惊肉跳和不可思议的是,宣传品上面居然还登载了大量的彩色照片,除了他的部队在南京作恶多端的镜头,还有在华北惨遭八路毒手的五个师团的照片。有遭到八路毒气袭击后的惨象,有被战车碾成肉饼的士兵,有正在被八路士兵当作靶子练刺刀的被俘士兵,有在石家庄被八路屠杀的日本的男女老幼,还有一幅气死所有日本人的彩色照片,大名鼎鼎板垣师团长,身着整齐的军装,被两名端着刺刀的八路强迫着,挑着一挑子猪食正在喂猪的照片。宣传品上还刊登了一篇文章,作者自称是八路军特别纵队,华北集团军司令员名字叫钟国兴,命令全军对于作恶多端,欠下中国人民累累血债的,日军第6师团的所有官兵,一律不予受降就地正法。还宣称谷寿夫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首恶,要叫第6师团在华北太行山,也领略一次地狱的风光,为被屠杀的南京同胞讨还血债。对皇军如此侮辱使谷寿夫暴跳如雷,一边派出宪兵收缴宣传品,一边派出部队清剿,由于冈村宁次不断地催骂,又不得不放弃清剿,集中力量做好开进华北的准备。经过一番十分痛苦的过程,谷寿夫的第6师团总算勉勉强强凑足了给养物资,登上北去的军列开向华北战场。自打一进河北的地界就没有片刻安宁,火车走走停停像乌龟一样,铁路据说是被八路军“特工队”给破坏了,不时地还有枪弹和迫击炮弹光顾,虽然造成的伤亡不大,但是对士气的打击却不小。铁路沿线的驻军兵力不能说不足,防守的皇军士兵不能说不尽职,但是仍然经常遭到袭击,看来华北的八路部队的确不能轻视。大部分的日军遭遇都和第6师团差不多,部分日军部队虽然按时完成集结,但是却不能展开军事行动,只好干耗着等待其他部队,尤其是航空兵和装甲部队,每天都要处于戒备状态,防止八路乘机大规模地偷袭,还没开战就白白地消耗大量物资。

在日寇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的会议室里,所有参加华北肃正作战部队的师团长和参谋长,一个个危禁正坐杀气腾腾,心里都憋着一股火。在开进华北集结的一路上,没少受小股八路的气,零敲碎打造成的伤亡和损失十分可观,而堂堂的大日本皇军却是狗咬刺猬没地方下嘴,狡猾的八路打完就跑得无影无踪,除了拿支那百姓出气外别无他法。首先,由华北方面军参谋长山下奉文,宣读和讲解这次华北治安肃正作战的部署,尔后,华北方面军特务部部长,陆军少将大桥熊雄,通报了华北和山西八路军的最新情报,提醒各位八路军的战斗力很强,并且装备也较国民党的政府军精良,绝不可以轻敌冒进。最后,冈村宁次大将进行战前训话:“此次华北肃正作战意义重大,关系到圣战之成败,帝国之存亡。在我无敌的大日本皇军面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前进的步伐,我忠勇的帝国士兵们,决不吝惜抛撒鲜血,他们将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让我们的炮火撕碎敌人的躯体,让士兵的刺刀和战车的履带饮饱支那人的鲜血,让胆小下贱的支那人跪在我们面前发抖,让我们的旗帜飘扬在支那的每一寸土地上!诸君务必要奋力向前,用生命和鲜血效忠伟大的天皇陛下!我命令,1938年6月15日5时,全线发起攻击,预祝各位武运长久,马到成功!”,冈村宁次刚说到这里,所有的日寇都起立发出一声兽嚎:“哈依!”。“诸君,我提议唱首歌鼓舞我们必胜的斗志!”,冈村宁次满面泛光,像发情的公牛一样喊道。“向海洋进军,我们的尸体沉浸在海中。向荒山进军,我们的尸体腐烂在草丛……”,兽嚎般刺耳的歌声,震得天花板簌簌地颤动着。


华北上空战云翻滚,一场正义与邪恶,一场人与兽,一场血与火的较量即将爆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