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三部 潘多拉的魔盒 第四十八章 兵锋(八)

天际无痕 收藏 2 0
导读:中华外史 第三部 潘多拉的魔盒 第四十八章 兵锋(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中午的雷阵雨刚刚过去,被乌云遮挡多时的太阳又慢慢露出了它久违的笑脸,把一波接一波的热浪晒在海边的红树林中,在红树林的尽头,六条小木船正驶离海岸朝两公里外的一艘大型轮船划去,借着浆划过海水的力度,六艘小木船飞快的劈开海浪向前进!

半个小时后,小木船慢慢靠近了这艘高大的轮船,几个水手从小木船中走出来,麻利的接住从轮船上抛下来的绳索,然后登上轮船。


“你们终于来了,一路辛苦了”!轮船上一个船长模样的年轻人紧紧握住来人的双手。


“让你们就等了,这是我们从岸上带来的一些椰子,希望你们能够收下”,来人中一个黑脸壮汉热情的和船长攀谈。


“谢谢队长,这次我按照上面的指示,给你们带来了三百支紫星一号步枪和三千发子弹,不知道够了没有”?


“够了,加上原来就有的200支和两千发子弹,现在有500支了,再次感谢兄弟”!黑脸壮汉再次表示感谢。


两人边谈边走进船长室,在办理了必要的交接手续后,黑脸壮汉指挥着已经装满的六艘小木船快速向岸边驶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接受武器只不过是个开始。


两天后,一支神秘的队伍就象从地下冒出来一般忽然出现在琼州府的外面,令人觉得奇怪的是,负责防守琼州府的清兵没有马上紧闭城门,而是把城门开得更大,几十个清兵簇拥着一个方脸中年人从城门口跑了出来。


“哈~!终于等到你们了,我盼这一天可盼苦了”,中年人热情的跑到黑脸壮汉的面前,热情的伸出双手。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啊,城里的官员都解决了吧”?黑脸壮汉关切的问。


“都抓起来了,就等开宣判大会了,这个事情可得你老兄去主持,我对这个可一窍不通。你看看你老兄多威武,带了这么多人,还都背了火枪。想当年我们在一起玩泥巴的时候,我可没想到你老兄会有今天啊”,中年人的心情似乎很好。


“呵呵,好了,我们还是尽快进城吧。我们今天可是在没有主力部队帮助下解放了一座府衙,这在我军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黑脸壮汉拉着中年人的手快速向琼州府走去……


叙州府,一直以来,此地都是边防重镇,从这里,北上可以夺取嘉定和成都,东进可以到达重庆甚至湖广,西进直达云南,南下可以攻占贵州,当四川总督福宁得知解放军攻入四川以后,就马上派重兵把整个叙州府围得严严实实,甚至从下游的重庆调来大批船只,把长江书面也给封锁起来,福宁清楚的知道,如果敌人攻占了叙州,那么整个四川再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防守。


根据第三集团军司令部的命令,第三集团军第一团将作为先锋团侦察叙州城的虚实,当唐治接到命令手,差点高兴了晕过去。


“他姥姥的,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打战了呢”!唐治在接到命令后,火速赶到离叙州府50里的一个小镇把部队停下来。


“那是你团长运气好,要是我是司令员,早把你赶回老家去了。哎,我说团长,我们怎么就在这里停下来了啊,司令部可是点名要我们团作为先锋团的”?看见唐治的脸色有点不好,钟华赶忙转移话题。


“他姥姥的,你不知道吗!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先锋团,亏司令部那群家伙想得出!我唐治要干就得干大买卖!你小子,我叫你和川南根据地的人联系,你联系上了吗”?唐治抽着旱烟,呛着说。由于后勤补给困难,盒子烟早就抽完了。


“联系上了,他们说,只要我们准备好,他们就可以给我们放水,他们在叙州城内也有人,但是不多,能不能成功还不好说”,钟华谨慎的回答。


“恩,他姥姥的,你去再联系下他们,今天晚上,对,就今天晚上,半夜三更天的时候,我们准备从西门冲进去!还有,告诉下面的战士,现在都给老子去做饭吃!然后睡觉,等下跑腿的时候,谁要是打瞌睡,就别怪老子无情了”!看着天色已经不早,唐治把旱烟从口中拔出来扔了出去。


天色渐渐的暗淡下来,整个叙州城犹如一个孤寡老人,静静的蹲在长江边上,一年四季注目着这条养育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但是今天,好象有些不同,整个叙州城都非常安静,就连那些烟花之地也死气沉沉,只有在街道上流浪的狗不时吠叫几声。


五十里的官道并不要多久,唐治的第一团通过四个小时的急行军就赶到了距离叙州城一里外的一块空地上,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叙州城西门城楼上亮着两个大灯笼。两个灯笼随着不算大的风,在黑夜中不停的摆动着身体。虽然负责防守城门的兵力加了不少,但由于天气一天天的变冷,二十几个清兵都萎缩在城墙后面烤火喝酒。


“钟华,快给老子过来。你去带两个人,要箭法好的,摸过去,把那两个灯笼给老子打掉”!唐治蹲在野地里向自己身边的警卫员钟华下达着命令,听见团长的吩咐,钟华不敢抗命,虽然他团长现在的行动完全就是违抗军命!


在离清兵一箭之地的一个小巷子里,五十多个黑影正在里面小声的讨论。


“等下,你带人去开城门,我去干掉那些清兵,记住,不要惊动其他清兵,要快,都明白吗”!一个黑影压低声音说。


“明白”!回答的声音虽然很低,但很坚定。


天色越来越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也象凝固了一般,犹如一塘死水。


“头,头,我们的灯笼被风吹掉了,两个都吹掉了,现在从城楼上看下面什么也看不见”,一个负责在城楼上观看敌情的清兵飞快的从城楼上冲到火堆边报告。


“那你还不去从新点上”!被叫作头的人放下手中的酒葫芦,趁着酒气吼道。


“头啊,这么黑,我一个人怎么弄啊,而且灯笼都掉到城外去了,要不你把城门开下”?


“你他妈的真是废物!你怎么就不把绳索给老子弄结实些!妈的,你不知道晚上开城门要是让总兵发现了,他非拔了我的皮不可,好吧,就这一次,城门你叫两个兄弟去开”!其实挂灯笼的两根绳索都是他从下面的人身上解下来的裤腰带!


不多久,城门缓缓的在一阵吱呀声中被打开。正在黑暗中等待情况的五十多个黑影,看见机会,马上一涌而上,根据先前的安排,扑向各自的目标。正喝得有些醉的清兵忽然发现自己的脖子上顶着雪亮的大刀,酒马上醒了一大半。


“快,把他们都压起来,谁要是出声就宰了谁!你去四周看看,有情况马上汇报”!一个黑影快速的下达命令。


“团长,你看,城门好象被打开了”,正向西门方向摸着前进的钟华眼尖,发现根据地的人已经得手。


“他姥姥的,真他妈的可以。告诉下面的给老子加把劲,还有三百米就到了,记住,进城后不许叫,不许说话”!唐治压低着声音命令。


三百米的距离确实不算远,等唐治他们摸到城门口的时候,黑影已经放下吊桥,使第一团很顺利的就控制住了西门。


“很高兴见到你们,太感谢了”,唐治拉着一个黑影的手左顾右盼的说。“现在情况紧急,我就不说别的了。你带上你的兄弟换上清兵的衣服,依旧给我关好城门,防止巡逻的清兵发现。另外,给我找个人,穿上清兵的衣服,直接引我去府衙,只要把福宁抓住,这个叙州城就是我们的了”,说到这里,唐治兴奋的挥了挥手。


“可以,小猴子,你去带他们去”,黑影痛快的回答。


沿着不算宽的街道,为防止引起敌人的注意,唐治只带上了自己的警卫排,其他的人则根据唐治的命令,爬上城墙,把整个叙州城围了起来。


“猴子,还有多远,这真他妈的到处都是岔路”,唐治一行人被带着在叙州城内左突右拐。


“就到了,出了这个巷子就是,看见了吗?前面哪个亮着灯笼的大门就是府衙的大门”,小猴子猫着腰给唐治指点。


“恩,记住了,你等下直接去叫门,就说西门守卫有情况汇报,要面见总督大人,把你的这身衣服穿整齐下,不要让他们发现了。我就隐藏在大门的两边,只要他们把大门一开,我就带人冲进去,明白了吗”?唐治叮嘱道。小猴子没有多话,只是点了点头。


众人很快来到巷子口,用短箭很顺利的把门口的两个门卫干掉,换上唐治的人。小猴子则冲到大门口,和两个假门卫一起叫门,其他人则都隐藏在大门两边的角落里。


“开门,开门!西门守卫有情况要报告总督大人,开门”!咚咚咚的敲门声很愉快的响起。


“什么事啊!三更半夜的”,一个清兵哈气连天的打开门,露出一条缝问。


“我是西门的守卫,我们那边的灯笼被风挂到城外去了,特来请示大人可不可以开城门去拿”,小猴子顺口说出一个理由。


“我还以为什么事,就这点小事,你也敢来麻烦总督大人,不想活了,快去,快去”!看门的清兵忽然发起火来。


“你他妈的也不看看爷爷我是谁”!小猴子一下子也被惹火了,飞快的伸出左手抓住清兵的衣领,握在右手的钢刀已经捅入了清兵的胸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