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882-884

中悦 收藏 3 23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882-8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882


周围落下一批又一批炮弹,一枚正中3楼平台屋顶,尘土簌簌而落。沈湘判断一下,是82毫米迫击炮弹。哼哼,小鬼子不敢动大口径。刚才那次进攻是小鬼子附近军警仓促间发动的,白来送死。接下去,鬼子即使不动用远程重型武器,正规军上来后也有多种打法攻克这里,怎么应付?

程律师说:“鬼子受皇宫小分队威慑的时间不会长。我们这里能不能再积极一点?”

沈湘给连长打语音数据包猝发通讯电话。语音数据包猝发通讯就是把一段话按密码编组压缩在一个数据包里,再用千分之一秒内的猝发通讯把数据包传过去,等闲水平的敌手是无法在不规则无预兆的千分之一秒内抓住并破解这个数据包的。

5分钟后,3班上来接替管理处防守,沈湘带1班趁鬼子布署尚未完成机动通过开阔地向新谷饭店废墟运动。

我方155毫米和82毫米2种口径的迫击炮弹在废墟内连连爆炸,无人机未发现废墟内有鬼子的装甲车辆和反装甲火力。 接近废墟到50米左右,3发40火箭弹从废墟内射出,2发在蛇行跳跃开进的轻型装甲吉普旁近炸,一发正打中前面的机枪车的前盾,火光一闪,浓烟吞没机枪车。沈湘本想出敌不意一下子前伸到新谷废墟建立据点,现在倒被人家打了个出其不意,急忙命令全体下车找隐蔽。

鬼子的新型40火箭筒炸碎了机枪车前盾,车内没有人下来。两组10个人都被压制在路旁排水沟里,周围迫击炮弹连连爆炸,机枪子弹打得碎石乱飞,沈湘后悔自己犯了轻敌错误,无人机在废墟内处处燃烧火苗的情形下无法通过红外特征识别人体,尘雾迷漫遮挡了电视-光学观察,就此判断鬼子还来不及在废墟内布防是轻敌了,我们的轻型高机动车辆通过开阔地只用了30秒,可鬼子等在那里以逸待劳1秒也不用。 现在进退不得,耽搁下去会被鬼子的迫击炮全炸在这里,怎么办?

突然理解了老美在太平洋逐岛争夺战中为什么要那样打,别笑话人家,谁碰上小鬼子都得这么干。沈湘直接接通了台湾号战列舰。

2分钟后,一群30发208重磅炮弹砸进了废墟,沈湘伏在排水沟里感到身体象被摇煤球般摇来摇去,平均一颗8寸弹只摊30米方园,比杀伤半径还小,同时砸下来不是依次打的,废墟里还有活的吗?

一个战士用自动步枪挑着钢盔探出排水沟,猫腰沿着水沟往东侧小跑,跑出去50多米,废墟里自动步枪响了。 沈湘有些张口结舌:还,还有活的?

又过了90秒,300发208毫米高爆弹、钢珠杀伤弹、燃烧弹在多模合成指引下砸进了废墟,顾忌沈湘的小分队距离太近未能使用气爆弹和次声弹,对于东京这样高人口密度的市区也没有动用化学弹头,即便如此,2秒钟内300发炮弹轰击一点,沈湘小分队在排水沟里的感觉还是“末日来了?”各种碎片雨点般地落进了排水沟。

炮击一过,沈湘自己先站起身来,不管耳朵还嗡嗡作响,大喊:“弟兄们起来冲进去!里面肯定没活的了!”




883


10个人一冲出水沟,四周立即落下一片82迫击炮弹,50米距离内半数伤亡,沈湘带4个人一头扑进废墟找了隐蔽,用通讯器呼叫155迫击炮排按无人机指引消灭鬼子的迫击炮群,呼叫连部等鬼子炮击一弱就派卫生兵来开阔地抢回伤员,检点装备,机枪迫击炮都扔在开阔地炸烂了,只剩5支中岳级自动步枪。这仗怎么打?鬼子的迫击炮那么快,说明发射点距离很近并且预先瞄准,能打得那么准,只能说明鬼子的侦察无人机已覆盖了开阔地和废墟。废墟燃烧点很多烟雾很大,鬼子的无人机不一定管用。我们5个人守废墟是守不住的,必须要有增援和补给,不然连弹药都会很快打光。增援补给要上来就要摘掉鬼子在开阔地上空的无人机眼睛。已是暮色低垂,白天都难以发现的一本书大小的无人机现在就更看不见了,怎么消灭无人机?只能用爆炸离子射流感应电磁炸弹,也就是常规电磁炸弹。这炸弹一爆,地面我军电子设备可在预先屏蔽防护下躲过去,天上飞的我方无人机怎么办?只能舍了。我方在本排负责的国会公园东部作战区布放了15架无人机,开阔地上空有2架,155口径电磁炸弹爆炸最多赔进去我们3架。做买卖就是有本才有赚,没有成本哪来的利润?

沈湘作出部署,突然感到身旁有些空虚。晃了晃脑袋,明白是因为自己实际上不清楚为什么要占领新谷废墟。坚守这里的军事意义何在? 潜意识里很想向东面发展进攻,不是防御。东面有他们的国会、总理府、皇宫。中枢要害。唉,要是程律师在旁边商量商量多好。

砰砰,2团耀眼的白光在开阔地上空爆开,随即,方园数百米的电磁世界万籁俱寂。



884


浓重的暮色里,一条人影一闪钻了进来。沈湘大喜过望一把抓住来人说:“程大律师!你怎么来了!”低头看见程大律师怀里抱的皮包鼓鼓的像是装了不少手榴弹,问道:“弹药么?”

程律师说:“就知道弹药!本大律师的公文包装的可是比弹药要紧得多的东西!”说着打开怀中皮包,拿出七八个手机。告诉沈排长说,民间索赔团留下一些手机,刚才通过开阔地接到连部警告,刚抱着皮包卧倒在地你的电磁弹就响了,俺的身体当了屏蔽层了,不知手机烧坏了几个?沈湘问你背后有没有烧伤?程律师说后背没什么,可脖子后面这段链子着实烧了我一下,沈湘看看程律师挂着胸坠的银链子撇撇嘴说,大男人挂这个干什么。

程律师满脸灰黑,呲开白牙笑了笑说起要紧的事:

1 民间索赔团300多个组之中,26个组委托我当全权代理人;

2 中国租借通讯卫星信道给日本,帮日本恢复了部分民用通讯,东京等大城市的手机和电视可以用了;

3 地效机在40分钟后就会回航到达接走第二批索赔团平民。

沈湘的注意力首先被第二条消息吸引。脑子里立刻急速运转分析我们提供部分卫星信道对本排作战的现实军事意义,政治上的意思来不及去想,军事上的意义一下子也不能完全想清楚,脑子里有点乱,不禁脱口问道:“干什么帮鬼子这个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