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章天下无忧 3

ZONGJIE 收藏 2 60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章天下无忧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第二天,孟雷真的领来了两个女孩子。

“涛哥,认识一下。我表妹圆圆。小娜是圆圆的同学。”

圆圆个头不高,稍胖,长相不能用美来形容,到蛮可爱的,身穿牛仔裤,头发短短的,染成黄红相间,见了我没一点拘束。

小娜足有1.65米,略瘦,面部和张相芝有相似之处,尖下颏,一笑脸上现出两个酒窝,札着长长的马尾散发,头发乌黑,穿着黄衬衫,白色裙子,说话时眼睛不敢和我对视,望向别处或是地面。

圆圆和小娜上了车。

孟雷悄声说:“小娜是处女。我问过圆圆,千真万确。”

我盯着孟雷:“从你手下过的女孩子……”

“哎,涛哥,你损我。就圆圆那形象,没事我会去找她……别看她是我表妹。都是为还你上次的人情,小娜以前我可从没见过。怎么样,还满意吧?”

“只不过是出去一块玩玩吗。”我漫不经心地说。

我和孟雷分左右上车。两个女孩坐在后排。我从后视镜中看到小娜正偷偷地窥视,被我发现后,眼神慌乱地移向车外。情窦初开的小丫头,模样挺可爱的。

“美女们,今天想去哪儿玩?尽管说。”孟雷侧着身子向后问。“一切费用由涛哥出,花多少他都不在乎,光这车……”

我看一眼孟雷,心想,难为你了,老兄。你这真是尽心尽力在替我服务啊。够朋友!我有点相信圆圆真的是孟雷的表妹了。不过,依孟雷的本性,圆圆若貌似天仙,我猜测他也不会轻易放过。

小娜仍望着车外。

圆圆抢着说:“去哪儿都行,谁开车谁决定。”

我说:“去凤凰山旅游区,怎么样?”

凤凰旅游区和市区的直线距离85公里。有湖泊和溶洞,可以划船、爬山。

孟雷话里有话。“行,那儿的湖畔大酒店老板我认识。上次厨房的冰柜坏了,我帮忙叫人过去修的。”

小娜低声说:“天黑前回来就行。”

我们上路了。出市区前,在一个路边超市买了饮料、水果、小食品和火腿肠带上。圆圆吃得特别开心,小娜只打开了一听“百事”,慢慢地喝着。

本来一个小时的车程,碰巧赶上修路。几处桥涵同时施工,车得从临时搭设的便桥通过。我回头叮嘱她们坐稳,圆圆嘴里塞得鼓鼓得,哼哈着点头。小娜朝我感激地一笑。怎么形容呢?用千娇百媚最合适。

我们先划船,后爬山,大家玩得特别开心。小娜和我也熟悉起来,她的笑声很脆,说话时慢声细语。到了林中空地,孟雷拉圆圆去采摘野花,我和小娜坐在树阴下休息。

小娜告诉我,她上高二,父母离异,她和母亲在一起生活。

“明年高考我不想参加。”

“为什么?”我忽然间关心起这个文静的美丽女孩来。也许是因为她失去了父爱?“成绩差?现在努力还来得及。”

“爸爸给的扶养费到我十八岁为止,法院判的。明年是最后一年。靠妈妈一个人的工资,学费那么贵,根本不够。”

“可是,你不上大学,能干什么呢?打工,一个月挣的钱少得可怜。”

“没办法。听说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都挺难的。我只能去酒店当服务员,或者站柜台。”

小娜的伤感令人怜爱。爸爸的公司里有很多职位,大姨和舅舅的亲友常托他们找爸爸安置。小娜虽说是高中生,人机灵、聪慧,在办公室打打字还能胜任。

“你经常去网吧吗?”

“妈妈不让。我家里有电脑,但不能上网。”

孟雷他们回来了。圆圆说饿了,我提议到山下孟雷说的酒店去吃午饭。圆圆又说太累。来时我们从酒店门前经过,孟雷要进去会会老板,圆圆急着去玩,拦住了。

我拿出钱,交给孟雷。“点几个菜,我们在山上野餐。”

孟雷不接:“老板欠着我人情呢。”

孟雷去了足有40分钟,我问小娜,她说还不饿。这期间圆圆一直嚷嚷饿死了,不住地埋怨孟雷,接连吃了两根火腿肠。圆圆边吃边和我聊起了孟雷。

“我表哥本事可大了,认识的人特多,干什么的都有。上次我在学校和外班的同学打架,他们威胁我,说要叫黑社会的人来收拾我。我当时真的害怕了,吓得不敢去上学。表哥听说后,一个人去了我们学校,见了那些所谓的黑社会,三言两语就解决了,还请表哥吃了顿饭。你说邪门不?那以后,打过架的同学见了我,都躲着我。你和表哥是好朋友,有啥麻烦,就让他去。他一个电话,能招集二、三十人。”

孟雷回来了。酒店派了一个服务员,送上山六个菜,有清蒸鸡、红烧鲤鱼等。还有一瓶白酒。我掏出钱给服务员,她说什么也不接。

“老板交待过,不让收。”

就是去爸爸属下负责管理的餐饮娱乐场所,我也要签单,便于内部记账、成本核算。我对孟雷说:“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好不好的。跟我走,以后这种事多了,看来你是不了解我。”

我们又在山上逗留了几个小时。

我带小娜去找山杏,小娜穿的鞋太滑,我向她伸出手去,她犹豫了一下,把手交给我。这是我头一次握住女孩子的手,而且握得很紧,又不能松开。


回去时,经过一处桥涵工地,一辆卡车翻了,货物抛散遍地,便桥一时无法通过车辆。我们只有等候。肇事地点离市区还有二十公里,眼看天要黑了。小娜开始心神不安起来,急得要哭了。

圆圆劝小娜:“阿姨知道我们俩在一起,没事的。要不,先往家打个电话。”

孟雷掏出手机递过去,小娜连连摇头。

我看到对面一辆出租车卸下客人,正要调头。我连连按刺叭,并下车朝出租车招手。孟雷也跳下车大声喊叫。出租车司机听到了。我返回身,开车门拉下小娜。

“快,跟我走。”

我们从翻倒的卡车一侧小心翼翼地挤过去。小娜上了出租车,我把一张百元钞票递给司机,指着小娜:“麻烦你师傅,替我送她回家。有急事。”

出租车载着小娜驶向市区。

回到车上,孟雷说:“可惜了,白白浪费一次机会。”

我没言语。

圆圆说:“我警告你们,千万别打小娜的歪主意,她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


几天后,我接到圆圆打来的电话,说小娜要见我。她还透露:小娜喜欢我。

本来我已经快把小娜忘了。象她这样尚不成熟的女孩,交往下去,能有什么发展。不过一想,反正每天除了练车,也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可做。我动了个念头,于是拉上孟雷,去了约定地点。

见面后,小娜把那天坐出租车剩下的钱交给我,就再也不说话了。我让她留下那些钱,她坚定地摇头。看来,喜欢之类的话,大概是圆圆为了讨好我信口说的。

“小娜,抓紧时间学习吧,别放弃高考。如果你考上了,上大学的钱我帮你解决。”我说出心中想法。

小娜赧然一笑,随即摇摇头。“谢谢。但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施舍。”

回来的路上,孟雷有些忿忿不平:“妈的,任嘛不懂的小丫头片子,还挺有个性。算了涛哥,女孩子多的是,要找她们上床,今晚我就给你安排。”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怎么,真看上那小丫头了?玩玩就算了,鱼儿不咬钩,就换下一个。供她上大学?你的投资可太大了,周期也太长。”

“我只觉得她有点可爱。”

“模样说得过去,身材也不错,可就是……当然,你喜欢她的话,就继续。不过,我预料你要在她身上白白浪费时间。”

“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追她。”

“若依我,在不影响和其他女孩子发展友谊的情况下,追。说实话,小娜挺纯的。如今处女是稀少动物,她大概刚从幼儿园偷着跑出来。”

“一说到女孩子你就兴奋,坏事没少干吧。”

孟雷一脸无辜。“咋能这么说呢。我做的都是善事,功德无量啊,涛哥。知道吗,被男人爱的女人活着才有意义。你呀,没经历,不过以后你会有体会的。我上过的女人,无论哪一个,过后都对我念念不忘。不瞒你说,己婚的、未婚的,处女、生过小孩的,我全和她们亲密接触过,至今还没有一个真正拒绝我的爱。”

“就你那也叫爱?”

“当然。爱有真有假,有长有短。我和她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短,但给她们的爱是千真万确一点都不掺假的。记得有个词叫博爱,我就属于那一种。”

和孟雷在一起,我长了不少见识。人们的本性往往通过一件件小事就能够暴露,也许我以前的人生阅历的确少得可怜,对社会的了解、认识仅局限于书本。社会是由不同的人组成的,走上社会就意味着要与人打交道。在校园中,没有一个老师、一本教材能够系统地告诉我社会的真实一面。老师没有失职,这都是现行教育制度规定的。

改革不尽彻底的制度,耽误了我们一代人。

分手时,孟雷拍着我的肩说:“小娜的事,我给你留意着。”

我没把孟雷的话放在心上。


此后的十多天,我和孟雷白天遛车,晚上就到酒吧、迪厅、练歌房消磨时间。通过孟雷,我又结识了阳子、小宝、大勇、宏光、灰狼,还有思雨等几个女孩子。

阳子家里以前开配货站,后来发展成物流中心,业务遍及全国。他又矮又胖,总是笑眯眯的。他的口头语是“去哪儿”,爱和别人讨论其它城市物产。

小宝的父亲干露天烧烤起家,和城管打了十几年游击,入室经营烤牛肉、海鲜大排档等,如今已有十几间铺面连锁。他又黑又瘦,总是哈欠连天。他特别喜欢唱卡拉OK,尤其是酒后。他最讨厌谈做生意赚钱的事,但对川、鲁、粤各大菜系有研究。据孟雷讲,平时在家,他跟父亲连话都不说。

大勇随家人干印刷,兼营纸张、油墨之类,开一辆松花江微型面包。他嗓门大,性子急,体格健壮,有事不爱商量好动手,事后赔礼道歉掏医药费外加请人吃饭。他的理想是将来开一家大印刷厂,拿到印刷中小学课本的业务。

宏光智商好像有点问题,但特别讲义气,长得人高马大。父母在几个市场有日杂摊位,他只管帮助进货,干些粗笨的力气活。他的饭量、酒量都大得惊人,吃饱喝足倒头便睡,被抬走扔到街上都不醒。宏光最爱听打架的事,和大勇两人常在一起。

灰狼这小子挺狡滑,心眼特多,跟谁都没实话。他从不提家里边的事,和孟雷是高中同学。他有轻微近视,总爱戴眼镜,被戏称为四眼灰狼。他经常以口袋里没钱为借口,蹭吃蹭喝,连烟都朝别人要着抽。不过,灰狼博览群书,天文地理政治经济军事哲学无所不晓,社会人生黑白两道法与非法无所不通。他遇事沉着冷静,谋定而动,好嘲笑只呈匹夫之勇的人,看不上宏光,跟大勇也是面和心不和。

这些人很快与我结成死党,就差焚香叩拜,歃血为盟了。我们之间有太多的共同之处,包括兴趣、爱好。我们的年龄在20到25之间,其中文化程度最高的是我,最低的是宏光,他只念到初二上学期。

思雨她们几个女孩子和阳子等人有着错综复杂的超友谊关系,今天跟这个拍拖,明天又同那个谈恋爱。也许时间短,或者缺乏自信,她们对我到没有过于亲昵的举动。有时开几句含有挑逗的玩笑,我并不在意。

吃喝玩乐是我们日常的主要内容。

思雨常挂在嘴边上的口头禅是:“及时行乐,别等人老珠黄,谁见谁烦。”

我们到不同的酒店进餐,我买单的时候居多。但我从不带大家到爸爸开的酒店去,尽管可以签单。我不想因酒店的经理、服务员们对我毕恭毕敬的样子,引起大家的误会,以为我有意炫耀。

有钱人也有烦恼,但绝对不是忧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