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八十二章 心理战

龙居士 收藏 10 44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八十二章 心理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第八十二章 心理战

雇佣军驻地,联合指挥所。

索夫彦在此咆哮。

“出兵,出兵,我命令你们立即出兵!”

今天凌晨,爪哇人与亚齐人双方互打了一个偷袭。结果是爪哇人指挥部被端,军火库被炸毁,而亚齐人最终未能攻下北亚齐县城。此战,亚齐国民军的损失远大于爪哇人,一个步兵师被打散,伤亡上万人。被索夫彦视为珍宝的特种营仅十几人突围而出,总算还保留了一点火种。

伤亡惨重的亚齐国民军已没有实力继续进攻。因此索夫彦只得求助于雇佣军出兵。

盟友即然来了,以中国人的好客习惯,自然客气的接待着。不论凭索夫索在指挥部里如何的咆哮,就是不生气,反而笑脸相迎。

子明等索夫彦咆哮够了,慢条斯文的道:“我们已经接受了打援的任务,又怎能再接进攻任务?万一棉兰的军队出动,谁可抵挡?”

不论索夫彦如何要求雇佣军出兵,王辉就是不答应。这会儿,索夫彦可抵百万兵的铁嘴也发挥不了作用。不得矣,索夫彦退而求其次,要求雇佣军抽调一部份兵力支援,王辉断然拒决。索夫彦无法,又退了一步,仅要求雇佣军的炮兵大队支援。王辉仍是拒决。

至此,索夫彦明白了,如果不拿出利益,休想让雇佣军出动一兵一卒。可是现在有什么利益可拿出?再让出二成的油气工亚区的利益吗?国民军已经为攻打县城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长老会肯定不会同意的。拿别的东西来换?黄金,土地,美女?雇佣军未必看得上。没得东西,索夫彦只好耍无赖了,咆哮道:

“你们要知道,我们两军是唇齿相依的盟友,唇亡则齿寒,我们也是打残了,就凭你们,恐怕也独木难支吧。现在守卫北亚齐的爪哇人,已被我军打伤了,只需再加把火,一定能够顺利拿下,到时候,两军合为一处,共同抵抗爪哇人主力部队不是更好吗?如果贾拉勒倾巢来援,说不定,可以歼敌于野,到那时,守备空虚的棉兰城,唾手可得。雇佣军以此大城为依托,进可攻,退可守,还能得到兵源补充,何俱爪哇人殖民者?”

子明鼓掌喝彩,这个索夫彦懂得还真不少,这会儿竟用起中国人的兵法相劝了。不过,不论你怎么说,我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如果不趁机扩大分成比例,我们岂不是丧失良机?待索夫彦咆哮完,沉声道:“如果我们这边能够无限期的阻止贾拉勒进攻的话,你们采用近迫作业,坑道进攻,缓缓图之,多久能拿下北亚齐?”

“北亚齐的军火库已被我军炸毁,其地又在我军重重包围之中,外援断绝,如此相持下去,不消数日,待其弹尽,巴拉莫诺必降。”

“既然这样,还需要我军相助吗?贵军不防养精蓄锐,徐图之。”

“你们真的有实力,无限期的阻止爪哇殖民者的支援?”

王辉拍着胸脯道,“我们既然已经接下了打援任务,那么既便拼光了,也会将任务完成。只要我军还存在一人,就不会放敌人一兵一卒,到北亚齐境内。”

索夫彦谔然。他不信这群贪得无厌的雇佣军会为了亚齐拼光老本。可是,不信,又能如何?看来,自己只能向长老会汇报,再舍掉一部份利益,以换得雇佣军出兵相助。正要愤愤离去,一位作战参谋走进了会议室。

“好消息,棉兰的守军出动了……”这位参谋见索夫彦在此,知道自己失言了,赶紧闭嘴。

索夫彦觉得奇怪,棉兰的守军出动,怎么会是好消息?那儿的守军,一个不出才好呢,正好可以减轻攻打北亚齐的军事压力。如果一直不出动,打援的雇佣军可以撤防,共同攻打北亚齐。

“来了多少人?”索夫彦问道。

“好多噢,黑压压的一大片,前不见头,后不见尾!”作战参谋如是说。

索夫彦听了感觉一头雾水,都言雇佣军里,人才济济,军事过硬,怎么这位参谋报的竟是虚词?黑压压的一大片,是多少?一千还是一万?怎么也不见汇报对方有多少坦克,多少大炮?如果,雇佣军的参谋都是这样,这支雇佣军的实力也就不过如此。以自己平日的观察,雇佣军里不应该有这样的脓胞啊。略一思索,明白了,原来对方在防着自己,怕被听去了机密。

“军务紧急,我就不耽误你们了,告辞!”索夫彦路过那位作战参谋的身边时,特意狠狠的盯了他一眼。这位参谋嘻嘻而笑,浑然不知。

待索夫彦走远,子明笑骂道:“就你聪明!现在可以说了,敌人到底来了多少?”

“屠龙会的兄弟报告说,整个机械化师全都出动了,城内已没有一兵一卒的正规军。”

“哦?好嘛,命令部队,一切照原计划行动!”

子明皱着眉头说道:“贾拉勒迟不出动,早不出去,偏偏等到巴拉莫诺打了胜仗,他才出动,只恐其中有诈!”

“二哥你是担心贾拉勒假出兵,杀个回马枪吗?”

“有这个可能。”

“二哥,我军的行动极为隐秘,贾拉勒不可能发现我军的意图。况且,贾拉勒是那种狡诈并且非常贪婪的人,此次出兵,定是为了抢夺功劳。如果亚齐人胜了,他倒会迟疑要不要出兵,现在亚齐人败了,损失惨重,他害怕剿灭亚齐的全部功劳被巴拉莫诺独占。这才迫不急待的想去分上一杯羹。”

“三哥何以知之?”

“兵书上不是说,要知将吗?既知自己的将,也要知敌人的将。针对敌人将领的带兵习惯,是分析敌军行事的一个重要依据。”

子明对王辉刮目相看。

……

贾拉勒虽然心急火燎的想去抢功劳,但几个月前雇佣军给他留下的印像太深了。短短的半个小时,自己的机械化师就阵亡一千余人。事后调查,阻击自己的不过是一支二百来人的特种部队。从所捣毁的军营规模来推算,雇佣军应当是一支人数在一千人左右的队伍。如果其不减员的话,那么行军途中,随时都有可能遭到突击。公路狭长,一边是山,一边是海,大队人马不易展开,如果被人突袭,损失必然惨重。贾拉勒不得不小心行军。侦察人数加派了一倍,又临时抽调二个团的步兵,往山沟里钻,与公路上的大部队齐头并进。如此小心冀冀的行动,其行军速度也就可想而知了。平均每小时,移动不到三公里。慢腾腾,尤如乌龟爬。

从早上出发,到日中高悬,机械化师尚未走完一半的路程。

贾拉勒急了,黑夜正是敌人偷袭的最好时机,特种兵原本就可以一当百,一到黑夜便如虎添翼,军队要在野外过夜的话,将极为危险。是加紧行军还是回城?正犹豫间,有侦察兵回报,前面十公里处,道路被堵死,山上树梢上挂了一大片军用睡袋。

“一共有多少?”

“数不清,估计有几百吧。”

贾拉勒想了片刻大笑道:“非土著人多狡诈,这一定是他们的疑兵之计,想吓退我们,我偏不中其计,命令部队全速行动!”

贾拉勒的师既然是号称机械化师,那么整个师必然是建立在轮子上的。全速开动起来,千轮奔腾,压得大地颤抖,灰土飞扬,声势到也壮观。花了二十多分钟,贾拉勒兵临丛林大队的狙击阵地。正如侦察兵所说的,眼前是山势险峻之处,公路原本劈山穿过,现在已被数百吨泥土石块堵死。推土坦克上前开道,那曾想遇到了反坦克地雷,爬了窝。叫工兵去排雷,只听侧面山岭上沉闷的狙击枪声响起,工兵们纷纷倒地。

看来不拉开架式是过不了这道坎了。贾拉勒命令士兵下车,准备阵地战。

经过这些耽搁,原本拉得长长的机械化师,这会儿已挤拢来,汽车、坦克、装甲车、牵引火炮一辆咬着一辆,在公路上摆成了一字长蛇。躲在暗处观察的飞毛腿,见状大喜,命令,火箭炮大队开火。

阻击阵地的背后,隐隐传来低沉的龙吟,无数带着长长尾焰的火箭弹从头顶飞过,好似一场闪亮的流星雨。

火箭炮大队隐身位于阻击阵地后方,十公里处的密林中,共有二十七辆。全都是清一色的89式122毫米40管履带式自行火箭炮。这种火箭炮通用122毫米火箭弹族,为了破坏敌军机械化师的装甲,第一轮射击全部采用20公里子母火箭弹,每枚火箭弹内装39枚子弹,二十秒之内就可以完成一次齐射,四十枚火箭弹就是1560枚子弹,一个大队进行一次齐射就是42120枚子弹。事先已测定好了射击诸元,四万多枚子弹,犹如钢雨般密布在前后长达八公里的公路上空,既不重复也不落空。

此刻印尼机械化师正处于将散开未散开之时,人车混杂在一块,当死亡钢雨驾临的他们上空的时候,贾拉勒知道,自己面临的是灭顶之灾。

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有正规军才可能拥有的集群火箭炮,雇佣军也会拥有。但此刻自己身边,四处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容不得他多想了。

转眼间,无数的肢体,汽车零件,武器零件,飞上了天空,接着腾空而起的黑烟,又将这些零件给完全吞没。在公路上的印尼人,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全都像是在巨浪中翻滚,一会儿被抛上天空,一会儿又被掩没在土浪底部。

从天而降的死神,露出他狰狞的笑容,升腾而起的黑烟,就像是他黑色的翅膀,尽情的拥抱自己新的子民。

叫人喘不过气来的二十秒急袭之后,世界仿佛刹那间恢复了平静,就像是“的士高”舞厅,突然断了电。所有活着的人,耳中俱是轰轰隆隆的爆炸余音,听不到任何的鸟叫兽吼,受伤者将军的惨号声。

仿佛是银河着了火,落入人间,在人间霎时形成了一条长达八公里,宽为三百米左右的火带。燃烧着的汽车轮胎是最好的火种,滚到那里,那里就是一条火路。装在汽车油箱中的汽油是最好的助燃剂,炸开去,在周围形成一片火湖。数百辆汽车,就是数百片火湖,这些火湖联接起来,就成了一片火海。

被击中的装甲车,坦克,直接变成了一座座钢铁坟墓。偶尔有幸存者从中爬出,也是浑身着火,奔跑不到几米就仆地,成为一小堆“人油火”。

热带植物长得快,公路两旁尽是比人还高的野草,稍远处则是密林。无论是野草还是密林都是易燃物,这些易然物纷纷被火海吞噬,又进一步助长了火海的威势。

令人难以相信,一个整装机械化师,就这样,被二十七辆火箭炮车,在二十秒中内给全部报销了。

这似乎验证了现代高科技战争的一条法则,发现就意味着被消灭。只要发现敌军所在,不论敌人有多少,攻击方只需少量的部队,就可对其展开毁灭性的打击。在这里,人多并不意味着安全,在现代化的面杀伤武器面前,单位面积上,所立的人越多,意味着损失越大。这又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集团冲锋作战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将来的战争应当是少数精兵,在高科技武装下的特种作战。特种作战的成败,直接决定着战役的胜败,以及战略走向。

位于高处的飞毛腿,全程目瞩了巨变,二十秒之中,血、肉、钢铁、大火形成的地狱,让所有的人体会到什么叫战争的残酷性。

呜——呜——呜——火箭炮的龙吟再度响起。

第二波火箭炮齐射已然发动。

89式122mm火箭炮,备弹四十发,自动装填机可在3分钟完成再次装填,并迅速进行第2次发射。如果贾接勒的机械化师保持着合理的间距,那么全师的行军队伍应当长达三十公里左右。因此要想全歼,按每次毁灭八公里计算,需要三到四次齐射。火箭炮大队在两次齐射,打光弹药后,将返回基地,重新装填弹药。战士将换乘另外的火箭炮车,赶来助战。这是因为雇佣军现在武器远多于人可熟练操作的人。只不过,谁也没想到,印尼正规军的人员素质那么的差,全师的车辆会挤作一堆。一次齐射就全搞定了。前方指挥的飞毛腿,惊讶于火箭炮集群猛射所造成的惊天动地的效果,没有及时的给火前炮大队新的命令,于是照原计划装填完毕之后,就发动了第二次齐射。

“快停下,快停下……”飞毛腿冲着头盔无线电猛喊,也许是因为太急了,他一直喊了四五遍,才改用军事术语喊:“取消第二次齐射!”

为时已晚,第二轮齐射的火箭炮已然打出,在八公里的火海之后,又形成了一片新的火海。

活该印尼人倒霉,第二轮本应取消的炮击,正好将二个急行军赶来的步兵团给包裹在里面。这两个团在得到贾拉勒的急行军命令之后,匆匆忙忙的上了大路,用两条腿急追汽车轮子。没想到一头撞进了死神的怀抱。

战争并不全看指军者如何的英明,有时候,叫人嘀笑皆非的运气,也能改变战争的结果。如元朝履灭于“神风”之下的十万大军,如二战时,中途岛海战,如果美国舰队被日本先发现,开劈第二战场时,度海的盟军如果遇到了风暴。

火势猛烈,已成燎原之势。

谁也别想用人力去扑灭这场大火。只能求助于老天爷了。好在这里每天午后二点钟左右总有一场热带暴雨,今天的这场暴雨如期而至,……。

暴雨过后,硝烟散尽。

暴露于野,无人收拾的死尸烂肉,自有成群的乌鸦,食腐的秃鹫,饥饿的野兽和印尼人来收拾。等着战士们的还有一场大战呢。

事实上,大战已经开始,一场争夺棉兰的城市攻坚战。

由于担心贾拉勒会杀一个回马枪,早已潜伏在棉兰附近雇佣军,直到飞毛腿说“得手”,总攻的命令才下达。

不要以为贾拉勒的机械化师离开了,棉兰城就人去楼内了,棉兰毕竟是一座拥有二百多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城内光武装警察就有数千名,还有一个高炮团,一个工程兵营,上万个民兵,甚至还有一个在别国已经绝迹了的骑兵营。这些七七八八的兵力,加起来拥有将近二万人。贾拉勒之所以能够放心的离开,看中的也就是这些部队。在城市战中,这些部队的战斗力非常有限,但数量众多,着实让人头痛。更加紧迫的是,印尼海军已在路上,如果不能在其赶到之前拿下棉兰,并且封锁港口,阻止其登陆的话,那么前面所作的一切努力将化为乌有。

针对棉兰城内的情况,雇佣军制定的作战方针是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特种大队负责剪断棉兰对外所有的线路,从电线到电话线一律切断。通信中队开动大功率电磁干扰机,全面遮蔽棉兰的无线电通讯。屠龙会的帮众在城内四处放火,散布谣言,削弱守城部队的士气。直升机大队,采取空袭+特种作战,迅速捣毁敌人的指挥系统。由于有事先屠龙会提供的准确情报,直升机大队的瘫痪行动进行得很顺利,十分钟之内,棉兰城内上百个关键节点遭到了精确打击,棉兰的城防,完全“休克”。守城的士兵,既不知道来了多少敌人,也不知道上级是否还想继续抵抗。一直没听到上级的消息,还以为上级逃跑了或是被炸死了。胡乱的猜测助长了谣言的杀伤力,在这种软杀伤中,爪哇人士气大跌。

巷战大队、特种大队、坦克大队,迅速穿插进去,占领车站、桥梁、十字路口、军营、军火库、广播电视台、政府大楼、仓库、海关,等等关键节点和建筑。

随着部队行动的有广播车,一边进攻一边播放通告,“我们是亚齐国民军和印尼国际雇佣军的联合部队,棉兰已被我军占领,贾拉勒已被打死,机械化师全军履没。抵抗是没有出路的,放下武器投降是你们的唯一的活命机会。棉兰的市民们,为了你的安全请呆在家里不要上街。如果帮助我军,消灭爪哇人殖民者,你们还将得到至少十万盾的奖励。……”

广播车,一遍又一遍的喊,四面八方,尽是广播车的喊话声,棉兰城内的民兵,警察,真以为棉兰被完全占领了,当雇佣军巷战部队,杀到时,稍稍抵抗,便大片大片的缴械投降。

信息战再一次验证了他的威力。

棉兰市内稍稍安定,炮兵大队就穿过市中心,部署在港口,专等鱼儿上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