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秦始皇

Saint-Xu 收藏 0 131
导读:如果我是秦始皇

前文《是打开始皇陵墓的时候了》发表后,传到某网站去,只一天点击逾十万(据说最热闹的一个小时点击达四万),创了什么纪录云云。可见炎黄子孙关心始皇的——关心自己的传统,关心中国文字统一的根源——实在多。好现象。然而,同学说,数百个回应,大部分骂我。有些是人身攻击,不算,但客观不同意打开始皇陵墓的,有百多个。十多万中只有百多个表达不同意,本微不足道,但既然大家认为是重要话题,我应该再说说。


反对打开始皇陵墓的声浪有两种:其一是我们不应该干扰先人之墓;其二是科技还不到位,不能防止氧气侵蚀。


不应该干扰先人墓地之见没有支持。兵马俑是始皇之墓的一小角,已经打开了,说不干扰已经干扰了,而发现兵马俑那位仁兄成了英雄。据我的理解,兵马俑不继续开发的主要原因,是变化不多,虽然知道还有数之不尽的兵马,开发下去没有新意。不难想象,始皇地下有知,翻一翻身,骂了出来:「你们这些后生小子懂什么?老夫力拔山兮气盖世,何止兵马咁简单?蠢到死,不打开陵墓怎会知道老夫厉害!」


真的不该干扰先人之墓吗?这些年神州大兴土木,推土车过处,无数墓地被翻得草木凄悲,而盗墓早就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行业,以致一件如假包换的唐三彩,懂得鉴辨的在地摊找到,市价低于一件儿童玩具!


较有道理的反对开墓,是氧气侵蚀文物。某程度无可避免:可以做到墓中没有氧气,但这样,参观就头痛了。为了讯息费用的调查,我研究古物二十多年,知道主要是彩陶的颜色,曝光或遇氧后会变,但适当保护,可以持久。荷兰三百多年前的大画师伦勃朗,遗留下来的素描作品,国宝无疑也。今天在该国的博物馆展出,灯光非常暗,仅足以令人叹为观止。


盗墓盗墓,北京当局知道被盗之墓无数,一般不是那么重要,半管半不管。比较重要的当然管,但今天认为此墓重要,到了明天,更重要的出现,于是昨天的保护免不了松弛起来。始皇之墓是另一回事。作为人类文化的重要遗产,此墓独一无二也。我深信开发此墓北京会做得好,保护内里的文物也会做到一流。


不少读者提出墓内有水银为河,记载无疑这样说。但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今天那些水银应该不存在了。除了黄金,当年没有其它发明可以盛载水银二千多年。如果水银今天还在,我们更要看个究竟了。至于什么毒气云云,鸡毛小事,容易处理。


秦始皇花了那么大的人力物力,加三十九年心血,建自己的陵墓,无疑是相信死后再有来生。一千三百年后智力超凡的苏东坡,多多少少还相信会有来生。这样的文化不是中国独有,解释了为什么以文物陪葬的行为,我们的过去是那样普及。时代改变了,知识增加了,加上墓地昂贵,今天盛行火化。伟大如邓小平,墓地有资格不小于始皇的,却选火化,让骨灰随风飘散,使我这个仰慕的人无缘到墓前深鞠一躬。


如果我是秦始皇,地下有知,知道没有来生这回事,但自己毕竟建造了那个举世无匹的大陵墓,放了那么多的好东西进去,我会恨不得二千二百年后的好奇之士,把陵墓打开,让我对他们说:「进来看看吧。墓内是你们先人的文物,要感谢我当年发神经才保存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