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第三章 悲情迦太基 4、蒙森之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3/


前几日还忙碌喧闹的农庄现在变地空落落的,马尔库斯等人已经料想到这个结果,但还是四处搜索,希望可以找到一点关于失踪税金的线索。

“长官,这里有人!”一个民兵大声喊道。众人忙赶去,那里是一个存放葡萄酒和腌肉的地窖,十几个民兵一下子从里面拉出几十个畏畏缩缩的男女奴隶。马尔库斯冷冷将手里的短剑在他们眼前晃了晃,说道:“我不是个嗜血之人,现在我只问你们一件事——你们的主人在哪?谁说出来我就给他自由!”奴隶们恐惧地看着他,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格涅乌斯用高卢语重复了一下马尔库斯的话,但仍然没有人站出来。

“混蛋!你们的主人抛下你们自己逃命,你们还这么维护他?看来不在你们身上划几道口子,你们是不会说的!”特伦西斯说着就要动手。马尔库斯转过脸去,他没有阻止部下的举动,毕竟现在是性命攸关的时刻,他只能狠下心肠。特伦西斯拉过一个瑟瑟发抖的奴隶,猛一剑扎入他的大腿。凄厉的惨叫引得奴隶们更加恐慌,特伦西斯又抓住一个女奴隶,用短剑抵住她惨白的面孔,“快说,你个狗娘养的高卢婊子!”

正在这时,科尼赫克斯飞似地冲上去,一把推开特伦西斯,他转过头看着马尔库斯,眼里满是恳求。马尔库斯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便对暴跳如雷的特伦西斯说道:“不要为难女人,把所有女奴都放了吧。”特伦西斯狠狠瞪了一眼科尼赫克斯,挥挥手让其他人将女奴隶一个个带出去放了。

科尼赫克斯和格涅乌斯尽力劝说剩下的男奴,好一会儿,一个干瘦年老的奴隶才颤颤略略地走出来说:“长官,我们主人连夜就走了,并没有说去什么地方……他走时留下我们看守庄园,我们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请您放过我们吧……”马尔库斯听到他竟然说的是熟练的拉丁语,不免诧异地问:“你不是高卢人?……你是罗马人?”老奴隶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原本是在罗马城里开酒馆的,只因自己好赌,把财产都输光还欠了一大笔钱……不得已,我只好卖身为奴隶。”

“你欠谁的钱,把自己卖给谁了?”

“哦,我欠的是蒙森兄弟会的钱……之后他们就把我送到这里来了。长官,我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蒙森兄弟会……加图·蒙森?”马尔库斯喃喃自语,陷入沉思。威克多小心地探问道:“马尔库斯长官,你在想什么?这些奴隶该怎么处置?”

“放了他们吧……我们回罗马!”马尔库斯硬声道。


没想到返回阔别一年多的故乡竟然是偷偷摸摸地回来,马尔库斯与他的部下尽量化装的不引人注意。走在熟悉的城中街道上,觉得罗马比自己离开时更加繁华了。马尔库斯带着一行人钻入居民区狭窄的道路上,忽然,马尔库斯停了下了脚步。昆特斯推了推他:“怎么了,长官,走的路不对吗?我们不是要找蒙森兄弟会吗?”保罗斯抑制着心里无比的激动,挽起马尔库斯肩膀说:“马尔库斯……我们的家就在前面!”

格涅乌斯在一边用极快的语速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敢回家?马尔库斯,保罗斯,冷静点——你们一旦回到家就会被抓起来绞死,我们也会受你们连累!”特伦西斯却不满道:“糟老头,你的老婆孩子不在罗马当然这么说了,你再多嘴,小心我打掉你嘴里剩下的牙!”格涅乌斯一听来气了,毫不客气地说:“马尔库斯,你瞧瞧你的下属敢这样和我讲话?!我可是军团财务官啊……”

“呸!离开军团你什么都不是,你现在不过是个糟老头子……”

“够了!”马尔库斯喝道,他伸出一只手,紧紧搂住保罗斯,亲吻着他的额头,“保罗斯,相信我……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有事!波利奥已经不在了,你是我唯一的伙伴!”

其实马尔库斯心里又何尝不想回家看看呢!自己的继父唐克雷德是不是还向以前那样烂赌酗酒,波利奥的父母是否还在为他们最爱的儿子伤心流泪,又或许还能碰见朱丽娅,她承诺自己会好好照顾继父的。

前方公共喷泉水池边聚集了不少提水和洗涤衣物的妇人,一个倩丽的熟悉身影进入马尔库斯的眼帘。“是她——朱丽娅!?”马尔库斯担心自己看错,急忙走前几步,揉了揉眼睛。再看时,一切又回归平静,根本没有朱丽娅的影子,马尔库斯自信没有眼花,他想回家去看个究竟,但当他回头望见众人等待他决断的眼神时,毅然说道:“跟我走,不要和任何陌生人讲话!”

马尔库斯并不知道蒙森兄弟会的总部在哪里,不过那天老加图曾带他到过一家酒馆,那是蒙森兄弟会的产业。


马尔库斯决定先到那碰碰运气。跟随马尔库斯的民兵兄弟们已被分散在城里打探消息了,现在留在他身边的,除了格涅乌斯外,就是从山南高卢常备军团带出来的十名士官。

现在正是黄昏,酒馆内的酒客并不算多。马尔库斯一行人进去后,分散在各处坐下,马尔库斯带着科尼赫克斯、格涅乌斯和威克多坐在离柜台最近的长桌前,在马尔库斯桌对面,几个打手摸样的粗壮大汉一边喝酒一边玩着骰子。一个店里的小伙计过来招呼马尔库斯他们,马尔库斯张口就要他把老板叫来。没多大工夫,那个酒馆老板笑盈盈从后堂出来。

显然,酒馆老板早就忘了马尔库斯是谁了,马尔库斯也不跟他转弯抹角,直接就说道:“我知道你是蒙森兄弟会的人,告诉我——你们会长住在哪里?”酒馆老板脸色立刻僵住,边上的几个粗壮大汉警觉地望向马尔库斯。马尔库斯全然不理会旁边几个大汉已经慢慢站了起来,并围向了他。

“嘿,小子,”为首的一个大汉一只手拍在马尔库斯的左肩上,“我警告你,不要在这里搅事,赶快滚!”马尔库斯头也不回的说:“我也警告你,马上把你的狗爪子从我肩上拿开,不然我立刻扭断它!”大汉丝毫不把马尔库斯放在眼里,骂道:“什么?乳臭围干的小子,知道我是谁吗?我可蒙森兄弟会的第一金牌打手……”

马尔库斯右手飞快扣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提一折,只听见一声脆骨断裂之声,待马尔库斯松手后,那大汉杀猪般地痛叫起来。其余的几个大汉刚想发飙,却被早就手痒的昆特斯、特伦西斯等人扑上去一顿拳脚,那几个普通打手哪是这些军团老兵的对手,没一刻,就都和他们的小头头一样杀猪似的嚎叫。在坐的酒客们一见情势不妙,当即争相奔逃。

酒馆老板擦了擦脸上斗大的汗珠,颤声道:“各位,各位……慢动手,有事好商量,我立刻去找我们会长……”

“那你就快去啊,别让我们长官在这里久等!”昆特斯一把拎起酒馆老板的衣襟,像拎个小鸡一样将他甩出门外。马尔库斯冲门外老半天爬起来的酒馆老板道:“对加图·蒙森说我马尔库斯在这里等他——他应该还记的我!”

朦胧的夜色降临了大地,酒馆小伙计哆哆嗦嗦点亮了一盏油灯,放在了马尔库斯跟前的长桌上。马尔库斯冲他一笑,说道:“这里没你的事了,回家去吧。”小伙计一听,如释重负,一溜烟跑了出去。

特伦西斯、昆特斯众人在酒馆放肆地拿出酒肉食物大哚起来,马尔库斯知道大伙都饿了,也就由着他们。科尼赫克斯小心地将一大份酒食放在马尔库斯面前,随后虔敬地站在他身后。马尔库斯带着谢意对他笑了笑,转头先喝了一口酒。马尔库斯皱了皱眉头,对一旁正用嘴撕扯着猪腿肉的威克多说:“我不喝烈酒,威克多,去给我拿点葡萄酒,顺便弄点面包……哦,再看看有没有蜂蜜。”威克多正吃的满嘴流油,有点不情愿地放下烤猪腿,小跑进入后堂的厨房闹腾开了。

“马尔库斯……我有点担心,蒙森兄弟会不是好惹的,就连上层贵族都与加图·蒙森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格涅乌斯内心不安地说。马尔库斯老练地用匕首切下一团猪腿肉放在他的盆子里,道:“别担心,财务官先生,我有信心让加图·蒙森把税金还给我们。”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全力一搏,这是我们军人的本色!”特伦西斯在一旁放言道。

外面陡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马尔库斯众人立即戒备。只见外面火把通亮,人头撺动,不知道来了多少蒙森兄弟会的打手。昆特斯擦了擦雪亮的短剑道:“至少有上百人……马尔库斯长官,这下我们得玩命了!”

“我可没准备与他们动手,昆特斯、特伦西斯,还有保罗斯,你们全在这里保护好格涅乌斯先生,威克多跟我出去。”马尔库斯道。威克多听了,面露难色,很不甘心地挪动着脚步。马尔库斯看他这熊样就来气了,刚想骂他几句,却见科尼赫克斯按住威克多,首先站到了马尔库斯身边。马尔库斯大为意外,待见到他坚定的神情,似乎在那里说:“主人到哪,我就到哪!”马尔库斯当下叹了口气,一出门便看见人群中为首的一个竟是当日跟随在老加图身边的努米迪亚奴隶。

只听马尔库斯对这个努米迪亚人戏道:“还记得我吗,黑鬼?”努米迪亚人脸立刻阴沉起来,但依然礼貌地做了个请的姿势,“我家主人请马尔库斯百夫长到府上一谈。”马尔库斯示意科尼赫克斯跟紧他,两人在这个努米迪亚人的引导下走去。


加图·蒙森号称“罗马首富”,却不料只住在这么个狭小简陋的园宅里。这座小宅年代久远,既无华丽的内部装饰。也无值钱的奢侈摆设,这老加图如果不是个生活异常俭朴的人,就是一个天生的守财奴。

努米迪亚人道:“我们主人正在餐间用餐,请马尔库斯长官随我来。”同时,拦住正欲跟在马尔库斯身边的科尼赫克斯。马尔库斯轻蔑地看了努米迪亚人一眼,接着对科尼赫克斯做了个手势,让他留在这里,并多加小心。

刚一进门,马尔库斯就闻到一阵诱人食欲的香味,但见老加图正斜靠在卧榻上享用晚餐,两个老仆和一个厨娘侍立左右。圆形的餐桌上摆满了各色美食,除了有鸡蛋、橄榄、粟米、葡萄等清淡小食外,酥脆的面包圈,包馅的意大利面点,鲜美的鱼肉及家禽肉一应具全,还有一些连马尔库斯见都没见过更别提尝过的水果和食物。

“若伊拉,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这味道,我都难以挑剔了!”老加图全然没理会马尔库斯的进来。一旁的胖厨娘恭敬地说:“哪里的话,都是老爷教的好。”说话间,几个仆人都用余光偷偷瞟了眼马尔库斯。

这老家伙,嘴真叼,对吃倒是不含糊。马尔库斯挺了挺笔直的身躯,朗声说道:“加图阁下,我来了!”

老加图用洁白的巾帕抹了抹嘴,抬眼望着马尔库斯。马尔库斯并不惧怕他凌厉的目光,反而昂然道:“阁下,次行目的想必你我心中都有数,就不必兜圈子了。”老加图忽然冲马尔库斯笑了起来,“没想到,马尔库斯……那时你没有答应做我的角斗士是对的,现在你已经是军团第一百夫长了,以后升个军团副将,乃至指挥官都易如反掌……”说着,就请马尔库斯一同用餐。

马尔库斯却站在着没动,“不用了,我已经在阁下的酒馆里饱餐了一顿……我们还是谈一谈关于税金的问题吧。”

“你们都下去休息吧。”老加图吩咐左右,只留下那个努米迪亚人在身边。

“阁下,我知道是你派手下偷了我们押运的税金,现在,请您还给我——这批税金不只关系着我和我属下的生死,也关系着罗马对迦太基的战局!如果您对我当日不辞而别拒绝了您的要求而怀恨在心,您现在就可以向我报复!……我一个人的是生死不要紧……但不希望看见我的部下也陪着我死!”

老加图看着马尔库斯凝重的神色,哑然笑道:“没那么严重,马尔库斯,我们是朋友……你是名震高卢的罗马勇士,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的人才赶赴卡戎(罗马神话中冥界渡口的船夫)的渡头呢?”

马尔库斯木然道:“那你……你要税金干什么?你已经很有钱了……就算给你全世界的黄金你也花不完。”

“这些税金虽有上千塔兰特,但不及我全部家产的十分之一,我并不在乎这些钱!”老加图悠然道,“我在乎的是罗马能否打赢这场与布匿人的战争!一旦罗马输掉战争——我提供给元老院的大笔军资全部蚀本外,遍布地中海的所有蒙森兄弟会商船,就会遭受迦太基海军的封锁和洗劫……这对我是不可估量的损失!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让罗马赢得这场战争!……”

“我想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要盗走你押运的税金,”老加图笑容依然儒雅,“如果这批税金丢失,你和你的手下固然要被推上绞刑架,而尤利乌斯家族也会因此事名誉扫地,那么他们在元老院中再没有了立足之地……弗拉维斯是一个很注重声誉的人,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家族就此倒台。”见马尔库斯静静听着,他示意努米迪亚人搬张椅子让马尔库斯坐下,继续说道:“目前罗马大军在西西里岛与布匿人相持不下,而海战又接连失利……照这样下去,布匿人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利用强大海上优势,对意大利的港口进行全面封锁。到时候你还指望我们的陆上军团能干什么?所以罗马必须尽快建立一支能和布匿人相抗衡的舰队。可是我们罗马人不管是造船技术还是海战经验都不如布匿人,可笑的是元老院那帮人却大把大把的把钱投入到他们自己名下的造船工厂,你能期望那些单层甲板帆船能战胜布匿人的海军吗?——而我的造船工厂能够造出坚固快速的三层桨座战船,还能提供训练有素的架船水手……可那些元老们尤其是弗拉维斯,却反对我慷慨的建议!哼哼,我太了解弗拉维斯这个人了,在我还是罗马执政官的时候,他只是个刚入元老院的小议员,他这个人一边叫喊着‘罗马的利益高于一切!’一边拼命为自己的家族敛财放债,收买人心。这次元老院决议建立舰队,弗拉维斯名下的尤利乌斯造船厂几乎包办了一半的战船建造……换句话说,又有不少国库黄金流入弗拉维斯的腰包了……”

“弗拉维斯大人绝不是这样的人!”马尔库斯忽地站起来,说道:“反而你盗窃税金以此来要挟弗拉维斯大人就很无耻!”

“你错了,马尔库斯,我是个商人,商人只要有利润可图就不管什么无耻无赖!我们都是一样的人,马尔库斯,我们都有私心,你想为罗马带来胜利,我也想为罗马带来财富……你可以用高卢人的尸体堆出你晋升的道路,我也可以用一些卑鄙的手段达到我的目的!……马尔库斯,明天我就要与弗拉维斯谈判了,我们打个赌,弗拉维斯肯定会答应将造船工程交给我……而你,一定会再获得晋升的机会。”

马尔库斯呆呆地望着老加图亲切儒雅的脸,他无言以对。他明白自己早已深陷尤利乌斯家族的泥潭,今生的命运将会连同尤利乌斯家族一起沉浮,不可自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