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四章 踏上故土

天军指挥官 收藏 0 6
导读: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四章 踏上故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4/


1892年10月16日,伦敦,英格兰大酒店。

王洛飞在酒店里开了一个房间,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

下午三点,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提着长方形黑皮箱的瘦高个男人走了进来,见到王洛飞后微微一躬身,把长方形黑皮箱摆在了桌子上,然后打开给王洛飞过目。

长方形黑皮箱里是两根长长的圆筒型钢管,钢管的一端还有一个凸出的凹起部位,王洛飞拿起其中一个钢管查看了一下,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先生,按照你的要求,我们已经加工出了八千三百根这样的货物。”

瘦高个男人见状,揉搓了一下双手,笑眯眯地望向王洛飞。

“非常好,这些是你的酬劳。等这些货物到了香港后,你还会收到一张五百英镑的支票。”

王洛飞掏出一叠英镑递给瘦高个男人,没有做过多的停留,提起那个长方形的黑皮箱,起身离开了房间。

瘦高个男人躬身向王洛飞行礼,等王洛飞走后,他喜滋滋地开始数手中的那叠英镑。

出了英格兰大酒店,王洛飞没有乘坐马车,又步行来到了另一个旅馆中,在那里等待下一个客人的到来。

王洛飞所等待的人其实是一些皮包商,通过他们,王洛飞逐一收集起制造步枪的零件。参照那本第二次世界大战武器图集中的步枪类枪械,按照伦敦机械厂现有的制造能力,王洛飞决定改制日本的三八式步枪,把步枪口径由六点五毫米改成了七点七毫米,大大增强了子弹的杀伤力。

三八式步枪的优点在于其构造简单,容易维护。子弹后座力小,因此不易使射击者心生恐惧。其杀伤力、抗风性能均较差。至于其精准的程度,与同时期步枪比较,在相同条件下,并没有太大的差异。有一点值得注意,后座力大小在缺少训练和经验的士兵身上,可能是射击好坏的一个决定因素。

第二次世界大战武器图集介绍的是陆军武器装备,不仅有各类武器枪械的构造介绍,而且还有对其优劣点的评价建议,这帮了王洛飞一个非常大的忙,把它和那部药典视为无价之宝。

王洛飞把这支步枪命名为“惊晓”,寓意驱逐笼罩在中国的层层黑云,唤醒中国这只沉睡的雄狮,不过由于这把枪具有修长的枪身,以及在中国关外的最先使用,习惯被人们称作“关东式”。

按照王洛飞的计划,那些皮包商将以货物的名义把这些步枪的零件邮往香港的货舱,届时再予以组装,一是怕引起英国军方的注意,二是避免到了中国被清政府官员刁难。


11月12日,日本酒馆。

酒馆的门外挂着“停业”的牌子,不过酒馆里却传来喧闹的欢笑声。

酒馆里坐满了日本和中国的留学生,作为两国在1889年同一年派往英国的留学生,也许同在欧洲的缘由,双方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建立起了一种亲密的友谊。

王洛飞、山本龙介和柳子杰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正是由于他们三个的大力推动,两国的留学生才有了更多的交流机会。

“王君,柳君,在此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聚,来,我敬两位一杯。”

山本龙介端起一杯酒,操着生硬的中文,起身冲着坐在他身旁的王洛飞和柳子杰说道。

“山本君,我们两国之间相隔的那么近,日后一定有再聚首的机会。山本君这次回国是前途无限,我祝山本君一帆风顺,大展宏图。”

王洛飞和柳子杰也随即端着酒杯站了起来,王洛飞冲着山本龙介举了一下酒杯,笑这说道。

“干杯!”

几乎同时,王洛飞、山本龙介和柳子杰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中国留学生和日本留学生开怀畅饮,尤其是雷风和大田慎三郎,两人谁也不服谁,敞开了肚子比起了酒量,最后拼了一个半斤八两。

明天,日本留学生将乘坐客轮回日本,七天后,中国留学生也将回国,这是双方在伦敦最后一次聚会。

“王君,希望你能来日本,大日本帝国将给你展示才华的舞台。”

聚会结束后,山本龙介悄悄地把王洛飞拉到一旁,用日语低声说道。山本龙介对王洛飞是很是器重,虽然不知道王洛飞在伦敦做些什么,但直觉告诉他,这个留着短发的中国青年不一般。

“多谢山本君的好意,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去日本看看。”

王洛飞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山本龙介的肩头,双目中流露出一股狡猾的神色。

山本龙介闻言一愣,他从王洛飞的话里听出一股别的味道来。


1893年1月3日,香港。

从邮轮下走下,踏上香港港口的土地,提着一个大旅行箱的王洛飞深深地吁出一口气,然后兴奋地向出口走去。

当王洛飞向查尔顿辞行的时候,正在搂着一名金法美女上下其手的查尔顿显得异常惊讶。经过三年多的合作,查尔顿已经把王洛飞当成亲密的合作伙伴,因此在他面前表现得十分随意。

查尔顿无法理解已经拥有巨额财富的王洛飞为什么会放弃舒适安逸的生活,选择去野蛮的、还未开化的东方去受罪,不过看到王洛飞去意已决,查尔顿只有祝他一路顺风。如果说开始时查尔顿还轻视王洛飞,那么在现在,他对王洛飞更多的是依靠,三年来,新世纪电讯已经成为了欧洲通讯领域的霸主,一个不可思议的商业神话。

“先生,买包烟吧。”

刚走出港口,一个衣衫淡薄、赤着脚的小男孩怀里抱着一个盛着各类香烟的大木匣子凑到王洛飞的面前。

虽然香港现在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但是这里的中国百姓们还是留着大辫子,表示自己是大清的忠实国民。

望着面黄肌瘦的小男孩,王洛飞心中感到一痛,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脑袋,从木匣子里拿了一包香烟,掏出一张10英镑的钞票塞到小男孩的手中,然后向蜂拥而来的众多人力车中的一辆走去。

“先……先生,你给的多了,我找不开。”

小男孩愕然地望着手里的10英镑,迟疑了一会儿,连忙扭身冲着已经坐上人力车的王洛飞高声喊道。

王洛飞笑着冲小男孩挥了挥手,吩咐人力车夫去英国领事馆,他要办理一些必须的手续,以提取那些堆放在码头货舱的货物。见王洛飞选了一辆人力车,其余的人力车夫一脸失望地离去。

“那是我的钱,你们还给我。”

人力车还没走出几步,王洛飞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哭闹声,于是扭头望去,只见一群半大小子围住了刚才卖烟的小男孩一阵拳打脚踢,把小男孩打翻在地后,抢走了他的那10英镑。

木匣子里的香烟撒了一地,小男孩伤心地坐在地上哭泣着,有了这10英镑,劳累的母亲就可以好好休息一阵了。

哭着哭着,小男孩忽然看见一个大手伸到他的面前,抬头望去,只见王洛飞正微笑着望向他。

“记住,男人不相信眼泪!”

王洛飞伸手拉起了小男孩,笑着说道。

小男孩万分惊讶地望着王洛飞,他还以为王洛飞是一位日本人,而且对王洛飞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毫不理解。

“走吧,我请你吃一顿。”

帮小男孩拾起散落在地上的那些香烟后,小男孩的肚子忽然传来一阵空鸣声,王洛飞轻轻摸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道。

小男孩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在望了王洛飞一眼后,怯生生地点了一下头。

在一家酒楼内,王洛飞和那个小男孩狼吞虎咽地分享着满满一桌子的美味大餐,看得跑堂的伙计目瞪口呆,他是第一次看到像王洛飞这样绅士打扮得人有这么狼狈的吃相。

酒楼老板也发现了王洛飞不雅的吃相,想到小男孩的那身破衣服,立刻变得十分警觉,吩咐几个强壮的伙计盯紧王洛飞,防止他在这里吃了白食就溜走,至少也要留下他那身不错的外衣。

“饱了没有?”

王洛飞用毛巾擦了一下嘴巴,问向身旁弄得满嘴油腻的小男孩,他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过这么正宗的中餐。

“饱了!”

小男孩打了一个饱嗝,不好意思地用袖口擦了擦嘴角,满意地点了点头。

王洛飞摸了一下鼓鼓的肚皮,从钱包里摸出一张10英镑的钞票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提起一旁的皮箱就向外走去。

酒楼老板见到那张英镑后态度离开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满脸笑容地走出了柜台,亲自为王洛飞拉开了店门,招呼他下次还来光临。

到了门口,王洛飞发现小男孩没有跟过来,扭身望去,只见他正盯着桌上那些剩余的饭菜发呆。

“我能把这些带走吗?”

小男孩感觉王洛飞在看他,转身望向王洛飞,一脸恳切地祈求道。

王洛飞从小男孩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期望,心中一酸,冲着身旁的酒楼老板点了点头。酒楼老板会意过来,忙吩咐伙计们打包那些剩菜。

“这年头真奇怪,留洋归来的先生竟然和小乞丐混在了一起。”

望着王洛飞和小男孩离去的背影,站在门口的酒楼老板摇了摇头,无奈地返身回去。


在小男孩的带领下,王洛飞随着他走进了一条破旧的街道,一股难闻的味道使得王洛飞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街道上住的都是贫苦的百姓,依靠干体力活谋生,见小男孩领着一个衣着鲜艳的男人,街上的邻居们一边和他打着招呼,一边以异样的目光打量着王洛飞,一些大婶大娘们拖儿带女地跟在他们身后瞧热闹。

“姐,我回来了。”

小男孩神气活现地来到一户庭院的门前,兴奋地推开了院门,口中大声喊道。

听到小男孩的喊声,一个十二三岁、梳着一条大辫子的女孩正在院子里洗一大堆衣服,见到一群人涌进了院子里,不知所措地呆立在原地。

“看,我带来了好东西。”

小男孩放下身上卖烟的木匣子,兴冲冲地迈进屋里,把用油纸打包的食物摊在了桌面上。

随着油纸包得打开,一股香气在房间里飘荡起来,跟随而来的邻居们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叹,小孩子们更是凑上前去,双目直勾勾地盯着油纸包里的那些美味食物,不断吞咽着口水。

女孩见状,微微一笑,上前招呼小孩们去吃桌上的那些食物,小孩们顿时一拥而上,嘻嘻哈哈地抓食着桌上的食物。小男孩一见急了,他想给母亲和哥哥留一些,正要上去抢一包食物,但是却被女孩拉住,冲着他微微摇了摇头。

王洛飞把这一幕看见了眼里,禁不住对女孩多看了几眼,女孩虽然衣着破旧,但是一双眼睛异常明亮,而且五官清秀,鼻梁小巧高挺。

女孩从小男孩那里知道王洛飞是客人,给他搬来了一个椅子,然后又倒了一杯开水。周围的邻居们对王洛飞指指点点地议论,好像在观看一个怪物般。

王洛飞一边喝着水,一边观察着这个院子,院子不大,一大堆衣服、水盆和洗衣板摆在院子的一侧,下意识地,王洛飞望向女孩的手,虽然是在香港,现在的气温也低到了十几度,女孩的一双小手被冻得通红。

围观的人们不敢上前和王洛飞说话,于是围住女孩姐弟俩问东问西,小男孩显得十分得意,把认识王洛飞的经过绘声绘色地讲给大家。

小孩们则围在王洛飞的四周,好奇地盯着他,有些大胆的小孩子还在王洛飞的面前做各种怪相,以引起王洛飞的注意。当王洛飞和一个小孩子说话的时候,周围的小孩们立刻欢呼了起来,唧唧喳喳地和他交谈。


正当王洛飞向小孩子们描述伦敦的繁华和电气化进度时,围观的人群分开了一条路来,一个中年妇人领着一个装有瓜子和糖果等零食的盒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见到王洛飞后不仅呆住了,她的印象里并没有见过王洛飞。

小男孩和女孩一起迎着中年妇人走了过去,小男孩更是钻进了中年妇人的怀里撒着娇,王洛飞见状,连忙站了起来,脱下了头上的礼帽,冲着中年妇人躬身行了一礼。

王洛飞的这一个动作使得周围围观的人们又是一阵骚动,中年妇人也显得有些手忙脚乱,连连示意王洛飞坐下。院子里的大娘和大婶们围住了中年妇人,向她打听王洛飞的身份,可是中年妇人哪里知道,只好报以无奈的苦笑。

看见邻里之间的关系如此和谐,王洛飞忽然有了想在这里租住的想法,一是体验中国百姓的日常生活,二是为了皮箱里的那两本书,香港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如果住进旅店,很有可能会发生意外。

王洛飞随即向中年妇人提出了要在这里租住的请求,中年妇人此时已经从小男孩口中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很感激王洛飞这么关心她的小儿子,于是答应了下来,而且拒绝了王洛飞支付房租的要求。

蹦蹦跳跳,小男孩领着王洛飞上了家里的二层阁楼的一间宽敞的房间内,小孩子们唧唧喳喳地跟着上了阁楼,大人们则在楼下围住中年妇人说个不停。

房间内有一张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和一个大红木箱子,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家具摆设,虽然简陋,但是打扫得十分干净。小女孩见床上的被子有些陈旧,迟疑了一下,随后抱来了一床崭新的大红被子、红色床单和褥子,娴熟地铺在了床上。

这时,王洛飞知道小男孩叫刘洋,小女孩叫刘海,还有一个哥哥叫刘江,母亲刘张氏。刘洋一家人的祖籍是浙江杭州,由于爷爷但年犯下了命案,因此逃来香港避难。

一直到晚上,院子里才安静下来,看热闹的大娘和大婶们领着小孩子们回家吃饭,为了欢迎王洛飞的到来,刘张氏特意买来了一只鸡,做了香气食溢的白斩鸡。

王洛飞落座后不久,一个身材强壮的青年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了房里,他就是刘张氏的大儿子刘江。见到王洛飞起身对自己躬身示意,刘江轻哼了一声,口中低声骂了一句“假洋鬼子”,坐下后低头吃饭,不理会王洛飞。

刘江已经从邻居的口中得知王洛飞的事情,虽然他不满王洛飞住在自己家里,但既然刘张氏已经同意,他也不好说些什么,打心里瞧不起王洛飞这种忘了祖宗、崇洋媚外的小人。

刘张氏歉意地向王洛飞微微颔首,对刘江的无礼表示歉意,王洛飞倒是毫不介意,笑着给刘洋和刘海夹着鸡腿。

“黄鼠狼给鸡拜年!”

低头往嘴里扒着饭的刘江看不惯王洛飞的“虚情假意”,忍不住嘀咕了一声,立刻被刘张氏狠狠瞪了一眼。


晚饭过后,刘江把饭碗一推,一言不发地起身离去。刘张氏清楚刘江的性格,无奈地摇了摇头。为了让王洛飞能够早点休息,刘张氏拿出一些糖果,让刘洋领着那群看热闹的小孩子们出去玩耍。

“先生,洗洗脸吧。”

王洛飞正在房间里考虑把皮箱子放在哪里的时候,刘海端着一盆子热水走了进来。

“以后喊我王大哥就可以了。”

王洛飞洗脸后,一边把双脚放到盆子里,一边笑着向局促地站着的刘海说道。

“嗯!”

刘海受宠若惊地点了点头,脸上荡起一股红晕,显示出少女特有的娇羞。

“谢谢你!”

等王洛飞洗完脚后,刘海连忙上前端走了洗脚水,走到门口的时候,王洛飞忽然说道。

刘海闻言身形一滞,轻轻摇了摇头,快步走出了房间。经过一番思索,王洛飞把皮箱里的书籍全部取出摆在了床头的桌子上,那本药典和武器图解也在其中,俗话说得好,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谁会对几本书籍产生兴趣。

躺在舒适的床上,王洛飞望着天花板发起呆来,香港可谓是中国最现代化的都市,但是和伦敦相比,简直就成了乡村。

带着对未来的种种幻想,王洛飞打了一个哈欠,翻身睡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