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南方熊熊战火燃起,北方初战后的平静能维持多久?反正,京津守军和大批热血百姓都动起来了,冬日的华北大地上,一片热火朝天景象.

十二月十六日,溏沽外海上的YF联军终于等到了因沿路挑衅而耽搁地第一批援军,二十三艘军舰和六十艘运兵船载来地九千陆军.后面,YF第二批援军也在沿路炮击我沿海地带,以报复禁烟运动.我沿海炮台无一例外开炮进行还击.无数战士咬牙切齿念着:海军,我们的海军,什么时候......

战士们不知道,我们的海军虽无法与YF海军抗衡,但炮击长崎啊高崎啊还是很不错得.黄翼升彭玉麟正率军在琉球群岛清理倭寇,马上就去炮击倭岛了,海军陆战队就干干......直说好了,就是上岸纵火抢劫,谁要骂就骂吧!呵呵,要不怎么说我不恨YF等列强呢,仇是一定要报,而且无所不用其极.但俺和他们都是流氓,一路货色啊.不过,对倭岛狗子,老子不整得它们四脚朝天誓不罢休.

十七日,YF联军四十多艘军舰对大沽炮台发动了十几天里第四次进攻.这一次,炮台守军坚定了先发制人的方针.那是一种决心的表现,告诉着敌人,你敢让我看见,我就敢打.为此,宁愿浪费几发炮弹于射程以外.

战斗开始前,战区司令左宗棠的将令已传到,严令炮台指挥官,情知不可为时,不准死守不退,隐晦得指出,既要战,大量牺牲就不可避免,但一定要保存部分战士,为岸防部队保留优秀火种.同时命令,协守炮台的陆军大部分撤出敌军炮火之外待敌,只留少部分兵力以防万一.

炮台守军司令刘千万上校接令后鼓舞部下:"兄弟们,面对四十多艘敌舰,几百门舰炮,只要鬼子想着去京城,大沽炮台终将不守.但我们该怎么办?任由鬼子从我们身边过去吗?"

"与鬼子拼了!"战争,已不能使将士们恐惧.

"不,监国王万岁,左大人,刘师长,都不要求我们战至最后一人.但我们要尽全力把炮台储备地炮弹全部打到鬼子的头上去,最大限度减轻溏沽的压力.溏沽压力减轻,就增加了天津的安全,天津安全,京城就安全,京城安全,监国王万岁就安全,监国王万岁安全,他就一定会为我们报仇血恨.是不是啊,兄弟们?"

"干死小鬼子!杀光白皮儿猪!"

"哈哈......牛别吹早了.咱们现在就是,一要狠狠打,二要保住命.别让监国王万岁组建岸防部队时,一个老人儿都没有,听见没有?"

"是,杀敌又保命!"

"对,大家既明白了,就准备干死小鬼子吧!白皮儿猪怎么也能宰几头."

意料之中,大沽炮台没能撑住YF舰队的狂轰滥炸.因岸炮大多被击毁,而炮弹口径不一,也不可能全部打出去.六座炮台绝大多数大炮被摧毁,一千五百岸防炮兵大半阵亡,只有五百余人伤痕累累得撤下来.但他们将最后几门没被摧毁地小炮抢救了出来,这是将士们提前准备好得.大家说了,搬上溏沽城头将有大用.只是......

眼看着炮台被敌军轰炸成一堆堆废墟,许多将士泪如雨下.而YF舰队也终于有一艘军舰被送入海底,伤亡也要用惨重来形容.

因为,所有将士都不愿京城再次失守,那么,溏沽自然成为第一个重点争夺的战略要地,这种心情不是命令所能缓解.所以,我对左宗棠的奏报长叹一声,最终允准.解放军需要一场血战,打出民族精神.如果军人真将生死置之度外,誓死维护国家与职业的尊严,让他们小战而放弃天津,是对军人的侮辱.

但我还是传令给左宗棠.如果解放军的伤亡能与YF联军打成三比一,我可以接受解放军阵亡一万人.超出这个数字,如侵略军还是拼死进攻,那就放弃天津,在路上将侵略军拖个半死,最后于京城之下,战胜敌人.我再赌,赌YF联军,就是他妈跟上帝通奸生下他们,也没有跑一万多公里来跟一个庞大国家拼命得超级牛B.

因而,我建议左宗棠,放弃在YF舰队直接威胁之下的溏沽,如果......如果解放军的确有为尊严不惜一切得勇气,那就在天津前面,与敌人打一场无需破釜沉舟得野战.西山兵工厂的大部分产量将支持出一次要用伟大来形容的战役.天津人民,华北人民,全国人民,将用心用手,撑起不屈得屏障......

华北战区司令部接受了监国王建议.而左宗棠刘铭传这些一流人才怎可能是生搬硬套之将呢.听了很久我心自知有根有据得纸上谈兵,是人才都知道先去粗取精,再举一反三.

十二月十八日上午,YF舰队大量炮弹浪费在了一座空城,溏沽守军几乎没做抵抗就撤出了,侵略军只在游击队和特战分队的袭击下,付出死伤几百人的代价,趾高气扬得[占领]溏沽.但在海上,斯特伦中将却眉头深锁,他并非不是个顽固得殖民主义者,可不能说恶棍就没有战略眼光.YF联合舰队又有四百人的生命丢在了渤海的波涛里.做为一个高级将领,自然有大沽炮台只有二千多守军的情报,而且,决不能说占领了炮台,两千守军就全被打死了.这伤亡对比不过是已方伤亡一个,对手伤亡两三个,YF能承受吗?如此顽强得军队,会白白放弃溏沽?陆军那帮白痴,如果没有我们的舰队,你们的尸体可能要铺满海滩!

如果能与清国和平共处?哦,斯特伦,你不过是个中将,却不是首相.

事实证明,YF陆军没斯特伦中将暗骂地那么白痴,占领溏沽后没有冒进.毕竟狼狈逃窜到海上的维尔金森少将地位不底,说地话很有用.援军在来路上,屡次挑衅屡次被反击,使YF联军的狂妄有所收敛.所以,安安稳稳得等第二批援军到来,连试探性进攻都没有,充其量小股部队骚扰一下.解放军也趁机大修工事.而特战分队自然不会不袭击侵略军兵营,或者突击敌军小股骚扰部队.平均战斗力不如敌军,特种部队单算可不在此列,何况是玩儿阴招儿呢!两天时间.YF联军五帮大胆狂徒失踪,两支小部队拉着多具尸体回来后,连骚扰也免了,天下让给了对手的特种部队和游击队.

二十二日,YF又是二十艘军舰护送一万一千援军赶到,并于当日晚全部登陆.至此,YF侵略军聚集起两万五千多地面兵力,整整是1860年的三倍.

二十三日晨,YF陆军倾巢出动,天津战役拉开帏幕.

YF海军则孤独得在海上游弋.斯特伦中将偷偷对心腹说地好:舰队决不能离开,因为我感到......那帮家伙可能需要我们.

斯特伦中将正发着感叹时,Y军先头部队已出发了一个小时.布朗少校,先锋营营长,已率队在茫茫旷野中行进了六公里,身后的溏沽快要看不见了,头上也冒出了汗,前面,还是一片苍茫.做为一个老兵,布朗不畏惧战斗,但感觉很不好.

"少校,那些黄皮猴子不敢和大Y帝国强大得军队决斗的,您看,一个人影也没有.哦,北京,我喜欢那个地方,三年前,我去过一次,马上就要去第二次,将来还有第三次第四次."一个连长凑上来,满脸轻佻表情.

布朗摘下军帽抚着头发:"乔治,我坚信大Y帝国的强大,但你是个军人,没打倒敌人以前,最好不要这样轻视对手."

"哦,是吗?对对对,少校,您是......"正说着,一声枪响,这位乔治连长的脑袋上多了一个血洞,后脑被掀开地头盖骨飞出了几米远.他......再也不能去北京了.之所以那么倒霉,是因为布朗正好摘掉了帽子,而乔治的Y军军官帽是那样显眼.

布朗少校在枪声刚一响起,就机警得爬在地上:"准备战斗,步兵炮,朝前方开火."

隆隆炮声响起,寒风中多了一股硝烟味道,却驱散了八点多钟的淡淡雾气.随着视野的开朗,布朗少校张大了嘴......

只见远方,是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壕沟,布朗坚信,即便阳光普照,他也望不见壕沟网有多长有多宽.一个老兵,马上清楚得想到,已方的火力优势丧失一半了.炮火对战壕里的人,杀伤力不会很大,这对进攻方将是一个灾难.

或许是一惯得骄傲,或许是给后续部队一个范例,布朗命令先锋营进攻了一次.可是,不管是战略还是战术,只要有决心,华夏战争艺术当之无愧天下第一,Y国人则近似于死板.布朗营的进攻对华夏人而言,无异于勇敢地送死.以区区六百多人展开地所谓标准步兵战术,怎可能顾及如此宽大得正面,解放军为了首战必胜,集中了超过侵略军的火力进行了[简单]得正面抵抗,两翼包抄,打地侵略军先锋营鬼哭狼嚎.如果不是YF联军大部队救援及时,一个营必将全军覆没.当布朗少校心里乞求着上帝点名时,一个营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刚一接触就吃了亏得YF联军自然要展开疯狂得报复性攻击,猛烈得炮火倾泻到解放军阵地上.可以肯定,明年春天的农民会在咒骂中又比较高兴,因为要填弹坑,土地却很松软.那解放军战士呢?隐身在战壕里,决不是没有伤亡,可YF侵略军想用炮兵摧毁对手防线的妄想不可能实现,必须要拿步兵的命来填.

和布朗少校一样,联军司令也要试试,很正常,换做华夏将领也可能亲自见识一下.一番拼杀过后,侵略军得逞了.与敌优势兵力火力硬拼,仗就不能那样打.攻破了前几道解放军防线,但联军却没法高兴起来,因为他们陷入了战壕网络当中.越往前进,越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YF炮兵越成为摆设.....

-------------------------------------------------------

天津与溏沽之间,解放军和YF联军胶着在一起四天了,谁也奈何不了谁.打到后来,双方竟在战斗外有另一个任务.说起来好笑,YF想和华夏民族打捉迷藏般的战争,再学一百年也不是个儿.所以,侵略军用起了蛮招儿----填战壕.

那解放军干啥呢?废话,当然敌填我挖啦!

这已经不是我简单想象得野战.像左宗棠刘铭传等人,思想上虽不乏理想主义,但领兵打仗却非现实不可.天津众主将对我提出可接受三拼一的目标是不服气得.但又明白,要与火力战斗力和经验,都在己方之上,而且在广阔得平原地形,同时战术上没有负担得YF联军打成一比一伤亡,无异于痴人说梦.他们心中的理想目标是,我军伤亡两个,敌人伤亡一个.

至于怎么打?前面不是说了么!

对这次战役,我的想法是,最好将YF联军逼走,使京城免受攻击就是胜利.拼命是第二步计划,反正敌人再想到首都肆虐,咱就拼.但战斗进程表明,战术上我又错了,只是没对谁说就是了.

那位说了,你不是想消灭侵略者么?

谁说了?我没说,我决没说战争初期就消灭侵略军大部队,不是不想,是没那能力.把侵略军丢在山西,然后拿人命堆还有个差不多.在天津,做梦吧你!就凭人家的海军,凭人家老强盗老流氓的底蕴,哎,这不是写YY小说,照三五年打吧!

一个星期后,YF联军傲气全无,两万多军队被硬生生拖在天津周围.YF联军的脑袋不是实心儿铁球,当然想绕过正面防线.事实上,就是从二十一世纪带一百台挖掘机来,挖战壕的速度也不可能比部队行军快.但是,因等待第二批援军到来,给了解放军时间.而且,要说人多势众,天下谁可比得上清国.八万驻军和二十万人民群众几天时间就让战壕将天津团团围在当中,纵深达二十里.面对溏沽方向,战壕网伸出了五十里.所以,那位口出狂言的乔治连长刚出溏沽十几里路,就被趴在战壕里的特种兵干掉了.

YF联军跑地再快,不过是绕着天津转圈子.而人多势众的解放军的游击式正规战使敌人不可能短时间里从任何一方突破.YF联军要是四方同时进攻,哈,那最好了.

那YF联军敢于放弃占领天津直奔京城而去吗?

以战争开始前的狂妄有可能.但前前后后在天津阵亡了四千人后,不使天津成为安全后方,借它俩胆儿也不敢去北京.因为,只凭天津的解放军第九师第十师,加京城的禁卫师,一共七万精兵,仅以基本战术和两万多YF联军对撼,能打得双方互毁,可京津驻军共有十五万.

这是YF联军正视了对手后,自己做出地估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