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尽管日本出于岛国心理,从给国民从小灌输忧患意识,如“我们的国家土地狭小,资源贫瘠,易受攻击,如果今天不努力,明天日本必将亡国。”诸如此类的教条。但太平的日子久了,这一套忧患意识,市场越来越小,很多日本年青人都不拿这个当一回事。缉私组的两个日本人,大摇大摆的去调查可疑船只,以海鲨号的超强战斗力,结果自然是连人带车都被灭了个干净,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人间蒸发一样。

从两名缉私官员前去调查,到宫琦派大队人马包围海鲨号所在地,中间有二个小时的间隔,以海鲨号的速度,可能到达的范围将是一个半径为二百四十海里的广大海域,要想找到可不容易。尽管不容易,但海鲨号给日本带来的刺激太大了,全国上下,发誓要找到它。海岸警备队、警视厅、海关、航空自卫队,所有能出动的人马,都被动员起来。封锁东京湾,展开拉网式的搜查。可惜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大都份舰队还在钓鱼岛海域,动员的各路牛鬼蛇神数量虽多,但实力并不强,存在着巨大的漏洞。

宫琦心头有一个疑问,海盗来东京做什么?如果知道海盗来东京的目的就好了,这样可以提前布置一个陷阱。从已掌握的情报来看,海盗善于伪装和逃逸。在海上时它是海鲨号在东京湾就变成了雾岛号,再查雾岛号,海关档案中还真有其船,船主是个日本人,捉来一问,竟是三不知。

海盗船既然能摇身一变,成为在东京注册的雾岛号,保不住也能变成其它的身份。但有一点是不能变的,那就是船的外型,只要下令,凡是外形相似的船都不许离港,已经离港的,立即返航,否则给予击沉,应该可以瓮中捉鳖。难以对付的是海盗船的潜水能力,海上自卫队的舰船不在,没有足够的反潜能力,这就必须等上一天半的时间,再加上二天的搜索时间,总计需要三天半。作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海港,有来自世界各国,相似的快艇几百艘,强行扣押不许离港,会在国际上造成巨大影响,更何况要扣押三天半的时间?

这样的事,宫琦无权决定,只得上报首相,很快决议出来,同意执行。命令各相关部门,全力配合!以日本闻名于世的高效率,命令一下,所有的人围绕着东京湾,围绕着海鲨号高速旋转起来。可以说,日本上下为了捕获海鲨号,已到了不惜一切代价的地步。

当松岛指挥着海鲨号,利用他对东京湾的熟悉,与全体动员的日本武装力量兜圈子的时候,仓库内众英雄好汉正睡得香。说睡八小时,就一分不少的睡了八小时。在东京,在日本人的眼皮底下,大睡特睡,那种畅快程度可不是在国内所能比拟的。如果他们在睡觉之前,知道日本人为了找他们,急得团团转,一定会更加的舒畅。

一觉醒来,精神特好,人人两眼发光,擦枪卷袖,嗷嗷叫着要开始行动。子明冷哼道,急什么?先吃饭!

一听到吃饭,众人肚子咕嘟直叫,抢来食物就吃,也不管是什么,能填饱肚子就行。

风卷残云、饿死鬼投胎、群虎分食……不论用什么词来形容此刻好汉们的吃像,都不过分,不到三分钟所有人都说肚子饱了。

接下了,整了队伍,一个个昂首挺胸,精神抖擞,眼巴巴的望着子明下令。

“兄弟们,掌声有请三哥给我们讲话!”子明面带微笑,双掌轻轻互击。

“啊?!”王辉很是惊讶,子明怎么突然叫自己讲话?照排位,自己位列第三,还不大被屠龙会的人承认。照规矩应当是子明先说,再轮到自己,怎么子明一句话都不说,就先请自己开口?

子明读懂了王辉的疑惑,轻声笑道:“我是军师,出谋画策在我,大方向还得兄弟把握。”

“对啊,三哥,你就给我们兄弟先讲讲吧!”黄志明大声说道。

黄志明的话,得到了大多数人的附合,唯有几个屠龙会的兄弟,面色不太好看。火狮子眼睛涨得红红的,像是要吃人一样。老五,教导主任罗四维,紧了紧手中的枪。老七,急先锋章启名,反驳道:“二哥如此谦让,岂不寒了兄弟们的心?”老八,龙战士骆飞天,老九,紫枫上前一步,紧靠在章启名身边。

子明冷冷的道:“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论资排辈?”

“国有国法,帮有帮规!”老五罗四维不满的说道。

“住嘴!”子明怒道:“现在是完成任务重要还是讲规矩重要?”

子明威望很高,他话一出口,便无人再多言。事实明摆着,王辉虽然排名在子明之后,但八名铁血战士,几十名灰道战士,都听他的命令,而且,海鲨帮也倾向于灰道那一旁边。而屠龙会这边,就几个光杆司令,实力相差悬殊。

“好了,都是兄弟,什么话都可以说!但现在我们在哪?我们是在日本人的狼窝里,随时都有可能送命,一切都要以完成任务为第一要务!也许大家还不知道,不久前,日本海关的人发现了我们的海鲨号,东京已经提高了警戒级别,我们的行动将变得更加艰难。根据新的情况,我们适当调整了行动计划,现在有请三哥宣布行动方案!”

王辉看了一眼子明,皱了皱着眉,心想,还说请我先讲,刚才你都说了些什么?这不等于还是你先说吗?

王辉心中虽有不快,轻重还把握得明白,暂且放到一边去,大声宣布道:“由于情况发生了变化,我们不得不将任务目标,临时作了调整,首要任务,夺取‘工业母机’必须完成,哪怕拼了上所有人的性命都要完成!第二任务攻打黑龙会老巢,斩首其会长,视情况而定,可做可不做。”

“你说什么?”火狮子冲了上去,挥拳击向打王辉。子明变色道:“四弟住手!”但话已经晚了,火狮子的拳头已经挥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拳头停在王辉面前几厘米处,再也进不得分毫。原来,在一旁的龙将军黄志明后发先至,将火狮子陈鑫涛给死死的制住了。

“有种你杀了我,否则别想我放弃大哥的仇不报!”被制服于地的陈鑫涛仍是暴吼个不停。

子明上前,先是冲着王辉一抱掌,致歉道:“四弟鲁莽,还请三哥不要见怪。”又冲着陈鑫涛道:“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给大哥报仇,不必急在这一时。快给三哥说声对不起。”

“我陈鑫涛从来不会说对不起这三个字!”

“好,你不说是不?这次行动你就别参加了!”子明抬眼对黄志明道:“请黄兄弟看好四弟!”

“二哥,二哥,别这样啊!”火狮子一听取消他的行动资格,他一万个不愿意,“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快说对不起!”

“对……不……起。”火狮子头放得很底很底,声音小得像蚊子。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子明道。

叫脾气火爆的陈鑫涛当着众人的面说对不起,已经很难为他的,如果叫他大声说,还不如自杀,来得容易。

“算了,都是自家兄弟。”王辉笑道:“我听见就行了!”

陈鑫涛一服软,接下来任务布置变得容易得多。照子明、王辉、黄志明、狼牙四人先前商定的行动方案,全部人马被分为多个战斗小组,采取分头出击,集中攻坚,统一撤退的方式。

“大哥,怎么这么早就行动?子弹不够用啊!”胖子擦着手中的灭日枪说道。

“省着点用!”

“噢!”

一觉醒来,灭日枪已经运到,胖子颇为满意,但是海鲨号被日本人发现,船上剩下的东西,运不下来。别的东西倒好办,反正仓库里有,但灭日枪所用的子弹特殊,松岛答应的二十七毫米炮弹,恐怕就要泡汤了。

下午五点整,日本人的搜索已经进行了三小时,仍然一无所获。太阳已到了西天,晚霞漫天,天地间血色更浓。这时,正是下班高峰期,不论大街小巷都挤满了车辆、行人。

东京人口超过了一千万,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为了解决交通问题,高架桥,地铁密集得像蜘蛛网,时速高达二百公里的新干线,穿城而过,敏忙的国际机场,每分钟都有飞机起降。平常交通紧张而有序,既使是在一天中最繁忙的上下班期间,也很少发生塞车现象,不过,一旦塞车,后果非常严重。短时间内,堵着的车龙,就看不到头尾。

呜——

新干线上,一列高速列车,鸣笛缓缓的启动,接着不断的加速,还没出东京站,其时速就加到了一百公里。当它的时速达到二百公里时,但听轰的一声,一发便携式导弹的击中铁轨。列车狂冲而出,像一条发怒的巨龙,以排山倒海之势,一头撞到高架桥的桥墩上。桥墩应声而倒,又砸在前面的那一座桥墩,这样一座接着一座,产生多米诺骨牌现象,一连倒塌七八座桥墩。随着桥墩的倒塌,所支撑的路面像被砍成数段的蛇一样,一节一节的住下掉。这儿的高架桥多达七层,上面的路面掉下来,砸到下面的高架桥上,由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下面的高架桥也跟着倒塌,一砸到底,飞溅起的砂石,有几十米远。路面上的汽车,下饺子似的往下掉,这还算幸运的,那些没有掉落一旁的汽车,往往被重达数十吨的钢筋水泥块给砸成肉饼。

数十万吨钢筋水泥互相碰撞,其声音何其大?其场面何其壮观?升腾起的水泥烟雾,很快就将这一区域给完全吞没。

“咳——咳——咳——”一个白色人影咳嗽着,灰头土脸的从水泥尘雾中跑出。脸上,头发上,身上全是灰白的水泥尘灰,只有眼睛还是水亮的。他望了一眼身后,天塌地陷似的壮观景象,笑道:“他奶奶的,真他妈的过瘾!呸!”一口混着沙石的浓痰吐出。

一列高速列车,五座高架桥顷刻间全毁,上百辆汽车化为齑粉,死亡狼籍,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死伤在五座高架桥所连通的五条公路上,前面的高架桥突然坍塌后面的车刹不住,一辆接着一辆,冲了下去,以每秒钟一辆的速度,向世人表演惊心动魄的汽车高台跳水,短短的一分钟,五个断面,跳下了三百多辆汽车。

被白色水泥尘雾所吞噬而幸运未死的人,何止那个“白影”,他们惊惶失措的到处乱跑,自然没有注意到他,拍着尘土奔跑,消失在钢筋水泥的森林中。

十分钟后,大批警车赶到,但是周围已经堵了上万辆车,无论如何也开不进去。营救工作缓慢毫无进展。

五点整,被人们称为“官厅街”的“霞关”一带。

这儿聚集着国会议事堂、最高裁判所和外务省、通产省、文部省等内阁所属政府机关。离天皇居住的宫城仅一步之遥。

一辆挤满下班一族的公汽摇摇晃晃的驶过,忽然一声轻微的咔嗒声从临街的窗口传出,这样的声音在嘈杂的街上不可能有人听到。公汽司机额头突然炸开,无人驾驶的公汽像匹脱缰的野马,接连撞飞了三辆本田,撞翻二辆三菱,压扁了一辆帕杰罗,最后侧翻在外务省的大门口。

突然发生事故,前后高速行驶的车,躲闪不及,引发了连锁反应,几十辆汽车一辆接着一辆撞到了一起。嘎嘎难听的刹车声,轰轰的碰撞声,与街上的哀号,惊呼声混杂在一起,共同奏响了葬礼进行曲。

窗后,金牌杀手慕寒冰,肩膀上抵着一支加了消声器的狙击枪,心如止水,面若寒冰,看着街上混乱的景象,心想,有哭声没有爆炸声,真没劲,再加点料,省得叫人给看扁了。复躬身猫腰,闭上一只眼,将狙击枪的十字架套在一辆大巴的油箱上,勾动板机。

当——

油箱破了一个小洞。

呼——

小洞串出蓝旺旺的火苗。

轰——

三秒之后,油箱火光一闪,爆炸了,四散而出的油花,点燃了周围一大片。车里的人,在烈火中,哭喊哀号,一股焦肉味弥散开去。

慕寒冰没功夫欣赏自己的杰作,狙击枪连发,枪枪都打在油箱上,一连引爆了十几辆大型汽车。因为这些汽车的油箱大,爆炸猛烈,胜过小车十倍。十几辆车燃烧时产生的滚滚浓烟,很快就吞噬了整条街,三分钟之后,天皇都闻到了刺鼻呛眼的烟味。

同样是五点整,千代田区、中央区、港区等等东京所属的二十三个区,全都有事故发生,地铁出轨,车辆碰撞,楼房爆炸,交通阻塞,几乎是一霎间,东京就进入到了战乱时候,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了。如果在空中俯看,四处升起的滚滚浓烟,仿佛整个东京都在烟雾中飘摇。

“我们遭到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日本首相如是说。

“谁在袭击我们?”

“正在调查。”

“八嘎!”

天皇的手掌高高的举起,迅速扇下,到半路越来越慢,最终停到仅离首相脸皮一里米的地方。

“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找到凶手,否则我考虑换新的首相。”

“嗨!”

其实天皇在说大话,以日本现在的政治制度,首相是民选出来的,并非他任命。只不过,天皇在日本民众中的地位崇高,没有任何实权的他,却有着其他的任何人都没有的影响力。因为,首相是临时的,而天皇是终生的,再加上,首相在名义上还是天皇的家臣,天皇这么说,首相也只能忍着。

东京警视厅。

各处要求加派警员,处理紧急情况的电话,都打爆了,调度中心,人人忙着额上冒汉,下班时间早过,但没有人想过要下班,事实上,也下不了班,因为,整个东京被数百万车塞得死死的,几乎成了一座死城。

“支援,支援,请求支援!”

“所有的警力,包括军队都已派出,我还能拿什么支援?”

宫琦放下电话,身心俱疲。

如此大规模的袭击,令他想到了去年,那次震惊全世界的东京事件,日本警民共计伤亡二千一百一十人。当时的情况和现在类似,也是遍地开花似的到处被袭。警察不够,自卫队上,到后来自卫队也不够了,只得请求民间团体支援,比如黑龙会。谁知,黑龙会,才是狴犴的真正袭击目标,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调虎离山。好在黑花会保全严密,没有被攻破,要不然,自己的官运也就到头了。

这次事件,虽然没有确切证据与狴犴有关,但惊人相似的手法,让人不得不怀疑,狴犴组织才是真正幕后凶手。但,据已掌握的情况来看,狴犴上次损失惨重,现在的狴犴的大部份人马掌握在一个与日本人相当友好的陈子豪手中,他又怎么会派人到东京闹事呢?

如果说,这伙人不是狴犴,那又是谁?据说上面有超级战士,从他们的行动方式来看,又像极了中国特种兵,干净利落,不留痕迹。但是,中国有那个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东京闹事?如果说,袭击一下军舰,互相显示一下自己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倒像是政府所为,但袭击城市,除非宣战,否则,任何国家的政府,都不会那样做。

不论是组织还是个人,不论是国家政府还是见不得光的黑社会,一切行动都是利益所驱使。这伙海盗在东京,到处搞破坏,他们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从中又可得到什么利益?宫琦沉思良久,理不出头绪。

那么换一个角度思考,从已经发生的那些事上来看,显然海盗们得不到任何的利益,那么这些事件都可以看作是调虎行动,目的都是为了调动东京的军警,造成局部警力真空,这才好方便行事。这就是说他们要下手的目标肯定是到目前为止,还很安静但又非常有价值的地方。遍观东京,最有价值的地方当属日本储备银行、最富庶繁华的银座商业区、如果是为了泄私愤,当攻击东京皇宫,或是效外的黑龙会主干居所。

日本储备银行有和皇宫的警卫力量是惊人的,既使遇到紧急情况也不会从中抽调警力。那么目标只剩两个地方,既银座和黑龙会主干居所。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攻击目标呢?必须确认,才好方便下套。如果是在平常,手中警力充裕,两处都可布置重兵埋伏,可惜,现在不行。

“快,查一下,银座有没有接到报警电话?”

“没有,长官!”

“好!”宫琦赞许道,“给我接通日本警视厅!”

管东京一地的最高警务单位,叫警视厅,而管日本全国的最高警务单位也叫警视厅。有时还真叫人费解。日本是战败国,不能拥有军队,所以称自卫队。同样的警察也不能拥有类似其它国家部级的警察机构,所以,日本的警察最多只有厅级,而不存在有警视省的说法。这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同级的日本警视厅可以管理东京警视厅。当然日本早已对只有厅级的警察部队感到不满了,要求升为省级既部级。日本已经修改了《防卫草案》《和平宪章》想必离警视厅升级为警视省,自卫队改为军队,已经不远了。真要到了那天,野心膨胀的日本,必定再度发动东亚战争。

接宫琦电话的是他的直属上司,掌管日本全国警察力量的石原。

“石原阁下,我请求动用那支部队!”

“哪支部队?”

“菊花上的刺!”

“你怎么知道有这支部队的存在?”

菊花上的刺是日本最高秘密部队,由全国各地的能人异士组成,当然大都为高级忍者。一般用来执行事关日本军国利益的秘密任务。它直接听命于首相,平常归日本警视厅管理训练。这支部队极为秘密,宫琦虽为东京警视厅的最高长官,但以他的级别仍不佩知道这支部队的存在。

“阁下,东京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非这支部队不能解决。能够制造,如此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事件,除了那艘海盗船上的人,没有第二个组织能够做到。”

“宫琦君,你认为那些人还会发动更大规模的袭击吗?”

“阁下,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为了调虎离山,匪帮的真实意图还没暴露出来!”

“他们想干什么?”

“他们……”宫琦知道银座那一块还很平静,很可能是匪帮想最终袭击的目标,但又不太肯定,只得将自己的分析呈报给上司。由上司做决定!

“宫琦君,你很能干!”石原对他的分析很满意。

“都是长官栽培有方!”

“哟西!”

电话那头,挂断声传来,宫琦这才放下手中的电话。

“长官!”调度室的课长,跑到宫琦面前,道:“樱花中学遭到一伙武装匪徒劫持!”

“什么?这是真的?”

宫琦要疯了,他宁愿一百所学校被劫持,也不愿樱花中学出事。因为这所学校是贵族学校,东京的达官贵人,名贾巨子的子弟全在那,只要有一个学生伤亡,他都承担不起。据统计,樱花中学自开办以来,走出了四位首相,一百三十一名各界名人,一千余位政要,上万名各届能人。有人说,日本上流社会的百分之六十都来自于樱花中学。话虽有些夸张,但也正好说明,樱花中学的实力。

这种做法,和上次简直是一模一样啊,去年,也有一所中学遭劫持,虽说没有学生伤亡,但一千余名师生全都遭亵渎。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事后,不少师生患上了,“对日本政府不信任症”。如果樱花中学的学生也患上了同样的症状,这将是安装在日本的一枚定时炸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