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安全归队

ddtt 收藏 1 17
导读: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安全归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55/


驱逐舰小会议室里,柏诚的听着尹端华的汇报,知道这次事件基本清楚了。是不明身份的船袭击了侦察机,想知道这艘发射导弹的不明身份船只也十分容易,尹明华的侦察机里的有拍摄的照片,找这条船并不难。

汇报完情况的尹端华轻轻的退出会议室。

高海打算缓解一下气氛,“柏副团长,这次事件属于意外,请别太过于不去,飞行员既然被人救起来,也估计没生命危险,反正不是落在越南人手里就好办,飞机也只是受轻伤。”

副团长柏诚站起来,在会议室里走来走去,希望这难熬的24小时马上过去。飞机的密封状态如果比较好的话,电子设备基本还能使用,发动机坏的也只是局部,修一下还能继续使用,水平尾翼也只是坏了一部分,荣波冒着生命危险把装备损失降到了最低,而这小子却失踪了,他如何想总部交代?

说实话,海军培养一个飞行员所花去的钱比那架翻新的米格25也便宜不到那里去,最可贵的是荣波是一个不怕死而且爱动脑子的年轻军官,以后就是基层的骨干,他也有一定的实战经验和不俗的成绩,这都是海军的财富,必须把他找回来。


星期四的下午,飞机被送回海口机场,98团的机务人员和海航飞机维修所的工作人员加速修复这架米格飞机。电子设备比较完好,修理难度也不大。

柏诚没有一直呆在机库里看机务人员忙碌,他查看完飞机的强矿后回到临时指挥室里,那把尹明华驾驶的侦察机拍摄的数码照片考到电脑上仔细研究。

他一个人要找到这艘船有点难,就把这艘船的数码照片传回团部的网站内,还通知团长,希望能加强对海侦察的力度,尽快的找到这艘‘行凶’的不明身份的船,尽快要查出这船的身份,这对以后找回飞行员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驻海口机场的侦察机部队没停止正常飞行训练,只有侦察任务停止了3天。尹明华努力的把心中的烦恼控制住,失去荣波这个助手对来是个不小的打击,但他并不会因此而耽误自己的工作,他知道只有自己做的更好,荣波才会更高兴,把98团变正钢铁般的王牌是他们共同的理想。

星期五上午,待命室内,空军飞行员早早的集合在这里,等待指挥员布置任务,大家没听上级布置任务的时候已经猜到七八分。

越南在中国领海悍然袭击一艘小型非武装快艇,导致一艘不明身份的船向越南船只开火,抛开击落侦察机的事不说,错的全是越南人,他们不该进入中国领海,不该在中国领海内先使用武器(在他国领海内后使用武力也不对)。

越南损失2艘武装巡逻艇也心有不干,他们也想知道是谁袭击了他们的巡逻艇,也想知道为什么袭击他们的人也袭击了另一架飞机。所以更加频繁的在南沙群岛附近频繁的活动,国内空军也是调动频繁,进口的S-300导弹以近重新部署。

越南人的不安分也让中国海军的神经紧绷起来,海军总部批准了对越南进行秘密侦察的计划,授权98团去越南进行侦察,如果越南人要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南海舰队的主力也会沿阵以待‘招待’这些另人讨厌的越南‘客人’。中国海军2次打败越南海军,小小的越南也根本没资格做中国的对手。


柏诚因为对航空侦察有丰富的组织指挥经验,被总参任命为临时指挥员,他可以指挥空军的飞机执行任务,实现和平时期的“联合作战”。这是上级给他莫大的荣誉与信任。

他走进待命室,下边坐着的飞行员看着他,柏诚有点不自在,因为下边坐着的人是陌生面孔的多。稍微放松了一下表情他开始布置任务:“上级命令我们迅速查明对越军的调动情况,尤其是监视南沙附近的海域的情况。我命令,尹明华10分钟后起飞,沿越南领海飞行,对越南军用船只进行详细侦察,飞行高度不得低于5千米,如遇拦截可以规避。空军2架飞机待命,另外2架在高空为侦察机护航。”

坐在下边的空军飞行员都感觉到不痛快,为什么不给空军一项重要的侦察任务?但是大家都比较遵守纪律,没人公开提出异议。

有任务的飞行员离开待命室去了机库。


间谍船和水翼快艇一起溜进了苏禄海,躲避开侦察机的侦察。这三天来晋中原始终没有说服尚云和刘协继续为军情局工作,问题的关键不是在于执行何种任务,也和钱多钱少没关系,争执的焦点全落在荣波的身上。

站在快艇甲板上,尚云已经能看到三宝颜市的港口。他放下望远镜,说:“你态度这么强硬我如何和你合作,继续受你的气?你要放了这飞行员还好说,你要不放他,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你打掉越南武装船表面上看是帮了我,其实这也是收买人心的一个策略,打越南人并没错。可你打下来一架解放军的飞机,这就是你不对,你救起飞行员应该释放他,免得以后有大麻烦。”

“我好吃好喝的给飞行员也没虐待他,我当时没想到是解放军的飞机,我以为是越南空军,这都是误会,但是我担心解放军不这么想,我身份又特殊,我即使赔偿他们的损失,释放他们的飞行员,大陆能放过我吗?我也为这事烦恼,我下令发射导弹时候没请示局长,上边追查下来我也不好办。”晋中原点上一支烟,他很心烦,还没想好该怎么办?

尚云想了想说:“你把实际情况告诉飞行员,请他原谅你,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把他送回大陆去,如果你不愿意做这些,我去做,否则以后的合作免谈。”

晋中原想了想,如果继续和他顶着来,以后合作的事情就不好办,所以很痛快的把飞行员送到尚云的快艇上,还把飞行员的配枪和其他物品也一并归还给荣波。


荣波被送上快艇,尚云问:“他们同意放你走,我打算把你送回去,你想去那?”

为了表示诚意刘协把荣波的92式手枪交给他,荣波收起手枪说:“你们是谁?为什么帮我?”

刘协:“请回舱说话。”

3人正打算进驾驶舱,晋中原站在间谍船的甲板上问:“老弟你的油够用吗?我这里油很多。”

尚云说:“路上我自己会想办法,现在油箱是满的,可以走700海里以上,我们之间的事等我送飞行员回去后再说,告辞了。”

三人进了驾驶舱,刘协坐到舵手的位置上,启动船上的发动机,放下水翼,设置好自动驾驶系统,快艇以每小时40海里的速度沿着菲律宾西海岸高速航行,对海搜索雷达可以发现50海里外的船只,自动驾驶系统可以轻松的控制好快艇躲开海面上的其他船。

荣波坐在下来就问:“你们去那?”

“把你送回大陆去。”

“你们是做什么的?抓我的那人好像是海盗。”荣波好奇的问。

“我们是做无本生意的,你就别问了,我们所经历的事就是三天三夜也讲不完,你好好坐着,我会始终保持40节航速航行,2天之后你就到回大陆。”刘协把MP3随身听戴上,拿起望远镜看着海面,无聊的航行中他喜欢听着音乐看海。

荣波说:“你们的船这么小,不怕浪打翻了?”

“这你就外行了,这可是一艘纯正的‘飞马座’级水翼导弹艇,以40节速度可以航行700多海里,当年测试的时候横渡过大西洋,拆除武器和火控系统后,艇变的更轻快,还增加了几个油箱,目前加满油可以航行近1000海里,从三宝颜可以一直开到海南岛。”尚云得意的介绍完他的小艇之后拿起电子书,看古典小说解闷。

“你们把我送回去,油用完了怎么办?”

“你别担心这个,我们又不是逃犯,我们有合法证件和手续,可以停靠很多港口,可以到港口里加油,也能在海面上加走私柴油,现在海上贩卖柴油的小船很多,一般都很便宜。”


坐进战机驾驶舱的尹明华,还没收拢好自己的思绪,牵引车把战机向跑道上拖去,他还想荣波怎么样了他还活着吗,这些天他都做什么,什么时候归队。战机停在跑道上,牵引车离去,地勤人员向他敬军礼祝他飞行顺利。

米格25后边,2架挂上照相侦察吊舱和自卫武器的苏27战机也停在跑道上,今天的侦察任务以米格为主,苏27可以保护米格,也可以对米格侦察不到的目标进行补充侦察。

尹明华的耳机里传来柏诚的试车命令,迅速启动起两台P-31发动机,发动机运转正常。

“试车完毕。”

“可以起飞。”

米格25发出惊人的噪音向跑道尽头快速的滑行,油门给到最大,战机吃力的爬上蓝天,飞行员收了一下油门,迅速收起起落架,关闭加力。

2架苏27在短暂的滑行之后迅速离开地面,跟上笨重的米格一起向南海飞去。


侦察机一起飞,越南海防市郊区的远程警戒雷达就发现了侦察机。他们习惯了海南岛上的军用飞机频繁起落,只要不是一直向西飞,他们一点也不在意,反正离越南还很遥远。

这次三架侦察机目的地依然是万安滩,他们要严密监视这里的越南的巡逻艇和武装船。

上午9点30分,3架飞机按预定时间准时飞临万安滩上空,他们刚才飞过西沙上空的时候被越南地面雷达网严密监视,归仁市的越南空军S-300导弹营的搜索雷达也开机,导弹进入待发状态,后来发现三架飞机一直是直线航行,并未进入越南领空也就停止了使用雷达跟踪。侦察机与越南海岸最近的时候也都在150公里外,柏诚这样设计飞行线路也是充分考虑到越南的S-300导弹。

越南是个不讲信义的国家,喜欢搞突然袭击,虽然近十几年内没发生过不愉快,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该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自己也安全,对方也不容易紧张。


尹明华驾驶侦察机在万安滩盘旋了一圈,没发现有越南武装船和巡逻艇,连渔船都没有见到。

最近因为这里有2艘军用船支被击沉,渔民们都听说了这个事情,大家都害怕,所以也不敢来这个“是非之地”找麻烦。

米格巨大的机身从南沙西南端的各个岛礁上飞过,抵达永暑礁上空的时候,一名值勤的哨兵拿望远镜看见了米格25和苏27的编队,向空中的飞行员挥手致意。

飞行员也看见守卫岛礁的士兵向他们挥手,尹明华想做个特技给他们看,但是燃料已经不多,只好免去这些,继续向北飞去,这次侦察飞行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和例行训练没什么区别。尹明华因为没找到那艘发射弹的船的踪迹而感觉到沮丧。


星期六清晨,水翼快艇就快抵达海南岛。荣波站在前甲板上边几乎能望见远处的海岛,他非常高兴自己能回来,不过一大堆事故调查等着他呢,回去了暂时也不能执行任务,他不愿意想这么多,只想早点回去归队。

快艇忽然停在了海面上不走,荣波问:“怎么不走了?”

尚云说:“在往前走就是中国领海,海关和水警什么会检查我们的艇,如果要进港口也是要进行很多检查的,我不想这样麻烦,我想等附近有回港的渔船过来让他们把你送上岸。”

荣波想了想说:“这也行,我已经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能把我送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不过我想知道那天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

刘协给桅杆上挂起“需要帮助”的信号旗,忙完之后他向荣波解释:“那天我们路过万安滩,看见上边有越南国旗,就上去把旗子给拔下,正好被一艘巡逻的越南船发现,他们追上来就打,那艘船,也就是打你的那艘船正好也路过,帮我们打退了越南人的2支船,此时你正好飞过来,那条船以为你是越南空军,也向你开了火,这下明白了吗?”

荣波又问:“他们那来的武器?是做什么的,我很想知道。”

刘协可真没撒谎,有啥就说啥:“他们是台湾特务,军情局的,想拉我们入伙,所以我们开着艇四处躲他们,但是被跟上了,我们被越南人打的时候他们帮我们还击也是出于想拉拢我们的目的,但我们不想给他们做事,也不接受这份人情,你们航空兵可不能忘了,飞机是他们打的,和我们无关,你当时在天上也看到,我的船没武器,一直在逃跑,其他的都没做。如果不是我们把你要回来,现在你或许就被关押起来,你可不能以怨报德,报复我们。”

“我一个小少尉无职无权,那有能耐报复你们,很感谢你们帮我,也感谢你们没加入台湾特务组织,希望以后还能见到你们。”

刘协拿出太阳镜看着四周的海,“最好以后别见面,我们做无本生意的怕见熟人。”

“什么叫无本生意?”

“你知道太多很容易老,就别问了。”

一条渔船开了过来,船上的船老大问:“怎么了?”

刘协说:“请你帮个忙把这个解放军同志送到岸上,他飞机出事了,我们救他上来的。”

渔船靠过来,船老大说:“好,上来吧。”

荣波拿着自己的头盔伞包等物品跳上渔船。

尚云和刘协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高兴的回到船舱,水翼快艇加足马力向东开去。


尚云站在船舱里,喝着冰镇可乐,“你说我们是做了件好事还是坏事?整个时间因为我们而发生,结果弄出这么大的麻烦,网上的新闻已经满天飞,但没一个知道真相的,都是瞎猜。”

刘协驾驶着快艇,看着阳光灿烂的海面,“我下次在也不动越南国旗了,你看行不行?免得有弄出这么大个麻烦,不知道越南死了多少人。”

尚云打开笔记本电脑看了看说:“越南死了不到200人,损失2支船。你以后不动越南国旗,我以后也不会和你一起进入危险的海域,这次要不是晋中原跟踪我们,死的就不是越南人,而是我们。”

“即使晋中原救了我们,我也不会感激他,我上次差点因为给他做事让歼10的炸弹炸死,我这命是捡来的,不是他救的。况且我为他卖命他还克扣我们的工钱,特务是没任何信用的,以后我不会相信他们。我们还是做自己的生意好。”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