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联合搜救

ddtt 收藏 1 6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55/


米格25发动机已经被关闭,但是依然有黑烟冒出,尹明华听清楚柏诚的命令是让荣波跳伞,但他估计荣波这会已经手忙脚乱,没听清楚跳伞命令,他又重复了一遍跳伞命令。但是荣波的驾驶米格机依然摇晃着向海面坠落下去,已经快摔到海面上。

荣波使劲向后拉驾驶杆,希望战机不是头朝下掉下去,如果能滑翔迫降在海面上,南海舰队的巡逻艇会把自己救起,而且会派船把他的侦察机捞起来送回去。这样就能保住这架飞机。他实在不舍得飞机被摔坏,更不会放弃自己的飞机。

尹明华的侦察机机内油量不多,柏诚命令他立即返航。尹明华只好长叹一声离开这里。

荣波的战机在他小心的驾驶之下,平缓的降落到海面上,飞机没摔坏,还漂在海面上,他也不用跳伞。


副团长柏诚借用海航8师的通讯设备把侦察机被击落的情况直接向总部进行汇报,南海舰队也接到总部的命令,前往飞机坠毁的海域进行救援。

南救506号救援船马上离开训练海域,全速向米格机坠落的海域开去,目前与侦察机坠落地点相距几百公里,即使以最大速度航行,也需要一天的时间前往,南海舰队又派数架水轰5飞机去出事海域搜寻落海的飞行员。

远水解不了近渴,海军总部都为此事着急,他们忽然想到东海舰队还有一个特混编队正在南海进行远航训练,与侦察机坠落的海域很近,距离只有50多公里,总部马上下令他们停止训练,一起去搜索落海的飞行员。


正在一艘改进型旅大级驱逐舰上指挥特混编队的高海上校得到总部命令,拿起无线电向编队内的舰艇下达改变航向的命令。他指挥的编队内包括一艘驱逐舰,另外有一艘改进过江湖级护卫舰,一艘红箭级导弹艇,一艘21型导弹艇。

编队内的舰艇马上转向西全速航行。尹端华少尉指挥的是一艘21型导弹艇,速度非常快,他有可能是第一个抵达出事海域的舰艇。他坐在驾驶室里,用无线电报告:“报告指挥员,我是尹端华,现在正全速向飞机坠落海域航行,完毕。”

高海坐在驱逐舰的指挥室里用无线回答:“你又想冲在前边?这里礁石很多别把艇弄搁浅,航行要小心,尽快找到飞行员,完毕。”

尹端华担心飞行员会被越南巡逻艇抓走,尽量以最短的时间赶过去。

导弹艇上的枪炮长问尹端华:“我们要是遭遇越南巡逻艇怎么办,听说他们作风很硬,经常在附近袭击文莱的飞机和舰艇。”

尹端华拿着望远镜看着四周的海面,他担心总部告诉的飞机坠落地点有误差,现在就开始细心的搜寻海面。他听了枪炮长提问后,这样回答:“这事还用我教你?这里的海是中国的领海,天空是中国的领空,小岛是中国的领土,倘若碰到越南人你说该怎么办?”

枪炮长想都没想就说:“如果碰到越南的舰艇侵入我国领海我们就开炮。”

“你就知道开炮,你脑子里就知道开炮,继续使劲的想。”

枪炮长好好想了想继续说:“我们准备开火的同时请示上级等待命令,上级一下命令我们就放手一战。”

“你的脑袋里还有别的东西没?你不好好想想,越南的武装渔船上都是什么武器,他们要先突然开火你还等上级的命令?你早被打死了。越南的武装渔船上装的是M40式106毫米无坐力炮,90毫米M67式无坐力炮,M1式57毫米无坐力炮,另外还有苏联制造的B10型B11型无坐力炮,这些古董打陆战不行,都被装在武装巡逻艇上,遭遇到这些炮的近距离射击时一发炮弹就能让我们艇马上失去战斗力。遇遇越南艇的时候他们只要炮口指向我们,我们马上放烟幕弹,摆脱他们瞄准,他们先开火后我们拉开距离用导弹反击。发现他们开炮迅速请示上级,同时我们准备武器。”

枪炮长听完艇长的话,夸奖道:“还是艇长厉害,不但熟悉海战武器,连陆地武器也熟悉,我们应该向你学习。”

尹端华接着说:“朝鲜为了增加小艇的火力,曾经把T-34坦克上的主炮安装到艇上,如果越南也学朝鲜,那我们更不安全,小国海军武器特别之处就在于穷的买不起新武器把陆地武器搬到小艇上。”

航海长问:“如果发现越南艇我们向那个方向进行规避?”

“向东航行进行规避,但先要放烟幕,我们的艇太小,容易受伤,如果出现意外尽量让艇少受损失。”

航海长看了一下雷达屏幕说:“报告艇长,12点钟方向有2艘停在海面上的艇,有些像渔船吨位大概在300吨左右,10点钟方向有2艘艇,大的估计吨位在500吨以上,小的吨位估计是不到200吨,请指示。”

对还搜索雷达操作员报告:“这4个目标,不是我方船只,是民用船只。”

“距离多少?”

雷达操作员报告:“4艘船艇距离我们有40公里。”

导弹艇艇长尹端华稍微思索了一下,马上让导弹艇停在海面上,刚才编队向西航行前得到总部发来的一些情报,根据飞行员报告,是一艘体积比较大的船艇发射了反坦克导弹将2艘越南武装船打伤,还又发射导弹将一架低空侦察的米格侦察机击落,之后发射导弹的船与一艘小艇向南航行,2艘被打伤的越南武装船无法航行。根据这些情报以及雷达的上发现的船艇,尹端华认为12点钟方向2艘停止航行的船是越南武装船,9点钟方向在公海上航行的船是袭击侦察机的凶手。

坐镇驱逐舰上的编队副指挥员夏平上校用电台询问:“端华你发现什么?为什么停下来?”

端华回答:“发现袭击侦察机的那一艘不明身份的船和一艘快艇在一起,2艘越南武装船无法航行,请指示。”

高海用电台命令:“不要驶出领海,低速继续航行,先搜索飞行员,完毕。”


水翼快艇的甲板上,尚云看看飞机坠落的方向,对晋中原说:“你击落的那架飞机可能是解放军的,现在周围也没有其他船,如果你不愿意去营救飞行员他会被淹死的,我要去救他。”

晋中原笑了一下说:“我把飞机击落,你去抓俘虏,这份功劳还是给我,你看好不好,我想先把他救上来,在谈我们的事,是否可以给我个面子?”

尚云想既然他愿意去,自己也不用出这个头,就说:“好。”

晋中原说:“这里很不安全你先去公海回避一下,我怕越南船再来找麻烦,我去把飞行员救起来在找你聊,你看好不好?”

尚云点点头,晋中原马上回到自己的间谍船上,指挥手下驾船过去抓飞行员。


间谍船上的雷达操作员向晋中原报告:“处长,发现一艘快艇,速度很快预计1小时内抵达,距离我们40多公里。”

晋中原对下令向飞机坠落海域全速航行,一定要在快艇抵达前安全离去。

间谍船速度很快,几分钟就航行到米格25坠落的地方,船上的特工们端着M-4卡宾枪站在船甲板上。

荣波刚从米格的驾驶舱里爬出来,正漂在海面上等待救援的人来把他捞起来,没想到来捞他的船就是发射导弹打他的船。他知道自己有大麻烦了,他们敢用导弹打自己的战机,估计杀自己也是有这个胆的,他没害怕,从枪套里摸出92式手枪,打开保险,拿枪指向船甲板上的人。

晋中原站在甲板上,客气的说:“这位兄弟,你还是把枪放下来,我先救你上来在说好不好?”

荣波见这些人都穿着防弹衣,即使自己先开枪也没打胜的把握,但他决定先开枪打倒一个,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但是晋中原早估计到这个飞行员不好抓,他手里拿着泰瑟枪先给荣波来了一枪。(泰瑟枪是一种非杀伤性武器,发射带电铁丝,打到人身上的效果和电棍打人的效果一样)

荣波就见船上为首的人拿着一种奇怪的手枪,忽然就扣动扳机,但是没枪声,他自己顿时感觉到身体很麻,像是被电到一样,随后就失去知觉。

晋中原收起泰瑟枪,吩咐其他人把荣波从海里捞上来,然后指挥他的间谍船迅速离开这里。米格25侦察机依然泡在海水中。

间谍船从新向南快速航行,不一会就跟水翼艇在公海上汇合。


一小时以后,21型导弹艇找到了坠到大海中的米格侦察机,尹端华迅速向编队指挥员报告。

汇报完情况后,尹端华站在导弹艇的甲板上,认真的观察这架米格25侦察机,驾驶舱内有一个标志,他一下就想起来这是98团的标志,平时98团的官兵都带这个做臂章,他堂兄尹明华有这种臂章,驾驶舱内的这个标志是不干胶贴纸做的,像是自己那打印机打到不干胶贴纸上然后贴在驾驶舱内,从这一个细节就能发现这个飞行员很喜欢这个标志。

尹端华抓着导弹艇的护栏,继续仔细观察这个飞机驾驶舱,发现里边还有其他零碎,也是不干胶贴纸做的,是5个红色五角星,用红色贴纸做的,被贴在驾驶舱内,他把探回的身子收回来,他想这个飞行员为什么弄个红纸剪成五角星然后贴到驾驶舱里?一般有战功的飞行员是在飞机外边画上红色五角星以显示自己是王牌,难道被打下来的这个飞行员也是王牌?

他回到驾驶舱,坐下来又想,飞机是98团的,98团谁有战功呢?堂兄尹明华就在98团,他上次写信来说他们团出了王牌,总共打下一架全球鹰无人机,一架捕食者无人机,2架F-4EJ战斗机和一个猎式无人侦察机,这个人叫什么来着?他拍着脑袋想,堂兄写信提过这个人,好像是叫荣波,对就是叫这个名字,号称21世纪第一个王牌。弄了半天是这小子被打下来,刚才情报上听说他躲避开4枚毒刺导弹,但是船上发射了5枚,最后一枚没躲避开才被击落的,真是太可惜了。


驱逐舰护卫舰和红箭级导弹艇在尹端华发现飞机后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这里,对空对海雷达都开机,严密注视着四周的海域。必须等救援船来这里把飞机捞起来,才可以离开,救援船吨位大速度慢,至少还要等一天才能到,东海舰队特混编队需要在这里警戒一天。

夏平知道在这里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越南海军实力不足以威胁到他们,况且越南人是暗地里偷着往小岛上插国旗建观通站,还不敢拉下脸在南海制造事端。


侦察机被击落4小时以后,一架水轰5降落在海面上。驱逐舰放下交通艇,高海亲自去和水轰5飞机上的人见面。他听说航空兵的一个军官要参与飞机打捞和飞行员搜救工作。

柏诚下了飞机坐上交通艇。交通艇把他带到米格25坠落海域,他发现海面上漂着的侦察机的尾部受伤,发动机和水平尾翼都有损坏,但附近没荣波的踪影,海面上也没飞行员的降落伞。

出事的时候尹明华向他汇报过,荣波没跳伞,跟随飞机一掉进大海里,现在飞机上的驾驶舱的舱盖被打开,飞机也没有其他的损伤,海水里也没漂浮着任何飞行员的个人用品。柏诚想目前荣波有可能被海水冲走,或者被人捞起后带走,现在需要马上找到他。


柏诚乘坐交通艇回到驱逐舰上,他要等救援船一起把飞机捞起来送回去,所以只好暂住在驱逐舰上,送他来的水轰5飞机完成任务后也返航回去。

高海把柏诚请到驱逐舰的小会议室里,柏诚很想问些问题,但高海不是第一个抵达这里的,知道的情况也不多,没啥可说的,就派交通艇去把尹端华接到驱逐舰上,让他当面谈谈抵达后所见到的情况。


夏平坐上交通艇,亲自去传达高海的命令。

交通艇靠上导弹艇后,尹端华在甲板上立正站好,敬军礼后说:“副指挥员同志,我艇正在海面执行警戒任务,请指示,艇长尹端华。”

夏平登上导弹艇之后,命令他:“你上驱逐舰,他们要问你话,导弹艇我帮你代理指挥一会。”

尹端华故意开玩笑说:“不过我有个问题先问一下,您有上岗资格证没?导弹艇的艇长要考试合格才让上岗。”

“我没功夫和你逗,马上去,这是高海的命令。”

尹端华乖乖的上了交通艇。艇上只有一个驾驶员负责操作交通艇,尹端华认识这个驾驶员,他先和驾驶员打招呼:“易天,今天你当班?开小船的感觉如何?”

易天启动马达,驾着艇向驱逐舰停泊的海面开去,“我还能怎么样,还是跑龙套。”

“你和我一起干怎么样?把舵手的位置给你?”

“别玩笑,驱逐舰支队和导弹艇支队又不是一个建制,调动起来很麻烦,再说了,在你手下当舵手有什么意思,最多不过是当到航海长,或者考个军校什么的,难道不成我能升到艇长位置上?艇长都舰艇学院毕业的,我那能行?我还不如在驱逐舰上士官好,船大了坐着稳当。”

“你小子心还停高的,你们驱逐舰上几百号人,保送舰艇学院或者报考舰艇学院就那几个名额,你争的过人家吗?你来我这里不用和别人争。”

易天把交通艇开回驱逐舰旁边,舰上的吊臂把艇吊回舰上。易天怕尹端华迷路,就说:“我带你去小会议室,舰长在那等你。”

尹端华整理了一下军服,跟着易天走在驱逐舰上。尹端华眼睛四处看着,发现这个军舰非常干净,比自己的小艇宽敞的多。


他们没走多远就到了小会议室。易天的任务完成转身离开,尹端华站在门口喊:“报告。”

高海说:“进来。”

尹端华笔直的站在会议室里,“报告指挥员同志,艇长尹端华奉命前来,请指示。”

“坐下说话,柏诚中校想问你一些问题,你要仔细回答,如何收到总部的情报以及编队的命令这些都省去,直接说你抵达这里发现了什么。”高海说完,把一杯茶水放在柏诚面前。

柏诚问:“你可发现发射导弹的那艘船?”

“我距离它40公里的时候就发现它,我尽量加速开过去,但是这船在海上没停留多久就离开了,曾经向北航行到飞机坠落海域停留了几分钟,然后逃进公海雷达看不到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