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四章 色『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离开了哭狼岭,离开了他,林若雪一路望着远处那隐隐可见的缕缕炊烟急行,直行了两个时辰,方看见这里原是一个不大的偏僻山村。林若雪低头看着自己这身野人般的装扮,一时不敢进村,正好一个村民扛着农具行来,连忙躲到草丛中,待那村民经过,忙道:“大叔!请留步!”


她这句话说得很是有礼,但来得太也突然,直把那大叔惊得差点摔了一跤,回头道:“谁?叫我么?”似乎颇为怀疑是否有鬼!


林若雪这几日来在赤狼的陪伴下心境已经好转不少,此时见这大叔惊怕的模样,年方十八的她不禁童心忽起道:“大叔!我好冤啊!好……”


不待她说完,那大叔已经是吓得魂不附体!大叫:“鬼呀!”拔腿就往村里跑去,手里的农具也懒得提了,似乎心想留下一点东西给那鬼,自己才能逃得性命。


林若雪连忙叫道:“大叔!我不是鬼啊,你别走啊!”


那大叔战战兢兢的回头道:“你真的不是鬼?”


林若雪道:“大白天的,是鬼也不敢出来啊!”


那大叔心想也是,方稍微安下心来,循声望去,但见路旁草丛中隐隐约约确有一个女子,道:“那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林若雪道:“小女子林若雪,回家路上不幸遇上哭狼岭的狼……”


“什么!你从哭狼岭出来的?”


林若雪道:“嗯!”


那大叔惊骇不已,道:“那你还没有死!”


林若雪道:“我为什么要死?”


那大叔道:“听我们村里老一辈的大爷们说,他们爷爷的爷爷曾经一起上哭狼岭去打猎,结果无一生还。从此我们村就再也没有人敢上哭狼岭,后来又有一个江湖上的高手路过我们村,说要去见识下,结果也是去了就再也没有出来。你怎么可能没死!”


林若雪道:“没死就是没死!难不成死人还会说话么?”


“啊!你真是死人!”


林若雪不禁失笑道:“我哪里说我是死人了?”


那大叔沉吟道:“那你……”


林若雪道:“我的……我的衣裙被……被狼给撕破了,所以想请大叔好心借件衣服给我,多谢了。”


那大叔道:“哦!原是如此,那姑娘你稍等等,我这就回家去给你拿。”


林若雪道:“嗯!多谢大叔了。”


那大叔于是很快回家拿了一件自己婆娘的粗布麻衣而来,婆娘就是媳妇,就是老婆,乃是川蜀一带的方言,他婆娘自然也好奇的跟着他出来,但见他这婆娘年约三十出头,生得虽不漂亮,但也还算端庄和善,一边往他丈夫所指的草从寻望,一边道:“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从哭狼岭出来?你莫不真的撞鬼了吧。”


那大叔道:“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鬼,有鬼也藏起来了啊。”


那大婶大是不解,一路疑惑的行近。那大叔道:“婆娘,你把衣服给她拿过去吧,嘿嘿,免得你说我乘机占便宜。”


那大婶道:“没个正经的,你要敢,我不揪烂你耳朵。”


那大叔道:“我不是叫你拿过去了么?这还不行啊?”


那大婶道:“哼!呆会你要敢偷看,老娘就要你好看。”


那大叔笑道:“嘿嘿!整天看你还没看够么?还看啥!”


那大婶笑骂了几句,已经将近林若雪所在的草丛。


那大叔道:“呐!就在那,你给她拿过去吧。我保证转过身不看。”


那大婶于是望着草丛问道:“姑娘,在么?”


林若雪道:“在这里,大婶。”


那村妇循声望去,果然隐约可见一个女子蹲在其中,行过来,但见这女子果然衣衫褴褛不可遮羞,而且手上满布荆棘伤痕,当是从哭狼岭逃出来无疑,又见林若雪生得娇艳欲滴,不禁又是惊艳又是可怜,道:“姑娘好漂亮的人儿,怎么跑到哭狼岭去受这活罪呢!”说着扶起林若雪将手里的衣服递给她。


林若雪道:“多谢大婶,若雪急着赶路回家,所以想走近路。”


那村妇道:“再赶路也不用走那鬼都不敢去的地方啊!”


林若雪一边脱下身上破碎的白衫一边道:“嗯!以后不敢了。”


那村妇道:“你能侥幸逃出来啊!已经够幸运了。”说着回头去看自己丈夫,但见他当真转身面向村庄,未有偷看,笑道:“那死不正经的这会倒还规矩。”


林若雪笑道:“大叔大婶都是好人,若雪能碰见大叔大婶,才是有幸了。”


那村妇笑道:“小姑娘嘴倒挺甜。”


于是林若雪便在这大叔大婶家中用了早餐,方自继续上路。那村妇见她破损的衣衫是上等衣料,知她家境非是一般,问起林若雪来历。林若雪幼时偶有外出,也听过许多人咒骂她父亲是个恶魔,于是不敢吐露实情,只道家中是在武隆城中经商的生意人,自己与父亲往剑阁镇购置货物,结果遭遇山贼,父亲冒死护着自己逃出来,所以误入了哭狼岭。说得虽是破绽实多,但这两夫妻都是心地朴实的村民,也没多问。林若雪见这两夫妻生活清贫,粗茶淡饭,却是自得其乐,心中好生羡慕,不由想起自己的那个——他!


他!可能与她!过上这样简单幸福的——生活?


行了半日,终于来到一家路边茶馆,饥渴难耐的林若雪连忙进去,急急用过一碗面条,正欲继续上路,却被老板叫住,原来尚未付帐!此时的林若雪哪里有半点银两!急道:“实在抱歉老板,小女子未有带钱在身上,回去后就立即派人给你送来。”说完转身就要走。


“慢着!”那老板一声大喝拦住林若雪,上下打量一番道:“混饭吃还大言不惭,派人给我送来!你当你是谁?……”


林若雪忙道:“我是冷月山庄庄主林中行的女儿林若雪。”那老板就大笑道:“你是冷月山庄的的千金大小姐!哈哈,我还是皇帝老子呢,再说了,你骗人也得捡时候,这冷月山庄都已经……”老板说得正起,一只手却突然拍在他肩上,打断了他激情洋溢的演讲。那老板恼火的回头一看,竟是两个江湖中人,体态彪焊,一人提刀一人执剑,刚准备冒出来的横话硬生生卡喉咙里,忙转而陪笑道:“两位客观啥事?”


“银两在桌上,这里没你的事了。”那执剑的汉子道。


那老板连忙回到桌前拿起银子数了一数,竟还多了一两,乐滋滋的道:“好说,嘿嘿,有银子就好说,有银子就好说。”说着正欲转身走开,林若雪忙问:“冷月山庄究竟怎么了?”


那老板回头道:“不已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