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公开的“隐私”

lgligang123 收藏 29 146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7年5月在西北解放战争初期,卫生员在为彭总做的烧饼里放了些“苏打”,以助消化(彭总有胃病),被彭总发现后将卫生员辞退,批评说:“‘苏打’是当药吃还是当饭吃?当饭吃,我彭德怀吃不起!”卫生员委屈得哭了。我军初次打胡宗南匪军占据的榆林时,王震同志主动请缨。以当时我军的装备,攻打榆林有不少困难,彭德怀对王震说:“你王胡子打下榆林,我请你吃一只烧鸡!”可见一只烧鸡在彭总心里是一件相当昂贵的消费食品了。



1950年,彭总主持的一次西北财政会议上,西安市委负责同志提出收较高的自行车税,彭总生气了。他毫不留情地批评说:“骑自行车的人是我们的基本群众,你为什么要多收他们的税呢?你应想着收坐汽车人的税,而且要多收!”一时使这位负责人很尴尬。



彭总工作很忙,平时他把各地送给他审查的重要文件和作家寄给他的作品,大都委托秘书张养吾处理,西北军政委员会成立大会上的开幕词,自然也由张养吾代笔。


张养吾同志知道,彭总讲话爱开门见山,不宜过长。可是一个大区的军政委员会的成立,标志着西北五省区一个新政权的诞生,彭总的讲话必须涉及到国际、国内的形势与西北的特点,还有今后的任务。他尽量将内容集中,语句精练,写成一篇两千字的讲话稿。



彭总看后认为,这个开幕词平铺直叙,中心不突出,什么都谈到了,但没有解决问题,而且太长。这样的讲话稿,表明领导心中没有中心,给下面一个糊涂的概念。


彭总对张养吾说:“开幕词一二十句话就够了。其内容应包括:我们奉中央人民政府之命宣告就职,这次军政委员会是历史上所没有的,表现在有共产党的领导,以劳动人民为主体,服从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坚决执行共同纲领,为建设新西北而奋斗。”



第二天,张养吾重新为彭总起草了讲稿,直到深夜才完成。次日晨,他把讲稿送给彭总审阅,彭总当即认真阅读,并改了几个字。张养吾同志数了一下,计426个。这就是1950年1月19日西北军政委员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稿。



彭总的一生,没有隐私可言,更没有什么遗产,遗憾的是他没有留下儿女。在他年届不惑时,在晋东南八路军总部与浦安修女士结婚。据说,这还是陈赓将军牵的线。



浦安修同志一直做一般工作,没有当什么“彭办”主任之类的官。解放后,先在彭总身边当秘书,后来又在咸阳一家工厂任职,每周才回西安一次,有时甚至两周才能回到彭总身边,连《参考消息》都是由张养吾同志从西安给她寄去。彭总与人谈话时她从不插话,或者回避,完全没有首长夫人的架子,遗憾的是,他们没有留下子女。



没有子女固然是令人遗憾的事,但对彭总来说更有无儿无女一身轻的好处。据在他身边工作的一位同志说,上庐山前彭总对议论“三面红旗”的一些负责同志说:“意见由我来提,我无儿无女,无后顾之忧。”他把风险留给了自己,保护同志。



1951年11月16日,张养吾同志因病从志愿军司令部办公室主任兼彭总秘书的职位上退下回国后,仍回西安西北军政委员会担任办公室主任。翌年,组织决定,派张养吾任西北民族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1951年12月9日,他清理彭总资料时,发现彭总的自传一份,其中有这样一段:



民国十一年(1922年)与同县刘坤英女士结婚。刘为小孩时在河边打鱼,被水冲进河里,我将她救起。后经媒人说合成为夫妻。结婚后,人称“打鱼嫂子”,后长期分离。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在延安办了离婚手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