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3章戎装初试 3

ZONGJIE 收藏 1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小娜成了最能理解我的人,还有她的母亲。

自从和妈妈见过面以后,小娜的母亲待我如同亲生儿子一般,连称谓也改了。

“不管有没有小娜,清明,以后你都是我的儿子。”

分别在即,我心情越来越压抑,常和孟雷他们喝得酩酊大醉。不愿意回家听妈妈唠叨,让爸爸说我消沉、堕落。有一晚送小娜,就住在了她家。我被安排睡小娜的房间,她过去和她的母亲同挤一张床。

第二天早晨,小娜过来对我说:“知道吗?打从我记事起,你是第一个在我家住过的男人。就连舅舅想过夜都不行。”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小娜母女才是我最亲近的人。

小娜得空便与我缠绵:“海涛,当兵也许真的对你有好处。我不愿意让你离开我,但我实在阻拦不了你,你说我该怎么办?。”

期未考试临近,白天小娜全天都有课,晚上还要上自习,她几乎抽不时间和我在一起。

“海涛,我们去欧雅小区好吗?”

“去哪儿干什么?”

“到了哪儿你就知道了。”

“你不回家了?”

“我想和你单独在一起呆一会。”

到了欧雅小区,小娜投入我的怀抱。我们狂热地接吻。

小娜没有回家,和我。

“你就要走了,我没什么可送的,把自己当礼物送给你吧。”

当时我特别感动,也特别冲动。激情过后,看到床单上那朵绽开的红梅花,心中不禁为自己的冒失行为忏悔:原谅我,小娜。我曾想在我们的新婚之夜才得到你。现在……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最爱。

那一晚,小娜在我的怀里睡得特别香甜。


隔天晚上,小娜又和我去了欧雅小区。这次,我要清理物品:数码相机、便携式VCD准备带到部队去。我甚至想把IBM笔记本电脑也带上。

小娜悄悄把一包东西塞到床下。

“藏什么呢?”

小娜低头不语。

我过去掀开床垫,下面是一盒避孕套。

“妈妈让准备的。”

我一惊。“你……告诉她了?”

小娜摇头。

我把小娜搂在怀里。“娜娜,你不后悔?”

小娜继续摇头。

“可是,我们没有机会了。”

那天晚上,妈妈一再打电话催我回家。等我回去后,妈妈并没有话要对我说,只是默默地看着我,后来眼圈红了。

我知道,妈妈舍不得我走。


爸爸这次不准备举办任何形式的酒会宴请宾朋。也许当兵不同于考大学?或者有其它原因。总之,我并不关心,也不愿和那些圆滑的生意人举杯共饮,听他们满口不着边际、虚情假意的恭维。那些人冲的是爸爸,而不是我。

从小学到高中,甚至在幼儿园,我就和同龄的孩子们一样被灌输上大学、拿文凭,才能出人头地的理念。我有条件在全市最好的学校读书,周围的同学也往往以我所就读的学校为荣为傲。所有的同学目标几乎一致,结果也都差不多。同学中除了少数几个人出国留学外,其余的目前大都在全国各大高校继续读书。而我只“深造”了一年,不但主动退学,如今,还要去当兵,估计那几个因没能考上大学而羞于见人的同学,这会儿也要扬眉吐气了:看,还有人不如我了。

我没有动过通知老同学的念头。我的“最后的晚餐”是和孟雷他们一起渡过的,但他们是上帝,我却成了背叛者。也许在他们眼中,我背叛的是幸福、快乐,要去地狱自讨苦吃。

那天的聚餐穷奢极侈,燕窝、鲍鱼等,最后结账划卡时,我被告知一共消费了八千多,而且信用卡几乎空了。

正当饮酒狂欢达到高潮时,小娜把我的手机塞到我手里。我打个手势,大家立刻肃静下来。

一个陌生的声音清晰、明确地通知我:“明天上午八点准时报到出发!”

“明白。”我转身对大家说:“部队的召集令下达了。”

阳子唱了起来:“送战灰,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

小宝过来扯住我的手:“老大,你真舍得离开我们?”

我说:“没办法。天下哪儿有不散的席呢?”

宏光因为文化程度没达标被拒绝报名。他忿忿不平地咒骂着:“妈的,老子高兴想找个能玩真枪实弹的地方也不成。老大,要不我替你去得了。”

大勇:“希望你脱胎换骨,部队的确锻炼人。要不是生意脱不开身,我也该去。”

我说:“唉,父命难违。其实,我从没想过,此生还会到军营走一遭。也罢,经历就是财富。”

灰狼:“别难过。这么长时间,你和我们在一混,除了吃喝玩乐,没别的正经事可做。再这样下去,会害了你自己的。你不属于我们这个圈子,今天就算给你饯行吧!来,大家干了这最一杯酒。”

孟雷比谁都难过。他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海涛,你他妈就是有病,脑袋让驴踢了,放着清福不享,非得参军入伍。小心攻打台湾时,让你第一波抢滩登陆。”

面对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我哭了。“就当我刘海涛没和大家相处过,把我忘掉。两年后,咱们重新开始。”

小娜从后面搂着我,脸贴在我的后背上,喃喃自语:“老公,带我一起走吧。”

圆圆在一旁教训道:“活该,让你早从家里搬出来,不听。这回傻眼了吧?再想见面,得去部队了,还说不上让不让见。看到时候你找不到人怎么办。”

放纵的日子到此告一段落,纸醉金迷的生活向我挥手作别。未来岁月,我将投身军营,做一名最最普通的士兵。

在酒店门口,我冲着灯红酒绿的城市大喝:“再见啦!”


孟雷不知开着谁的车早早来接我,那是一辆挂着部队牌照的老式奔驰。他说要为我壮行,别让其他同行者看低了。我的随身物品不多,除新领的行李外,另加一个装洗漱用具等零散杂物的拎包。

爸爸最后嘱咐我:“清明,我知道,你不是心甘情愿地去服役。但既然穿上了军装,你必须用行动证明自己不是孬种。如果你退缩和逃避,我会为你感到羞愧。”

事己至此,我不想再说什么。“爸,我能坚持下来。”

妈妈送我到楼下,故做镇定,我从妈妈的神情中看出她心如刀割。

妈妈追着我说:“每个月我往你的信用卡里存2000元钱,别忘了勤往家里打电话,缺少什么及时告诉我。”

“放心吧,妈妈。一到部队我就打电话。”

爸爸挥手,让妈妈回去。在妈妈转身之际,我发现她用手擦着含在眼里的泪水。

爸爸说:“我们不去送你了。”

我们来到区人武部指定的集合地点,整装待发。政府出面,为我们举行了欢送仪式。每一个新兵都被亲友包围着。我的死党一个都不拉,小娜和圆圆、思雨也早早到了,她的两眼有刚刚哭过的痕迹。

“老公。”

小娜见到我,冲上来先抱住我,然后不住地亲吻我。

徐副团长带来的军官与武装部的干部办理完人员交接,有人召集我们排队、上车。

大客车拉我们去火车站。小娜上了孟雷的车,也赶往火车站。

在站台上,最后的分别终于到了。

这帮死党过来一一和我拥抱,嘴里说着祝福之类的话,并把钱硬塞进我的衣袋里。我不肯收。

灰狼说:“大家的心意,给你就带上。有钱能使鬼推磨,到哪儿都一样。”

小娜只要一有机会就想粘在我身上,并不停地亲吻我。尽管身边也有女孩子和其他新兵亲呢告别,我猛然间萌生一种信念:我是一个士兵了,应该遵守部队纪律,注意军人形象。尽管还不清楚部队纪律。

我毅然推开小娜,转身站到新兵队列中。

上车后,我找了个靠车窗的坐位。孟雷和一帮人围住窗户。小娜忽然想起什么,从胸口拉出一样东西,又从脖子上摘下来,然后挤上前,手伸向窗户。孟雷帮小娜敲窗户,我和另一名新兵合作,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里外两层车窗开。

小娜的手伸进来。

“这个护身符给你。清明,你戴上它。”

我低下头,小娜的手却够不到,但她坚持要亲手给我戴。我把头伸向窗外。

“让它保佑你平安归来。”小娜的手贴在我的脸上,泪水终于又流了出来。

“小娜,抓紧时间复习,你一定要考上大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