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三卷 第四章 龙组 十面埋伏

kook123ko 收藏 0 80
导读:传世黑燕 第三卷 第四章 龙组 十面埋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估摸着时间,我们已经出了上海市中心了,路上的车辆明显的少了。最后吉普车来到了一片建筑区里,门口还有人背枪站岗。我还没来得看是什么地方,吉普车就直冲了进去。

湘兰小声道:“好像是军营里?”我点了点头,看这里明显就是一处军营,里面的人不是迷彩服,就是军装。

“嘎!”吉普车停了下来,老爸当先推开车门跳了下来,见我们磨磨蹭蹭的推开车门,不耐烦的道:“你做的好事?还不快下来。”

素如边忙也推开她那边的车门,钻了出去。等我们都下来后,吉普车一发动就绝尘而去。这里是用煤碴铺成的平地,远处还能看到一些奇怪的独木桥,木板什么的,应该是用于训练的。

诺大的训练场静悄悄的。只有我们四人站在中央。不,还有一群七八个人朝我们走来。素如的爷爷,两位师叔,还有赵志胜也在。另外还有一个精瘦的老头和一位身着白衣的老和尚。他们一起跟在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身旁。这是什么排场?我有些莫名其妙了。

看这些人走路沉稳有力,应该都是身具功夫的人了。老爸见他们走近,朝那个中年人道:“我把这个畜生交给国家了。要怎么处置他请首长随便发落。”

中年人道:“老李不用担心,脏款差不多都已经追回来了,应该还有转换的余地。”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床底下的四百多万。还没来得急说话,中年人就一板脸,对我严肃的道:“李诗涌吧?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国家安全局的李士武,专门付责一些严重影响国家安定的案件、常人无法应付的事件。”接着从文件包里抽出一叠资料,将一些某某公司,或者夜总会、歌舞厅什么的严重失窃案念了出来。

李士武念完以后,看着我问道:“这些里面,有哪些是你干的?”我无所谓的听着,以前到底拿了多少家钱,我也不记得了,好像都有点儿印象。

老爸在旁边吼道:“畜牲,首长问话还不快老实说?”说着便要走上来教训我却被李士武拉住了。

我突然有些反感了,皱眉道:“都是。”

李士武连忙道:“年青人脾气不要犯倔,哪些是你做的,哪些不是你做的,说出来我们也好做判断,不要替别人做了顶替。要知道这其中富源大厦失窃可不是普通武者做得到的。”

我笑着道:“富源吗?是我做的,你们还没找到钻石吧?湘兰,素如。露出来给他们瞧瞧。”

湘兰和素如有些犹豫的抬起右腕,上面正戴着被红线一颗一颗缠起来的钻石。老爸吼道:“还不快把脏物交给首长?”

我拦住素如和湘兰道:“这些该我的,我为什么要交。”

老爸气得狠狠瞪着我道:“畜牲,你说什么浑话?”

我看着老爸道:‘老爸,上几辈的事,你不会明白的,难怪爷爷不教你武功。‘老爸被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一直没说话的老和尚这时道:“施主,不知你的大力龙爪手是从何处习得?”

我一撇嘴道:“我会的功夫多了,一套大力龙爪手算什么?”

老和尚低头合什道:“阿弥陀佛,贫僧少林宝见,施主,此大力龙爪手乃我少林不传之秘,已失传多年,望施主归还。”

“失传了就是没有,你好意思朝我要?”我会的功夫,当然不想让别人也学了去。

宝见和尚再次念了句“阿弥陀佛”又道:“不知施主怎样才肯归还?”

我懒得理他,对李士武道:“你们这么多人,让我老爸把我骗来,就是想抓我吧?不过吗?我有些怀疑你们有没有这个能力。”素如和湘兰马上警惕的站在我身后,直看着对面的人。

“嘻嘻!小伙子,你让林老头的小徒弟帮你打造燕子镖,你不会连我燕子门的功夫也会吧?”原来是那个精瘦的老头儿.

我听到燕子门,就一阵不舒服,没好气的道:“燕子门还没消失吗?”

精瘦老头儿笑道:“你这小家伙怎么这么说话,有我老人家顶着,燕子门兴旺得很呢!不过吗?不过吗,我老人家用排云掌换你的燕子镖手法怎么样?我燕子门的八十一路排云掌可比人家龙爪手强多了。”

宝见无奈的再次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也不辩驳,湘兰插嘴笑道:“哥哥教我的排去年掌还是一百零八路呢?比你的多了二十七招。”精瘦老头儿脸上一阵尴尬,不好意思再开口说话了。

突然两眼放光的道:“你会全套的排去手?”

湘兰听了大笑起来道:“原来你还没学全呀?还想跟我哥哥换什么燕子镖手法,你羞不羞?”

老头儿像是没听到似的。紧张的道:“小伙子,你真的会一百零八路排云手?”又一个求取秘籍的人,我听着一阵好笑,这好好的一场‘警察抓小偷儿’都变成什么了。

老爸心里一阵沧凉,难道自已错了吗?父亲不能理解,如今连儿子也这样,可自已还不是想一心造福国民?李士武在旁边听得大起招揽之心。国家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才,刚准备说话,我看到老失落的样子,轻声道:“老爸,我可能以后不会回去了,奶奶这辈子受的苦最多,你要多多照顾了。”

老爸吃惊的道:“你要不认我这个你亲了?”

我摇了摇头道:“我只是不想打扰你们平静的生活。好了,你们要动手就快点,不然我们可要走了。”

几人连忙凝功戒备起来,李士武忙喊道:“等等,国家现在最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赵志胜随身抽出一把长剑,盯着我道:“你还想走?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要我们动手?”

我眉头皱得更深了,这赵志胜我看着本来就讨厌,现在更是不知死活的跳出来挑衅。我回头对素如道:“素如,我杀了他你不反对吧?”素如一阵迟疑,跟着轻轻点了点头。

赵志胜喊道:“凭你?别以为会了排云手和龙爪手就以为很了不起?上次是我不善拳掌功夫才被你反震。”

湘兰反骂道:“你个卑鄙小人,那次是我哥哥功力没有恢复,不然你早死了,哼?”

我拦住湘兰,瞪着赵志胜道:“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早看你不顺眼了。”

赵志胜骂道:“我也早看你不顺眼了,看剑。”说着便腾空拳剑朝我刺来,利剑刺破空气发出“咻”的响声朝我冲来。

看着剑尖直指我上中下三路,我懒得让他近身,看也不看他。扬手就向他劈出一记寒冰掌。赵志胜跟本连反应也来不急,就被我手掌中喷出的白气冲得身体往后直飞,跃过几人头顶,摔在了地方,身体贯性的滚动了几下就不动了。素如的师叔伯忙跑回去检查创始的伤势。

林宗源瞪大了眼睛,难以致信的喃道:“寒冰掌?”湘兰笑道:“不是寒冰掌,是我哥哥的‘冰封千里’,老头儿,你也想学?”我瞪了湘兰一眼道:“这是素如的爷爷,别乱说。”湘兰吐了吐舌头,脖子一缩对素如道:“姐姐,对不起,我不知道。”

素如摇了摇头道:“没事,到是你取的名字很有气势呢!”

湘兰马上仰起得意的小脑袋道:“那当然了。对了,哥哥不是还有‘末日审判’吗?也使出来让他们瞧瞧?看他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失声道:“什么‘末日审判’呀?这么难听?”

湘兰嘟着嘴道:“难听吗?那我再换个名字?嗯!就叫‘烈焰天下’好了,刚好跟‘冰封千里’配对儿。”

“师父,志胜——死了。”

“什么?”林宗源再也站不住了,连忙跑回去查看。赵志胜浑身贴着一层白霜,还缓缓的冒着白气。林宗源蹲下来,摸了摸他的脉搏,一下子又放了下来。回头道:“小子你下手太狠了吧?”

周围一阵沉默,没想到我一掌之威如此厉害。宝见老和尚低喃一声佛号道:“施主如此动辄杀人,有伤天和。宝见说不得只能请教了。”李士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湘兰喊道:“喂。老和尚,你没见那个坏人拿剑要杀我哥哥吗?我哥哥只是自卫而已,什么动辄杀人的?再说我哥哥碰都没碰着他,谁让他他自已撞上来的。死了活该!”

燕子门的瘦老头儿这时笑道:“那小子可是他们赵家的独苗苗,宝贝得很呢!现在他赵家断了后,那几口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小子可要小心了?”

我无所谓的道:“没事,来多少,我杀多少。”

“施主,你入魔了。”我看着这个一脸慈眉善目的老和尚道:“没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他们别来烦我,我还懒得理他们。”

瘦老头儿顿时被我的豪言狂语震住。好一会儿才道:“你虽然不怕,可你身后的两个小丫头可不好说了。”

我的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湘兰撅着嘴叽咕道:“我可不怕,再等个十几年,我就能成为天下第三高手了,到时他们再来,我就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李士武叹了口气道:“李诗涌,只要你加入安全局,我到可以帮你到赵家去说说,想来赵家会买国家这个面子。”

湘兰马上好奇的道:“加入你们安全局,有什么好处没有?你不知道,今天学校里有三个社团拉我们入团,都挣得吵起来了呢!”

李士武一阵气结道:“不是我们的安全局,是国家。哪能是学校里的那些小社团能比的。只要你加入了国家安全局,就是正式的国家公务员了。有工资待遇和福利的,最起码的配房配车是少不了的。每个月还能领工资,工资多少吗?只要抽空到北京去评比一下你的能力就知道了,我们待遇是跟级别挂勾。目前安全局下属龙组的几位老前辈级别最高,年薪是六十万。”

我沉吟着道:“要我去干什么?”

李士武心里一阵轻松,马上道:“国家安全局下属龙组分为两个部门,龙魂和龙魄,里面的成员吗?用你们的话说就是武林人士。里面大部分都是国家专门培养的,其余少数部分就是像你这样自愿加入的。至于做什么吗?不用我细说你也能猜到吧?就是专门负责一些国家政要和友好国家来我国出防的领导的保护工作,或者为了维护国家安定繁荣,帮助国家去敌国获得一些我们普通情报人员无法得到的资料和破坏,像你以前的那些非法活动,也是我们主要的负责事件。哎!你现在也看到了,我们跟本拿你没办法,远处的狙击手恐怕也伤不到你吧?我们没有想到你的功夫比我们预料的还强。要是还有你这样的人,国家跟本没有办法阻止了。”

宝见低声喊了一声佛号。看来他是专门来对付会龙爪手的人了。

湘兰惊叫一声“哇!哥哥要做这么多事,不是没时间陪我们了吗?”

李士武连忙道:“不会不会。龙组出任务很少。我们大多是根据能力分配任务的。不说别的,就以你能空手爪开那么厚的合金保险柜。龙组里恐怕就没有几个人能办到,就你的级别已经算是高的了。一般都会被分配保护首长,或者留下专门对付突发事件。不过你还是要抽空去一趟北京。作个级别评估的好。刚好过几天就国庆大假了,到时我派专机来接你?”

我点了点头道:“我们放了假,我会打电话给你,你怎么联系?要不我把自已的号码留下。”李士武笑着扔过来一张名片。我马上把号码存进手机。

林宗源叹着气道:“李组长,恐怕老赵那儿不好说话呀?哎,我不该带志胜这孩子出来,叫我怎么有脸再去见老朋友啊?”

李士武迟疑的道:“这也是没有办法。国家只能在别的方面作出补偿了。”

精瘦老头笑道:“李组长,恭喜你又收了一员猛将啊!我看这小子刚才还没出全力吧?”

湘兰马上得意的道:“那当然了,我哥哥功力才恢复了一半儿,就已经天下无敌了。”

老头马上窜过来,拉住我的手道:“小李子,我还没介绍吧?我叫刘金朋,是现在燕子门的头儿,小李子,你要怎么才把排云掌和燕子镖教给我?”

我不动声色的拔开他的爪子道:“我为什么要教你?你能给我什么?”

刘金朋急得直搓手,急道:“我下面还有几个徒子徒孙的。送你怎么样?”

湘兰笑道:“我哥哥要你的那些徒子徒孙干什么?又不能当饭吃。”

刘金朋马上道:“小丫头怎么能这么说。我那几个徒子徒孙再怎么样,也从我这里学了几手,给你哥哥当小弟还是行的。你想想,你们出门后面跟着片人,那多有气势?”

我摇了摇头道:“我对你们燕子门可没有好感,按理说,我们还是世仇呢?当年还是你们害得我先祖家破人亡的,不得不背景离乡。”

刘金朋愣了一下,看看我,又看了看我老爸,突然大叫道:“你们是李三的后人?”

我一个你现在才明白的眼神。顿时让刘金朋搓手顿足的。好半天才道:“那些都是老掉牙了故事了。我们不能编排先辈的不是吧?”我撇头看也不看他。

刘金朋急道:“看在我们同源的份上,你就帮帮我们吧?你没试过我们练习排云掌的时候,如果只打到一半,全身气血就不畅,时间久了,还会受内伤。搞得我们都不敢练招式,只能练轻功。你更不知道武林中人怎么评价我燕子门,就是只道逃跑的缩头乌龟。其实我燕子门的排云掌是非常厉害的功夫,你就帮帮我们吧?我给你跪下了。”

刘金朋毫不犹豫的双腿一曲。跪地有声,搞得我措手不急,忙伸手去拉,刘金朋就是不起来。周围的人也看着不忍,都老大一把年纪了,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地上。

湘兰小声的道:“哥哥,你就帮帮老人家吧?”

我叹了口气的道:“好吧!不过要你将我曾祖的灵位迎回燕子门。还要磕头谢罪。哎,你能想到我曾祖当年那众叛亲离的滋味儿吗?”

刘金朋连忙道:“没问题没问题,我们小辈给长辈的磕头是应该的。呵呵!”我眼睛一瞪,刘金朋吓得慌忙道:“是磕头谢罪,磕头谢罪。”

看见燕子门的排云掌有着落了。宝见可没有刘金朋那么厚的脸皮去跪地求人的。再说了,人家好歹是同根同源所出,怎么说也有个过得去的说法。宝见只能合什正声道:“李施主,不知我少林龙爪手能否归还?”

我笑着道:“我又没有到你们少林寺去学龙爪手。哪有归还的说法。”

宝见尴尬的道:“大力龙爪手乃是当年达摩祖师东渡中原时,在嵩山面壁九年而悟的七十二般绝技中最厉害的前十二种之一。爪力刚猛无匹。能裂金石,无人可挡。李施主爪力能洞穿寸余厚的合金钢板。可见大力龙爪手已大成。可谓可喜可贺,不知为何仍不肯归还我少林?”

我笑道:“我会的功夫当然不想别的人也学会,再与我为敌。”

宝见连忙道:“李施主归还大力龙爪手后,我少林必妥善保管。择人而传,不与施主为敌。”

我摇头道:“往后的事哪能现在说的清,还是只有我会才保险。”

“你——”宝见忍不住心生嗔戒,低声念了句“阿弥陀佛”平息心中的气愤,无奈的道:“施主要如何才肯归还?”

我急道:“我干吗要给你们?我可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人。”

宝见考虑了一下又道:“听说施主受过内伤,如今功力才恢复了一半,我寺秘制的‘小还丹’对恢复功力颇有功效。不知能否与施主交换?”

我摇头道:“大师,我需要是增加功力的丹药,不是恢复功力的丹药,你们的‘小还丹’对我没用。”

宝见疑惑的道:“怎么会没有?施主不是功力才恢复了一半吗?”

“大师有所不知,我由于无意中突破先天之境,应该是阴阳失调。导致功力不足,现在我丹田内的真气只占了一半多而已。你说我还需要‘小还丹’吗?”

“什么——”几声失声惊呼声响起。几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脸上一付骇然之色。宝见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吃惊的道:“难怪施主武功如此高强,原来是突破了武人梦昧以求的极致。得成大道。”

李士武脸上一阵惊骇,又一阵惊喜。脸色转换不停。湘兰上前来搂住我的手臂,得意的道:“这下你们相信我哥哥是天下第一了吧?”

宝见叹了口气道:“施主如此年龄,便能达到武学极致。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以后武林有福了。”

湘兰奇怪的道:“我哥哥天下第一,关武林什么福呀?”

宝见合什道:“阿弥陀佛,如今李施主加入龙组,乃是正义之举,那些魔道消小焉敢犯事?不正是武林之福吗?”

湘兰皱皱鼻子道:“算你老和尚说的有理。”

我叹了口气道:“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考虑一下看给不给你们大力龙爪手的功决吧。反正它现在对我也没用了。”

宝见惊喜着道:“多谢李施主宽宏大量。我少林上下必感恩而报。”

湘兰突然道:“噫!有好处吗?你是不是让我们看看少林七十二绝技?”

宝见尴尬的道:“我主持师兄秉承上代主持遗愿,竭力收集本寺七十二绝技。几十余年来亦只寻回三十一技。仍不足半数,施主要借阅。敝寺自当扫踏以待,不知施主何时有暇嵩山一行?“

湘兰瞪着宝见,埋怨的道:“你这老和尚说话真累,想让我哥哥早点给你们大力龙爪手就直说吗?干吗拐弯抹角的。对了,老和尚,三十一绝技你学了几项?”

宝见认真的道:“贫僧习得罗汉拳、般若拳、罗汉棍、静禅功,大伏魔掌。”

湘兰瞪着眼睛道:“老和尚,你好笨哦!怎么才学了这么点儿?瞧我哥哥多厉害,碎玉拳啦,八封掌啦,断魂掌啦好多好多呢?”

宝见低头合什道:“贫僧姿质愚笨,精力有限。比不得李施主天纵之姿。”

见湘兰还要说,素如连忙拉住。小声的道:“少林功法精深,七十二绝技任哪一样也是不多见的绝学,穷其一生哪有人能练全的。”

湘兰撇着嘴道:“那达魔祖师不就全练了?”

素如无奈的道:“达魔祖师那是神人般的存在。哪是凡夫俗子能比的?”

湘兰忽然笑道:“我相信哥哥肯定不比达魔祖师差,那七十二绝技看一眼就会。”

素如撇着嘴道:“他是个怪物,不能常理以测。”

明明是贬低的语话。可又能听出那股得意之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