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878-881

中悦 收藏 5 45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878-88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878


话音未落,炮弹的尖啸声由远及近,沈湘镇定地屹立不动,他明白这个应该是我方炮击,如是日军炮击那么在小楼里卧倒也没用,一霎时眼角余光扫视看到程律师也镇定如桓屹立不动——

50发8英寸炮弹同时击中新谷大厦,天崩地裂的爆炸扩散出的尘雾瓦砾吞没了附近日本军警的进攻队形。沈湘正在奇怪2发208毫米高爆弹就足够打垮这栋建筑,干什么台湾号要动用主炮打这么多?程律师急急说道:“已证实我们有一支小分队占据了皇宫。”沈排长恍然,立即对程律师说:“这是证明我方大规模准确炮击的能力!” 看了看手表,警告射击后11分钟,那就是该跑的都跑出来了,不该跑的也不想跑,现在也就不用跑了。再根据新情况核对一下战场态势,命令2挺机枪不要开火,82迫击炮用冷发射在无人机指示下打尘圈以近的200米。

车载82迫击炮是介于现有装备和中岳级装备之间的一个改造过渡产品,由于时间仓促,只能实施简易改造抢先装备部队,许多地方的改造还没到位。比如与无人机的配合,无人机是中岳级的,有三种模式的制导功能,但是制导82迫击炮弹来不及生产,所以配合方式还是无人机精确指示目标方位座标,迫击炮按座标实施无制导精确射击。车载82迫击炮的冷发射也比不上已装备部队的中岳级步枪和50机炮-枪榴弹发射器的电磁-气压冷发射,而是一种简易改造的初级冷发射——吉普车6缸柴油机的2只气缸被改造成可兼空气压缩机的,作为空气压缩机使用时压缩冲程终了不喷油且电控气门打开,压缩空气经单向阀注入一级压力管,这是尾气涡轮增压的进气管,被废气涡轮2次增压后达到26个大气压储入迫击炮炮筒底部的冷发射储气罐,冷发射时储气罐阀门打开放出高压气体以平均15个大气压力持续推动迫击炮弹在2.4米长的炮管内加速,得到30-68米每秒的初速(可精确控制于气压),取得90-450米的冷发射射程。冷发射的最大优点是没有炮口热的红外特征,声音震动也都很小,极难被对方炮位雷达侦侧到。 标准中岳级装备的冷发射后面是接续热制导推进的,即炮弹经冷发射出膛数百米后接续炮弹尾部的底排/火箭的制导热推进,让对方炮位雷达误以为数百米外的热推进起点是我炮位所在,这样射程很远不说,还更富于炮位假象的欺骗性。但是82车载迫击炮来不及装备接续热推进制导炮弹,眼下只能做到热发射打远,冷发射打近。

即便如此,半信息化的车载82迫还是很具威力。车子的位置是一边机动一边被卫星-多点合成相控阵雷达网精确定位的,无人机传回了精确的目标位置,火控计算机立即根据敌我相对位置解算出射击诸元显示出来,82迫还不能做到根据火控计算机数据机械电子自动调整炮管高低角方向角,还是炮兵看到侦制通单元液晶显示屏上射击参数后手动机械调整,好在对于迫击炮来说,这个精度也已经够了。而且,气压冷发射的气压受到精确控制,比药包发射的初速不易控制要精确得多。

“嗤”的一声,第一发82迫击炮弹以气压冷发射打了出去。 220米尘雾圈边缘,八九个手持自动步枪的日本军警正猫腰前进,咣的一声巨响在队形正中爆开,冲击波和弹片吞噬了周围的一切。


879

北京,人民大会堂。

李中岳发来的机密战情通报放在政治局委员兼对日谈判代表团团长面前。 委员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尽管在对日方略上与党内另一种意见尖锐对立,为此在琴房里拍过桌子摔过茶杯,但是局势发展至此,政治对手的军事冒险竟然取得了如此的成功,中国竟然绝不低头地抗过了这次最严重的危机,局势从中午的黑云压城面临崩溃的态势转危为安,虽然距离胜利还遥远,但这已是所能想像的最好结果了。种种复杂的心情转瞬即过,委员心中如释重负,随即涌起一阵由衷的欢欣鼓舞,委员长呼出一口气之后,平抑下心中的激动情绪。那么,有些在过去看来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就要开始着手了。

委员在厚厚的地毯上来回踱了几步,然后转过身缓缓地对日本政府首席代表说:“大田先生,您是致力于中日友好事业数十年如一日的前辈。今日之事,日方仅仅承认春潮油田是中国的,承诺立即从台湾撤军还是不够的。事出有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使中日两国之间能够长期稳定地可持续地和谐友好下去,就要消除造成今日事件的深层原因。我看,有些数十年来未能解决的破坏中日友好的根子,今天该挖出来解决了。”


880


看到这位官房长官进来后四处观察,高素梅冷冷地说:“不用看,告诉你,我们有伤亡,只有轻伤,没有重伤阵亡。弹药也足够。 有话说吧。”

官房长官自己坐了下来,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进行这场恐怖行动?”

高素梅说:“我们是国民革命军正规军,来这里不是恐怖行动,是正规作战。你们先侵略我们,所谓接侨部队已打进基垄,按照国际法,我们的反击不受限制,只不过你们的军队这回侵入的比较浅,我们反击的比较深,已经打进你们皇宫里面来了。”

寝宫外面是白墙绿瓦,室内铜柱,摆放许多铜器,一律擦的贼亮,照耀着桌旁官房长官阴晴不定的神色。高素梅注意到对方的腿有些微微发抖,呸,原来你坐下就是为了腿不抖呀。高素梅蔑视的目光直视官房长官。

官房长官沉了沉,开口说道:“今天日本最先承认你们的独立,大国里承认的只有我们,我们派兵接侨驻军基垄都是按与贵国政府签订的日台共同防卫协定行事,你们的部分叛军反而攻击我们,这是严重违反协定,这些叛军已被我们打退了,你们的政府军正与中国的解放军对峙,美国人背信弃义违反旧金山条约勾结中国夺走我们的中绳,刚才对我们发动外科手术式核打击的阴谋破产,战略导弹潜舰被我们打沉导弹被我们拦截,美国本土遭受我们无敌“樱花”的沉重打击,现在不得不宣布中立退出东亚争端。中国军队在西面突然进入伊朗必将与美军发生冲突,在东海越界攻击我们的海空军自卫队,在台湾海峡向你们发起进攻,你看看世界上谁是你们真正的朋友,全世界只有日本帮助你们,你却敌友不分恩将仇报带队孤军深入意图劫持我们的天皇陛下,你这样做不是不折不扣的背友叛国的行为吗?”

高素梅怒极反笑:“哈哈,哈哈,今天我才明白为什么大陆要在十几年前就制订反分裂国家法,老实说我一直想不明白,今天我彻底懂了,大陆说的外国干涉势力颠覆台湾时大陆就要出兵,就是指的你们日本! 给你们准备十几年了,你们今天才跳出来!好好好,谢谢你们给我上了这一课! 台海顶着解放军的那批糊涂鬼才是敌我不分才是叛军! 我们是孤军深入不错,我们也可能打不赢,大不了大家一起在这里同归于尽!告诉你,打开那颗气爆弹燃气雾就会沿着缝隙钻入地下室,里面无论是谁都得炸到天上去! 我们将名留青史,第二次抗日战争,中国军队最远曾打到东京,端了你们的皇宫!” 高素梅脸色已变得雪白,声音却斩钉截铁。


官房长官心知现在台湾军队四分五裂,这一小队国军闯入这里看来不是精心策划的行动,他们只是一群台湾原住民子弟到靖国神社抢灵后无路可退撞进来的,他们背后不会有什么强大力量的支持,美国人袖手退出,中国解放军正和台军对抗。要消灭他们平息事件本来不难,可是这女军官说的气爆弹渗入炸毁地下室什么的看来不是恫吓。 天皇陛下为躲避美军轰炸一直躲在下面,现正在特种部队的帮助下从地道逃出。要想办法稳住他们争取时间,不能强攻。

官房长官缓缓地问:“你们究竟要什么? 给你的飞机装上1吨黄金,你们开走,我可以保证归途中不击落你们。”



881


日本常崎,空军总部地下指挥中心。百万吨当量的氢弹爆心距此处60千米,地下150米的空军幕僚长逃过一劫之后,此刻心中明白日本的成败已到了最后关头了。

美国人遭受樱花飞机舍生忘死的攻击后,目前已从东亚战局退出。美国的战略核力量受到极其沉重的打击,虽然还有数千枚核导弹可以发射,但在中国、俄罗斯的核武器还没动的情形下,美国要坚持西线进攻伊朗的作战,就必须留着这些核弹。一个大国的核导弹不是有多少就可以打多少,总有一个基本数量是不能动的,不动这个部分,总体数量中无论动用多少都会有效果,动了这个最后的数量,总体就全体失效了。现在,美国在东亚所剩唯一抵抗日本的地点是关岛基地,但日本随时可以在一定条件下中止南下舰队的关岛作战,这是可以和美国人谈话的一张牌。

现在要全力以赴对付中国人了。战况千头万绪,其中一个点抓住了幕僚长的思路,顺着这里剖析下去,幕僚长越来越震惊。

第三军进攻台北的战役本来一帆风顺势如破竹,登陆作战最难的滩头战斗在亲日台军的协助下不费吹灰之力,随后包围国军佳山总部和围歼竹子湖台湾抵抗军主力的作战也进展顺利,眼看第三军就可以直下台北控制台湾的政治中心,却在最后一关,华岗,受到无法逾越的抵抗。一个步兵连,收拢了一些败兵,总数不到一千人,竟然顶住了陆军2个旅团的攻击,看来继续攻击下去第三军也很难攻克这里。什么原因?台军在附近有13个炮兵连予以支持,但这些炮兵连都被我们消灭了,我们始终保持着发现即摧毁的能力,他们的增援也算源源不绝,但都被挡在头猪山以南上不来,仅计算正面攻击,日军2000人的伤亡换来台军22个连级建制单位的覆灭约3000人的伤亡,仗没打输,继续攻击一定可以攻克华岗。问题在于他们的远程炮火支援。解放军为了支援华岗守卫战竟然动用第一炮兵军全力轰击,仅在华岗一地就打光了他们本来用来威慑台湾的500多枚重型制导火箭弹,这还不算,进攻部队反复报告遭受到东面海上打来的远程大炮的轰击,炮火密度是至少一万门大炮!这种毁灭性的炮击造成进攻部队上万人的伤亡,这才是华岗攻不下来的主因所在。一个营的防御阵地如果有1万门大炮的支援,第三军是攻不下来的,世界上也没有谁的陆军能攻得下来。

已查明这一万门大炮最大可能来自东部海面上的几艘巨型运输船。情报部门倾尽所能作出了情报分析,情况很是奇怪。

这些运输船都是从一座海上浮岛裂解出来的。而这座巨型浮岛很可能是那个神秘的ZY研究机构。.

1992年初,ZY研究机构在台湾成立。一开始,这只是一个名义上进行尖端军备研究的机构,不久后,与国民党党营事业建立了密切联系。1996年底,这个机构突然取得来源不很清楚的巨额资金。1997年,在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中获取了更为巨大的资金。1998年,以低廉代价买下了台湾石油化工工业几乎全部泡塑副产品,在高雄港外建造“台湾南部”黄金地皮建设计划,用泡塑铺就50万平方米的海景黄金地段,分割出售了大部分,但是保留了一块神秘的地方戒备森严,与出售的商业区相隔300米海面,与陆地只有一条长长的浮桥连接。1999年,推出“海洋能发电解决台湾能源计划”,在“台湾南部”上建立了直径400多米的立轴式风轮机和相应尺寸的飞轮电池系统以及浮动浪板海浪能发电系统,2000年底开始向高雄地区商业供电。这个风轮机-飞轮电池-浮动浪板发电站,将频率较高的强浪强风能量储进飞轮电池再缓缓释放的结果,6年来平均发电功率达到25万千瓦,6年来供电净收入达到9亿美元,3年前“台湾南部”公司股票上市,在台湾常规能源紧张、民 进 党 政 府又全力杯葛核电的背景下,股票本益比达到27倍,公司市值达40亿美元。. 200×年,ZY研究机构买下二次大战时日军遗留在台湾的数量巨大的过期弹药,并显然订制了大量新型弹药,其中自行研制的部分弹药属于目前世界最前沿水准,大量研制工作就是在那块隐秘地段上进行的。

继续阅读技术资料介绍,空军幕僚长感到一个庞大的冰山渐渐露出了水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