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魅影之城 第五十五章

日蚀 收藏 10 93
导读: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魅影之城 第五十五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终于可以跳出特区那个金丝鸟笼,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武国福象孩子一样扑到草地上打个滚,摊成大字仰望蓝蓝的天空上粼粼的白云,大口大口呼吸着华北大地甘冽清醇的空气,从远山的那一边飘来走西口汉子粗旷的信天游。

啊,辽阔的蓝天、流云、远山、信天游、叮咚流淌的小河,我拿什么来赞美你呢,我的母亲!

隔着三十米远吉普车队上的十几个警卫员和机要秘书看着他的样子,哈哈笑个不停,也跑过来躺在满是不知名野花的草地上。惹的不远处小河边洗衣服的小媳妇们好奇的朝这边望,几个顽皮的孩子围着他们直打转。

果然不出总部所料,在部分显示的实力面前,冯玉祥非常尊重抗日志愿军,尤其对武国福这位年轻的(三十四岁,原153旅副旅长)华侨抗日志愿军总指挥不敢轻视。联军意图出兵察东,攻击康保、宝昌及重镇多伦。趁日军立足未稳将其赶出察哈尔。方振武任前敌总司令,前敌总指挥本来要请武国福担任,但武国福百般谦让,最后由吉鸿昌担任。武国福任副总指挥,邓文为左副指挥,李忠义为右副指挥。

三辆吉普车卷着华北的黄尘开到武国福的车队旁停下,范毅夫跨下嘎斯,走到舒舒袒袒躺在草地上的武国福脑袋前,伸脚踢了踢武国福的肩膀:

“老武,你就不怕日本特务把你个副总指挥给刺杀了。”

说着掏出一包边区潮州卷烟厂生产的兄弟牌香烟,丢了一根到武国福的脸上,又向武国福周围听到汽车声警惕地爬起来的警卫们一人丢了一根,剩下最后一根叼在自己嘴里,把烟盒一攥塞回口袋里。

武国福坐起身了,顺手将香烟丢给警卫员,警卫员会意地从包里掏出一小包自己卷的大炮:自从前两天武国福抽上警卫员从房东老大爷那里讨来的旱烟丝后,就再也不抽边区那种香精和焦油放的太多的卷烟了。

范毅夫松开军装下摆没打武装带,活脱就是四十年代末解放军的高级干部。武国福递了根大炮给他:

“小鬼子的三八大盖没那本事近我的身。试试这个,真正的塞北特纯,不起痰。”

范毅夫接过来,笑眯眯地用手指来回拨弄着:

“这局面你看怎么打开?”

“没啥,”武国福深深吸了口,舒服地闭上眼睛:“眼下这一仗要打的干脆利落点,务求全歼。打出威风,打的联军对我们有信心。下面的工作才好开展,只是可惜来的晚了,没赶上喜峰口战役,奶奶的。”

“我是担心南京和日本人的反应,南京已经派庞炳勋、冯钦哉部队前来‘观察’,我们会不会受到比历史上更加强烈的反弹。”

“嘿嘿,前怕狼,后怕虎,那就没啥好干的了,该来的始终会来,掖着藏着也没用。毛爷爷说的,枪杆子里出政权,特区来文的,我们就来武的。总部不是明说了吗,我们可以见机行事。”

范毅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刚才张砺生(察哈尔自卫军军长)私下找我谈过了,”

“哦” 武国福感兴趣地回过头看着范毅夫。

“他说:如果冯司令坚持不下去就跟着我们干。”

“哈哈,真有他的,仗还没打,后路就想好了。你怎么说?”

“我还能说什么,我还搞不清他怎么这么快就这样表态,就说我们一定会坚持到底,一定要团结在冯司令的手下。”

“哈哈,”武国福仰天大笑:“说的好。”

——

廖庆榕和他的侦察分队潜伏在丰宁附近的小山包上已经第三天了。

虽然历史文献上对这个时候日军的布防有一定描述,但那个描述给军事爱好者看看还能引起点遐想,对真正的军事行动来说等于没用。何况历史已经被改变,谁知道改变有多大。

这是对日军,不是对国民党地方军,有了去年由于没有经验和轻敌导致漏洞较多的那次军事行动作为教训后,第2军直属侦察营没有贸然派出无人侦察机——升限太低,容易被发现。

而是由地面侦察连副连长廖庆榕亲自带着两个侦察班长途跋涉进行徒步侦察。

第2军直属侦察营作为军一级侦察单位是华北先遣队陆军部队里唯一装备有超时代设备的单位——空中侦察连有无人侦察机、炮兵地测站有火炮定位雷达、电子侦察连有较先进的电子观侦/干扰设备、地面侦察连有红外/微光/热成像夜视仪、地面震动/空气成分分析传感器、定向雷和眩光弹、组合框架式全地形车等。

廖庆榕带着他的侦察分队乘坐四辆全地形车绕着荒郊野外,专找人迹罕至的地带开到距离丰宁17公里的东猴顶附近的一个山沟里,把车埋在树丛草堆里,留下五个战士守着。他带着另外十四个人分为三组分别潜伏在河北丰宁附近的三个方向。

1933年4月29日,日军茂木骑兵第4旅团两千余人及炮兵部队占领多伦,5月13日驻古北口日军的西义第8师团占领石匣镇,19日占领密云,续而向北平进逼,21~23日,第59军曾在怀柔牛栏山抗击第8师团。

丰宁北距多伦南距密云各两百余华里,此时丰宁应该驻扎着日军西义第8师团第4旅团(旅团长铃木少将)的两个联队、一个炮兵大队、一个战车队和一个工兵大队共计一万人左右,六门野炮、十二门山炮、战车24辆。廖庆榕负责摸清楚他们确实的数目和方位。

日军显然势如破竹惯了,除了几处要地的残酷争夺外,中国军队的抵抗力远不如逃跑速度让他们心烦。丰宁并没有明显的防守阵地,士兵都显得比较放松,不操练时可以看到有士兵放松地在营内闲坐休息。对廖庆榕他们威胁最大的是日军巡逻队,总是在潜伏地点附近晃来晃去。他们一定想不到距离不到一百米远的地方有几双警惕的眼睛始终注视着他们。

潜伏地点更换了几个,本来廖庆榕也想抓个舌头确定一下侦察结果,可惜都是些巡逻的士兵,没有发现挂文件袋的军官。昨天晚上他们趁夜潜伏到丰宁东南的云雾山脚一片白桦林中,这里只要隔着山坡下的两三间农户就可以看到日军野炮大队的营地。

廖庆榕带的这一组共5人,三人负责前方观察,两人在后方十米两侧警戒,因为是长期潜伏,所以可以轮流打个瞌睡。天色已经放亮,正轮到廖庆榕休息时,前方观察的钟志权突然传来低低的呼唤声,廖庆榕知道有情况,急忙和无线电员王征披着杂草色伪装网爬到前面。

“副连长,你看——”低低的声音几乎可以被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遮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