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三卷 第三章 模拟 老爸来了

kook123ko 收藏 0 5
导读:传世黑燕 第三卷 第三章 模拟 老爸来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啪!”

“懒虫们,起来练功了!”湘兰迷糊着呢喃道:“晚上不是已经练过了吗?好困!”素如干脆不作声,朝我怀里挤了挤继续睡她的,表示她也不想起床。

我无可奈何的道:“怎么越来越懒啦?快起来了,今天还要上课。”

湘兰撅着嘴道:“哥哥,现在不是还早吗?再睡会儿。”我可不管这么多。手掌贴着湘兰和素如的额头,运转阴性真气。

“哇!”“凉!”两双半瞌着的秀眸马上睁得圆圆的。湘兰捶了我胸口一下埋怨的道:“哥哥,你好坏,把人家瞌睡都赶跑了。”我笑道道:“没瞌睡就好,快起床,你不知道一天之计在于晨吗?清晨修炼内功效果最好,人在早晨的时候精神最好了。”

穿好衣服,我们三人来到院子里的小草埔。湘兰这时想起我叫醒她们时的方法,好奇的问道:“哥哥,你早晨用的是什么功夫啊?凉凉的,快教我。”

素如笑道:“寒冰掌!”

湘兰惊叫一声道:“哇,姐姐,是上次打伤你的功夫吗?哥哥怎么也会了。太好了,哥哥,快教我。到时我也在那两个坏老头儿身上打一掌为姐姐报仇。”

我笑道:“这没办法教你们。其实我也不会寒冰掌的,只是刚真气的性质改成阴性模仿了下寒冰掌的特性使出来的。以你们的能力,还改变不了自已真气的特性。”

湘兰失望了一下,马上又高兴的道:“哥哥,你的寒冰掌能不能冻根冰棒出来?快让我看看?”

我真有些佩服湘兰的跳跃式思维。苦笑道:“先练功,等下吃饭的时候我再试一下行不行?”湘兰可不乐意。缠着我非要让我现在表演。

三两下窜进别墅端水杯去了。我摇着头对素如道:“湘兰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了。”

素如笑道:“这叫纯真,很好呀!难道你不喜欢?‘我连忙摇头否认,现在她们两关系好得像一个人似的,我要是得罪其中一人,也等于两人都得罪了,到时又让我睡沙发怎么办?

湘兰端了半杯用一次性塑料怀装着的水递给我,我无奈的接了过来,湘兰顿时睁大着好奇的双眼看着杯子里的半杯水一下子就变成了冰,一把又从我手上抢了过去。杯子倒过来,里的冰柱倒不出来。湘兰只能把塑料杯撕开,鲜红的舌头在上面舔了舔,就道:“忘了放糖了,一点儿也不甜。”

素如一把拉住又要往回跑的湘兰道:“兰兰,以后有的是时间,早点练功,你也可以早点成为绝顶高手了。”湘兰“哦”了一声,停住脚步。

我见她安份下来,将特意准备的坐垫放在早地上,盘膝坐在上面。如今我丹田的真气已经有了五成半了,对于功力的恢复速度我非常满意,想来用不了三个月我就能畅快的享受先天境界全部功力的畅快。再也不会眼高手低了。自从我悟通真气阴阳转换的性质。丹田内被压缩成液态的阴性真气,也被我用阳性的真气中和成真正属于我一部份的真气。使我的身体里再也没有潜在危机了。

昨天晚上我们又回了一趟原来的住处,那里已经人去楼空,连床下的四百多万也被素如的爷爷带走了,只剩下几件我们的衣服,我便卷成一包全拿了出来。后来又付了一个月的房租,才没住上几天,我们就置办了新家给浪费了。对于卷走我们的钱,素如气愤极了。好歹也辛苦了一场,却落得便宜了别人。

我到是无所谓,没了就没了,需要钱花的时候,就到别人那里去拿,反正那些保险柜就跟我们自已的一样。

意念一转,我收功站了起来,随便耍了会拳脚。我好像感觉现在的招式对我已经没用了,因为我的动作已经非常非常快了,一拳一脚,跟本就没人能抵挡了。无意中走到游泳池旁边,我忽然玩性大发,想试试全力运功,能不能将游泳池里的水冻住。

想到就做,意念转动间全身真气瞬间转换成阴性质,螺旋真气从丹田升起,越旋越快,带动全身真气运功于右臂,劈向池中心水面。掌心就像灭火器的喷口似的,一股强烈的白气柱狂涌的喷了出来,与空气发出“咝咝”的剧烈磨擦声,我感觉已经击实了水面,但并没有那种轻微的反作用力的感觉,而且也没有发出碰撞声,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游泳池整个水面上从中心往周围荡起一圈的波纹,但只有一圈,水面就整个被冻结。感觉时间只是一眨眼间,入目的便全是冰,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暗道:“好霸道的寒冰掌!”

“哥哥,我怎么感觉突然一冷呢?”湘兰好奇的站了起来。我一下子清醒下来,看着湘兰朝我走了过来。

我眼一瞪道:“什么突然一冷?你肯定又是偷懒了。素如怎么没感觉?“湘兰回头看了一眼正庄严静坐的素如,朝我吐了下舌头道:“我都练了两个小时了,才刚醒。”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任她这样了,这时湘兰发现游泳池的异样,欢叫一声,便踏了上去。我大惊失色,刚要去打捞湘兰,才发现她正稳稳的站在冰面上一蹦一跳的,让我白担心一场。

湘兰笑道:“哥哥,我刚才看到你手掌上喷出好大一团白气,这水就结冰了。好厉害呀。啊!这冰真厚,我这么用力蹬,也没有裂开,呵呵呵。”我一听就知道湘兰早醒了。坐在垫子上闭着眼睛假装练功,这丫头真叫我无可奈何。

素如也醒了,湘兰一看见就高兴的扬手道:“姐姐,快来呀!哥哥的寒冰掌好厉害,一掌这池子就结冰了,好好玩。”

素如笑了笑,站起来走到我身边道:“我刚才感到一股冷气,原来是在使寒冰掌呀。”

我好奇的道:“你坐那么远也能感觉到?”素如她们离我现在的位置怎么算也有个十来米的,真是超出了我的以外.

素如憋了我一眼道:“你不想想自已的功力有多恐怖。我看呀!以你的功力全力运功,周身散发的寒气,几分钟不要就能让人冻死,就是我爷爷那种程度的功力,全力抵抗也撑不到两个小时的,我才离了多远呀?”

我抓着头发道:“当时我不是没注意吗。”素如问道:“老公,你现在有了几成的功力?”我笑道:“已经五成半了,三个月之内我一定会将丹田溢满。到时我就可以液化真气了。呵呵呵。”

素如惊讶着道:“就这一半的功力已经这么恐怖了,老公,你以后真的就成天下无敌了。”湘兰跳过来道:“姐姐,我成天下无敌还要等上十年呢?”

我笑着将湘半拉入怀里道:“你就是再过二十年也成不了天下无敌呀!”

湘兰看着我想了一下又道:“那我成天下第二哦不,是天下第三好了。哥哥和姐姐占第一和第二。”

我笑道:“你想成为天下第三高手,练功时那还偷懒?”

湘兰撅着嘴道:“我哪有偷懒了。昨天晚上我已经超过人家四天了。”

我刮着湘兰的鼻子道:“那你刚才闭着眼睛假装练功不是偷懒是什么呀?”

素如“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湘兰红着脸扭捏的道:“你不是说早晚各练一个小时内功就可以了吗?”

我叹着气道:“我说早、晚最少各练一个小时.”

湘兰狡辩道:“那我不管,反正我没偷懒!”

考虑到学校比较远,我们提前出了别墅。上海的大街小巷中,已经车水马龙了。本来打算坐出租车的。素如提议我们早晨散步的机会比较少,再说时间还早,我们三人便在路上慢慢的晃起来。湘兰可没有耐心,一会儿前一会儿后的。当看到一家体育方具店开门了,想了一想就硬拉着我和素如进去。

“老板,有没有溜冰鞋?”湘兰特有的青脆嗓音在店里响了起来。“有,有,旱冰鞋,冰刀各式各样的都有,还有滑析也有,小姐请这边看。”

体育文具店的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领着我 们来到一块货架前,各式各样的溜冰鞋让湘兰挑花了眼,老板是个合格的推销员,不停的做着介绍。

早上的滑冰让湘兰有此直瘾。考虑到公路的情况。湘兰最后挑了三双单排轮的特制旱冰鞋,我们一人一双,我试了一下就不想要了,并不是我不会,练武人的平衡力是最好的,何况是我?只是觉得穿溜冰鞋子不舒服,迫于湘兰的要求,我拿了一块一米多长的滑板,以前看电视里的人玩过,我的模仿能力还是很强的,小金库湘兰付了费,我们就一溜的滑着出来了。

这滑板真是方便,我们前进的轻松多了。素如以前没玩过溜冰鞋。我不担心心会摔跤。湘兰就值得考虑了,不过看了她的动作,我也放心下来。两人在前面牵着手欢快的划着。我踏着滑板慢慢跟在后面。

脚尖轻轻点了一下地面,滑板顿时便像乘风破浪似的往前窜,要不是经常玩滑板的人便会发现我踏滑板与众不同。每蹬一下地面。滑板就像空着被人推了一把似的。好像没有人踏在上面一样,滑出老远速度才会降下来。

大学生玩溜冰鞋、滑板什么的,平常得很。就是开着豪华小轿车,也只是引来一片羡慕之声。学校还不得给你找停车位。我们滑进校园,一路上发现墙面上或黑板报专栏上都张贴着某某社团招人,待遇从优什么的,还有人专门疑问辩答的。

光顾着好奇,一不留神从旁边窜出一个人来,拦在我们面前,我连忙滑板一转停了下来,素如和湘兰也是一阵手忙脚乱才站稳。湘兰瞪着面前这个冒失的男生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吭也不吭一声的跳出来,摔着我们怎么办?”

男生马上点头哈腰的笑道:“两位学妹技术这么好,怎么会摔着呢!两位位是零六届的新生吧?还有这位学弟玩滑板的技术真是一流啊!我很久没见这技术这么流畅的人了。”

我皱眉道:“有事吗?我们赶时间上课了。”

男生连忙道:“有事有事,上课先不急。还有好一会儿才到时间呢。三位有没有兴趣到我们溜冰联去玩玩?我们每星期最后两天都有内部比赛,表现好的还有想不到的好处呢。只要你技术过硬还能代表学校去参加比赛!奖品多多哦!”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拉人入社团的游说员。湘兰笑着道:“进了你们溜冰联,有什么好处没有?刚才那舞蹈社进了还有漂亮衣服送呢?我们都准备答应人家了。”

男生大吃一惊道:“学妹别信她们的,那舞蹈社有什么好的?训练又辛苦,比赛又少,就一套衣服能算什么?整天穿得花花绿绿的,难看死了。”

“姚大良!你说什么?敢说我们舞蹈社坏话?你们溜冰联就好了,取个名字也老土,动不动就有人受伤的。这位学妹别听他的,进了我们舞蹈社,不但能学到很多古典舞蹈,还能陶冶情操,美化心灵。并且能保养我们女生的身材,多好,他们溜冰联玩的整一个野蛮游戏,太危险了。”不知什么时候,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站在我们后面。

姚大良马上争辩道:“你们舞蹈社真那么好么?瞧瞧你穿得什么样儿?还保养身材呢。走个路都扭啊扭的,也不怕闪了腰,还是我们溜冰联好,玩的就是刺激,现在的年青人就是需要这样的激情。”

两人立刻争吵起来,互相指责挖苦,这时旁边又出现一人,对我轻声道:“学弟,瞧他们多没素质,真是败坏大学生名声,还是进我们篮球社吧?瞧你腰大臂粗的,身高也不错,上了篮球场,只要一个潇洒的灌篮,保证能吸引全场的漂亮妹妹,到时女朋友不愁了。”

湘兰笑道:“好哇好哇!哥哥,到时你多吸引几个漂亮女孩子,可是我从来没见过你打篮球呀?哥哥,你会不会打篮球哇?”旁边那人顿时笔道:“不会还可以学吗?我那里还有专人教的。”

“陈杰峰,你敢挖墙角?”姚大良和那个舞蹈社的女生一看有人占便宜,马上就成了同仇敌忾的战友。陈杰峰道:“这怎么叫挖墙角?他们不还没进你们的社团吗?”

姚大良马上道:“什么没进我们溜冰联?你没见学弟学妹连装备都备好了?难道把滑板放宿舍里烂掉呀?”

“有了滑板就一定要进你们溜冰联吗?”——

我在旁边是没耐心听了,周围一圈的人看热闹,我悄悄朝素如和湘兰打了个撤退的手势,慢慢挤进人群脱离了这个是非圈了。怕素如和湘兰速度太。我担心又会被拦住,一左一右搂住两人,一蹬滑板,“唰”的几声就跑远了,素如眼睛一亮,“轻功?”

我笑着点了点头,湘兰撅着嘴道:“不干,哥哥犯规。我的脚都酸死啦!”

我笑道:“溜冰鞋可是你自已选的,这会儿后悔了吧?呵呵呵呵。”湘兰听了,嘴撅得老高。

一路过来,到处是社团拉人的,发传单的。最搞笑的还是几个人穿了全身护具,骑着自车摆造型的。

素如好笑道:“老公,原来大学里面是这样的。好乱喔!像是杂技团似的,学校里也不管吗?”

湘兰也插嘴道:“是啊是啊。你们干吗要拉那么多人进社团呀?”

我笑着道:“这我可不知道,也许有什么好处吧?不然那些人哪有这么高的热情?”

湘兰忽然道:“我知道了,你们肯定也像共青团一样,也要收入团费,人越多,他们收的钱也越多。”

我点点头道:“应该是这样了,这些社团的创始人脑筋转得还挺快吗?”

湘兰笑道:“哥哥,干脆你也去组织一个武术社团好了,只要随便在那些人面前露一手,还不得将人全拉了过来。”

我马上停了下来,放下两人站稳才对湘兰严肃的道:“湘兰,我们的功夫不要在人前展露!不然麻烦会很多的。我们已经走出了平凡人的圈子,但是你的思想还没有跳出来,我不介意你跟这些普通人交朋友,但是一定要把握好一个尺度。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让他们知道。毕竟我们的世界是这些平凡人所无法侧想的。你以前不会轻功的时候,不也是只在心里幻想的吗?”

湘兰撅着嘴道:“哥哥,我知道啦!要是每个人都会轻功,那多没意思。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啦!”

离教室不远了,可是我却身体顿住了。湘兰也看见了教室门口的中年人,疑惑的道:“奇怪了,伯伯怎么来学校啦?”

素如好奇的道:“什么伯伯?兰兰,那个人是你大伯吗?”

湘兰摇摇头笑道:“姐姐,你马上就要见到未来的公公了。呵呵呵。”

我领着两人朝老爸走去。老远就能看到老爸的脸色阴沉得可怕。我也不在意,反正老爸不高兴的时候都这样。我已经看得习惯了。

素如丝毫没有心理准备,局促不安了起来。脚步完全是被我拉着走的,好在她的平衡性实在是好。穿溜冰鞋跟穿普通鞋子走路差不多。湘兰到是一溜一滑的,还不停的嘻笑着素如。

“老爸,你怎么到上海来了?我好像从来没见你出过差呀?”我疑惑的打了个招呼。“嗯,跟我走吧!”老爸只是看了眼素如,就大步往出学校的路上走去。我连忙道:“老爸,我们还要上课呢?”

老爸头也不回的道:“已经帮你请假了。”

我一下子更迷惑了,朝湘兰点点头,湘兰马上拉着素如道:“姐姐,我们去上课。”

老爸忽然回头道:“小林是吧?你爷爷也在等你。”素如不敢说话,红着脸慌忙点了下头。这下湘兰也奇怪了,疑惑的看着我。我自已都不明白,怎么跟湘兰说。

看我们要走,湘兰哀求着轻轻摇了摇我的手臂。在我老爸面前,湘兰可不敢随意嘻闹。我点了点头,让湘兰和我们一起走,湘兰一下子就笑了起来,不过可不敢出声。

还是我们走过来的路,路上依然是发传单的发传单,拉人的拉人。我们三人平静的跟在后面,也没有人再来拉我们入社团的,不过传单到是收了不少。不过现在没时间看,湘兰只能全装进随身放鞋子的小包里。

学校门口停了辆挂着红红色武警牌照的三凌吉普车。老爸当先跨进副坐。看到我们三人都挤进后排,朝湘兰道:“兰兰,你还要上课。”湘兰一下子紧张起来,我开口道:“老爸,我们这是要到哪儿去呀?”

“到了你就知道。”老爸回转头也不再理会湘兰上车的事了。吉普车缓缓发动,开始加速,车厢里一片沉默。

我这时真是满脑袋的问号。老爸怎么会来上海?为什么会有武警的专车接送?刚才听老爸说素如的爷爷也在。他是怎么知道我家的?难道是为了素如的事,去我家告状?可这也用不着我老爸亲自来上海呀?更用不着动用武警的专车了。

我越想越迷惑,素如和湘兰也从突然的紧张中回醒过来。同时挤进我怀里,老爸坐在前排。我也有些放不开的拥抱两人,只能偷偷的搂着两个人的后腰。

吉普车快速行驶在公路上,车厢里的气氛实在是太过压抑了,看老爸那满脸的严肃,我也不敢再开口问了。紧了紧拥着湘兰和素如纤腰的手,我低声笑道:“先把鞋子换过来吧?”两人马上弯下腰去解鞋子,我沉默的靠在后座上,看着两人忙碌。

无事可做,我们只能把那些宣传单掏了出来,一张一张的仔细看。轻轻评价一下哪个社团的广告做得最好。到也稍稍缓合了一下车厢里压抑的气氛。素如在我耳旁轻声道:“我爷爷找到你家里了吗?”

我迟疑的点了点头道:“恐怕是了。”

素如疑惑的道:“怎么可能呢?我爷爷是怎么找到的?我记得没有说过呀?难道是家里留了什么地址呀什么的?”

我小声道:“应该没有吧?”其实我自已也不记得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