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6/


上文说道这个张参议可不简单,实际上按照潘杨的了解,这个人现在应该是五十二军的副军长,根本就不是什么少将参议。当年要说打日本也是一员猛将。可要说历史上他可是根本没有来过冀中一带的,更加不可能和共产党的敌工部人员柳妹妹凑到一起去,现在应该是在湘北附近准备长沙会战了。可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看到潘杨用审慎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己。张参议,不,应该是张副军长犹豫再三后终于开口了:“鄙人张耀明,国军五十二军副军长,因为乘坐运输机前往湘北前线途中,被日军战机击落,跳伞而至此地,警卫员随从只剩一名,到定县准备与中统在定县城里的秘密联络处接头,没想到被日军捕获,警卫员为掩护我而牺牲。这位你们八路军的小同志也一同被抓。幸得众位倾力相救,得以身免。对于共产党八路军的这份恩情,我张某人只要是有生之年决不敢忘。”


听到这里潘杨不禁看向柳妹妹的方向,这到底柳妹妹是怎么跑到中统的联络处去了呢?又为什么会和张耀明一起被抓呢?


这时反倒是地头蛇的陈书记给潘杨来解答这个疑问了:当时的日军是有重视谍报工作的传统的。中国有句老话,叫“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日本军队却是兵马未动,间谍先行。要进攻了,先派遣许多特务潜入进行侦察、配合。


PS:土肥源、本庄繁、川岛芳子等谍报之“星”,与指挥作战的日军将领一样有名。而八路军缺少谍报工作的经验,尤其是缺乏在城市开展针对异民族军队的谍报工作的经验。


咱们冀中真正有了称得上是谍报的工作,那还是不久前的事,愈来愈残酷的敌我斗争,使得咱们的人懂得了情报工作的重要性,懂得了情报工作不能仅仅停留在防备敌特打入我军内部,或是仅仅停留在优待俘虏的工作水平上,这些工作,严格地说,应当属保卫工作、敌军工作,而不是谍报工作。年初,晋察冀军区召开军事侦察工作会议,会上专门提出冀中要成立情报委员会,以加强军事侦察工作的统一领导。并要求冀中迅速建立各级情报站,以获悉日军战略性的战役情报为根本任务。随后,冀中军区又新成立了情报处,开展谍报工作。


跟着柳妹妹又瞪了潘杨一眼然后才正色对着潘杨补充道:因为各地区、各系统各自为战,暂时还没有统一的主管情报的部门,同一处据点里,可能有这个军分区的“关系”,又有那个军分区的“关系”。同一个军分区或地区,又有党、政、军各个不同系统各自为战,同一个县城里,可能有城工部系统的活动,又可能有政府的公安系统的活动,还可能有军队的情报部门的活动,十分混乱。定县就是原抗日政府的一个关系在那里,柳妹妹则是来取一份定时收发的普通情报的。但是没想到这个关系既为八路军的情报系统工作,又和中统打进去的人拉上了线。如此一旦这个“关系”被捕,就暴露、破坏了国共两党的在定县的耳目,也让老松田抓到了张耀明这条大鱼。要不是潘杨误打误撞之下救了他们,那这可就有好戏看了哦……


听完这些,潘杨不禁感叹这个年代的生活可是真他妈的刺激啊!随随便便这么搞一下,也能钓到这么大的家伙,不过张耀明这家伙虽然抗日战场上还打得不错,但是上了内战那会可是他妈的一塌糊涂,后来还将他妈的杂牌军给逼到了咱们这边,也是一个“好人”啊。于是决定一定送这个今后的活宝回去,不过这关系到两党这“团结抗战”的事情,潘杨只觉自己身份敏感,于是赶忙看向了陈书记。这样的出风头的事情自己是万万不能再搞了。不然今后一定被人当出头鸟搞掉。


打定主意的潘杨立时不管这陈前进如何跟张耀明两个一本正经的人去打着外交辞令般的去一边交谈。而是转向了龚学军等人:“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你们出来之后直接去找大部队吗?”潘杨虽然心里感激这些个家伙在这里救了自己的小命,而且自己也是个不受规矩,喜欢违反上级命令的家伙。但是却一样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手下自作主张。当下的脸色也就难免有点难看,口气也有点生硬。


发现了潘杨表情不对劲的刘二蛋连忙解释:“这倒不是俺们不遵守命令,而是一出城本来准备到前头的堡垒户家里休息一晚,立刻去联系主力部队,还有集合咱们先遣支队自己的人,一旦支队长你们被捕,就对县城进行强攻的。没想到路上遇见了在这周围活动的游击队,提出袭击西关车站制造混乱,以便你们城里的人听到动静乘机冲出来。没想到的是我们还没有行动,你们城里就向外面打了起来,还这么快的策反了城里的伪军。”一边解释还一边看着边上死里逃生后极为放松到处东倒西歪的伪军士兵,脸上就是那种滔滔不绝形的崇拜。


潘杨也不好解释这其中的太多巧合,只好厚着老脸受了,这反正章大队长已经死了,又给潘杨送了这百十人的队伍,就让他当个“民族英雄”又如何呢?还正好利用这厮的“英雄事迹”来教育这些伪军呢!


说话间突然大家都停下了交谈。身后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众人立刻一个转身卧倒,枪口就对准了身后的枣树林。龚学军立刻用手势制止了慌乱中就要开枪的伪军士兵。因为对面已经传来了两声蹩脚的蛤蟆叫声,听到这个声音,将枪都抬起了的龚学军马上更加蹩脚的学了三声布谷鸟叫。得到对方再度两声蛤蟆叫之后,示意这边已经全身紧张起来的众人可以放松了:“当地的游击队来了。”


二十多人的队伍从枣树林子深处绕了出来,潘杨打量了一下打头的那个人,中等身材,脸上始终带着精明又透着淳朴的笑容,二十多岁年纪,腰间插了一支驳壳枪,身侧的枪盒里面还挎着一支,这人做势正要跑到潘杨身前敬礼报告。潘杨示意他不要说话,抽出他身前和身侧的两支枪看了看,果然如同传说中的一样,这身前的一支准星是锯掉了的,而枪盒里面的是有准星的。然后潘杨对着一脸疑惑表情的来人开口了:“欢迎你们!李向阳同志。”


这来的就是当时远近闻名的游击队队长李向阳,不过这个时候他还不是特别的有名,反而潘杨这个击毙小泉中佐,打死阿部中将的名声反而响亮的多,再加上来到冀中后出手不凡。连拔两个鬼子据点,一下子让还在原地坚持战斗的各种各样的地方武装一下子就又活跃了起来。特别是各个小分队下到各个乡村之后,更是掀起了抗日救亡活动的新高潮。来到附近活动的李向阳一听说自己的偶像潘杨被困定县城,就出了个破袭西关车站,制造混乱的主意。想要闯关救人。


潘杨扫视了一下这枣树林子里的众人,觉得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枣树林子到了今后真可算是个革命遗址了。妈的!这里国民党、共产党。共产党主力部队、游击队。反正的伪军和八路谍报人员。热热闹闹足有两百多人。今后要是拍成电影那可肯定卖座啊。但是人虽然越来越多,可是却不清楚城里鬼子什么时候会出来追击。潘杨已经决定马上撤退了,毕竟这枣树林再好可也不是久留之地啊。


没想到就在潘杨准备叫撤退的时候,这原警备队的林副大队长和李向阳这两个老对手老熟人叽叽咕咕了一阵之后让李向阳一个人过来了,李向阳一个立正:“冀中十分区平原游击队队长李向阳报告,现在据林副大队长的分析,鬼子城内兵力极度空虚,只有不到两个小队。而且还在和警备队一中队火并。我方有两百余人的部队,而且对定县县城极为熟悉。现在先遣支队部分小分队还有十分区的地方武装还在城南方向集结了将近五百余人的部队,并且弄来了上次缴获的一门九二式步兵炮。我认为我们可以趁机攻下定县县城。”李向阳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偶像什么时候认识的自己,但是仍然借机正式的介绍了一下自己,并提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建议。


李向阳这么一说,潘杨不由得心里大动,喜欢冒险的潘杨,虽然每次都说安全第一,可是便宜摆在了面前,不去占上那么一占,好像不符合潘同学的风格吧。加上这反扫荡接近尾声,地方上的抗日氛围十分的悲观。要是攻陷了定县县城,破坏了鬼子的铁路,那可是一个大大的功劳啊!而且可以极大的鼓舞士气。毕竟大家都在撤退,而这里却收复了县城。当下决定再来干上一票,就算是出头鸟老子今天也干上他一票,便宜不占可是白不占。冒险也是必要的。老子今天发的誓就算放屁好了!老子可是百无禁忌的说。


将手头连同反正的伪军一起集合起来,一起两百多人站成长长的一排,游击队和伪军士兵们站在了一起,这些伪军士兵正在支援游击队战士一些子弹。这些伪军说实在的都和李向阳等人是“老熟人”了,现在能和他们站在一起,等下又并肩作战,心里也实实在在有点激动。虽然这今天一天的事情实实在在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刚刚休息的时候,众伪军中传递着章大队长舍身杀敌的“英勇事迹”,将这些良心未泯的中国人闹得是热血沸腾。加上潘杨打着援救一中队的兄弟的旗号,刚刚才被他人救下的二、三中队的士兵们更是跃跃欲试。当下扯掉了帽子上的五色星帽徽,不用潘杨多做动员,就要跟着队伍往南门行动。看到潘杨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以几百人的兵力攻击敌人腹地的县城。张耀明也是一阵感动,看向潘杨的眼神多了更是多了那么几分欣赏,要不是彼此阵营不同,又是“国共合作”。依照着张耀明的脾气,就要招揽潘杨到自己手下当个团长什么的。当下也决定跟着队伍去南门参战,还着潘杨要了一支手枪。


待到部队到达南门,已经在南关外的大洼地里集结了半天的五百多地方部队,还有先遣支队四个小分队的战士,看到潘杨带队前来,马上掀起了一阵欢呼,听到潘杨提出乘势攻打县城时。前一段被鬼子扫荡部队追着屁股打的怨气一下子就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众人都急着找鬼子好好比划比划呢。部队的情绪潘杨看来是十分高涨,根本用不着动员。草草编组一番后潘杨就马上要准备开始攻击。因为县城南关的枪声也是越来越稀疏,看来一中队已经顶不太住了。潘杨这会也来不及安排什么计策了,看到本就有攻城的意思的地方部队,准备了在电影里见过的“土坦克”炸药包,等攻城武器,还有上次缴获的步兵炮。加上知道鬼子实力薄弱。立刻就下了强攻定县南关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