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八十一章 引蛇出洞

龙居士 收藏 6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第八十一章 引蛇出洞

苏哈托的庄园最终以一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唯一的买家,日本大和株式会社。只用一亿便买下了,估价为十亿美元的庄园,大和株式会社,显然是得了一个大便宜。但在目前这种局势下,也只有在全球进行疯狂殖民扩张的日本人才会出钱购买。

为了应付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政变,和对庄园垂涎三尺的各类组织,精明的日本人,在购得庄园时,还要到了一个额外的权力,即在庄园内拥有武器的权力。庄园一交割,立即驻进数千手执武器的人。

这些人绝大多数为日本人,少部份是被印尼通辑的政治犯。日本是印尼的第一大投资国,日本人在印尼境内总能以施舍者的态度,高昂着头颅,享有崇高的政治地位,哈比比明知庄园内聚集了大量的在逃政治犯,也能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加上这些人手执武器,无形之中,庄园成为租界,成为设在印尼首都雅加达近郊的一个军事基地。有了这支力量,日本随时可以威胁到雅加达,这无形之中,又进一步,提升了日本人在印尼说话的份量。花了一亿美元,既得实利,又得政治利益,日本人的这笔买卖绝对划算。

在消息放出来的时候,吞日集团也看好这座庄园。但最终是一声不吭的,由着日本人以最低的价格买了去。为什么这样?一则吞日集团为扩建雇佣军掏光了底子。没有资金与大和株式会社竟标。二则,既使买下来,也无资金和军力去保障庄园的安全。庄园就在雅加达的近郊,驻守雅加达的十几万卫戍部队,二个小时就可以包围庄园,无论驻多少人都无用。原本想参与竟标,将庄园的价格抬高让日本人大放血,但放血的结果,只能是便宜了印尼人。使印尼有充足的军费用于战争,反而对雇佣军不利。

钢刷司令维兰托,拿到军费,大笔一挥,便二一添作五,五千万美元进了他开在瑞士银行的帐户上。他属下的军需官,也想学维兰托的“大笔”,结果被维兰托查出,毙了他全家。并且将五千万的亏空,全都赖在了这位军需官上。印尼三军见维兰托军法苛严,军令如山,不拘私情,士气大振,军队的行动效率,陡然间高了数倍。

维兰托吸取历次剿匪失败的教训。一方面在军队内部加严查贪脏军官,另一方面兵贵神速。打算采取闪电战术,利用政府军控制着城市和公路的优势,集中兵力,快速出击,喊出口号三个月内消灭亚齐。为适应这种作战方针,维兰托将军队集结地,选在一大三小,四个主要地点。一大指棉兰,这儿将集中第一山地师,第五步兵师,第二坦克师,和一个最新组建的信息化旅。连同原本驻扎在这儿的贾拉勒的机械化师,总兵力将达到七万余人。是进攻主力。三小是指,亚齐首府班达亚齐,工业重地北亚齐,以及设在南岸沿海的军事基地。此三处,以防守为主,各驻一个师的兵力。联同棉兰构成一个陆上包围圈,再加上二十四小时巡逻的印尼海军,一共是二道密不透风的封锁线。维兰托相信,这样的布置,亚齐天空的一只鸟都别想逃串到海外。

爪哇人在调兵遣将的同时,亚齐人和雇佣军都不闲着,成立了联合指挥部,负责两军的协调。联合指挥部设在雇佣军的军营。亚齐人原本想将指挥部放在自己的地盘上。但比比两军的条件,亚齐人聪明的放弃了自己的想法。亚齐的指挥系统,和中国抗日战争时,八路军的指挥系统相似,无线电基本靠喊,传令基本靠腿。而雇佣军,早就在使用卫星电话了。这会儿,随着三个师的装备运齐,指挥系统更是鸟枪放炮,实现了信息化。信息化程度,虽不如美军,但强过国内的信息化师。GPS定位,数据链直接到了军队的最小单位列。

索夫彦被亚齐长老会任命为亚齐国民军第三副总指挥。全面主持联合指挥部的国民军一方的工作。

此时的雇佣军最小作战单位是列。列以上是班、小队、中队、大队、师部、军部。

每个列按作战任务的不同,由二到三个人组成,列长可以直接获得指挥中心的作战专家的信息支援、炮兵阵地的火力支援、直升机大队的空中支援。当然大多数军官都由原先那三千从国内招来的退伍兵担任。由于时间仓促,新招收的三个师的新兵,无法完成训练。只得从矮子中挑高子。勉强凑成了半个信息化合成师。番号为印尼国际雇佣军第一信息化师。

原雇佣军军部下辖三个中队全都升为大队,即丛林大队、巷战大队、特种大队。原三个小队和一个部,升级后仍由军部直辖。即侦察中队、通信中队、医疗中队、后勤部。除此之外,第一信息化师,所辖的还有一个炮兵大队,一个坦克大队,一个直升机大队,一个火箭炮大队。该师,共计下辖七个大队,可谓兵种齐全,能上天,能入地,既能攻城拔寨,又能决战于野。

师长由王辉兼任,参谋长由子明兼任。

雇佣军的海军正在组建之中。其司令人选理所当然的是海鲨。与陆军相比,海鲨的海军够寒碜的,全部家当只有三艘快艇,一艘鱼雷快艇,且全都是老掉牙的爷爷级舰艇。

雇佣军驻地。

联合指挥部,作战会议室,沉重的大门,紧闭着,窗户用伪装布给遮得严严实实。投影机将亚齐附近的山川地貌给丝毫不差的显示在雪白的幕布上。

身穿迷彩服的子明,手中执着教鞭,雪白的长发,不时晃动在投影仪的光柱中,银亮似电。与雇佣军先前穿着的杂色衣服比较起来,现在统一的迷彩军服,要显得威武雄壮得多。不过,子明并不喜欢这种宽大的军服,但在军队里,又不得不随大流。因为一身雪白的他,只会成为敌人的活靶子,也与绿色军营格格不入。虽然对这身军服不喜,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履行参谋长的职责。作战会议开到现在,作战计划,已讲三十多分钟,对敌分析,丝丝入扣,从无遗漏。

“……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报就这些。根据爪哇人的兵力部署,参谋部制定了相应的作战计划。我军认为,棉兰是爪哇人的大本营,如果能趁爪哇人未集结之前,拿下棉兰,那么敌军将不战自退,一举粉碎爪哇人的进攻。然后再打敌人孤军所在地北亚齐,则能顺势而下……”

“慢着,我认为这样的作战计划不合理,”索夫彦从黑暗中站了起来,“棉兰工事坚固,有一个机械化师防卫,还有大量非正规部队,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拿下。如果久在坚城之下,待敌军云集之时,岂不腹背受敌?我们认为,应先拿下北亚齐,并且力争在爪哇人军队集中之前清除所有亚齐境内的各个县城,将亚齐游击区变成一整块根据地。这样我们将获得广阔的战略纵深,进可攻退后守,应付自如。只需拖延二到三个月,爪哇人军费用完,将不得不退。”

王辉起身反驳道,如果不拿下棉兰,那么敌军依靠棉兰这个总后勤基地提供的源源不断的后勤补给,可以血战到底。如果要比消耗,敌人是举国之力,而我们是一省之地,如何比得起?照索夫彦将军的作战计划,只怕是,敌人没被拖垮,我们倒先垮了。”

索夫彦心想,你们中国人的计谋还真是谋划得深啊。照事先制定的游戏规则,棉兰是要划给雇佣军的,我们国民军,拼死拼活帮你拿下棉兰,到时候,我们有什么好外?为人作嫁衣裳吗?

清清喉咙,索夫彦争辩道:“棉兰背靠大海,爪哇人有优势的海军,而我们一艘军舰都没有。如果棉兰被攻击,爪哇人的海军只需半日就可以赶来支援。请问,你我二军,有实力,在半日之内就拿下棉兰吗?”

子明、王辉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俱是愁眉不展。

索夫彦见状,暗喜,趁胜追击:“北亚齐虽距海也不远,但没有港口,可供敌军快速登陆支援。敌人海军既使赶到,也只能干着急,只需设一军,于沿海大道,阻止棉兰方向的援军即可。只要负责打阻击的部队,能够支撑得住,那么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拿下北亚齐。万一支撑不住,也可从容撤退。这个计划,胜则获利巨大,败则只需付出轻微的代价,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此乃万全之策!”

子明王辉等人闻之大喜,但两人喜色转瞬即逝,几乎同时开口说道:“我军兵精械强,当打主攻!”

索夫彦摇头不止,心道:你们想拿北亚齐油汽工业区的大头?别作梦了。急道:“谁为主攻,谁为辅攻,我们不是早就商量好了的吗?难道你们想反悔?”

子明也不和索夫彦争,言道:“能否成功的阻止棉兰方向的援军,是此战成功的关键。这个打援任务,也应当属主攻任务。”

索夫彦道:“我们国民军总计只有三个师的兵力,如果再负责打援,岂不是成为两线作战?如何能胜?此打援任务,当由贵军完成!”

王辉道:“棉兰方面有一个机械化师,说不定此战,贾拉勒会倾剿出动,这就意味着负责打援的部队,要面临着一个师的疯狂进攻。而守卫北亚齐的兵力还不足一个师。既便算一个师吧,主攻与辅攻的任务相等,同工当同酬,凭什么我们就只能拿到四成的胜利果实?大头归你们?如果要我们打援也可以,但要重新审订,两军所得利益!”

索夫彦心想,这些人想和我打嘴仗吗?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亚齐第一铁嘴啊,我今天要是输给你们了,我还对得起我这个绰号吗?当下,分辩道:“虽说所面临的敌军兵力相等,但所付出的伤亡不一样。我军主攻,既使赢得了阵地战的胜利,还要面临北亚齐县城内,复杂的城市巷战。不论是阵地战还是巷战,进攻一方都要付出巨大的牺牲。而打援部队,可凭险而守,以逸待劳,贵军火力又强,可以用极小的伤亡取得胜利。我们伤亡多,取得的也多,你们伤亡小,取得的也小,有何不合理?”

不知是哪个鸟人说过的,只要给他一个命题,他就可以为这个命题寻找到足够的理由。哪怕“父亲应当叫儿子为爷爷”这样的命题,他也能够证明。索夫彦仗着如簧之舌,穷尽道理与子明等人争论。而雇佣军这边,则仗着人多嘴多,寸步不让。一直争到日薄西山,双方饥肠辘辘。

以力敌之,一虎难敌群狼,以智敌之,群狼不若一虎,索夫彦越战越勇,上下嘴唇一碰,唇枪舌剑,便如机关枪似的子弹给喷了出来。将雇佣军这边的人马尽数扫倒。

王辉道:中场休息,吃完饭后继续。

索夫彦道:没有结果怎能开饭,继续!

大凡出了名在政客除了一张利嘴之外,还有一副不畏饥饿的橡皮肚,只要往讲台上一坐,便可一连数个小时,不知疲倦,不知饥饿的说下去。直到取得疲劳战的胜利。王辉和子明不是政客,既便称之为军人,也是半路出家,哪是索夫彦这个职业政客的对手。二人又勉力支撑了一小时,终于投降了。言道:“一切照索夫彦将军的事办,吃饭、吃饭、吃饭……”

索夫彦志得意满,甩开腮梆子,大快。

事后,亚齐人编了一个亚齐版的“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故事。胜赞索夫彦,一舌能抵百万兵。索夫彦因之声名大噪。

人逢喜事精神爽。大获全胜的索夫彦,显示出惊人的酒量,三瓶茅台酒下肚都没有将他醉倒。当索夫彦离去时,已是后半夜。月沉、鸡鸣。

这边的王辉子明,睡得甚是香甜,在梦中不时露出神秘的微笑。

养在病中的黄志明在得到双方签定的作战计划后,大为光火。气冲冲的要找王辉、子明评理,待闯入两人的卧房之后,发现两人已醉得不醒人事。气得仰天大骂,“大哥的事业,要毁在这两人手中。”一个电话,打到了龙居士那。龙居士听完,黄志明口述的作战计划,反问道:“这样明显吃亏的事,你认为子明他们会同意吗?”

“可是,他们已经签订好了作战计划!”

“计划是计划,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战场上的事,不可能完全按计划行事。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可是,……”

“别可是了,现在你是他们的下属,是下属就必定执行上级的军令,否则军法无情!你这样绕过自己的直属上级,打电话,你认为这样做对吗?如果你心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等到子明布置任务的时候,你再当面提出。黄大队长,你记住,在雇佣军内部,和在解放军中的纪律是一样的。个人有疑问可以保留,但必须照上级的命令行事。”

“是!”

黄志明擎着电话,敬了一个军礼。

计划一定,双方军队便照此计划,快速的行动起来。 亚齐国民军发挥了自成军以来的最高效率,只花了短短的三天,就将北亚齐工业区联同北亚齐县城给包围起来。以三个步兵师为主力,以游击队为辅助。一旦部署完毕,便从早至晚,日夜不息的轮番进攻。邻近几个县,由于兵力有限,不敢出城。驻守北亚齐的巴拉莫诺少将一方面组织守城,另一方面向国防部告急。

亚齐国民军缺乏攻城战经验,再加上武器缺乏,没有用之于攻城的重火力。人数虽多,但在敌人优势火力和坚固的防守阵地面前,难进寸步且损失惨重。进攻不到半日,城外便血流成河。城内的爪哇人杀得手都软了。

巴拉莫诺刚开始看到亚齐人,辅天盖地的人海,还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待仗打到日中,看清楚了亚齐人之后,忍不住的要大笑。这些人,简直是疯了,十个人才一支枪的队伍,也敢攻打重兵防守的县城?不过也好,平素这些人,拿起枪是兵,放下枪是民,分布在各个角落,要消灭他们还真不容易。现在都集中了起来,正好一锅端了。遂下令,削减第一线部队,扩大预备队,同时向国防部请示,要他们缓兵。省得将亚齐人给吓跑了。

亚齐国民军见守卫县城的火力逐步减弱,还以为守军不行了,遂加大兵力,狠命攻打。这样持续了三天,守城火力未见任何的减弱,而亚齐国民军,伤亡达到了惊人的五千人。面对惨重的伤亡,亚齐人惊醒了,打算放缓攻势。索夫彦道:“可令特种营,今晚摸进城去。如果不成,再作打算。”

亚齐人见识过雇佣军特种大队厉害,便也想着模仿组建自己的特种部队。但特种部队俱体是怎样的,他们也不知道,只晓得从全军中抽调一批拥有特殊专长的人充任。人凑齐了,但没有称手的武器,怎么办?巧得很,索夫彦从雇佣军那弄来了一百枝九五式。亚齐人内部,也是派系林立,要想将索夫彦把枪给供献出来,就不得不给索夫彦好处。谈判的结果是,索夫彦成为特种营的首任长官。现在攻势受挫,如果在此关键时候,特种营能够力挽狂澜,那么索夫彦在国民军的地位,肯定会上升。

仗打到现在,亚齐国民军的头头脑脑们,也只有搏上一搏了。当即通过了索夫彦的请求。用特种渗透的方式,趁夜摸入城去。目标,有三个,敌指挥部、军火库、或是里应外合,打开缺口,夺取县城。三个目标,只要能够完成一个,就算大胜。

出发之时,索夫彦发挥自己的特长,对特种营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即兴演说,将特种营夸成真主的天兵天将。假特种兵们,个个嗷嗷直叫,慷慨激扬。

真是无巧不成书,巴拉莫诺少将今晚也打算行动。他见今天下午,亚齐国民军的攻势减缓,心想,叛军锐气耗尽,可趁势出击。于是下令军队早早休息。待后二点过后动手。

国民军的特种营出动的时间也是定在二点钟。这个时候,是人睡得最熟,也是哨兵最犯睏的时候。选择渗入的地点放在北面。因为那面向油汽工业区,至今没有受到攻击,敌人防卫意识最弱。

很轻松的,特种营干掉了几个昏昏入睡的哨兵之后,成功的渗透了进去。先是直扑巴拉莫诺少将的指挥部,发现那只有几个值班的参谋和一些通信兵。三下五除二,便成功的端掉了指挥部。然后又冲向军火库。特种营,都是选自军中好手,装备的又是火力十足的九五式自动步枪。在巷战的短兵相接中,占有很大的优势。指挥部都被端掉了,爪哇人不可能不知道,警报声四起,枪声大作,火光中爪哇人乱作一团。无力阻挡特种营扑向军火库。

这会儿,巴拉莫诺正率领队伍扑向亚齐人的军营。猛见城内枪声大作。心想,坏了,敌人也来这一招。想回兵救援,又恐来不及,便横下一条心,继续向前。亚齐国民军的三个主攻师,有二个被调到北线,接应特种营。一俟特种营得手,便一齐攻城。只有南面的一个师没有动。此刻这个师也是整装待发,正打算行动。巴拉莫诺扑到跟前,见一块空地上集中了大片人马,大喜,随即下令突袭。黑暗中,亚齐人不知敌人来了多少,只见四周枪声大作,杀喊声震天,自己人成片的倒下,慌了神,哭爹喊娘,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军队乍了营,后果很严重,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混乱之中,亚齐国民军发现南面枪声较弱,便乱哄哄的往南逃命而去。巴拉莫诺追杀了一阵,缴获“垃圾”无数。留下一部份人继续追剿残敌,自己带领大部队回城救援。

在路上时,忽然听到城内传出几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数团橘黄色的火光,冲天而起,照亮了半边天,大地都在颤抖。巴拉莫诺知道那是军火库被炸毁了。下令加紧行军。

特种营突袭的指挥部、炸毁军火库,三大任务,已完成二个。本可趁乱偷偷的离去。关键时候,却犯了贪功的毛病,认为这二处可以顺利完成,那么撕开一个缺口的任务也可不费吹灰之力就办到。于是趁胜出击,从背后攻向爪哇人的北面防线。

北亚齐县城,虽名为县城,但那城墙,绝非中国古代的那种巨石垒成的四四方的城墙。而是用沙石土袋木头砌成的环形防御工事,高度不到二米。城墙里面颇为平坦,而城墙外面则是纵横交错的壕沟和铁丝网。这些城墙外的壕沟才是巴拉莫诺重兵布防的地方。亚齐特种营,很容易就在北面的城墙撕开了一道口子。然后三发红色信号弹上天,负责接应的二个步兵师,一齐出动,杀喊而来。

巴拉莫诺布置的北线防御非常的薄弱,纵深不到一公里,火力支撑点也不多,仅三十来个。如果换作别的军队,一通炮火履盖下来,必被夷成平地。然而,缺乏炮火的亚齐国民军,既使在这样薄弱的防线面前,也是寸步难行。

亚齐人只想着一鼓作气,里应外合,杀进县城,在不到五公里的北线上,集中了二个师的兵力。而且进攻的进候,也是乱哄哄的一涌而上,表面上看是颇为壮观的人海战术,实际上在爪哇人的机枪和铁丝网面前,不过是“送肉军队”。敌军机枪手,闭着眼睛都可以成片的扫倒亚齐人。那些机枪所喷涌出去的火力,就像是联合收割机的轮刀,压到哪里,哪里的“麦子”就成片倒下。

亚齐人杀红了眼,高呼着:“真主万岁!”,“独立万岁!”,“自由万岁!”踩着战友的尸体,奋勇前进。遇到铁丝网也不避让,用肉身压上去,一个不够就二个,一个班不够就一个排,直到将铁丝网给完全压到地上,为后面的真主兄弟辅平一条血路。

真主的子民,如此的英勇。让世界为之惊叹。

特种营在这次进攻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当人山人海的步兵吸引爪哇人的火力时,特种营在背后突袭。每到一个火力点前,便用集束手榴弹炸掉。当然他们毕竟不是真正的特种兵,能够成功摸近敌人的火力点而不会被敌人机枪扫倒的机会很小。往往采取的是集火强攻。一百多支九五式自动步枪所构成的火力,不是几挺机枪能够抵挡得住的。没多久,便成功的拔掉了七八个火力点。但之后,特种营的攻势缓了下来。一是自身伤亡过半,二是弹药将尽。特种作战讲究的是轻装,身上不可能带很多的弹药。而自动武器又是吞弹的老虎,手指一勾几十发子弹便飞了出去。他们的弹药之所以能撑到现在,还多亏收集敌人的弹药。

不知不觉间,东方鱼吐白。

此刻,外面接应的二个师,积尸如山,战果堪小,而里面的特种营却是弹尽粮绝,陷在巴拉莫诺回城军队的重重包围之中。

索夫彦此刻仿佛看到了,特种营全军履没。他望着东方的鱼吐白,泪流满面。

“唉,如果雇佣军在此就好了,也许他们一阵炮火急袭,就可以打垮爪哇人。”

……

新的一天,就要来了,空气多么的清新,鸟儿唱的歌又是多么的悦耳,闲来无事的雇佣军第一信息化师丛林战大队的战士们,看到桑阳又将升起,纷纷将潮湿的睡袋外翻,晾在树枝上。

他们的身后是三道深深的战壕,他们的眼前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公路被挖得稀烂,山隘处堆满了泥石,地雷埋得漫山遍野。

战场早在三天前就布置好了。大战之时,又不需要出操训练。苦等了三天,一个贾拉勒士兵鬼影子都没见到的雇佣军们只得天天晒太阳。

和飞毛腿的丛林战大队一起晒太阳的,还有藏在密林深处的一个火箭炮营,用一个大队的兵力硬扛爪哇人的一个机械化师,既便能胜,也是得不偿失。必须有撒手戟。而这个火箭炮营就是为贾拉勒准备的撒手戟。

身在棉兰城内的贾拉勒,这几天满腹心事,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北亚齐已经打得热火朝天了,而国防部竟然不派兵去支援。既使国防部不去支援吧,为什么还要阻止自己去支援?难道是维兰托想借亚齐人之手,排除异已?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巴拉莫诺也亲自说,可缓兵?

今日一早,贾拉勒接到战报,战报中称今天凌晨,巴拉莫诺打了一个大胜仗,歼灭叛军一个师,剿灭叛军的特种战部队,全歼叛军指日可待。

贾拉勒霎时全明白了,原来巴拉莫诺害怕自己过去抢了他的功劳!

战报被贾拉勒撕得粉碎,撒到空中化作飞舞的蝴蝶。

在狠砸了桌子一拳之后,贾拉勒吼道:“集合!我们去救北亚齐!”

参谋们一听乍了营,纷纷劝道:

“将军,巴拉莫诺有足够的实力剿灭叛军,……”

“笨蛋,我们是去抢汤喝!”

“将军,我们走后,棉兰城防空虚,不如等战略后备役到了再走,……”

“笨蛋,如果要等他们,我们连汤都喝不上!”

“将军,棉兰附近有那支神秘的雇佣军活动,我们还是小心的好。”

“笨蛋,就雇佣军那点儿兵力可以占去棉兰?更何况海军下午即到,借雇佣军一万个胆也不敢打棉兰的主意。”

贾拉勒用“笨蛋”二个字,回答了每一个心存疑问的参谋,匆匆忙忙的集合队伍沿着公路望北亚齐前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