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三章 交易

天军指挥官 收藏 0 11
导读: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三章 交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4/


一个身材高大的日本青年走出人群,站在了王洛飞的身前,粗壮日本人对他好像特别忌惮,恶狠狠地盯了王洛飞一眼,悻悻地松开了王洛飞,冷哼一声后退到一边。

“山本龙介,我为刚才他的失礼向你表示歉意。”

身材高大的日本人冲着王洛飞微微一颔首,有礼貌地伸出手去,操着生硬的中文说道。

“王洛飞。”

王洛飞觉得山本龙介的个头不像周围的那些日本人,面带笑容地握住了山本龙介的手。

一生的朋友,永远的敌人,王洛飞和山本龙介现在并没有意识到,两人将来会有一番激烈的龙争虎斗,使得世界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光当,此时,拘留室的门被打开,几位警察和一位身穿黑西装的黄皮肤东方人走了进来。这名身穿黑西装的男人是日本驻伦敦领事馆的领事,在得知酒馆的事情后迅速与伦敦警察总局进行了沟通,在缴纳了一笔罚金后,日本青年得以释放。

山本龙介走出囚室后,扭身望了王洛飞一眼,快步来到日本领事的身旁,俯身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声,然后和日本青年急匆匆离去。

日本领事不解地望了囚室内的中国青年几眼,和那些警察耳语了一阵,塞给了领头的警官一叠钞票,然后追向山本龙介。

领头的警官收下那叠钞票,返身打开了囚室的门,气势汹汹地把王洛飞等人赶出了警察局,而且恶狠狠地告诫他们在伦敦要老老实实待着,下次再惹事就对他们不客气。

虽然心中感到极度愤慨,但是中国青年只能报以愤怒的眼神,中国人当时在欧洲没有一点社会地位,受了委屈只能憋在心里。

也许同是中国人,柳子杰等人对王洛飞的身份充满了好奇,尤其是他竟然留着短发。王洛飞为自己编造了一个身份,把自己说成是河北邯郸人士,因为生活所迫,十几年前随着父亲来欧洲讨生活。

至于短发,王洛飞只是笑着解释入乡随俗,别的则没有再说什么。可以理解王洛飞在欧洲的境域,柳子杰等人对他以前的经历是深表同情,也没有做过多的追究,毕竟王洛飞是在欧洲长大,不同于国内。

王洛飞也弄清了柳子杰等人的身份,他们是大清派往欧洲求学的留学生,在英法德美等国求学,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文化知识。

在1870年前后,中国清政府和日本政府几乎同时向欧美派出了留学生。在日本留学生中名气最大的,是伊藤博文;在中国留学生中名气比较大的,可能算是詹天佑。


历史上,伊藤博文于1863年留学英国,学习海军,回国后参加了明治维新,四次出任首相。明治政府在这个留学生的领导下,积极学习西方的制度,推行了西方的宪政和教育制度,发展了工商业;伊藤博文对外进行扩张,并吞了朝鲜,打赢了日俄战争和甲午战争,霸占了台湾,使日本在很短的时间内由闭关锁国的落后封建国家变成与西方列强平起平坐的强国。

日本留学生不仅学习了西方的科学技术,更重要是他们学习了西方的政治法律制度,他们回国在政坛上被委以大任,他们改变了近代日本的命运。

再看看中国的留学生,他们在欧美学习的仅仅是科学技术,他们回国后,大多做了工程师和军舰的管带(舰长),在中国近代的政治舞台上他们扮演了无足轻重的角色。大清帝国的权臣和思想家幻想着“师夷长技以制夷”,他们认为中华的文明与制度远胜于西方,需要学习的仅仅是西方的技术;他们认为,中国之所以被西方列强打败,是因为洋人船坚炮利。

同样是派出留学生,同样是学习西方,这两种学习西方在1894年的甲午战争中分出了优劣。甲午海战那些屈辱战死的北洋海军管带大多是留学生,他们曾经就读于英国皇家海军学院、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耶鲁大学;他们的对手,日本海军的军官们大多也在这些欧美大学中留过学。


王洛飞其实已经猜到了柳子杰等人是清政府派来的留学生,但是经由柳子杰亲口证实后还是异常的兴奋,随后就是一阵没名的伤感,从历史的轨迹上看,这些留学生回国后并没有发挥他们应有的作用,平淡地结束了他们的一生,没有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任何痕迹。

在酒店餐厅举起服务生的是雷风,另一个在酒店餐厅出现是宋福德,柳子杰和他俩在国内的时候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柳子杰在伦敦联合大学学习社会经济,雷风在英国皇家陆军学院学习军事,宋福德在伦敦联合大学学习建筑,今天是柳子杰的生日,在雷风的鼓动下,三人聚在了一起,柳子杰做东请客,本想吃一顿西餐,结果被服务生侮辱。

告别了柳子杰等人,回到自己所住德酒店,王洛飞从衣服中掏出所买的船票望了几眼,然后一点点地把它撕碎,扔进了废纸篓中。

走到房间的阳台上,王洛飞望着灯火通明的市区,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觉得自己应该为东方的同胞们做些什么。


“山本君,你为什么要帮助那些中国人。”

在返回英国皇家陆军学院住所的马车上,坐在山本龙介对面的粗壮日本青年不解地问道。

“你不觉得那个留短发的中国人有些与众不同吗?”

山本龙介微微一笑,随即望向车窗外,他感觉王洛飞的眼睛里有一种其余中国人所没有的自信和傲慢。

粗壮的日本青年愣了一下,随即陷入了沉思中,脑子里开始回忆关于王洛飞的印象。他名叫大田慎三郎,和山本龙介一样,同为东京人。

所谓不打不相识,经历了酒馆打斗事件后,王洛飞、柳子杰和山本龙介等人成为了朋友,经常在那个日本酒馆里聚会。

王洛飞搬出了酒店,在离英国皇家陆军学院不远的街区租了一个房间,关上房门后清理了自己旅行包里的物品:一本世界地图册,一本药典,一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兵器图解,一个cd,cd充电器,三张歌曲光碟,一套干净的内衣裤,一把多功能瑞士军刀和一罐饮料。

望着摆在床上的所有物品,王洛飞真后悔自己没多带一些东西来,在椅子上发呆了一段时间后,王洛飞的眼睛忽然一亮,飞快地扑到床上,快速地翻阅着那本药典和那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兵器图解,脸上逐渐露出了难以琢磨的笑容。

繁华的伦敦是一个高消费的地方,王洛飞没有出去找工作,而是买了一些绘图工具和纸张,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他已经有了一条赚钱的好路子。


1889年8月20日,这对王洛飞是极为重要的一天,也是大银行家查尔顿人生中最迷惑的一天。

大银行家查尔顿,伦敦最有钱的银行家和商人,英国商界和金融界的重量级人物,为人圆滑,善于投机。

伦敦最好豪华的酒店――英格兰大酒店。

一辆黑色的豪华马车在酒店门前停住,大腹便便的查尔顿在侍从的搀扶下走出了马车,整理了一下头上的黑色礼帽后,拄着手杖走进了酒店。查尔顿两天前接到了一份神秘的邀请函,邀请他来英格兰大酒店共享晚餐,商讨一件价值数亿英镑的大案子,英格兰大酒店是伦敦上流人士聚会的场所,查尔顿还真猜不透这个神秘的邀请人是何方神圣,带着心头的疑惑,他推掉了原定于今晚的另一个约会。

查尔顿刚刚走进酒店的大厅,一个漂亮的女服务生就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查尔顿是这里的常客,服务生们对他都十分熟悉。

女服务生已经接到了指示,扭动着腰肢把查尔顿引上了二楼,沿途的男士和贵小姐们纷纷跟查尔顿打着招呼,查尔顿十分绅士地脱帽向他们致意,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客人在里面等你!”

来到二楼的一个聚会厅前,女服务生打开房门,笑着娇声向色眯眯地盯着自己的查尔顿说道,然后返身离去。

盯着女服务生来回扭动的臀部看了好一阵,直到聚会厅里走出一名男服务生,查尔顿这才收回了目光,意犹未尽地走了进去。会客厅已经被人包了下来,诺大的房间中只有一条长方形的餐桌,房间里飘荡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等查尔顿在男服务生的指引下在长方形餐桌的一段落座后,一群穿着露脐装、衣着暴露但带着薄薄面纱的印度舞娘和乐师随即走了进来,乐师们奏响了欢快的音乐,印度舞娘随着舞蹈扭动起柔顺的腰肢。

查尔顿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绕有兴致地观看着印度舞娘的表演,像他这样有身份的上层社会人士以前还从没接触过这种刺激的舞蹈。与此同时,服务生们走马灯似地开始了上菜的流程,价格不菲的菜肴逐渐遍布了长长的餐桌,神秘主人不菲的手笔更加加剧了查尔顿的好奇。

随着乐师奏完最后一个音符,印度舞娘们和乐师一起退出了房间,查尔顿显得有些意犹未尽,依依不舍地望着那些身材苗条灵活的印度舞娘离去。

“对不起,查尔顿先生,让你久等了!”

当查尔顿盯着印度舞娘离去的大门时,身穿黑色礼服的王洛飞一脸歉意地快步走了进来,在查尔顿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查尔顿微笑着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毫不介意。

“请!”

王洛飞铺好面前的餐巾,拿起刀叉,向双目紧盯着他的查尔顿微微点头示意。

沉寂的晚餐正式开始,除了服务生倒酒的声音外,房间里只有刀叉撞击的声响,王洛飞和查尔顿没有说一句话。

“查尔顿先生,晚餐还合乎你的胃口吧。”

直到晚餐结束,服务生们清理完餐桌,在送上热气腾腾的咖啡后,王洛飞终于开口,笑着问向查尔顿。

“十分满意,非常感谢你的热情宽待。”

查尔顿喝了一口咖啡,满意地冲着王洛飞点了一下头。

知道是谈正事的时候了,王洛飞掏了一张十英镑的钞票递给站在一旁的服务生,那名服务生立刻领着其余的服务生退了出去,关上了房屋的大门。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有一样东西将成为人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那就是电话。”

等服务生全部离开后,王洛飞身体靠在椅背上,微笑着望向查尔顿,“现在的电话机都是磁石式,我这里有更好的东西。”

起身掏出一个信封,王洛飞走到查尔顿的身旁,把信封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这种新型的电话机能带来巨大的财富,三天后我去贵府拜访,希望届时我们能合作。”

笑着望了一眼满脸诧异的查尔顿,王洛飞扭身离开了房间,把查尔顿单独留在了房间。查尔顿本想和王洛飞多聊几句,但不想王洛飞来得快去得更快,根本就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坐在椅子上发了一会儿呆后,查尔顿无奈地耸了一下肩头,拿起桌上的信封走出了房间。

在查尔顿看来,如果这是王洛飞开得一个玩笑,那么这个花去数百英镑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8月23日晚上,伦敦南部,一座豪华的庄园前。

一身黑西装的王洛飞从一辆豪华的马车上下来,径直走到庄园紧闭的大门前。深深吸了一口气,王洛飞伸手拍了拍冰冷的铁门,付了车夫的车费后,他身上还剩30便士。

不一会儿,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领着两个年轻的仆人走了出来,在打量了王洛飞一遍后,管家躬身把他引了进去。

查尔顿的庄园有着欧洲中世纪的风格,带有高高菱角的三层别墅显示出他尊贵的社会地位。查尔顿此时正在客厅里等待王洛飞的到来,他已经找英国皇家科学院的一名电磁学院士对王洛飞所绘画的图纸和相关注释做了鉴定,那名院士在查看了王洛飞的那份图纸后显得异常惊讶,认为上面的自动式(机械式)电话机是一项超乎想象的伟大发明。

查尔顿在听取了那名皇家院士的讲解后同样惊讶,但在惊讶后随即就想到了随之而来的巨大经济利益,因此,这三天他也是寝食难安,等待着王洛飞的上门。

“对不起,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毫无用处,我实在找不出和你合作理由。”

等王洛飞落座后,查尔顿把那个信封抛在他的面前,一脸歉意地说道。

“那真是抱歉,打扰你宝贵的时间了。”

原本以为王洛飞会对此有所辩解,可是出乎查尔顿的意料,王洛飞微微一笑,拿起面前的信件就往门外走去。

见此情形,查尔顿心中顿时变得焦急起来,虽然他已经原原本本把那份文件复制了一份,但是万一王洛飞还留有什么后招或者重新寻找合作者,那么他将十分被动。那位皇家科学院的院士曾对查尔顿说过,绘制了这份文件的人是一个天才,文件上表现出的科技价值无法估计,也就意味着那将是滚滚而来的金钱。

王洛飞的心中则是暗自窃喜,他相信查尔顿已经清楚了那个自动式电话机的价值,否则不会傻傻地等在这里见他。一边走向大门,王洛飞一边期待着查尔顿开口,心中盘算着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先生,既然来了,何不喝一杯咖啡。”

眼见王洛飞就要迈出客厅的大门,查尔顿发现他没有一丝的犹豫,不由着急起来,眼珠一转,高声说道。

“十分荣幸!”

王洛飞闻言暗自松了一口气,停下脚步,返身走了回去,在刚才的那个位子坐了下来。

很快,一个女佣便给王洛飞端了一杯美味可口的咖啡,王洛飞悠闲地品了起来。

“你是日本人?”

查尔顿观察了王洛飞一眼,忽然开口问道。

“这重要吗?”

王洛飞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眉头一挑,反问道。

“你需要多少资金?”

查尔顿没趣地耸了一下双肩,语气一转,一脸严肃地望向王洛飞。

“五十万英镑!”

王洛飞伸出右手中指和食指,语气坚决地盯着查尔顿。

“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想都没想,查尔顿一口答应了下来,但是附加了一个要求。

王洛飞清楚这老小子不会这样善罢甘休,一伸右手,示意查尔顿提条件。

“你是一个东方人,不适合出现在公共场合,如果有一个有身份的英国人出面协调各方面关系,那么事情将会顺利很多。”

查尔顿微微一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成为你的合伙人,那五十万算是我的投入,以后赚取的利润我们对半分,你觉得怎么样?”

王洛飞闻言后顿时陷入了沉思中,心中却感觉十分欣慰,查尔顿已经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他的计划即将大功告成。在装模作样地思考了好一阵后,王洛飞抬起头来,望向了对面以一直盯着自己的查尔顿,“合作可以,但我要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控股权。”

“合作愉快!”

略一思考,查尔顿举起面前的咖啡杯,笑着向王洛飞说道。

“合作愉快!”

王洛飞也举起了桌上的咖啡杯,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背部已经完全汗湿。

三个月后,一家以经营电话为主的“新世纪电讯”公司隆重开业,查尔顿请来了众多的知名人士前来参加开幕典礼,场面十分热闹。

外界只知道新世纪电讯是查尔顿和一个名叫洛飞的神秘人合开的公司,至于那个洛飞是何人,除了查尔顿外,谁也不清楚。

在王洛飞超前的战略眼光和先进的电讯技术支持下,新世纪电讯公司不仅经营电话,而且还经营多种通讯设备,很快就占据了市场的主导地位,其产品供不应求,麾下的工厂是开足了马力进行生产。

为了提高工人的工作热情,王洛飞提高了工人福利待遇,完善了公司的管理制度,新世纪电讯工人的工作效率因此得以迅速提高,工人们十分热爱自己的这份工作,谁也不想失去它。

查尔顿也因为新世纪电讯而获得了“电讯大王”的称号,可谓名利双收,他对王洛飞佩服得是五体投地,暗自庆幸当日选择了和王洛飞进行合作的正确路线。

王洛飞逐渐把自己融入到这个现实的世界中去,静下心来了解十九世纪末期欧美的社会情况和工业发展状况,为返回中国做好准备工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