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国防部长阿利奥-马里在参议院发表演讲时说,中国的资金已经融入了非洲的许多领域,首先集中在石油、金属以及日用品上。——“中国政府对非洲领导人说希望与其建立双赢的关系,但实际上是用心险恶。中国是想瓜分非洲的矿产资源,并在当地获取政治影响。”指责中国为非洲冲突国家供应了太多军火,助长了当地的冲突,并称中国在非洲的投资“用心险恶”。


对此秦刚回击法国国防部长:“(尊敬的国防部长先生,你看清楚一点吧)时代变了,时代的潮流变了……”


对于阿利奥-马里的讲话,中国政府虽尚未做出直接反应,但切通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14日回答一个有关非洲问题时,很好地回击了这一类的无端指责——“为什么当今世界有些人、有些国家那么担心中国同非洲发展关系?我不知道他们持的是什么心态和什么动机。但是我可以告诉这些人的是,时代变了,时代的潮流变了,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中非加强团结与合作;任何挑拨中非关系的言论都不会受到非洲人民的欢迎。”


在其中,就是这样一句话:“时代变了,时代的潮流变了……”恍然间让我热泪盈眶:是谁在背后撑起了这句硬气的话?是谁建立起现在泱泱大国浑厚的势力和自信?——不是“精英”,不是曲线救国的人,是不信神不信鬼的“摸着石头过河”的中国*和中国老百姓!


在那些带着百年老眼镜的“欧洲老马车”们,还在想着“病夫中国”,还在以为可以像过往100年,或者是过往20年一样,颐指气使的“敲打埋头的中国”的时候,这句话——可以说是非常及时让他“清醒一下”。


尊敬的阿利奥-马里部长:“你们西方的时代过去了,时代已经改变,现在不是我们适应你们的时候了——现在是你们适应我们的时候,接受现实,做好准备吧,你们这些欧洲老马车。”


(2)时间:19世纪,地点:美国的Sacramento市——加利福尼亚州的首都。


这是个淘金热的中心,也是当时被卖猪仔过去作死劳工的华人聚居的地方,有很多华人就是被“民主的美国人”打着到那里去淘金的欺骗旗号,骗到那里被当作奴隶。那里有一条大河,叫SacramentoRiver,河上有桥。一天,满清政府有位领事,是一位武官,正在过桥。他身后有两个美国农民,或者美国矿工,也在过桥。两人看着这个中国官员穿着满清花花绿绿的官服,脑后拖着长辫子,很好玩,打赌这个中国外交官会不会游泳。于是两人一使劲,就把这位官员扔进了Sacramento河。他不会游泳,淹死了。


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也不会发生什么,就像这件事从来不曾发生一样。那个时候,腐朽的清政府中国认同不起“中国”——这个曾经5000年伟大的民族和家国。


1900年。八国联军只有两万个士兵,却打败了中国军队,占领了北京城,太后逃到西安去了。结果是,中国赔款四亿五千万两白银。


大家是不是对上面的那个钱没有概念呢?


下面给各参照:1867年,美国仅支付了七百二十万美元就从俄国买下了阿拉斯加。国会当时还嫌贵,差点就否决了。四亿五千万两白银能买多少个阿拉斯加?能买46.4个。阿拉斯加比整个中国东北还大,是美国最大的黄金、石油、和鱼产品生产基地。


庚款自1902年起付,38年后的1940年付清,其间年利率为4%,总共支付了将近十亿两。在1900年之前,中国刚刚赔完日本——甲午中日战争的赔款:两亿两白银,也价值20个阿拉斯加。到了这个时候,腐朽的清政府还认同得起“中国”——这个曾经养育了他的子民5000年得伟大的民族和家国吗?——不,他认同不起,他已经没有资格。


这时发生在上面得那个故事也就可以被“西方”理解。


(3)时间:1919年6月28日,中国外交代表团以陆征祥为首,包括代表顾维钧、王正廷、施肇基、魏宸组,在最后的时刻向当时自己的祖国发出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并愿为此承担责任,辞去中国代表职务的电报。——每每看到此,我的心就一阵揪紧。


为什么代表一个国家神圣职责的外交官们要以如此极端的行为作为自己“心灵最后的表白”?——这是因为,此时他后面的国家毫无地位,当时卖国的政府甚至要他们屈从列强的“宰割”,——那么他们,这些当时和会上最没有地位的“中国外交官们”只能以此种撕心的行为作为抗争时代屈辱的最后手段:


胶州是中国的胶州,青岛是中国的青岛。清光绪二十四年,德国曾经借口有一德国教士在山东曹州遇害,即派兵占领胶州。旋清政府将胶州租与德国,定期99年。此后德国人在此筑铁路、开矿,竭力经营。至一战开始,中国先宣告中立(至1917年8月对德宣战),日本不顾国际公法和中国的中立国立场,悍然出兵攻占胶州,且接管所有德产,并声明以后交还中国。中国政府一再抗议,均归无效。后来,袁世凯醉心复辟帝制,乞援于日本,竟然承认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卖国条约。就在这二十一条中,也言明一战结束后交还胶州。但1919年一战结束,日本却提出要把胶州让与日本的纯属无理要求。


陆征祥在和会上的欧美各国列强作严重抗议,并提出一份长篇说帖,说明理由。但是主持和会的美、法、英、意等国切对此均作壁上观,此原本最有重量的说帖居然被搁置不予讨论。而最为可悲的是,当时那些挺不起腰骨来的“当政者”们,人民把国家荣耀交与他们,他们切干着奴才者的交易。


作为同是战胜国之一的中华而言,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屈辱,蹂躏,和疯狂?!


(4)时间来到: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


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参战。到1953年7月27日,美国被迫与中朝方面签订停战协定。


在当时我国人口是四亿五千万,人民和国家在历尽百年劫掠和侵略,一穷二白的时候,*毅然决心出兵朝鲜!岚战5大战役,把整个西方的军队从鸭绿江边打回到了“三八线”。这是中国自1840年以来打赢的第一场在外国的领土上作战所谓对外战争,而且是对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群作战。这毫无疑问是中华民族崛起的最明显标志。从此之后中国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平等地对待,为了一份尊严——我们等了百几年,期间有多少中华好儿女前赴后继,血撒中华。欧洲也是从那是开始才正式舍弃对华人的歧视。


朝鲜战争给积弱的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尊严,也给所有歧视惯了的中国人的国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直到现在,美国人仍旧十分尊重中国陆军地位,就是出此了。要看从此之后中国地位是如何的提升,下面这个小段落非常适合:


在越南战争期间,中国政府严正警告美国,不得越过北纬17度线侵犯越南民主共和国。美国总统约翰逊说他相信中国说的话,始终不敢命令美国地面部队越过北纬17度线。其中当时的李奇微(朝战美军主帅之一)对一些人扩大战争的鼓噪很担心。他说:“当我听到有影响的人物向我们担保中国‘不敢’采取这种或那种行动时,我感到不安。我相信,我们军界的决策人再也不会由于错误地判断中国的意图而产生麻痹情绪了”。


这种敬意和重视的地位,是靠精英们迎合可以得来的吗?不是——是我们自己用不屈的意志换来的!


(5)时间:1971年10月25日,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成为安理会常任五大国之一。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就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国民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2758号决议进行表决。表决的结果是,决议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通过。当电子计票牌显示出表决结果后,会议大厅迅雷般的掌声轰鸣,持续达两分钟之久。不少国家的代表放声高歌,热烈欢呼,有不少人像过节一样情不自禁地跳起舞来。当然,也有人感到难堪和尴尬。


本来联合国宪章是用中、英、法、俄、西(班牙)五种文字写成的。这五种文字成了联合国的正式语文。但是在我们国家代表团进入联合国之前,占据我们合法席位的人均用英语发言,中文被作为是一种名存实亡,毫无地位的语言和文化。直到我们国家的代表进入联合国会场首次走上讲坛,一直用中文发言,使中文的声音响彻联合国的会场。到1973年,联大通过决议,将中文也列为联合国的工作语文,最终中文取得了与其他四种文字完全相等的地位。


之所以要提中国文字,是为了表明这样一个观点:文化的复兴,基于文字的复兴;这是一个国家文化重新强盛的标志,是一个国家获得地位和尊重的标志。


(6)1964年10月16日15时,我们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


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


1967年7月1日,*亲自命名为“第二炮兵”——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在北京正式成立。


1970年1月30日,东风-4中远程弹道导弹发射试验成功;


1970年4月14日,由东风-4衍生的“长征-1”型运载火箭将中国第一枚人造卫星“东方红-1”号射入近地轨道;


1970年12月26日,中国自行研制的核动力潜艇下水;


1976年1月23日,2,000吨级核弹头试验成功,从此实现了核弹头小型化(比美国人设想的早了20年);


1981年9月21日,“风暴-1”型运载火箭一箭三星成功,向世界展示了“多弹头分导式重返大气层载具的能力”。


1983年,巨浪-1潜射弹道导弹开始服役;


1985年9月28日,第一次潜射巡航导弹试验成功;


而后中子弹,银河万亿次计算机;东风31,41,巨浪1,2,长征系列火箭;龙芯;下一代网络;生物计算机;人造太阳;神舟太空飞船;宇航,登月;三峡工程;新世纪四大工程等等………………


还有很多很多,我无法一一列举出来,这就聊以用来呼应开头时间2006.12.14时问得中国用什么支撑起现在的硬气?——精英们和反党反祖国的人们,上面的成就是你们永远也无法漠视和抹煞的,他们和他们身后的一批又一批中华儿女,用生命和行动让秦刚挺直身躯,让中华最终崛起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


我以前一直找不到词语来描述世界现在的变化,直到看到秦刚的这反击羞辱法国国防部长的这句话:(西方的国家们)时代变了,时代的潮流变了……


从上面的几个故事,和时间事件一一看来,我们不难发现,现在这个世界,正如秦刚发言的那样:潮流已经变了——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以前的中国了,当和谐世界的大风吹遍全球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这样一句话:汉~风之下,环球同此凉热


全世界还没有觉醒的人们和国家们,你们适应中华的时代已经开始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