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三部:凶 兆 第四八回、大陆高层为和平隐忍不发力避战台独分子得谍报穷凶极恶启战端

科学教育出版社 收藏 2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8/


■第四十八回、大陆高层为和平隐忍不发力避战

台独分子得谍报穷凶极恶启战端


中国大陆政府在黎沃生宣布台湾独立后,也一直在寻找突破僵局的办法。因为大陆高层领导的共识是:在现阶段要尽一切努力避免战争,争取更多的和平发展时间,在台湾危机中可以采取一定的变通方法。

当从国外媒体获知台湾民意出现转机后,立即举行了在京最高层领导会议,因事在外地的领导人也通过电视电话会议的形式参加。在反复权衡得失及详尽的讨论后,授权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表善意声明,声称:“只要台湾当局恢复中华民国国号,大陆就认为台湾停止了分裂国家的行动。大陆人民有耐心等待台湾民意达成统一的共识。”

大陆在两岸关系政策上给予台湾的回旋余地已经是无比宽松,这实际上等于恳求台湾只要口头上不喊独立,大陆可以现实地承认两岸分治现状,并且无限期地等待下去。大陆已经是退到最后底线,退无可退了。

这样做对大陆高层领导人来讲,也承担了无比巨大的个人政治风险,甚至已经遭到大陆内部对台强硬人士斥之为“卖国贼”的人身攻击。如果黎沃生就此宣布放弃台湾独立,台湾在政治上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而此时台岛的局势确实使这个人在极端亢奋之后稍稍有些心虚了。

空悟大师之壮举激起的台湾汹涌澎湃的“反对宣布台湾独立”的民意表述,使黎沃生受到了空前的触动。他有些心猿意马、坐卧不安。心中尚存的些许良知在拷问着他的灵魂。责问他为了自己一个理念的实现,让二千三百万台湾人陷入空前的危险境地到底值也不值?为了给自己一个答案,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他把另一个联台党魁解栋洋请到宅中,想与其探讨下一步应当采取的步骤。

虽然说,一个人的家庭背景与教育背景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的政治态度,但人与人之间还是有着巨大的差别。田旱谷、黎沃生、解栋洋三人都是有深厚日本殖民地背景家庭出身的人。可田旱谷是属于为了个人政治经济利益投机派的台独分子,而黎沃生则是坚信台湾人应该紧跟日本帝国利益的理想主义台独分子。二人在台独理念的层级上还是属于稍有差别的意识形态的认同范畴。

而从二人在政治行动表现上看,田旱谷有非常大的投机性,他可以应时应势地调整或改变台独立场的刚柔度,以适应他的政治需要。黎沃生则是更有献身精神的台独分子,他将台湾独立作为他人生的一个可为之献身的政治目标。他青少年时受到日本对台湾的殖民奴化教育使他认同自己是日本人,但对台湾前途也有很强的责任感。当他真的认为自己做法不妥,也有稍微的回旋余地。

而解栋洋不同于前两人,他的家族教育使他以为自己就是东洋人,在骨子里就仇视中国人。在他的理念中,台湾人就是日本人,台湾就是日本国的领土。大陆要求与台湾统一就是要割裂台湾日本人与日本的民族联系,吞并日本国的领土。所以他是比黎沃生还极端的台独分子,他的第三子解殷夫就是制造“台北水晶之夜”的罪魁祸首。

解栋洋近来也是踌躇满志,神清气爽。他觉得虽然台湾独立宣言中未提及与日本的紧密关系,但在脱离中国及否定台湾人是中国人这两个政治范畴上终究是达到了目的。由于年纪较大,他并没有具体参与政事,只是充当为黎沃生的执政班子出谋画策的高级顾问的角色。解栋洋虽无职无权,但在台独分子中声望冲天。

解栋洋不同于一般角色,他的到来着实使黎府忙乱了一阵。黎沃生亲自出门迎接、请入宅中、敬请落座、倒茶让客,敬客的规矩一一做到,不致礼数有缺。当第一道功夫茶品过,二人家长里短的闲话也就结束。黎沃生首先提起话题:“日前空悟大师之举让弟在政治上的回旋余地有些捉襟见肘,今日是想向解兄请教解困大计。”

解栋洋有些不解:“此话怎讲?何谓解困?”黎沃生见他根本未将民意的走势放在心里,心想这个人的政治敏感性还是有些欠缺,一个搞政治的人对这些视而不见会铸成大错!他只能耐心解释一下:“空悟代表了民心的微妙变化,表明台湾民众现在对大陆攻台危机感上升了,对台湾独立的诉求相对就下降了。我们在政权上的稳定性也相对差了一些。”

“何以见得?”解栋洋追问道“你想想看,游行民众呼出的反对台湾独立、立即撤销台湾共和国名称、恢复中华民国国号基本上是蓝营的口号。而请田旱谷总统重新主持政务、恢复台湾的民主政治体制等基本上是绿营的口号。反对两岸进行战争、立即与大陆谈判解决两岸问题等口号则是大多人的诉求。而在游行中没有两岸统一的诉求,说明台湾民意主流是反对大陆开战而非承认一个中国的统一呀。”

黎沃生拿起茶杯,呷了一小茶,望着解栋洋:“古人虽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但今日台湾民意己成可载舟覆舟之势。我看不如因势利导,借台湾民意之势打压大陆武力威胁。但是……我们的政策也要做出一些小小的调整。”黎沃生说到关键处有些欲言又止。

“那你准备做出什么宣示呢?”解栋洋终于听出他的话外之音。黎沃生到此也就全盘端出:“可以顺应民意放弃台湾共和国国号,恢复中华民国原称。这样可以使大陆失去攻台的口实!”解栋洋立即反驳:“那我们不就从已得到的成果后退了吗?我们为之苦苦奋斗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台湾本土居民能答应你吗?我看这万万不可以!”

“这不是倒退,以前台湾宣示的中华民国国号的含义是:中华民国是中国大陆旧政权在中国台湾省的残留,始终不能抹去台湾是中国一省的内涵。现在我们己经宣布过台湾共和国成为一个新的独立国家,我们只是再一次把国名称更改一下,这个‘中华民国’己经被我们赋予了独立国家的实际内容。”黎沃生觉得自己这个逻辑在将来撰写的“台湾史”中可称千古绝唱,不禁有些洋洋得意。

解栋洋看出黎沃生在政治上的动摇不定,决定给他一些压力:“不错,这在逻辑上是有了新的内容。可是老弟你糊涂呀!台湾共和国没有选举新总统,你代行执政,虽无法可依但也有历史先例。可一旦恢复中华民国国号,那就有中华民国政府的存在,田旱谷就是合法总统。到时候即使大陆不追究你叛国之罪,田旱谷要治你个发动叛乱、谋权篡位,你也是死无葬身之地呀!”

解栋洋的一翻话像是一盆三九天的冷水在黎沃生的头顶当头浇下,将他的最后一点良知之火彻底浇灭。

黎沃生当即知道在独立的道路上他面临的已非两难选择。他只有一条道路可走,那就是坚持台湾共和国永不回头。黎沃生咬咬牙立即暗下决心:哪怕搭上台湾全岛二千三百万台湾人民的生命,他也要为刚刚成立的台湾共和国奋斗到底了!我要把自己的名字深深地镌刻在人类自由和民族独立的辉煌的历史画卷上!

黎沃生向解栋洋深鞠一躬:“听兄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弟茅塞顿开,坚持台湾共和国国号之意决矣!”解栋洋心中暗暗想到,黎沃生这个老狐狸今天算是栽到了自己的脚下了,他大度地微笑着扶住黎沃生转开话题:“感谢黎老弟的香茶,真乃沁人心脾也!下次还要讨扰。”然后拱手告辞,黎沃生赶忙将他送出门外,目送解栋洋乘车离去。

与解栋洋长谈之后,黎沃生彻底明白了自己是过河之卒己经没有任何退路了。他在家中冥思苦想,欲在台湾民意逼压与大陆军事威胁之中找到一条保全自己政治生命的出路。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当晚,他的得意弟子韦丛幽的到来使他有了新的希望。

韦丛幽是下午通过黎沃生的机要秘书求见的,黎沃生立即同意晚餐后接见韦丛幽。这是由于情报机构对大陆军政人员的策反与情报工作取得过很大成绩,黎沃生对这个部门非常重视。加上韦丛幽又是亲信中的亲信,黎沃生对这个部门的长官态度上还很客气。下班后接见下属,这在黎沃生执政以来是少见的。

二十四日当晚七时,韦丛幽乘车来到了台北市观音山下基隆路的黎宅。秘密情报机构的头子在台湾历来是很威风的,韦丛幽的防弹车前有警车开路、后有一辆装甲车护卫。但到了黎宅,卫兵被黎沃生的私人卫队一律挡驾,只有韦丛幽被秘书请进宅门。

此时黎沃生己坐在他那中式客厅中的正座。韦丛幽上前深深鞠躬,口中尊敬地称道:“老师。”黎沃生微笑着伸手示意他坐在左边的客座上。韦丛幽挺胸直腰,保持着标准的军人的坐姿。黎沃生用眼睛看着他,示意他有话就讲。韦丛幽看看周围没有闲人,面对黎沃生略带神秘而且兴奋的样子低声说道:“老师,我们已经搞到了美国国防部在台海冲突中对大陆的作战计划!”

黎沃生一听此言立觉精神一振,他有些不太相信地追问:“这是真的吗?你说清楚一些!”韦丛幽从手中的公文包中抽出一份大约有十几页的英文文件,恭敬地双手递给了他。黎沃生接过戴上花镜,凝目一观,只见封面上打着一行大标题《台海战争发生后美军对中共作战方案》摘要:

一、初等烈度级别战争。

这个级别的定义是:台海之间没有实质性的战争,中美不直接交火,美国只对台进行常规支持。在这个级别中计划假定:大陆在台湾宣布独立后,并不是马上进行军事打击,而是对台湾实行全面封锁,以期在经济上扼死台湾以使其放弃独立。这时美国要派出太平洋舰队进入台湾东部公海海域,保证台湾的海路运输的通畅并对台湾进行非军事物资的支援。

二、中等烈度级别战争。

这个级别的定义是:大陆仅限于对台湾进行空中军事打击,但不派兵登陆台岛。中美不直接交火。在这个级别中计划假定:大陆在台湾宣布独立后,马上对台湾进行空中军事打击。这时美国要派出太平洋舰队上面的五个军五万人的陆战部队在台岛实施登陆。并布署防空武器,在台岛范围内拦截大陆空袭导弹,保证台湾基础设施不受损害,并对台湾进行防御性军事物资支援。但要避免一切与大陆的直接交火。

三、高等烈度级别战争。

这个级别的定义是:大陆军队在台湾岛登陆,美国在台湾与大陆打一场常规战争。在这个级别中计划假定:大陆军队在台湾岛开始登陆十五日内,在台美军五万人及台军三十万军队伤亡过半,大陆攻击势头受到遏阻之时,美国再派十五个军十五万人进入台湾岛全面与大陆展开反登陆战。太平洋舰队用常规武器打击大陆东南沿海的军事设施以彻底消灭大陆登陆的后勤供给能力。最终消灭大陆登岛部队。预计这个级别战争二十万美军与剩下的十万台军在台湾可支撑半年,美军伤亡总数不超过十万人。太平洋舰队与驰援的大西洋舰队要抵抗住大陆对两个舰队进行的常规武器攻击。

四、超高等烈度级别战争。

这个级别的定义是:美国在台湾与大陆的常规战争无法阻止大陆军队在台湾岛全面登陆。只能动用战术核武器打击大陆的有选择的目标。在这个级别中计划假定:经过对大陆沿海的常规攻击与台湾岛内的常规战斗无法阻止大陆占领台湾,二十万美军与剩下的十万台军再伤亡过半,美国开始用战术核武器攻击大陆登岛部队与大陆沿海的军事目标。大陆也以战术核武器攻击美国登岛部队、太平洋舰队与大西洋舰队。如果大陆还不屈服,美国将考虑使用本土及核攻击潜艇上的战略核武器……

黎沃生认真地看完计划摘要的全部内容,他喜出望外。黎沃生不顾在弟子面前的失态,双手抖动着文件大声喊着:“好!好!这太好了!”他对美国总统哈里斯一直隐瞒美国军方对台湾坚定的支持而深感不满。作为政治家,他只看到了美国在两岸关系中的力量对比上使用的是一种平衡手段,但并未深想美军这份作战计划除了军事准备的意义之外,更多的是对大陆的一种军事吓阻手段。

实际上,这个计划的外泄,是美国对大陆实施的一个政治诈术,是对大陆的“胡萝卜加大棒”整体政策的一个策略性的步骤,但是为怕造成台湾方面的误判,这份计划对台湾方面是实行了严格保密措施的。

但百密终有一失,黎沃生手中的这个文本与大陆情报机构上报高级领导人的版本一模一样。因此台海战后众多军事分析家揣测:这个计划是大陆故意泄露给台湾方面,以此测试台湾方面在战争方而的准备程度与作战的决心。

但这些分析家们论据的准确性也如第二次世界战史学家对日军偷袭珍珠港前之罗斯福总统是否知晓一样,是否故意给日军一个破绽?以取得对德、日、意宣战的口实呢?此后大陆确实处决了一个为台湾情报机关收买的高级军官,是不是又施了一个现代版的苦肉计?这都是永远不为人知的事情了。

黎沃生在精神上得到了空前的鼓舞,兴奋得有些难以自制。他已不顾那种在他人面前保持的故作矜持,连连拍着韦丛幽的肩膀:“你为国家立了大功!你为台湾人民立了大功!”力气大得让韦丛幽感到了疼痛,但后者咧咧嘴还是忍住了。此时黎沃生脑子里己经酝酿出一个疯狂的想法:空袭大陆,造成即成事实的战争,把美国拖下水。堵住民众之口,彻底打击反对“台湾共和国”的政治力量,不惜以肉体消灭的方法。

黎沃生决心己下,第一步空袭以大陆沿海机场为目标。他告诉机要秘书,明天上午九时整,在衡山军事基地的地下军事指挥所里召开台湾国防部、三军首长及全台中将以上军官的联席会议,讨论面对大陆军事威胁的防御计划缺陷问题。并责令相关人员必须准时参加。然后安排韦丛幽将这份美军作战计划进行复制,在会上给各位首长每人一份。并叮嘱他继续深入收集大陆与美方的情报,尤其是大陆方面对台军事部署与作战计划的情报不惜花重金去购买。

他这个指示也为大陆方面情报战的声东击西,误导台湾军方的防御部署起了不小的作用。次日,在衡山基地军事地下指挥所里召开了自台湾宣布独立后的第一次中将以上军衔的高级军官会议。

八月二十六日,沉寂己久的衡山军事基地突然热闹起来,各种各样的车辆云集在高大山体底部的入口处。由于是军用设施,并没有停车场,车子都是停在山坡的草地上。大部分文职人员的司机没有按军队规则停车的训练,他们的司机们将车随意停放在入口处的东侧,若大的空地也显得过于拥挤。而军官们的军用涂着迷彩色的车辆都停放在西侧,以每排第一辆车头为基准排成整齐的三个队列,显得雄壮有序,很是好看。

黎沃生早在八时半就进入了衡山军事基地,他在地下指挥所的大型会议室旁的休息间等候与会者,同时也要借机观察一下军官们的状态。会议室进门处是一个有五个坐位的主席台,主席台背后有一个大屏幕,由计算机操作为与会者显示图文信息。

室内可以容纳约一百人,设了八个一行共十二排座椅,中间和两侧都留有较宽的通道,进出非常方便。每人面前桌子上都有一张摆放着电子设备和一台联网计算机,在会议时可随时调取、接受信息材料。发言时可直接操作大屏幕。桌面上都有名签,写着个人的名字、军衔或职务,以便各人对号入座。九时差五分,所有人员均己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文职官员们西服革履,文质彬彬。军官们身着美式军装、裁剪合身,金章银徽、斑斓耀眼,一个个好不神气。

九时整,黎沃生在秘书与荷枪实弹卫士们的伴随下从休息间走入大会议室。会议室内的众人看到黎沃生到来,立即起身。军人们举手行礼,文人们点头鞠躬。黎沃生走到主席台后,向大家鞠躬然后坐下,秘书们和下面的众人也都随之坐下。卫士们分布在会议室的四个角落,其中四个站在黎沃生的身后。会议室内的气氛显得非常严肃,空气中还带有一丝紧张的味道。

黎沃生看了看坐在第七排的韦丛幽一眼。后者会意,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轻轻挥动了一下,表示每人面前都准备了美军作战计划。黎沃生满意地点点头,开口说道:“各位,你们每人面前都有一份材料,请你们用十分钟的时间读完,我们再进行下一步的讨论。”大家不知黎沃生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纷纷低头翻阅桌上的文件,室内响起一片不大的翻动纸页的唰唰声。

黎沃生不再说话,他用那阴沉的眼光巡睃着大家看到文件内容的表情,揣测他们可能持有的立场。这目光也带有威慑下属无条件服从自己意志的寓意。与会的无论文官还是武职在看过文件之后,绝大多数人脸上露出一些轻微的喜色,但是没有象黎沃生想象得那样兴高采烈。个别人还在轻轻地摇头,其中就有原国防部长、现降职为次长的林苑天。

会议先由韦丛幽讲解了《台海战争发生后美军对中共作战方案》的内容,这是大家刚刚知道了的事情,所以没有什么争论。在讲解中他也不失时机地插入了搞到这份情报是他领导下的谍报人员是经历了如何的曲折与危险。随后黎沃生挡住了韦丛幽己经是表功式的发言,向大家宣布:“请大家随意发表自己的看法,不做记录,只是讨论。”

外交部长谢荣努第一个举手,黎沃生点头允许。他站起来,黎沃生示意让他坐下发言:“今天发言不用起立,尽量使用你们面前的设备,把你们的意见讲透。”谢荣努有些兴高采烈:“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美国政府近来对台湾的态度非常不友好,他们对我们除了警告就是打压,威逼利诱,无所不用极其。要让我们在政治上退回到独立前的状态。看到这个计划,说明美国为了支持台湾建国是不惜与大陆决一雌雄的,这下总算把他们的底摸清了,我们什么也不用怕了!”他说话时,国防部次长林苑天一直在冷冷地微笑着。

国防部长李绿荣第二个发言:“看到美军的计划,使我近日来沉重的心结彻底打开了,说实在的,光依靠我们的三十万士兵去抵抗大陆的进攻,我心里确实没有底气,根据这个计划我判断大陆根本不敢攻台,我想。”最后这句话纯属画蛇添足。黎沃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心想,我要主动去攻打大陆,他却说大陆不敢进攻。这个李绿荣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搅屎棍子。想到这里,黎沃生马上打断李绿荣的话:“大陆不是不敢攻台,而是必然被美台联军所击破。所以我们要在军事上做好一切准备,也不排除先发制人的战略!”

听到这里,林苑天神经上微微一震,难道这个老狐狸要进行军事冒险,主动攻击大陆?这可是疯狂的政治自杀行为呀!他马上举手,要求发言。黎沃生冲他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发言。

林苑天整理了一下面前的麦克风讲道:“很早前国防部就有情报人员报告,美军制定了一个应对台湾海峡事变的军事计划,今天的文件不知是否就是那个计划。以卑职看来,若以美军跨海二万公里与大陆作一场逐步升级的战争来讲,这个文件不能说是一个可实施作战计划,只能算是一种作战意向。我以为这个计划有这样几个疑惑:

一是这个计划没有制定战争的目的,只是笼统地提到是‘协防台湾不受大陆军事占领’,那么大陆对台湾进行长期围困的经济绞杀他们是否参战?大陆发动空袭对我们的军事目标甚至经济民生设施进行摧毁性打击,他们是否参与作战?

二是美军说明最终可出兵一百万援台。按美国以往惯例,这笔军费肯定要让台湾支付,可这是一个我们无法承受的经济负担。美军每个士兵每年工资、训练、福利、设施等费用平均消耗经费是三十一万美圆,这还是二零零四年时的统计数字,出兵一年就是三千一百亿美圆。可这还不包括百万美国大兵力在战争中使用的船舰、飞机、车辆、装备、弹药的消耗。那将是个无法统计的天文数字。到时候即使是台湾经济完好无损,恐怕经济上也要为偿还美国军费而彻底破产。

三是百万美军在台湾这么一个三万六千平方公里的狭小岛上与数目更多的大陆军队展开像五十年代初韩战时的那样长时间的拉锯战,那对台湾人民生命造成的损失将无法计算,台湾岛也就没有人民生存的空间了。所以我对这份计划的可实施性存在很大疑问,我的意见是不能根据这个计划制定我们的战略。”

林苑天的发言像是在平静的水面上投进了一个石块,立即激起了波澜。李绿荣立即站起来反驳道:“美军还有‘增兵二百万在大陆登陆作战’计划,并不惜‘以核武器解决最后战斗’的计划,你怎么没有提到?这样是不是只长大陆威风,灭我们台湾的锐气?”会场上的气氛开始紧张。

林苑天胸有成竹,沉着应答:“美军如果参战,目的只能是保住海峡两岸的原有态势,不可扩展到全面打击大陆甚至占领大陆。在大陆登陆作战只是一种诈术,是一种罗列在纸上的吓阻战术。请问二百万美军登陆大陆的作战意图何在?后勤何以为继?美国不会对大陆有领土的要求吧?另外,二百万军队处于持仇视态度的十三亿人口包围之中,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你理解吗?更何况大陆有三百万常规军和二、三亿适合兵役年龄的人口!至于‘以核武器解决最后战斗’更纯粹是一种军事讹诈。各国制造核武器的目的不是应用,而是用核武器的可怕后果相威慑,造成一种恐怖与危险中的平衡。一旦首先使用这种武器,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受对方伤害。谁能保证大陆不能把几十颗核弹扔到美国去?再者,为了保卫台湾二千三百万人,去杀死上亿的大陆人,这样做对美国人有什么意义?如果美国与大陆之间发生核战争,谁能保证大陆不在台湾岛上扔几颗原子弹进行报复?我认为这个计划对台湾没有任何实质的军事支持意义!”

林苑天话音落地,会场上立刻议论纷纷,在场的官员们分成两派。一派是比较务实的原进民党文职人员与部分懂军事的军官,他们对台海将要发生的战争忧心忡忡,原来慑于黎沃生的淫威不敢说出。现在林苑天开了个头,他们顿时齐声赞同。认为台湾很难蠃得胜利,这场战争将会给台湾带来灾难!另一派是黎沃生上台后刚刚提拔的亲信。他们对抗大陆态度坚定,但是拿不出任何切实的办法,说的都是一些表达理念的政治口号。

黎沃生看到会场的局面完全被林苑天破坏,心中暗暗咬牙。他知道必须要用政治手段来折服对手,于是将略带仇视与煞气的目光投向了林苑天:“林次长的分析很透彻,但道理不一定正确。美国人支持台湾不惜与大陆开战的决心是坚定的。另外还有‘新美日安全保证条约’日本国对台湾的承诺,我认为台湾不存在安全不安全的问题。而是要尽一切努力让我们的盟友插手台湾海峡事务,让大陆统治台湾的妄想彻底绝望!”

至此林苑天已经完全听明白黎沃生的意思,在这人身安全根本没有法律保障的特殊时期,在黎沃生的威逼之下,他也没有勇气再说些什么了。

正在此时,黎沃生的一个秘书进来,附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黎沃生抬起眼在寻找,他指了下韦丛幽,并指了一下门口示意有人找他。韦丛幽站起身来走出了会议室。身后的房门还没有关闭,他马上又猛地推开门闯了进来,手里拿着一页打印纸。他脸色苍白,差点喘不上气来:“美国军事情报局给田总统密电,大陆,大陆要开战了!”

会议室里一片死寂、无人吭声,空气凝固得甚至连个人的呼吸都快停止了。虽然这是每个人都有精神准备的事情,但它一旦发生,人们还是受到了空前的震动。黎沃生最早缓过神来,他厉声斥责韦丛幽:“慌什么!你把电文读清楚!”听到这声喝斥,韦丛幽这才从被自己宣布消息的震惊中恢复常态,他将电文举到眼前,一句一顿地读了出来:“田总统阁下:本局获确切情报,大陆将于九月初发动对台湾的攻击。本人奉美国政府之命,劝阁下抓住最后和平机会,立即宣布放弃‘台湾共和国’之国号,恢复‘中华民国’之国号。恕知名不具,美国友好人士。”

美国人的本意是将大陆进攻时间通告台湾,施以最后压力。以迫逼台湾放弃独立,避免台海战争。但是历史让这一努力与大陆故意泄漏给台湾的《台海战争发生后美军对中共作战方案》的绝密文件同时在台湾出现。客观上中了大陆的“让台湾有恃无恐,首先跳出来”的计谋,反而促成了台海战争的提早爆发。

在场所有人听到这个警告都面面相觑、心一下子往下沉下去。这不同于刚才讨论时那个空洞无物的美军作战计划,这实际是一个最后通牒。千真万确的战争可能马上就要来临了!在沉寂中只听黎沃生一声高喊,语出惊人:“事至如今,我们只有一条路好走了。那就是马上发动对大陆的圣战!让台海之战尽早爆发!把美国人和日本人拖进战争中来!我们绝不能让美国人和日本人这二个盟友袖手旁观!”

黎沃生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与会者看着黎沃生近似疯狂的执着,看到他私人卫队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很多人又想到了黎沃生对田旱谷逼宫一幕,想到了自己的人身安危,全都缄口不言了。接下来会议完全按黎沃生指定的“先发制人对大陆发动空袭”的议题进行技术性的讨论。

黎沃生一个兵种、一个兵种地指定其首长发言,最后下令国防部长李绿荣作为总指挥,负全责制定袭击的目标、规模、善后的计划。所有军种全部听其调遣。并勒令次日要拿出完整的作战计划并马上加以实施。就这样,在衡山基地的地下指挥部里,一个震惊中外、类似于二战时日本人偷袭美国太平洋舰队基地珍珠港事件的自杀式空袭大陆目标的行动就要付诸实施了。

包括林苑天在内的明智派已经无法阻止事态的进程,只有与黎沃生的疯狂同舟共济。为了真正造成美国与大陆之间的误会,最大限度保护台湾的利益,林苑天在会议的最后时刻献上震惊四座的一计:“如果非打不可,我建议将进攻大陆的作战飞机涂上美军标志。起飞后绕行至美第七舰队停泊附近再从此方向飞向大陆目标,飞行全部使用英语进行对话与指挥。让大陆以为是美军进行空袭,直接制造出中美军事冲突!”

黎沃生见到林苑天在最后一刻站到了自己的一边,心中高兴无比,觉得这是识大体的忠诚行为。这个计谋也深合他的心意,于是当场对林苑天大加赞赏:“林次长真是好样的!有见识有胆略!我任命你作为这次行动的副总指挥,协助李绿荣部长共同实施这个计划!”

他又转过脸对李绿荣说道:“绿荣啊,你要尊重林次长这个军事专家的意见,定要精诚合作,不准有任何闪失!”李绿荣立正称:“是!”然后转向林苑天,敬了一个军礼:“请林兄多多指教!”林苑天赶忙回礼,答应真诚合作。黎沃生此时有些后悔,对他以前撤掉林苑天换上李绿荣的决定深感草率。不过事已至此,只能以后慢慢调整、慢慢弥补吧。

台湾军队的高层在黎沃生的重压下,意志空前地统一起来。当天下午以李绿荣为首,林苑天、空军司令成亦白为副手,组织了国防部及空军、陆军、海军的长官及参谋人员会议,开始制定作战计划以及应对大陆攻击的防御计划。

实际上这些计划都有多年策划的预案,现在只要加以调整修改一下即可使用。几十个人连夜工作,次日,即八月二十五日一大早,三人就乘车赶到台北市的黎宅,将攻击计划摆在了黎沃生办公室的写字台上。黎沃生早已等候,马上拿起观看其中内容,只见列有十条提纲:

一、攻击计划的目标是大陆福建沿海的军用机场、导弹发射场和海岸远程重炮阵地。这个地区的民用机场作为备选目标。

二、选用的是台湾美制“大熊蜂”歼击机机型,以便来冒充美国空军。机身涂上美军笫七舰队航空兵标志,共出发两个飞行团十八架飞机。法制“幻觉”与自制的“国经”式战机都不考虑在内。

三、在凌晨三时整起飞。以超低空飞行接近目标,避免大陆雷达过早发现我军行动。

四、飞机起飞后不再与地面指挥联系,飞行指挥员用英语指挥部队。

五、只进行一轮进攻,投弹后立即返回,不与大陆空军交战。

六、如大陆空军追击,以地对空武器回击。

七、飞机如不能安全在岛上着陆,直接飞往美军第七舰队请求迫降。

八、尽一切力量保证这次行动的突然性和秘密性。

九、建议八月二十七日凌晨三时出击行动。

十、详细计划请观看原文件。

黎沃生不太懂军事,更不懂空军的作战程序。只觉得提纲与自己的意图基本一致,于是连连点头:“好,很好。”他只是觉得还存在一些不足:“要是能同时从日本国的方向再派出一队冒充日本空军的战机就更完美了。”成亦白解释了一句:“那就大大超出我们飞机的作战半径,飞机就根本无油返航了。”

黎沃生在文件批注的地方批上“同意马上实施”的意见,并签上了“黎沃生”三字署名。三人立即分头赴各兵种,去落实次日清晨的行动计划。台独分裂分子的军事冒险从此开始了!


★★★★★★★【*本书“上卷”连载完毕,欲阅读“下卷”,请进入“战祸”章节开始阅读。谢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