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南方集团军(一)

梦中将军 收藏 18 113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南方集团军(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新成立的南方集团军,主要的骨干都是在南京被特遣队解救的原国民党军。苑永贤率领部队从南京城里冲杀出来时,兵力已经达到了3000余人,而且质量高和战斗力强。原来华北集团军的野狼团抽调的战士本来就不多,在南京撤退担任掩护时又牺牲了一些,基本上都是新加入的官兵,原来野狼团的老战士担任连排长都不够,因此,基层指挥官有不少都是新加入的原国民党军军官。为什么这支新部队还有很强战斗力呢?首先,他们都被长官抛弃而陷入敌手,要不是八路相救早已命丧黄泉,实际上都是已经死了一回的人,没想到又获得了二次新生,打心里往外感激八路军,对国民政府早已大失所望,死心塌地地跟着GCD。二是亲身经历了生死考验,见证了鬼子的残暴,失去亲人和战友的仇恨,使他们义无反顾地决心同日寇血战到底。三是看到GCD领导的八路军,官兵关系亲密如兄弟,武器装备十分精良,尽管现在是孤军奋战,但是有实力很大的延安GCD的后盾,因此对胜利和未来充满了信心。四是大多是战斗经验丰富的优秀士兵,只是没有像样的长官,结果士兵熊,熊一个,长官熊,熊一窝。在文武双全的八路军长官的率领下,净打十分像样的歼灭战,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快,头一次见识到把打仗做成了一门艺术,长官挖空心思要在打仗时,不仅要大量地歼灭敌人,还要尽量减少士兵的伤亡,并且身先士卒带头冲锋,撤退时又总是走在后面,跟着这样的长官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苑永贤副司令带领南京的部队冲杀出来后,夹带着南京杀敌的余威横扫了一些日伪军的小据点,以及所有妨碍部队行动的各色武装,同时又收编了大量的零星小股武装,整个部队的兵力已近万人。遵照当时基地战邪司令员的指示,由于部队扩编尚未形成战斗力,不宜勉强同强敌作战,所以要避开日军和国民党军的大部队,将部队拉到江苏与安徽交界处进行一个月的休整,然后再根据形势展开下一步行动,随时保持同基地的联络。为了部队的行动,苑永贤命令拿出一部分钱粮,分到被解救并随部队行动的南京市民手里,将他们初步地安顿下来,而后将部队拉到苏皖交界处的来安县雷官集一带进行休整。部队在临开拔时,没想到有3000余名南京市民,坚决要加入部队,他们大多是青年学生、工人、手工业者等,文化程度相对较高。在亲身经历了九死一生之后,再也不甘心做被日寇奴役的顺民,强烈要求参军为遇难的亲人报仇。苑永贤打心眼里欢迎这样的士兵,不仅有文化素质能够适应复杂兵器的操作,同日寇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更是产生无穷战斗力的源泉,稍加系统的政治和军事训练,都是未来军官的苗子。这样整个部队的兵力已经接近了一个师,武器由于人员的急剧增长,虽然没有出现短缺,但是五花八门什么型号都有,以国民党军的中正式和汉阳造居多。

到达雷官集后,苑永贤立即将部队进行了整编,同华北集团军有所不同,为了适应当前的斗争形势,暂时以团为最大作战单位,但是却搭起了三个师的架子。苑永贤知道在这一带,不仅有许多的国民党军的溃兵,各种地方的抗日武装也很多,在华北集团军时就碰到这种情况,一个胜仗打下来出了名,来投奔加入的武装也应接不暇。因此,既然有了经验就要提早做好准备,再说部队不能仅仅满足于现状,最终还是要大发展的。使苑永贤有点感到头痛的是,由于未来力量的介入,在华北和山西的大规模行动,使历史进程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本来应该在1938年上半年发生的,国民党军同日寇的徐州和武汉会战都没有发生,使得目前的周边形势同苑永贤掌握的历史有很大不同。不仅在徐州附近集结了大批的国民党军,在本地也有很多国民党的地方武装,因此如何正确处理即将产生的新问题,苑永贤心里还没有十分的把握。但是有一点苑永贤十分清楚,那就是,实力决定一切!

经过整编后,部队有9个步兵团,每个团约1100余人,实际上是为了未来的9个旅做准备的。1个特种兵团,号称“血狼团”,在没有接到明确的编制命令之前,暂时将指挥机关设为师级,“血狼团”为师指直属部队,主要以“南京人民复仇大队”的警察为骨干,完全按照华北集团军的“野狼团”的训练模式,苑永贤兼任第一任团长,刘堂被任命为副团长。1个教导总队,下辖3个大队,主要是把收编的国民党军的技术兵种集中起来,如海军、空军、装甲、汽车、化学、工兵、炮兵等等,同时补充进一批有文化的新兵,为将来部队的发展培训技术兵种。前面已经介绍过,在南京获救的,九死一生的国军被俘人员,在加入我军后,战斗力和纪律性都很强。不仅仅是对救命恩人的感激之情,日军的残暴使他们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以暴治暴,每一个我军战士都是他们的榜样,野狼团的文化正在潜移默化地渗透到这支刚刚诞生的部队,又有一只狼崽正在孕育中!的确是这样,从南京的腥风血雨中诞生的这支部队,每一个成员都对日本帝国主义有着血海深仇和刻骨的仇恨,杀起日军来格外地残忍,成为未来即将诞生的“南方集团军”的特种部队。现如今,这头狼崽已经孕育成熟呱呱坠地,在倭寇的血肉哺育下将茁壮成长,发育成熟后将会同他的母亲——“野狼团”一样,以百倍的疯狂向侵略者发动无情的,血腥的攻击,直到将侵略者彻底地吞噬。到达雷官集不久,基地司令部下达了组建南方集团军的命令,任命苑永贤为南方集团军司令员,授少将军衔;政委柴聪伟(原华北集团军第2师6旅旅长,由华北集团军派遣,来自未来的战士),授少将军衔;副职以下由司令员和政委任命并授衔。同时给予新成立的南方集团军强有力的支持,派了16架米-8直升运输机长途飞行,运来了足量的抗日-1型系列步兵武器、军装、通讯设备、各种军政训练的教材等等。基地战邪司令员指示,按照华北集团军的标准来装备南方集团军,第一批运送的主要是军用物资,第二批除了军用物资外,还从华北集团军抽调了50名骨干力量加强南方集团军。因此,命令南方集团军尽快开辟出较稳定的根据地,建立机降场和囤积油料,使南北方的物资运输迅速开通。同时,为了配合华北和山西抗日解放区的行动,迟滞敌人大扫荡的人员和物资集结,南方集团军应主动出击,干扰日寇淞沪派遣军抽调到华北作战的行动。在华北大决战开始后,南方集团军乘敌人兵力空虚,发动更大的攻击行动,使日寇首尾不能相顾,可以伺机夺去大中城市。

需要说明的是,米-8“河马”式运输直升机,是前苏联米里设计局研制的一种中型运输直升机,主要性能参数是:巡航时速225公里,实用升限3975米,继航时间46小时。最大航程1200公里。作战半径220公里。最大起飞重量12000公斤,载运量4000公斤或24人。米-8直升机除了正常加油料外,起飞前还需要至少一个小时的充电,在基地的机降场有充电车来完成。但是,为了适应较长距离野战的需要,盘谷基地的航空工程师特地改装了10架直升机,作为加油和充电的两用保障机。这种经过改装的保障机,不仅可以在野外条件下给米-8直升机充电,还可以携带2.5吨航空油料,使米-8直升机的续航能力大大提高。前段时间运送“南京特遣队”出动了8架直升机,其中有4架是这样的保障机,将特遣队送到南京附近后,在特遣队的警戒下,迅速给米-8直升机加油充电,而后迅速返航。16架运送装备的米-8直升机中,有8架是这样的保障机,才使米-8直升机作较长距离的飞行。

整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对经过整编的部队进行军政训练,由于初期人手不够,原来南京特遣队的野狼团的战士,全部担任连以上军官并兼任教官。政治教育十分顺利,在现代化的教学手段面前,使枯燥的政治理论和概念,变成了生动、具体、形象的故事,全军上下都很容易理解和接受。尽管绝大部分都是原国民党军的官兵,经过南京团结战斗和同甘共苦的洗礼,对GCD和八路军有了深刻的认识,在思想深处早已抛弃了国民党,成长进步的速度十分惊人,已经有人提出了要加入GCD的申请,更多的人已经在酝酿中。就连苑永贤司令员也没想到,意识形态差别很大的国民党军人,这么短的时间就接受了GCD的理论思想,追根溯源还得感谢残暴的小日本这个反面教员,是他们给了原本懦弱的中国人反抗的勇气,以及埋葬他们自己的工具,那就是仇恨!军事训练方面贯彻急用先学的原则,重点强化训练二百米内的硬功夫,在最短的时间内缩小同日军的单兵素质的差距,具备同日军直接作战的能力。

在部队整编训练期间,苑永贤司令员接到董良政委的通报,特别纵队已经同延安的GCD取得联系,并且已经正式得到延安的接受和承认。听到这个消息,来自未来的苑永贤激动不已,心里充满了找到家的温暖,从此再也不会感到孤单了,终于融入了中国革命的伟大洪流之中。苑永贤司令员根据自己掌握的历史进程,知道在2月以后,新四军将要克服国民党设置的重重困难,在叶挺军长的领导下正式组建,在南方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同时,他也敏锐地意识到,有可能中央军委将南方两股抗日力量合成一股,必须立即展开行动扩大根据地,为两军合并做好准备。因为国民党和蒋介石的刁难和阻挠,新四军比八路军晚成军了两个月。

1937年8月10日,ZD、ZNL、叶剑英受党中央的委派,从西安乘飞机到达南京,参加国民党的国防会议。会议期间,蒋介石设置了层层障碍,对《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提出了许多无理要求。其中不同意提“民主”,要求一律改为“民用”;不同意提同国民党获得谅解,要求提共赴国难。ZNL当即表示,有的可以研究,有的不能同意。第二天,日本军队对上海发动大规模进攻,侵略者的炮火打到了南京政府统治的心脏地区。蒋介石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迫切需要红军开赴抗日前线。

18日,蒋介石同意发表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任命ZD、彭德怀为正副总指挥的协议。但是,由于双方对部队改编、员额等问题上仍有斗争,上述协议到22日才正式发表。但是,对于红军游击队,蒋介石仍不肯给正式番号,千方百计地想要削弱和控制,甚至采取了“北和南剿”的方针,致使新四军比八路军还迟两个月改编。

1937年7月,ZNL在上海遇到了叶挺,曾经一同出生入死创建了人民军队的战友,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心中百感交加。尤其是叶挺,对于自己在大革命失败后,革命转入低潮时,没有同党在一起感到有些难为情,对ZNL说:“Z副主席,我在革命低潮时离开了GCD,同您和其他同志比我的革命性还差啊,我……”叶挺有些说不下去了。ZNL却安慰着叶挺:“希夷呀,在这个问题上你不要有任何负担,当时的形势的确十分严峻,有很多共产党人甚至背叛了组织,就是坚持下来的同志也有不少动摇过。你毕竟没有背叛组织,现在不是又回来了嘛,大敌当前正是用人之际,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呀!”ZNL十分诚恳地说。叶挺十分感动地说:“谢谢党组织的信任,谢谢Z副主席!不知党组织能分配给我什么工作?”,ZNL同叶挺作了较长时间的谈话,希望他能出山将南方八省,在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时,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斗争的游击队集中起来,组建一支抗日新军,并说明这也是中共中央的意见。叶挺此刻也充满了奔赴抗日前线,要为国杀敌立功的激情,当即痛快地答应下来。末了,ZNL嘱咐叶挺要充分利用自己的影响和身份,多和国民党上层的实力派接触,这样在组建部队的过程中会减少很多阻力。叶挺(1896—1946),字希夷,广东惠阳人。保定军官学校毕业。1922年任孙中山的卫队团营长。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到苏联学习。1925年回国后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团长。1926年北伐战争中,率领独立团在湖北汀泗桥和贺胜桥两次战役中击溃军阀吴佩孚主力,获得了“北伐名将”的声誉,所部被称为“铁军”。北伐军进入武昌后,任二十四师师长兼武汉卫戍司令。1927年8月1日,他与周恩来、贺龙、朱德、刘伯承等一起,发动举世闻名的南昌起义,叶挺在起义中任前敌总指挥和十一军军长,起义军南下到广东潮汕时,因寡不敌众而失败了。同年12月,叶挺与张太雷等领导了震惊中外的广州起义,亦未能成功。广州起义失败后不久,叶挺脱离中共党组织,在海外流亡了十年,失掉了同党的联系。

第二天,叶挺就赶到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找到了当时在上海指挥作战的陈诚,想通过陈诚深得蒋介石信任的关系,做通国民党上层的工作,使组建新四军的工作会更顺利一些。门口值班的军官听说是叶挺不禁十分惊讶,北伐中的名将,号称“铁军”的叶挺独立团,有几个人不知道的?惊讶之余便飞快地去通报了。不一会,一身戎装的陈诚迎了出来,老远就张开双臂满面春风地喊道:“希夷兄我的老同学,哪阵风把你给吹来的!”。在陈诚的办公室里,勤务兵上完茶后退了出去,陈诚端起茶碗,一边用盖子拨着浮茶,一边笑着对叶挺说:“希夷兄不会是专门来看我的吧,我猜定是有什么难处需要老同学帮忙,但说无妨!”。叶挺对陈诚说:“辞修,你我同为保定军官学校同窗,您老兄率领千军万马同日寇作战,好一个叱咤风云的将军!兄弟我却在国难当头闲暇无事,做一个安稳的寓公。”叶挺似乎在发牢骚。“希夷兄无论为人还是能力都在兄弟我之上,如果当年你不同校长分道扬镳,现在统帅的何止千军……,咳!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它了,只要回来就好!但不知希夷兄有什么想法没有?”陈诚很同情叶挺的境地,有心帮他一把。叶挺同陈诚谈了在南方组建新军,并率军同日本鬼子作战,有生之年再为国立功杀敌,并希望老同学助一臂之力。陈诚满口答应过段时间到南京述职,顺便向蒋介石转达叶挺的想法。

陈诚是浙江省青田县人,蒋介石的亲信,保定军校第八期炮兵科毕业。1923年,陈诚入粤军任职,曾经担任孙中山大元帅府警卫。1924年任黄埔军校教官,参加过两次东征。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陈诚指挥的部队成为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在中原大战中任第18军军长,后来又参加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三、四、五次“围剿”,多次被工农红军击溃。全面抗战爆发后,陈诚担任第15集团军总司令和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参加上海抗战。从这段简单的历史中不难看出,陈诚的建议对蒋介石有一定的影响。在陈诚的斡旋下,加上日军加紧进攻上海,威胁南京等地,国民政府才同意同中共中央达成协议。

1937年10月1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南方8省13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

从华北集团军抽调的60余名官兵,苑永贤司令员全部补充到了“血狼团”,使“血狼团”很快具备了较强的战斗力。尽管可能与“野狼团”还有差距,但是,在目前这个地区内却是一流的部队。在部队休整期间也没闲着,根据基地情报部传来的敌情通报,日军淞沪派遣军将抽调4个师团,参加围攻我华北和山西根据地,其中就有南京大屠杀的首恶谷寿夫的第6师团。为了拖延日军集结的速度给我军获得较充分的备战时间,同时在实战中使“血狼团”尽快地成长起来,置其他部队强烈地请战要求于不顾,只是将“血狼团”撒了出来,专门盯着谷寿夫的第6师团,搞得第6师团焦头烂额。最大的一次是在津浦铁路上,袭击了第6师团先行的运送给养弹药的军列,不仅掠夺了大量的粮食和各种弹药,还将津浦铁路炸毁多处,鬼子的工兵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修复。而后,又突袭了几处第6师团的物资集结地,能拿走的全部拿走,拿不走的一律彻底销毁,硬是把第6师团钉在原地动弹不了。在后期由于鬼子加强了防卫,“血狼团”毕竟实战经验不多,产生的伤亡较大。1938年1月26日晚,“血狼团”的一个30余人行动分队,袭击第6师团94联队的油料仓库时,已经进入仓库并将爆炸装置安放完毕正在准备撤退时,这时已经有戒备的大批鬼子闻讯赶来,将油料仓库团团围住,妄图迫使他们投降。劝降的一个鬼子军官和一个汉奸翻译官,被我军击毙在阵地前以后,为了夺回油料仓库,鬼子发动了猖狂地进攻。行动分队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进行了顽强地抵抗,在弹尽援绝后退入仓库内,砸毁了所有的武器并引爆了油库,同逼近的鬼子同归于尽。这次惨烈的战斗造成了鬼子千余人的伤亡,事后鬼子在爆炸现场只找到一块烧掉一半的“血狼团”的标志,以及几个已经变形损毁的微型冲锋枪的零部件,此外一无所得。

1938年1月,中央军委正式发布命令,将新成立的新四军划归南方集团军。想当初新四军成立时,国民政府百般刁难,设置了重重困难,GCD因为要靠国民政府拨军费,也只好忍让再三。八路军特别纵队归属后,GCD的力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再也不用向国民政府祈求军饷了。所以,MZD拥有了盘谷基地和特纵的几个集团军的兵力后,很快地做出了这个决定,别说是军饷,就是“新四军”这个番号要不要都不在乎了,反正八路军要在适当的时候统一进行整编。MZD还提出了调整南方集团军的主要领导人的人选方案,即:苑永贤任司令员,授中将军衔;柴聪伟任政委,授中将军衔;叶挺任副司令员,授中将军衔;周子昆任参谋长,授少将军衔。项英调回太原另有安排,原新四军的部队由集团军统一整编成一个师,师长为陈毅,授少将衔;政委为谭震林,授少将衔;副师长为张云逸,授大校衔。调走项英是MZD了解了未来的发展后做出的决定,并征求了董良和战邪的意见,项英同志是革命立场坚定的老红军,暂时到中央党校学习,准备将来充实东北部队的政工力量。

经过一个多月的整训,部队的综合战斗力有很大提高,苑永贤将已经连续作战一月余的“血狼团”转入休整,将已经憋得嗷嗷叫的其他部队,投入到扩大根据地,破坏日寇集结的战斗中。苑永贤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近日准备同大名鼎鼎的叶挺、陈毅等老前辈会面,共同引领南方的抗战重任,其迫切的心情也只有柴政委等几个来自未来的“老兵”知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