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八九 鬼子来了

梅戈 收藏 2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梁方启等区干部依依不舍地把丁县长送出村,丁洪奎几个人就向九里店南面的大闫村走去。自从大闫村据点被拔掉以后,鬼子无力再在大闫村建立据点,大闫村的老百姓们就在共产党的领导组织下,建立了民主抗日政权,实行了减租减息,抗日斗争的精神高昂。对于这个新建立抗日政权的村庄,丁洪奎非常关注,他对其他干部道:“只要我们建立一个村政权,我们就要让它成为一个抗日的堡垒,就要让它为抗日出一份力,就不能让它再为敌人服务!”所以大闫村据点打下后,丁洪奎花在大闫村的精力非常大,三天两头去检查布置工作,及时发现纠正大闫村干部在工作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所以丁洪奎象在其它村庄一样,在大闫村、小闫村等村庄很受老百姓的拥戴,一些年轻人都叫他“伯伯县长”。

从九里店村出来,丁洪奎更觉得干劲十足,他对警卫员小马等几个人道:“如果咱们县、咱们根据地都象九里店村这个样,敌人来了就占不到什么便宜了!他们抢不到粮食等物资,他们的战争就进行不下了,那样胜利就是我们的了!”

小马笑着道:“那您更得注意休息,不然怎么领着我们打鬼子?!”

两名通信员听了小马的话也都连声说是,几个人说说笑笑就走出了有二里地。小马猛一抬头,突然失声叫道:“丁县长,不好,鬼子来啦!”

小马这一叫,把其余三个人都吓了一跳,丁洪奎一抬头,只见从远处的公路边黑压压、黄乎乎足有一、两千鬼子兵悄无声息地扑了过来,不用问,敌人这是去偷袭九里店的,丁洪奎刷地拔出手枪,一名通信员着急地问道:“丁县长,这么多鬼子,咱们怎么办?”

丁洪奎眼睛一瞪,牙一咬道:“怎么办?打吧!敌人已经离的我们这么近,我们再回去通知九里店的乡亲们肯定来不及了,咱们进村,敌人肯定也追上来了,打吧!枪声一响,九里店的乡亲们就会有了准备下了地道!”

小马这时也抽出了自己的手枪,一边找可以掩护的地方,一边对丁洪奎几个人喊道:“丁县长,你们快走,我来掩护你们!”说完,他扑到一棵大树后头,子弹顶上了膛。

丁洪奎叫道:“不行,你一个人连一分钟也顶不住,敌人很快就会把你包围,我们一起打!”丁洪奎边说边蹲到一块大石头后头,对着冲过来的鬼子兵就扣动了扳机。那两名通信员也明白现在到了生死关头,想着这么些年跟随着这位老县长没少受他的教育,现在自己几个人是否能在这里顶住一会儿是有关九里店村上千百姓的生死大事,两个人也毫不犹豫地各找掩体,对着冲上来的鬼子兵射击起来。报警的枪声顿时轰响起来。

这冲上来的上千鬼子,本想利用早晨大家都有些懈怠的时机对九里店村发动偷袭,一举打掉这个在本县很有影响力的村庄,给其余的村庄点儿颜色看看,没想到眼看偷袭就要成功,偏被丁县长他们遇见发现,偷袭立刻就泡汤了,带队的大岛联队长气的一声令下,疯狂的日本兵立刻嗷、嗷叫着冲上来,那些带路的汉奸也跟着喊:“八路,快投降,不然的话,大日本皇军杀你们一个鸡犬不留,快投降!投降免死!”

丁洪奎骂了声:“败类!”一梭子子弹打过去,五、六名鬼子和汉奸栽倒在了地上。

鬼子们知道现在偷袭不成了,急于消灭这几名八路军好去包围九里店,几挺轻、重机枪对着丁洪奎几个人哒哒哒、咕咕咕疯狂地射击过来。丁洪奎看着眼前的形势,知道今天要想杀出去是比登天,等待自己几个人的命运就是革命牺牲,想到这里,他利用敌人还没冲上来,把身上带的文件掏出来,划着火柴,躲在大石头后面烧了起来。

鬼子们狂叫着冲上来,小马刚一探身要射击,鬼子们的枪一通乱射,年轻的小马牺牲了。

看着小马中弹牺牲了,丁洪奎叫着小马,叫着这儿子般的战友,对着鬼子们是连连射击。

这场战斗太不成比例了,四名抗日勇士对一千多鬼子兵,还没到两分钟,又一名通信员被从三面包抄上来的鬼子兵打死了。丁洪奎这时已经负了伤,额头上的血不停地流下来,剩下的那名通信员一边射击着,一边叫道:“县长,您快走,我掩护!”

丁洪奎望着那些呀、呀叫着,已经把自己两个人完全包围住了日本兵,对通信员叫道:“这是我们为抗日流血牺牲的时候,我们决不能走,我们在这里多脱住敌人一分钟,就为村里的老乡们都赢得一分钟的时间,打啊!”丁洪奎喊完,把自己带的两颗手榴弹全掏了出来,拉出拉线,他猛地站起来,对着冲上来,离自己只有不到三十米的日本兵猛地投了过去,爆炸声中,七、八名鬼子飞上了天。

这时鬼子们掩护冲锋的机枪已经不打了,丁洪奎举起枪,对着冲上来的鬼子兵用力一扣,枪膛里啪地发出一声空响,子弹已经打光了。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别的,一声怒吼,他把手里的手枪照着大石头上啪地一摔,飞身一跃,他跳到牺牲了的通信员身边,拾起了他的步枪。

几名鬼子兵冲上来,没等丁洪奎站起身,几把刺刀已经刺进了他的身体。丁洪奎大吼一声,握紧枪杆,不待敌人的刺刀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他枪托冲前,呼地向一名鬼子兵的头上砸去,顿时把这鬼子兵砸的脑浆迸裂,砸断的枪托也飞了出去。

几名没死的日本兵被这老人的神勇吓傻了,他们忘记把自己的刺刀拔出来,就那么握着自己的步枪愣愣地站着看着,而丁洪奎浑身是血,虽然已经牺牲,却被几名鬼子兵的步枪支架着,仿佛仍在继续战斗。

那最后一名通信员打光了自己步枪里的子弹,和冲上来的一名鬼子兵扭打在一起。

又一名日本兵冲上来,趁这名通信员无力对付自己,绕到他的身后,对准他的后心就是狠狠的一刺刀,这名通信员啊的一声叫,手一松,松开了身下鬼子兵的脖子,身子一歪,也牺牲在这抗日的烽火岁月里。

一名鬼子大队长跑上来,看了看这四名八路军,指挥刀一举,啊的一声叫,鬼子兵们呐喊着向九里店扑去,机枪重又响了起来。


刚刚送走丁洪奎,梁方启等干部才回到区政府,村南就响起了枪声,而且很快就变得很激烈,梁方启一听,枪声里还有鬼子的轻、重机枪声,他叫了声:“不好,肯定是大队鬼子来扫荡了,而且人数不少!大家赶快准备,组织老乡们下地道!”

干部们蜂拥着出去组织老乡们下地道,村南的哨兵跑来了,气喘嘘嘘报告道:“村南来了无数的日本兵,看样子是和丁县长他们打起来了,听枪声是丁县长他们先开的枪!”

梁方启啊的叫了一声,叫道:“肖顺,快组织区小队营救丁县长他们,肯定是丁县长他们为了给咱们报警才和鬼子们开的枪,咱们一定要把丁县长他们救下来!”

肖顺在院里应着是,梁方启也抽出了自己的枪。

区小队很快集合完毕,梁方启和肖顺带着他们就向村南扑去。此时的九里店,大人喊,小孩叫,各家的人们都在互相喊叫招呼着下地道,村、区干部们也是紧忙着组织大家下地道。

区小队才跑到村南头,鬼子们已经解决了和丁洪奎他们的战斗,蜂拥着向九里店包围上来。梁方启心头一沉,感觉到丁县长他们是凶多吉少,但现在他顾不过来这件事了,敌人已经冲到离村边只有半里多地的地方,他迅速对肖顺道:“快,队伍散开,阻止敌人的进攻!”

“是!”肖顺答应着,指挥区小队迅速进入村头的工事,枪声随之响了起来。


听着越响越近、由远而近的枪声,周淑芬虽然心里急得象着了火似的,可她表面上还是很平静,脸上依然挂着往日的微笑。看着周淑芬不慌不忙地组织大家下地道,本来有些着急了的老乡们也安静了下来,周淑芬笑着对大家道:“大叔大伯大婶们,兄弟姐妹们,外面有区小队和民兵,鬼子不会很快冲进来,大家别急,更别挤,这样反而会下的更快些!”

听着周淑芬的话,老乡们不那么急了,周淑芬继续组织大家道:“乡亲们,咱们别急,先让老人和孩子们下去,年轻人手脚利落,万一鬼子们来了,咱们还能抵挡一下!”

老乡们边往地道里下,边有人应道:“是啊!咱们不能让鬼子就这么轻易地把村子占了!”

周淑芬帮一位大娘递下包袱,边对大家道:“抵抗是抵抗,但咱们也不能做无畏的牺牲,咱们手里武器有限,能不打就不打,只有咱们有人,终究会把鬼子赶出去!”

老乡们一边连连称着是,一边往地道里走,眼看着人不多了,村里也开始零零散散地响起了枪声。周淑芬擦了把汗,真想把身上的棉衣脱了,但眼看着屋里还有十来名老乡,街上也响了枪,她只好擦了擦汗,继续指挥大家往地道里钻。

好容易老乡们全下了地道,村里的枪声也响得很密集了,周淑芬屋里屋外看了看,没落下什么贵重的东西,她就也准备跳下洞去,就在这时,只听得一阵脚步声响,赵翠兰气喘呼呼、一脸慌张地跑进了院子。她一跑进院子,就直接奔向靠在墙根儿的梯子,看那意思是想爬过梯子跳到隔壁院子去。周淑芬觉得很奇怪,赵翠兰知道这里有地道啊!怎么不进来下地道却向隔壁跑,看她跑的那么急,是不是有人追她?周淑芬立刻拔出区里发给她的小手枪,想张嘴把赵翠兰喊进来,可还没等她喊,赵翠兰也还没跑进来几步,一名身高马大的鬼子兵提着上了刺刀的枪脚跟脚地追着赵翠兰跑进来,嘴里还叽哩呱啦地叫着,一脸的淫荡。

赵翠兰扑到梯子前,噌噌噌地向上就爬,可她刚手够到墙头,鬼子兵已经追到梯子前,他嘴里叫着,把手里的步枪往地上一扔,伸手就攥住了赵翠兰的脚脖子,使劲往下就拉。赵翠兰扒着墙头,也使劲想挣脱鬼子的手,两个人都开始用力。毕竟鬼子兵的力气大些,三拽两拽,赵翠兰也不得使力,被鬼子从墙头拽了下来,梯子也随之倒了下来。

鬼子兵看赵翠兰摔了下来,哈哈笑着扑上去,一下子就扑到赵翠兰的身上,开始撕扯赵翠兰的衣服。赵翠兰和鬼子撕打着,一边打还一边骂,可鬼子依旧淫笑着,想制服赵翠兰。

屋里的周淑芬看赵翠兰和鬼子在院里激烈地撕打着,而这个鬼子进来后,后面也没跟着其他鬼子,她立刻把手里的手枪插在腰里,用眼睛在屋里一扫,眼睛顿时一亮,扑到门背后,抄了那根碗口粗细的顶门栓,飞奔着冲向院里。

此时那名鬼子兵正骑在赵翠兰的身上,听见脚步声响,他猛一抬头,看见周淑芬举着一根木棒向自己扑来,淫笑着说了句日语,周淑芬当然没听明白,但也知道不是好话,她顾不得想这些,举起顶门栓照着鬼子兵头上就砸。鬼子笑着,嗖的爬起身,闪过周淑芬砸过来的顶门栓,一挺身就向周淑芬扑去。

周淑芬本是使尽全身的力气,这一下子没砸到人,身子就是一踉跄,鬼子一借势,一下子就把周淑芬扑倒了,两个人立刻在地上扭打起来,而这名鬼子仗着自己人高马大的优势,三下两下就把周淑芬摁在地上,狞笑着去撕扯周淑芬的衣服。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