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8/


魔狼的凶狠激起了江涛的怒意,刚才要不是及时开枪,说不定现在他就挂了。

不过他深知现在正处在危险当中,稍有不慎随时会丧命于此。眼前的魔狼虽然由于刚才一击变得虚弱很多,不过谁知道它还有没有杀招。

江涛握紧枪,仔细观察着魔狼的一举一动,看看能否找出什么破绽。

相持一久,魔狼“焦虑地”看着江涛,突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草丛。

江涛将魔狼这一奇怪的举动看在眼里,疑惑地看了看那草丛,草丛很深,从江涛的角度来看什么也发现不了。不过那草丛中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魔狼关注,江涛心里在想,孰不知他刚才的举动已经被魔狼瞧在眼里。

魔狼发出呜呜的叫声,龇牙咧嘴,全身毛发竖起,再度朝江涛扑过来。

这次魔狼显然是全力出击,当江涛听见那破空声,只觉一道光影在他眼前一闪而过,魔狼闪电般袭中了他。

此次显然没有上两次那么幸运,江涛的迷彩军服顿时被抓开几道裂缝,几道深深的爪痕留在了他的身上。

鲜血很快就冒出,江涛立马从地上爬起,他的血性也被魔狼的攻击激起,虎吼一声,江涛端起枪来对准魔狼就是一阵扫射。

当子弹向魔狼射去,却出现奇怪的一幕,子弹只是打中魔狼留下的几道残影,而魔狼凭借它风一般的速度躲过子弹跑到了一边。

子弹很快就消耗完毕,江涛索性丢下M-17,从裤脚抽出一把军用匕首,向魔狼扑去。

魔狼也是毫不畏惧,朝江涛迎去。

一人一狼缠斗在一起。江涛充分发挥自己在部队学的搏击之术,闪着寒光的匕首一次次向魔狼的颈脖、肚子等关键部位劈去。

不过魔狼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江涛的匕首不仅没有给它造成任何伤害,反而他自己被魔狼在身上再添上了数道伤痕。

越来越多的鲜血让江涛看起来十分的可怕,而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让他的潜力也开始发挥出来,他浑然不顾身上的伤势,挥舞着的匕首一次次贴近魔狼的身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魔狼也开始体力不支了,行动的速度越来越慢,一个不小心,胸腹上就给江涛划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顿时喷了出来。

大量失血显然给魔狼造成重大伤害,它呜的一声趴在了地上,看了一眼一边的草丛后,两眼立即求饶般地看着江涛。

江涛被魔狼吓了一跳,他可没见过有动物有它如此人性化的眼神。心下一软,手中的匕首没有向魔狼扎去。

他此刻也感觉到有点精疲力倦,刚才的一战让他透支了大量的体力,现在他几乎都站不稳了。这时突然冒出一股气流涌向他的四肢百骸,江涛舒服得几乎要呻吟出声,感觉一下,气力好像恢复了很多。

“难道是无名功法起的作用。”江涛心里忍不住一阵嘀咕,他实在想不出用什么可以来解释他目前所遭遇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