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三卷 第二章 风波 小小青蛇

kook123ko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一胖一瘦两个身影将袁承志搀扶住,袁小琪边用纸巾帮袁承志擦血,边对刘龙等人问道:“你们干吗把我哥打成这样儿?”

刘龙笑道:“你哥欠我们钱,你不知道吗?”

袁小琪瞪道:“欠钱就还钱,你们用得着打我哥吗?欠多少?我帮我哥还。”

刘龙继续道:“有钱还就好。袁承志总共欠了我们两千万。边本带利。”袁小琪听得大惊失色。

袁承志身体一挣道:“龙哥,你算错了吧?我总共才借了你们一千二百万,这才五个月,怎么变成二千万了?”

刘龙骂道:“你他妈的以为老子是银行吗?什么表情?明明知道是高利贷,没能力还借个屁啊!”

袁承志狡辩道:“可也不可能五个月利息就长了八百万吧?”刘龙手一扬道:“眼镜,给他仔细算算?道上的规矩,高利贷利息是往上翻的,不是一加一往上加。”

刘龙身后走出一个带黑色眼镜的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计算器道:“今年四月你在辉利赌场借了我们三百万高利贷,利息六分。四月份又借两百万————”外号眼镜的人边说边在计算器上按几下,两面三刀分钟算下来,袁承志总共欠了两千零三万,刘龙已经去掉零头儿的三万了。袁承志听得目瞪口呆,好像难以相信似的。

袁小琪慌道:“哥,你怎么借他们这么多钱?大嫂知道吗?”

刘龙笔道:“你哥在赌场输红了眼,就找上了我们,小妞,到底有没有钱?我们可要带人走了?”

袁小琪忙伸 拦着道:“再等几天,我们把房子和公司都卖了还你们。”

刘龙嘲笑道:“就你哥那个小公司能值几个钱?我再等几天怕是连你们的影子也摸不着了。”

袁小琪急道:“不够等我毕业了帮你们打工好了。”

“哦!还是个学生妹?你哪儿读书?”刘龙玩味儿的看着袁小琪,一付考虑的神色。

见稳了下来。袁小琪平静的道:“我是复日大学零五届生命工程系的。还有两年就毕业了。”

刘龙身后的手下怪笑了起来。其中一人调笑道:“生命工程的呢?学什么的?不会是那个吧?呵呵呵呵。大学里还有专门教生小孩儿的?干脆让我们教你好了,不用学费的,哈——”

袁小琪气得粉脸通红。瞪着杏目骂道:“下流!”

刘龙单手托着下巴,双眼带着淫笑的看着袁小琪道:“这个主意不错。你就别回学校了,刚好听说小刀夜总会里最近缺少清丽的货色,你就到他那儿去做好了。不用等两年了。带走!”

一直默不作声的胖女孩这时道:“你们怎么这么坏?”过来要拉袁小琪的人见胖女孩挡路。不禁骂道:“肥婆,滚开,信不信老子让你放血?”

胖女孩力气挺大的,一把将人推了一个踉跄道:“你们要是再敢靠前来,我就报警了?”

被推得差点倒下去的人恶狠狠的抽出随身的砍刀骂道:“妈的,死肥婆,居然敢推老子?”

胖女孩吓得后退了一步,紧张的道:“你们敢故意伤人?你们不怕派出所的人抓你们?”

提着刀的人两眼冒着凶光的道:“老子的老老大跟公安局长是铁杆儿的哥们儿。死肥婆!”说着举刀就劈。

我刚准备将手晨的杯子扔出去阻止他行凶,刘龙眼急手快的一巴掌拍在抽刀的人后脑勺骂道:“妈的,老子带你们出来是来收债的,不是来砍人。把刀收起来。”

提刀的人慑慑的收起刀道:“龙哥!这肥婆欠砍。”

刘龙又拍了他一下骂道:“妈的,老大让你们跟着老子,是让你们学斯文点儿。不要动不动就砍人。妈的,快一个月了,还是狗改不了吃屎。站一边儿去,学着点,要先理后兵。”接着又对袁小琪道:“小妞,你是自已跟老子走,还是要老子动手?妈的两年后老子早不管这块儿了,哪有闲功夫找你?不就是破层膜吗?你又不少什么?还天天爽个够?假正经什么?结了婚不还是要让男人搞吗?”袁小琪气得说不出话来。

胖女孩愤怒的看着刘龙等人道:“你们这些人真是下流无耻之极,快走,不然我放蛇咬你们!”一条拇指粗细半尺长的小青蛇游离在胖女孩的手臂上,吐着红色的小舌头,微抬着蛇头警惕的看着刘龙等人。

“好漂亮的小青蛇哦!”湘兰好奇不已的看着胖女孩手臂上的小青蛇。只见这条小青蛇浑身淡青色,泛着点点的花白,蛇头尖尖的,眼睛是红色的,舌头也是红色的。如果它不动的话,别人还以为是玩具店的塑料蛇呢。说实话,这条小青蛇实在是好看,一付人畜无害的样子,委实很可爱。很是受女孩子的喜欢。

胖女孩用敌意的眼神看了我们一眼,又回头看向刘龙等人。刘龙的手下嘻笑道:“这肥妞拿条小蛇吓我们。我好怕怕哦!”

“这蛇真的假的,它能不能咬人啊?”

“你上去摸摸不就知道了?呵呵。”

“好久没吃蛇肉了,这条小蛇怕还是刚从蛋里钻出来的吧?还不够塞牙缝的。”

————

刘龙没好气的道:“八婆,你拿条小蛇出来吓唬谁啊?老子连枪子儿都尝过,还会在乎一条一小蛇?闪一边儿去,别叽叽歪歪的。老子时间紧得很,没时间陪你玩。”

胖女孩沉声道:“别怪我没提醒,我的小青是变种蛇,学名‘两步倒’,被它咬了,要是没解药活不过十分钟。就是急时解毒,你也得在床上躺上半个月的。”

刘龙哈哈大笑着道:“就它,老子当年浑身中了七八枪,也没见在床上躺过一个星期的。”

“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放蛇了!”刘龙根本就不相信,也没有人相信。都以为是胖女孩骗人的,一齐往前逼近了一步,突然胖女孩手臂上的小青蛇不见了。

“哎哟!”

“麻”

“它咬——”

有人过话也没来得急说,只是觉悟得手臂上被什么东西叮了一口,呼吸一下的时间。被咬的地方就整个麻木了。刘龙和几个手下一个接一个的往地上倒去。一眨眼的时间,小青蛇又回到了胖女孩的手臂上。胖女孩不知从哪摸了一粒小米般大的白色药丸伸到小青嘴边,小青蛇的舌头一卷,药丸就不见了。

素如忍不住道:“好毒!”

“好快!”湘兰也跟着道。袁小琪兄妹俩也有些目瞪口呆。大家都以为胖女孩是骗人的。没想到是真的。我清楚的看到小青蛇从胖女孩的手臂上弹射而出,从刘龙等人的手臂上闪过又回来。整个过程快如闪闪电。就是我在不防备的情况下,也会被小青蛇咬中,看得我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这女孩子是谁?我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能伤到我的东西,让我的自信不觉间一下子降了下来。看来这天下奇人异士挺多的,小小一个上海,就让我碰上了好几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虽然已经达到了先天之境,也不敢再自夸了,谁知道以后还会碰上什么样的高手呢?那些真正的高人都是隐迹在人群之中,不显山不露水的,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他们,被偷袭一下,少不得一阵麻烦,人还是不要太自满了。

“你们无怨无故的坐在小琪家里,也不是好人。”胖女孩瞪着我们道。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条青影就朝我们射来,我一下子就想到是胖女孩的小青蛇,。来不及多想,看准小青蛇的身影。我闪电般出手,手指准确的夹住了小青蛇的蛇头。

这时我才发觉这小青蛇的不简单,不但剧毒无比,快如闪电,而且这力量也不小。它紧紧箍在我的手背上。我感觉它的力道能将人的骨骼缠断。

这回换胖女孩惊讶了。湘兰一点儿也不怕小青蛇,还伸出小手在蛇身上抚摸道:“哇!小青蛇身上干干的,一点儿也不滑腻,还有凸凹纹呢?姐姐,你快摸摸看?“

素如也伸出了好奇的手。“哇!好紧啊。拉不动呢?”

湘兰高兴的道。我笑着道:“听说越毒的蛇,它的胆也越珍贵。我们取出来泡酒喝?”

“不要!”胖女孩尖叫一声道:“快放手,我的小青快被你掐死了”

这时小青蛇已经开始“兹兹”的叫了。我笑着道:“你干吗放蛇咬我们?”胖女孩反问道:“那你们干吗坐在小琪家里?”

“这房子我们已经买下来了。什么小琪家?”

胖女孩疑惑的看着袁承志。袁承志点点头道:“我已经把别墅卖给李先生了,只是刚好刘龙他们找上门。”

胖女孩焦急的道:“既然是误会,你还不放手?”

湘兰道:“不行,如果不是我哥哥厉害,我们不也被小青蛇咬了?”

“这不是没咬到吗?”湘兰哼了一声不理会。胖女孩哀求着道:“那你要怎样才放了我的小青?”

湘兰笑道:“除非你告诉我们这小青蛇哪儿能抓到?还要教我们怎么让它听话!”

没想湘兰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胖女孩无奈的道:“小青是我从小培育出来的。野生的没有这个品种,致于让小青听话,只要经常喂它一种从罂粟中特别提练出来的无毒药丸,这种提练的药丸很能让它上瘾,但又不会伤害它。再经过至少五年以上的特殊训练就行了。”

湘兰失望的看了我一眼,不舍的看着我手中的小青蛇道:“那怎么办?我们好像太吃亏了啊?”

素如“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湘兰道:“兰兰,难不成你还想强占了人家的小青?小心它咬你哦?”

湘兰摇着我道:“哥哥,小青好漂亮的哦?又这么厉害,你看看有什么办法能让小青听我的话?我好喜欢小青的。”

看着胖女孩一脸的紧张,我松开手,小青蛇“唰”的一声消失在我手上,一下子就射到胖女孩的腰畔。穿了进去。连胖女孩要喂它的药丸也不要了,看来吓得不轻。湘兰惊讶一声,埋怨的道:“哥哥,你怎么把小青放了?我还没玩儿够呢?”

我笑着道:“再漂亮也只是一条蛇。你难道一点儿也不怕?”

湘兰缩进我怀里道:“人家都有不怕,我干怕害怕?”说着还拿眼睛往胖女孩身上看。

素如突然道:“老公,这些人死在家里,以后还怎么住呀?”

胖女孩连忙从身上掏出一根泛着黑光的小针,在刘龙十几人的四肢上一人扎了四针道:“他们不会死了,只是要昏迷半个月主没事了,你不不用担心。”

我点了点头,站起来一手一个提着他们往外走,将十人扔在离别墅五、六米远的地方。我就掏出手机给医院打了个电话才加来。

回来的时候袁承志还呆呆的坐着。我奇怪的道:“你还不快逃?说不定刘龙他们不止这十几人呢?”

袁承志一下子清楚赤来道:“李先生,谢谢你,我走了以后肯定要给你添麻烦了。”

我听得一愣,没想到袁承志会这么说的,我笑着道:“没事,我并不怕他们。到是你,最好现在就躲到外地去重新发展。只要别让他们找到你就行。你在上海还有个公司吧。马上找人转掉,这些人并不是说占了你的公司就能占了的。”

袁承志听得惊喜的连连点头,也不顾我们在旁边。摸出手机就联系了起来。我也没心思听。

客厅里湘兰素如一块,袁小琪和胖女孩一块。互相间聊着,看到我回来,都停了下来。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彼此的名字。还是胖女孩先打招呼道:“我也是零五届生命工程系,我电阮娴。她叫袁琪,我们是同班同宿舍的好朋友。我们还不认识你呢。”

湘兰喊道:“我们也是复日大学的,今年才来的新生,我们是历史考古系的。我叫王湘兰,我哥哥叫李诗涌,姐姐叫林素如。”

也许是女孩子比较好交朋友,四人挤在一起“叽叽喳喳”起来,我只能无聊的旁听,插不上话。湘兰最活跃了,话也是最多的。不过我相信她也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素如在旁边随便说上几句,袁琪比较内向,大多时间都是当听众。只有阮娴很能说。四人间基本是她跟湘兰在聊,而且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让人百听不厌,觉得听她说话是一种享受。

性格内向的女孩子很能难交到知心朋友,也许是知道自已马上就要离开了,袁琪脸上充满淡淡的忧郁和不舍,只是不善于表达。袁承志一会儿一个电话的打。

半个多小时,终于联系完了。走到我面前鞠了一个躬道:“李先生,谢谢你的提醒了。我们马上就要走了。我打算到北京去发展,到了那边我会经常跟你联系的。以后到了北京,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别客气。尽管说。”

我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很少需要人帮忙的,你就当认识我就行了,到了北京,不要再赌了。这欠是个教训。到是你要好好感谢阮娴的。若不是她,你不用想也知道后果吧?”

袁承志点点头道:“李先生说的是,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不管你当不当我是朋友,我还是会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谢谢!”

老实说袁承志这人还是挺不错的。只是沾上赌,才有这种背景离乡的后果,希望他到北京能把赌戒掉吧!送他们三人出门的时候。,刚好一溜的救护车也来了。后面还拖着一辆警车。

我并没有报警,但是无原无故的突然昏迷了十几个人,民警怎么能不管不问呢。来了以后又发现昏倒的人又带了凶器,这里可是市区豪华别墅区。影响可大可小,搞得小区保安也来了,物业经理也来了,我点头让袁承志赶紧走。不然又是麻烦。

作为离事发现场最近的房主,民警当然会来敲门。我只解释说这些人本来是来找前房主的,没找着就走了,之后的事就不知道了,假装不经意间发现他们被蛇咬的伤口,于是事情就顺理成章了。物业经理慌忙的解释小区没有蛇虫之类的东西,可伤口摆在眼前,还是引起了一阵恐慌。

坐在客厅里,湘兰兀自偷笑着,尤其是想到那务业经理夸张的苦脸,晃了民警还不算什么。湘兰跟着我这么久了,已经慢慢变得藐视执法人员了。

如今住的地方也有了,时间也有了,我该想想替素如报仇的事了。素如虽然不说,可手中已经雕出了十几支燕子镖,也能看得出来。我的老婆吃这么大的亏,哪能就这么算了的。可上海这么大,还真不容易找出这么几个人,最怕打草惊蛇,让他们跑了,到时更找不到人。

不用找房子了,这一下闲下来,没想到我还没提出报仇的事,湘兰到是先提了起来。“姐姐,你背上的伤什么时候能好呀?我都等不急想揍那两个坏老头儿了。”

素如顿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平静的道:“老公决定什么时候去好了。反正远扬集团跑不了。”湘兰兴奋的道:“太好了,哥哥说今天去。”

我莫明其妙的道:“我什么时候说了今天啦?”看着素如期待的眼神,我连忙道:“等素如伤好了就去。”

湘兰可不放过我。“哥哥,我们今天就去好不好?反正姐姐伤好不好也没关系。姐姐现在可打不过我了。哈哈哈。我的功力终于赶上姐姐了。”

我笑着道:“你这个小调皮,想赶上如如,这辈子别想了,等素如身上的经脉恢复活力,我就帮素如把功力补回来,你吗!只能自已勤修苦炼了。”

湘兰大声道:“不好,我也要补!”素如疑惑的道:“老公,我失去的功力真的还能再补回来?”

我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可行,我们练武之人的丹田里是固定的。功力深厚是由经脉决定的,而丹田里的这个真气呢?应该是由我们大脑的意识决定的,你已经习惯了原来的真气量,只是经脉委缩了,一时承受不了过大的真气,等我们双修时我再慢慢滋润你体内的经脉,相信不用多久,你的经脉又会恢复到以前的宽度。而且我已经能随意改变自已真气的特气,到时模仿成你的真气注入你的丹田,你的功力不就又跟以前一样了吗!”

素如的思想有些转不过弯来,听我说的头头是道,不禁也有些信心了。

湘兰喊道:“哥哥,我也要你帮我使用‘灌顶大法’传功。”我听到湘兰的新名词,不禁有些失笑,不过到也贴切切。

我笑着道:“小丫头,又想偷懒了。以前我不是试过?我的真气留在你丹田里,你就走火入魔。”

湘兰撅着嘴道:“我不管,哥哥偏心。以前什么时候给我使过‘灌顶大法’了。”

湘兰的吵闹让我一阵头疼,“湘兰,你忘了,你有了气感的那天我不是输了一道真气到你的丹田里,当时你就走火入魔。若不是我反就快,你就瘫痪在床上不能动了。”

湘兰疑惑的道:“是吗?可电视里的‘灌顶大法’都是从头上开始的呀?”

我郁闷的道:“那电视里的你也信?这不明摆着是假的吗?”

湘兰失望的“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我又道:“不过呢!只要你经常跟我双修,一天顶得上别人辛苦修练五天的功力,你想想,一天等于五天,一年就是五年,用不了十几年,不就成了绝顶高手了吗!”湘兰听得一阵兴奋,开始憧憬起自已以后成了绝顶高手要怎么怎么样了。

我搂住素如笑道:“湘兰还有些孩子气,有时她的话是随口乱说的,你不用放在心上,不是我不想传功给她,是不敢冒然动手怕她又走火入魔,其实我也是能模仿湘兰的真气特性。只是她的意识跟不上进度,突然而来的真气跟本控制不了。你就不同了。你的意识已经经过一步步的提升,是不是老是感觉眼高手低,动作跟不上意识,打个比方吧。比如说湘兰全力的向你打一拳,你明明感觉能够非常轻松的闪开,可是让你认为已经闪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身体体只是跨了一步还是没有闪开而已。这就是意识与动作不一至的情况。”

素如愣了一下,马上点起了头,表示我说的情况是真的,我继续道:“这种情况我早就有了,只是已经习惯了。在我的理解,修炼真气贯通经络,调理阴阳,强化肌体以外,增智开脑也很重要。因为我们的真气都是通过大脑意识自我引导产生的。真气越多,我们意识也就越强大。你现在知道意识的地位了吧?我们跟普通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不是因为真气,而是我们的意识比他们强、快。所以他们的动作在我们眼里犹如蜗牛爬一样慢。真气只是让我们的动作能跟得上意识而已。”

湘兰缩在我另一边臂弯里道:“天下武学无坚不催,唯快不破。”

我和素如齐齐一愣。大笑了起来。湘兰不明白我们笑的意思,疑惑的道:“哥哥,难道我说错了吗?电视里就这么说的。”

我笑着道:“你说的很对,不过以后不准再学电视里的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