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眼中的日本

wcm008802 收藏 1 358
导读:努尔哈赤眼中的日本

1589年在中、日、朝三国关系史上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年份。迫于1587年以来日本不断的压力,1589年朝鲜政府派遣“通信使”赴日本大阪,标志着日朝不平等关系的所谓“通信交邻”的外交模式以此为发端。中国明政府在朝鲜的宗主国地位在遭遇日本挑战之际,来自另一方面的满清的威胁力量也在蕴集之中了。1589年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女真五部,明政府以努尔哈赤“为建州卫都督佥事”。满清的崛起引发朝鲜国内对北方边境安全的忧虑,该年朝鲜政府收到的关于努尔哈赤“自中称王”、“桀骜之状”的边关报告书中,已有“在我阴雨之备,不可不预”之说。


万历二十年(1592)日本丰臣秀吉侵朝,引发了明、日、朝三国在朝鲜半岛长达数年的军事及政治外交的角逐,此际正在半岛外北侧继续其统一事业的努尔哈赤并未完全置身于局外。当年夏,首批援朝明军在平壤受挫退回国内,明政府为援朝抗日事举棋不定,八月第二次赴北京朝贡的努尔哈赤致书明兵部尚书石星,说:“(建州)与朝鲜界限相连。今朝鲜既被倭奴侵夺,日后必犯建州”,并声称“待严冬冰合,即便渡江征杀倭奴。” 当时努尔哈赤统一女真诸部的事业正遭遇扈伦四部的严峻挑战,1592年满清是否具备干预朝鲜事态的能力是有疑问的。不过努尔哈赤出兵干预的意向引起朝鲜政府的惊恐,以及1592年秋明政府与日本的首次和议中已经出现“北虏唵哒之事”,5都说明崛兴中的满清已作为独立的政治军事力量,在东亚国际政局中发生了潜在的影响作用。随着努尔哈赤统一女真事业的发展,这一影响作用也必然地趋于加强。首先,1593年后努尔哈赤在战场上对女真扈伦诸部的胜利,震慑了明政府,“辽东将官辈深以东鞑子为忧”,6从而制约了明政府在朝鲜问题上的立场。另外,1593年后毗邻朝鲜而居的女真长白山诸部相继被纳入努尔哈赤的统治之下,这为努尔哈赤借助边境争端打开满清及朝鲜政府间的交通关系提供了合理的机缘。1595年秋四十名女真部落民越境入朝鲜渭原地方采参遇害,努尔哈赤借机向朝鲜施加军事及外交的压力,成功地迫使朝鲜政府向满清派出了使节。该事件不但严重地干扰了明政府解决朝鲜问题的进程,而且进一步离间了原已在对日立场上不和谐的朝明双方的关系。1596年明政府官员就遣使满清事指斥朝鲜政府,谓:“北边一带,方有鞑虏声息,自救不暇,遑恤他乎。你国则使练兵马而不肯,使备粮草而亦不肯,不能自强,使天使为你而征倭奴,又为你而却建夷耶?” 从中可见满清的崛起对1590年代朝鲜问题的解决发生影响的程度。


在客观上对朝鲜半岛的国际政局产生意义相当复杂的影响作用的同时,满清亦从中获得了有关国际关系,尤其是日本方面的知识和情报。1592年四月日军从南方入侵朝鲜,五月即入汉城,陷开城,抵平壤,朝鲜八道几皆没,七月明政府偏师援攻平壤,不克而返师。朝鲜战局之发展,不但加深了满清关于朝鲜及明的军事实力的认识,更令它对日军的战斗力刮目相看。由于1595、1596年之交朝鲜使者频频出入满清,在“倭奴之性,好兵轻生,耻屈于人,每肆其毒”一类泛泛之论外,努尔哈赤及其高层部属还直接地获取了关于日军在朝鲜战场上成功地大量使用轻型火器——鸟铳的信息。9这样的信息对正汲汲于获取火器的努尔哈赤,意义自然不可小视。此外,1594年前后朝鲜政府借助日军战俘解决与女真东海部落边境争端;1595年面临满清入侵危机,朝鲜政府中更有借重日军战俘沿江布防的动议。11凡此种种,足以令努尔哈赤对日本有更深入、全面的认识。


正因为努尔哈赤对1590年代东亚国际政治关系以及这种关系中的各种力量对比有相当清楚的了解,在1619年明——满清萨尔浒之战前夕,他会产生“朝鲜、日本之兵必来”为敌的疑虑。12应该强调努尔哈赤疑虑的意义并非单纯出于对日本军事力量的认识,还包含对东亚国际政治关系的认识。满清的崛起在“夷”的意义上,不但被明、朝鲜,而且也被日本视作异己力量。1619年努尔哈赤“朝鲜、日本之兵必来”的疑虑,与1637年朝鲜被满清征服后明政府中一度有“天朝已请倭兵,不久当来,荡平此虏”的愿望,实是出于同一认识背景。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