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94.地利人和,必为我用.

7821144 收藏 11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全面战争起于十二月十五日.天京分兵时,就给各地方大员和将领们布置了与战争息息相关得禁烟令.十一月二十九日,我给了YF公使半个月时间撤出鸦片商,但并不是说可以把鸦片和非法利益带走.十二月一日,各省向鸦片商发出强制命令,十二号前交出全部鸦片储备和全部非法所得者,外国商人可以离开清国,本国商人等待接受罚款,但只要今后不再贩卖鸦片,将免于刑事处罚.十二号之后未就范者,不但没收所有,而且不论是外国人清国人,一律以贩毒罪斩首.

其实,禁烟运动我又是在赌,不关YF两国,而是赌E国在新侵占领土上立足未稳,不敢直接和YF狼狈为奸,我的底气是,即便E国与YF联手,充其量也只能使抗战晚胜利两三年.当然,决定与YF开战前,翁同龢向E国公使做出了一定妥协.千方百计使E国给予了所谓谅解,因为E国在鸦片一项上,当时所获利益远没有YF那么大,而翁同龢保证E国商人只要交出部分鸦片和钱财,并在战争中不贩卖鸦片,清国将睁只眼闭只眼.最终代价是一百八十万两白银.

这个交易丧权辱国吗?我承认.但将来利益才是一切,上位者不能像老百姓一样思考.如果E国不顾一切参战,清国所多出地损失可能是一亿两,甚至更多.

至于M国的利益,他们还是先为自己操心吧!

出于两年来,对清廷监国王及其代表的主战派的了解,YF做好了大规模战争的准备,又面对着同样做好战争准备的抗敌解放军,不得不慎重.虽然十二月初时,解放军并没抵达战斗位置.但因YF军队也没调遣完毕,所以,大沽口之战数天后,沿海地带禁烟运动正式展开了,YF侵略军倒表现出了一定[克制],双方只有一些小规模交火,YF遭到不小损失.令其感到很大压力,错误得没有直接开战,还要求本国鸦片商保命为主.当解放军除冯子材将军的第五师因路途遥远,虽日夜兼程,刚刚进广西外,其他各师官兵一一到位时,YF才发觉没能当机立断.但侵略者并不觉得这是个错误,财富就在那儿摆着,早去晚去都一样.何况,打垮清国新式军队更是目的之一呢!

冲突中,虽然解放军系统之外的清军付出代价大得多,但也使人看到了,只要领导者有决心,军队战斗力的低下并不影响抗敌意志.这使我本就有信心到来地抗战胜利更增几分信心.

十二日凌晨,沈葆祯于福州率先大开杀戒.在李秀成部队配合下,四处抓捕鸦片贩子,稍有反抗者即就地斩杀.这样一来,Y国F国M国毒贩自然死伤惨重.因为清国鸦片贩子不敢与军队抗衡,但列强在清之人个个都狂妄惯了,福建浙江又不像广东那样好接到通知.而驻清京公使发来的消息因列强毒贩骄傲成习,远没军队通知那般有效.接着,两江地域也开始抓捕毒贩,行事稳健得曾国藩去了江西,两江由陈玉成监管.这是个一直在战场撕杀地军人啊!手段比沈葆祯更狠辣.两天之后,两地共公开处决二百多个毒贩,没收罪恶财富折银超过四千万两,但大部分是毒品.我早有指令,缴获鸦片要妥善安置,不能销毁.因为......因为我想把鸦片卖回给毒品贩子,为此,我愿意准备三十年.

因直面敌人主力,广东的军事稽毒行动押后到了十四日,解放军赶到阵位才开始.其时,广东的外国鸦片商大多逃到了香港,但只能随身带些珍贵细软,而且不少毒贩在出关时被搜没一空.一省就缴没赃财达三千万两之巨.他妈的,光现银都够打几年仗了.

十四日傍晚,曾国筌下令,将几个罪大恶极,把清国法令不当什么的外国毒贩处斩.Y国驻广州领事想阻挠,却是两支火枪对准了他胸口.曾国筌则当面怒斥Y国领事:"谁敢再到大清贩毒,那就时刻准备着脑袋搬家.我们监国王万岁说了,就是你们公使敢贩毒,那他就不是公使,只是毒贩,一样得到那台子上等着被砍头."

"战争,你们这是蓄意挑起战争!"Y国领事大喊大叫着.

"赶走端着枪到我国撒野得外国军队,还有蓄意不蓄意一说吗?你们已经不要脸习惯了吧!告诉你,香港,你们霸占不了几天了.来吧!你们不来,我们也要打过去.你,赶紧滚回去报信."

不用报信了,几个毒贩子人头落地不过几个时辰,十五日凌晨三点,香港Y军向广东境内发起了进攻.这次,不是溏沽那样的试探性进攻,所以,1863年12月15日才是第三次鸦片战争,中华帝国历史称之为[重塑尊严之战]全面展开地时刻.

任何一位将领,都把第一仗看得很重,既要打出威风,又要让将士们见识血得残酷.合格得将领更愿意主动进攻.而优秀将领则善于审时度势,处处利于己弊于敌,第四师师长赖文光无疑是一位优秀将领.刚到广东前线即不顾行军疲劳,将师主力趁夜拉到了深圳河附近,派师属特战营侦察兵潜入了九龙.以便先敌发现,先敌开火.什么不开第一枪!去他妈的吧!

十四日夜,侦察兵赶回报告,驻港Y军出动了,大慨一万一千人,预计渡河地点正在四师设伏之地.这就是名将,他的选择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们一万多人,敌人也是一万多人.想战而胜之,要日后慢慢来,咱没法儿和对手拼命.所以,把敌人放一部分过河来,狠咬一口,咱们就走."

众属下应令后,第四师官兵静静潜伏在了岸边一两里外,二十门迫击炮和十余门铜炮一一架好准备着.

半夜,Y国侵略军如前所料,在四师埋伏区域开始渡河,官兵们兴奋又紧张得等待着开火命令.可是,敌人必竟久经战场,第一批几百侵略者渡河后,向四周展开了搜索.可以肯定,一万多人埋伏于此,不可能不被发现.

"听我说,敌人实力不可轻视,现在开始大打,我军定将伤亡惨重.听我严令,主力部队撤退.前锋和本师长重拳出击,最快吞掉这几百鬼子,抗起迫击炮,把河里的鬼子打翻.听见没有?听见了立刻去传令."赖文光看着Y军搜索队越来越近,镇定得发布命令.

"是!"众部下轻答一声.

默默计算一下时间,赖文光慢慢抽出战刀:"兄弟们,此前我们自相残杀多年,现在,才是真正得仇人.是爷们儿,跟我上,兄弟们,杀呀!"

怒吼声中,动作快得战士,手中刀已砍在了近在咫尺的Y国鬼子头上,三千人的先锋部队瞬间将鬼子搜索队淹没,Y军手中的枪失去了应有作用.要承认,Y军的单兵素质也在解放军之上,一对一拼刺刀,十有七八是解放军输,可谁跟敌人一对一啊!只要能宰了兔崽子们就是胜利.

十余门铜炮也轰然中喷出滚滚浓烟,打到了对岸的Y军队列中,迫击炮手抗着炮往河边冲,找块小平地,支架一拉,对着河里的渡船猛轰.

又一批渡过河地Y军慌忙朝炮兵开枪,赖文光再大吼一声:"兄弟们,跟我杀到河边去."

抡刀正往前冲,突然后脑一痛.原来,一个原太平军老部下,现四师三团团长挥掌砍在师长后颈上,然后将原遵王往警卫员怀里一推:"带师长撤退,四师不能第一仗就没了师长,快走......兄弟们,跟老子上啊!杀光Y国龟儿子."

除了几百人在围攻上来就死了一半儿的Y军搜索队,两千战士在团长率领下杀向河岸边,降低重心,散兵线进攻,边前进边开枪射箭.刚从慌乱中镇定下来,河岸边并不是个防御之地,而且没有变成密集火力阵形的Y军,不能在几百米里给解放军造成多大伤亡.很快,两军绞杀在一起,如此一来,对岸的Y军竟无法为自己人提供炮火支持,只能加快渡河速度,却又给迫击炮一通好轰.

但解放军的火力终究严重不足,被卫兵拉下交火区的三团长看情势越来越对己方不利,当机立断,强令炮兵撤退.然后,见Y军摆起了阵势,传令步兵分散撤退.但三团长屠卫上校却在率后卫掩护战友撤退时,被Y军炮火击中而牺牲.与他对等的是,Y军先头团上校团长也在此战中阵亡.

深圳河伏击战没有达到赖文光师长所期望得目标,却可以说是一次成功得伏击战.赖师长事后分析承认,即便Y军麻痹大意,让四师主力展开了攻击,但伤亡比例将比不上[半成功]的伏击那么优秀.因为,Y军完全可能不顾少量被困友军而开炮.

此役,四师官兵伤亡两千九百人,三千人的攻击部队只回来了一千二百,而且大部分战士伤痕累累.而Y军伤亡两千一百人,其中阵亡一千零六人.最早渡河的四百人只活下来十七个.虽然,从伤亡数量来说,Y军[胜]了,但Y军自己清楚,这样的仗只要再打几场,大部分士兵将失去勇气.

这个战果不可能即时传达给越南的F国侵略军,何况,Y国也想着让F国人吃点亏呢!

也许,YF侵略军的打算的确不是错误,就如F军,也没趁第五师没到前线之机发起进攻.战胜强者才是胜利,YF侵略军很想把解放军直接打败,使肥美得清国无人敢反抗.或者说,他们也是在赌博,赌清国的反抗意志只是暂时的.就像那可恨得林则徐偏偏摊了道光这么个朝三暮四的领导,就像咸丰皇帝那样不能离开鸦片.

当然,F国鬼子没有宋襄公那样[可爱],十八日,冯将军率第五师刚抵达镇南关附近,F军就开始了进攻,战术时机利用恰当,就事论事,这与是否可耻无关.

是对F国鬼子恨之入骨的广西边民救了第五师,五师官兵人困马乏,而且对广西边界地形的了解也不强于占据北越的F军.所以,第五师虽始终有侦察兵前出,但师主力却险些与F国侵略军迎头相撞.这对战斗力,装备,体力,甚至兵力,都不如敌人的第五师而言,绝对是个灾难.

几个山民发现了侵略者气势汹汹杀来,他们不知道解放军开来了,只是下意识的感到可能有自己人要吃亏.于是,凭着对家乡对山林的了解,始终走在F军先头部队几里前以迎上自己人.五师侦察兵并非没有发现,但一是他们前出过远,二是没经过从林训练,行动速度比不上山民.

勇敢得广西群众成功了,提前半小时碰到了五师先头部队.接到山民报告,先头部队立刻将情报传给了主力,并展开阻击.

所以,五师与F国侵略军的第一场战斗,是使F军失去很多优势得从林战.几位山民自愿担当向导,并提出参军打鬼子的要求.

冯子材将军本身是广西人[清代时,其家乡属广东],第五师官兵也有着最多广西籍战士.让战士们回家乡作战,是国土防御战的有利条件.错只有一处,特种部队以北方人为主,加上曾国藩要求训练得,以江南人为主的一千多人,广西人很少.而且训练科目有很多缺陷,所以,竟输给了几个普通山民.

广西,因地域偏远,自古没出太多大人物,远不如苏浙湘皖般帝王高官不断.但广西人性格勇悍而狡变,身体瘦小灵巧.要是集团冲锋的话,显不出特点.但要是组建山地丛林部队,广西人无疑是整个清国最优秀得.

所以,继溏沽与深圳河两战之后,第五师与F军的第三次正式战斗,伤亡比例,首次由解放军占了上风.最终,第五师以伤亡三百多人的代价,取得毙伤F军七百多人的战果.

不说冷枪和陷阱,只说迫击炮,简直是专为丛林战设计地,架起来就打,打完了就走.茂密丛林中,F军很难找到对手在哪儿,人越多越不敢动,只能拼命开枪开炮.

当五师先头部队知道师主力的安全不用担心时,在信心百倍中继续纠缠了F军几小时后,因弹药问题而悄悄撤出战斗.哎,广西太远,后勤供应不足,只能省着用.

有监国王数月影响,冯子材将军显然是个具备了攻击性的将领.在前卫与敌交战中他也在思考,并正式决定,就利用广西的山地丛林和敌人打游击战.其攻击性表现为:F国佬打到咱大清,咱不能打到F国去,可为什么不能进入安南?监国王万岁常唱那首怪歌里不是说了吗:没有枪没有炮,自有敌人给我们造......

因缺枪炮少弹药,冯师长还没与侵略者全面开打,脑子就已动到F军在北越的军火库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