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任讷从西安交大毕业不过几年,但从基层做起的她,很快就成为了某银行的经理。前段时间的一次跳槽,更是使她的事业有了一个飞跃,成为恒生银行某支行的副行长。自身条件如此优越的任讷,怎么会选择靠吃青春饭的球员?再说,目前球员在社会上的形象十分糟糕,被认为是一群素质低下的人,高学历的任讷怎么会嫁给低学历的于涛呢?


当然,于涛的某些条件也相当优秀———申花队绝对主力,入选过国字号球队。年纪轻轻的他,已经“名利双收”。他怎么没有步一些“前辈”的后尘,选择靠美貌吃饭、以美貌取胜的人,而选择任讷这样的职业女性?这种选择会不会给他带来一定的压力呢?


于涛和任讷的结合,带给了人们很多的疑问。


[关于名利] “我家比于涛还有钱”


背景介绍:2001年,于涛进入申花,踢起了职业联赛。第一年,于涛和一同进队的上海有线02小将一样,收入都不高,月薪不过税前1万元,但从第二年开始,于涛的薪水成几何级数增长,拿起了年薪,加上比赛奖金,于涛每年的收入都相当客观。由于在场上有着出色的表现,于涛也成为众多媒体和球迷十分关注的一名球员,入选国家队的呼声相当高。


疑问:现代社会非常实际,有的人在择偶的过程中将名利看得比较重。在于涛和任讷的恋情中,名利起到了怎么样的作用?


任讷自述:就钱这一块,我家人曾经有过这个担心,但是我父母细细算了之后,马上就消除了这种担忧,因为我们家的总资产比于涛多。我怎么可能是为了钱跟于涛好呢?至于名,跟丈夫一起在街上走,有时候会有人认出丈夫,请他签名,这个感觉肯定很好,也很自豪。但是,总有一天,会有财经记者来专门采访我,我会上“财富人生”(一档电视节目),我相信我自己的实力。


于涛自述:如果我们的感情、我们的婚姻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我们现在会这么好吗?我相信我的眼光、我的感觉。再说,正像任讷自己说的,她们家并不缺钱。


记者转述:任讷有着非常好的工作,她的月薪也在两万元左右。凭借她的理财专业知识,她能在短时间内“钱生钱”。短短几年内,以9万元作为启动资金的任讷通过投资房地产、股票等,已经将这9万元“滚”为了200多万元。


[关于修养] 于涛是朴素乐观主义者


背景介绍:由于从小要接受专业的足球训练,因此球员们不得不早早放弃学业。文化知识贫乏的他们,自然会落下后遗症———文化素养低。


疑问:高学历的任讷和低学历的于涛会有共同语言吗?


任讷自述:于涛虽然读书不多,很多看法无法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但是我觉得他有朴素乐观的精神。譬如有时候我遇到不如意的事情闷闷不乐,他往往会开导我说:“你有一份很好的工作,那么多人要听你的;你还有我这样一个爱你的老公。你想想看,有多少人有我们这样的条件。”真的,一听到他的分析,我的心情很快就能好很多。现在每天晚上睡觉前,我们就会坐在床上,天南海北地聊。我们叫这个为“睡前座谈会”,已经成为我们每天的一个节目了。通过这种交流,我们的很多看法正在趋向一致。不是有人说,两个人常常在一起,连相貌都会越来越接近的吗?


于涛自述:如果我不踢球一直读书的话,我的成绩绝对不会比任讷差(得意地笑)。读小学的时候,我的成绩在班上是数一数二的,也担任过中队长、体育委员和语文课代表。到高中二年级,必须要作出选择,到底是踢球还是考大学。当时我们的班主任和体育老师都是抢着要我。选择了踢球之后,我不再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确实落下了很多东西,但是生活、经历也是一种学习,在社会这所学校里,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只要你是一个有心人,你肯定每时每刻都可以学习。


记者转述:这样的疑问,不仅存在于记者的心头,任讷的亲朋好友也有过这样的疑虑。只是,于涛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打消了大家的顾虑。以前,于涛有一个习惯,喜欢吐口水。一天,任讷的父亲对于涛说:“唾液对人体是非常重要的,可以维持体液的平衡。吐口水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对自己身体也不利。”听了这番话后,于涛马上改正。这让任讷的父亲非常高兴,觉得于涛是一个听得进别人劝告的人,并不像外界说的球员都没有素养。通过这件事,于涛也顺利过了任讷父亲这一关。


[关于恶习] 我相信于涛不是那种人


背景介绍:这些年已经多次爆出球员泡吧、跟陌生女子开房等消息。跟于涛一同在国奥队踢过球的安琦,就在南京的一家酒店里被当场抓住。据说,当时在他的房间里还有一陌生女子。


疑问:任讷就不担心于涛也沾染上某些恶习吗?


任讷自述:这一点我对他有绝对的信心,他不是那种人。他们到客场打比赛,我从来都不会打他房间电话,也不会去问他房间电话,也不会打过去查他是不是在房间里,除非他的手机没电了,让我打过去,我才会打。我相信他绝对不会乱来的。有时候跟他比较好的朋友到上海来,他要尽地主之谊,晚上出去应酬一下。但是每次回到家里,他总是会说,实在太没劲了,以后再也不出去了。


于涛自述:我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跟很多队员关系不错,但是他们出去玩,从来不会叫我,因为他们知道我不喜欢。只有在打牌、搓麻将或者喝酒的时候,他们才会叫我。


记者转述:说到这个敏感话题的时候,我故意激任讷,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任讷愣了一愣,用充满了爱意的目光注视着于涛说:“如果他在外面养了一个人,那么最好不要让我知道,否则我会受不了的。”任讷话音未落,于涛立刻伸出左手臂,旁若无人地将任讷紧紧地揽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