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篇:今生今世

————伟大领袖,伟大舵手,伟大导师,伟大的坏蛋阶级革命家新兵兵蛋子教导我们:“要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对铁血MM无限的热爱中去。”

————见新兵兵蛋子语录XX卷XXXX页

第二章

“静儿啊,录取通知书收到了?”“是的,爷爷。是铁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唉,你一定又是因为你姐在那,所以报的那吧。凭你739分的成绩,又有张国家奥林匹克物理竞赛三等奖的证书,又是少数民族,你哪个学校进不去啊?”“嘿嘿,我主要是想让我姐姐照顾我这个弟弟一下。”想到可以见到姐姐那秀丽迷人的娇颜,还是铁血大学好啊,不过一想到姐姐也许已经有了男朋友,我的心就有那么一点酸,尽管我知道那一天迟早到来。爷爷看到我眼神微微的迷离,不由得一叹:“其实,你们,唉。还是说重要的吧。你的那条手链带来了吗?”“带来了”我从手上摘下了手链,把他递给了爷爷。爷爷仔细观察着这条手链,白银做的链身闪闪发亮,手链正中镶者一块拇指盖大小的红色宝石,我注意到爷爷的神情有些微微激动。“孩子,你知道,这快红宝石的来历吗?”“不知道。不是爷爷送的吗?”“孩子,这不是我送的,再说那时我也送不起啊。这快红宝石是随你一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什么?”我惊呆了“就是说,我和它一起从我妈妈那里来的?”爷爷看着有些目瞪口呆的我继续说道:“你生下来时,长发遮眼,左手紧攥,这快红宝石就是在你左手里发现的。你知道吗?据历史记载,在我们蒙古族历史中除你之外,还有一人出生时手握血石。你知道是谁吗?”我稍稍一想:“记得元史记载,成吉思汗出生时也是手握血石,其状如矛,坚硬无比。”爷爷对我点了点头说:“没错,还有你知道你为什么叫颜静吗?”“不是我爸爸起的吗?”爷爷小笑了笑:“说出来,恐怕没有几个人相信,当我和你爸爸正商量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好时,当时的你突然指这自己连说了三声‘颜静’,当时我和你爸爸万分惊奇,于是决定,顺应天意,就叫你颜静了。”“啊……?”我已经彻底石化。

接着,爷爷转身从保险柜中取出一个非常非常旧的楠木盒子,对我说:“你猜猜里面是什么?”这时,我感觉盒子里的东西对我来说仿佛那么的熟悉,大脑中浮现出一把金色的匕首,“是金刀吗?“我问到。这次轮到爷爷微微一愣,:“不错,你猜的差不多。不过没有金刀,只有刀壳。”

爷爷打开了盒子,从中取出了一把长约30厘米的金色刀壳。刀壳的底面有网状阁纹,正面有两条金龙。两条龙嘴微张,似乎是卡着什么的地方。爷爷有那过我那条手链,“啪”,将手链上的红宝石拿下来,撬起刀壳上的龙嘴,把红宝石放了进去。刀壳忽然发出刺眼的光芒,片刻之后才慢慢恢复正常。爷爷越发庄重起来,“果然如此。静儿你听好了。这个盒子由我们家族每代的族长保管。并且当上代族长向下代组长交接时还特别交代:当后代子孙出生时,如果手握血石,那么当他18岁成年时就将盒子中的物品交给他。现在看来,你出生时手握的的确是血石啊!”

我头中一片模糊,难道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离奇的事情吗?然而,当我接过那金色的刀壳时,那种油然而生的亲近感是那么的熟悉。

“爷爷,这是真的么?”我有些不能接受这样离奇的事实。

“孩子啊,爷爷没有必要骗你啊。天生奇异,必然生之坎坷。你现在长大了,行为定要谨慎,勿以恶小而为之啊。我知道此事的确蹊跷,不过,我相信你,孩子。你去好好的静一下吧。”

我默默离开了爷爷的办公室,头中仍然混沌不清……

看着我转身离去的身影,爷爷轻轻自言自语道:“去铁血大学也好,至少有绛雪照看着。绛雪真是个好孩子啊,要是……自己的路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走吧。”

…… …… ……

我回到家中,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为什么我会提前在头脑中想到是金刀呢?为什么我感觉这个刀壳是那么的亲近呢?百思不得其解,胡乱猜测中慢慢到了深夜。“算了吧,还是先去休息。想不通的事情,我还是不要去想了。”抱过一个枕头,我昏昏然睡去……

“颜静……颜静……”沉睡中一声声清脆的莺音呼唤着我,虚幻中,我来到了一座气势恢弘,水声滔天的瀑布边上。氤氲的水雾中,一个曼妙的是身姿,慢慢的显露出来。比凝脂细腻的肌肤,比阳光灿烂的金发,与女神媲美的面庞,一身火红的软皮甲,左手持同样火红的盾牌,右手我住一吧古朴盎然的法剑,透出另一种让人沉醉的英气。天哪,我竟然发现她的双耳尖尖向上,我居然看到了—个精灵。

只见她两眼深情的望着我,“记起来了么,我最爱的人啊,我是你的康缇塔萝……”

(待续)——工作原因不会很快。惭愧啊,惭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我从我一位女同士那里苦求而来的图片。漂亮吧。嘿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