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大概任何时候弗兰切中将的心情都没有像此时一样的糟糕了。整个机场几乎被全部的摧毁了,大量的后勤物资和五分之三的直升机,那些可是支撑起小城内联军地面部队进攻的直接支援火力了。除此之外就是第374空运联队以及第354空运联队的部分大型运输机了,那些大家伙们此时全都成为了燃烧着的残骸了。以及第1战斗机联队第27战斗机中队的十二架‘F/A-22 猛禽’战斗机,没有经历一场的空战,就在地面上被中国人的坦克给碾压的粉碎,这真是莫大的一种讽刺,对于美国陆军以及空军都是。

几天来,北方防线的坏消息总是接连不断,这已经让整个的联军统帅机构感受到了来自中国人的压力,然而一直受到联军重压之下的小城内的中国守军却在此时给予了联军最为沉重的一击。

一直认为在海岸攻防战中,担任防守任务的中国军队已经遭到严重损失的联军指挥官们却没有想到这支他们认为已经被打残了部队却还保存着成建制的装甲力量。

当‘蓝岭’号核动力指挥舰上的指挥军官们接到机场遭到中国装甲部队攻击的消息后,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运河地区,所有的人都认为运河防线那边出了问题,至少可以这样说‘中国人的一支装甲部队突破了联军沿河防线,并快速机动攻击了机场’

在所有的一切情报没有搞清楚之前,大概没有人会去怀疑这样的说法,因为所有的联军指挥军官和情报分析人员都不会去认为在经历了血腥的海岸防御作战、并且已经收缩防御和进攻的联军打起更为血腥的城市巷战的中国人还会保存有一支有生的机动力量。即便如此,那么这样一支规模不小的装甲部队在这段时间里隐蔽在哪里?是怎样避开联军先进的技术侦察的?为什么那样激烈的巷战中,几次中国人的防御体系都面对破碎的时候,这支机动力量都没有被投入反击?这样种种难以给予正确回答的问题相加在一起,只会形成唯一个合理的答案,那就是这支中国装甲部队是来自于北方的增援。

最初这样错误的判断让所有的联军指挥官和他们的情报官不得不去思考和研究到底这支中国军队是怎样突破联军的运河防线的,又是怎样快速机动南下并且躲开联军由卫星、空中监控飞机以及地面力量一起构建起来的三位一体的监控侦察网络的。

于是派出的‘E-8联合星’ 空中监控机上的技术官们不得不去找寻问题,空军第11空中控制联队的情报军官们也开始仔细的寻找起有关运河北岸增援而来的那支中国军队的相关情报,而蓝岭’号核动力指挥舰上的指挥军官们则睁大了眼睛试图发现自己在防线的布置上的漏洞。

直到最后所有的一切验证只得到了一个联军军官们最为担心的结论,那就是沿河防线出了问题,的确运河防线那边是出了问题,之前驻防运河浮桥渡区的日本军队已经不复存在了,数目不详的中国军队正通过日本人留下的三座浮桥浩浩荡荡的跨越那道天然的屏障。而最新的情报还显示中国人正在对北岸突出点的日本装甲部队发起最为猛烈的攻击。

于是这样更加深了联军军官们对于自己错误判断的相信,于是北线联军的防御线不得不开始了调整,原本沿河岸布防的第1骑兵师被要求迅速的向左翼转向,因为联军高层认为中国军队已经从日本人的防御区打开了缺口,整个运河防线已经失去了他们原先的作用,而第1骑兵师的固地防守将没有任何意义,而从海军陆战队第1师抽出第5陆战团和第7陆战步兵团以及第11陆战炮兵团、第1坦克营、第1轻装甲侦察营也被要求放慢高速增援的命令,就地建立防线。

联军种种错误的调动无疑之间给予了正在渡河的中国军队更多的时间,当联军的统帅部门下令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增援部队就地建立防线的时候,作为直接增援浮桥渡区的海军陆战队第1轻装甲侦察营已经距离渡区不足60公里的路程了,由于当初第38集团军没有预想到美军会向日本人的防区内派出第1轻装甲侦察营,所以此时通过浮桥渡过运河在南岸的中国军队仅仅是第38集团军112机械化步兵师的直属侦搜营以及集团军直属特种大队而已。如果此时联军发起攻击的话,第1轻装甲侦察营的装甲力量足够把装甲力量单薄、反坦克武器缺乏的中国军队赶过运河去的,因为北岸距离最近的中国军队第114师、151机械化步兵师刚刚从佯攻运河防线的角色中转变过来,刚刚开始向浮桥区赶来,而这个时间差足够联军把南岸的中国军队赶过河去的。

但是联军指挥部门错误的决定却使得他们丧失了这次机会,而丧失这次机会给联军带来的却是致命的结局。在联军在犯下一个个错误的时候,中国人却并没有闲着,既然联军在建立防线,那么大量的中国军队则在进攻,第38集团军的工程部队迅速的在运河上建立起四座牢固的钢铁浮桥,这样加上日本人留下的,一共有七座桥梁开始分流负担起那些涂着八一军徽的钢铁洪流。

在第38集团军直属防空旅的安全罩的庇护下,第114师、151机械化步兵师率先渡过运河接替下第112机械化步兵师的直属侦搜营以及集团军直属特种大队的防御线,为后面而来的主力部队建立起一个牢固的前沿,而后是第6装甲师,渡河而来的坦克群一踏上南岸坚实的土地后立即展开攻击队形,向南开始攻击前进,拓展登陆场,紧接着是第113机械化步兵师、军直属炮兵旅、集团军军部以及其他直属部队,最后是匆匆而来的第112械化步兵师,他们刚刚的消灭了日本人的第73坦克联队,全军士气正昂。

整个夜间整个登陆渡场都是一片的灯火辉煌,发动机的嘶吼声中一辆辆坦克、战车排成长龙,缓慢的通过浮桥和无数的背着背包挎着枪的士兵汇同成滚滚的人流和车流。

而远方的夜幕中,长龙样的车队打着车灯正滚滚而来,闪着夜航灯的直升机嗡鸣着盘旋着,雪亮的大功率探照灯的灯光不时的扫过地面。无数的战斗机呼啸而过,在夜空中留下夏雷般低沉轰鸣。这是作为增援力量后续的第39集团军以及第12集团军。

同样原先作为沿河岸防线的重用构成力量的日本第7装甲师团现在发现自己处于的位置很是尴尬,作为师团力量的主要构成力量的第71坦克联队、第73坦克联队现在已经在中国军队的攻击下消失在师团的作战序列中,而残存的第72坦克联队以及第11步兵联队、第7炮兵联队却又无奈的直接面对着中国军队的右拳之下,中国人凌厉的攻击力随时的可能这残存的部队给消灭殆尽。

不过此时联军最为担心的不是北线的局势,而是那支来去都无影无踪的中国装甲部队,在攻击了机场后又消失的不见踪影了,谁知道下一次遭受到攻击的会是哪里。此时联军指挥部门开始尴尬的发现可以调动的机动力量已经微乎其微了,投入登陆的联军总共就是日本的第6师团、第7装甲师团和美国第1骑兵师、第25轻步兵师以及海军陆战队第1远征部队,共五个师的陆军师,另外还有由美国第82空降师和日本第1空降旅团组成的第1空降部队,现在日本第7装甲师团和第1骑兵师在北线的运河防线,日本第6师团、第25轻步兵师以及第1空降部队一样,陷入了小城内血腥的城市巷战,唯一能够作为机动力量使用的的联军部队就剩下美军的海军陆战队第1师还被抽去了第5陆战团和第7陆战步兵团以及第11陆战炮兵团、第1坦克营、第1轻装甲侦察营去了北方的运河区增援,这可是第1陆战师三分之二的兵力了,现在唯一留在海港内的可以投入使用的战斗部队只有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1陆战团了,此外就是第1陆战师的第1战斗工兵营、第1两栖攻击营和第1通信营了,但这些力量显然不能足够的建立起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