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十一章 今夜 第十一章 今夜

摇滚情人 收藏 0 20
导读:矢车菊 第十一章 今夜 第十一章 今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伊斯关于新式发动机的初步发展方向已经选定,目前的工作效率是很高的。根据实际需求,首先研制的只是改进的气轮螺旋桨式喷气发动机。这种飞机起飞容易,功率很大,燃料消耗低。续航力强,飞得远,载得多,并且还可以低速飞行,因此作为优先发展项目。

伊斯的工作很忙,除了进行喷气式发动机的研制外,她参与了另外一项工作。基地奉命成立了一个火箭发动机技术研究小组,进行火箭发动机的研究,伊斯很喜欢这项新技术,这又给她展开了一片新天地,又给喷气发动机一个广阔的发展空间,这将是人类一个崭新的事业,按照设想,人类也许可因此脱离地球,进入从来没人到达过的外太空。正是这一些,使所有研究人员感到无比振奋。


自从送走冉克以后,伊斯一直没有跟克洛斯或穆索兰联系过了,她想见到他,却又怕他提这件事,怕他追问她为什么没有被德国人怀疑。

一天晚上,她独自坐在克洛斯宿舍门前的台阶上等他回来,她一个人坐着,兜里有一封信,是她以波夏特的名义写的,她耐心地坐着,他一直没有回来,她知道,他现在不知在哪儿和苏露芝在一起呢。喝茶,或是跳舞。她心里面酸溜溜地,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她用基地那些年轻人教她的办法去开门锁,可怎么弄呀弄呀也弄不开。天都黑了,她只好停手,坐在台阶上,靠着门框。不知不觉中,她竟睡着了。因为这几天实在太累,工作太忙,休息不够,压力又大。她睡得很沉,完全不知道克洛斯什么时候回来的。

克洛斯远远就看到门口有个人,走近,才发觉是伊斯,缩成一小团地坐在地上睡着了。他很欣喜,很久没有她的消息,她也没来联系。今天她居然这样子找上门来。但看样子她是等了很大一会儿了。

他轻手轻脚地打开门,把她抱起来,走进去,放在沙发上,她动了一下,双手勾在他脖子上不放。

“何尼斯。”她轻声叫。

“是我。”他回答。

她睁开眼睛,发觉双手紧紧搂着的,是克洛斯,犹豫了一瞬,她并没有放手,照样搂得紧紧的,他朝她笑笑,说:”对不起,你等了很久?”

她点点头:”现在几点了?”

他费力地抬起手腕从伊斯的手臂上方望去:”现在是12点半,有什么事吗?”

“克洛斯,我答应过不会来打搅你的,可是……”她的双臂拢得更紧了。

“没什么,伊斯,这都是战争。”他说:”你是个不错的姑娘。”

她想吻他,可终究没有这个勇气,她想对他说许多话,却不知说哪一句。

“克洛斯,如果将来我们发生了很大的误会,你还会相信我吗?”她问。

“什么误会?”他问。

“不论出什么事,你还会相信我吗?”

他轻轻拍拍她:”到底会出什么事?”

“算了。”她放手,推开他,坐起来:”没什么事。”但说这话时,她感到她的心,正在冰凉。她坐起来,从兜里抽出一封封了口的信递给克洛斯:”波夏特博士让我给你一封信。”

克洛斯浑身一震,他竭力平静地接过。

伊斯在沙发上坐好问:”你认识她?”

他摇摇头:”我见过她,但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并不知道,她穿着风衣,戴着帽子,还总是戴一副很大的深色眼镜,她长什么样我并不知道。”

伊斯微微一笑:”教授就是这个样子,虽然是她的助手,我们不常在一起,各忙各的,她的一切,都是严格保密的。”

“哦,博士很年轻啊。”

“是的,因此很少有人知道她,我要走了。”说完,她站起身,拉拉衣服就想溜。克洛斯跳起来挡在她前面:”请别这么快就走,可以吗?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你好吗?”

她只觉背上一阵阵发寒,勉强微笑着说:”我很好啊,只是这一段时间工作太忙了。”

“我很牵挂你的伤,怎么样了?那天看你心事重重的,冉克走后你到底碰上什么了?”

“这个,我没事,那天冉克刚走,我们便被两架德军飞机追上了,我想我得飞离那个地方,但没有飞多远,他们便击中了我的飞机,我跳伞了,落在一个小镇上,并受了伤,德国人找到我,将我带回来,送进了波兹坦空军医院,因为我是基地人员,他们决不会任我逃走的。”

“结果呢?我们一直都在为你担心。”

“因为伤口感染,在医院的时间呆长了些。”她努力装作平静的说:”我一直都很担心,可谁也没有盘问我,只要我发誓不再逃跑,大概他们都认为我只是想逃跑而已。”

“为什么逃跑?”

她看着他晶莹的钢蓝色的眼睛:”我又不是自愿来这儿的,你在波兹南见过我的啊,那之后不久,何尼斯就找到我,是他带我来德国的,刚来时,我还在餐馆见过你呀,记得吗?”

克洛斯点点头,她又说:”我的工作态度本来就不太好,因此想逃跑也不是没理由。德国人是这样认为。我是从何尼斯那儿听说的。我很烦恼。”

“烦恼什么?你没有事这不是最好吗?”

“不,不是,因为德国人没有因此怀疑我,我想你们应该会因此而不信任我的。”

“怎么会呢?伊斯,我们一直都信任你,你不必多虑。”他说:”你平安回来最好,从空军基地获取情报,还得靠你呢,谢谢你为冉克,为祖国,为组织所做的一切!”

她说不出话来,她无法回到祖国去,因为这纹身,她注定要失去他,永远,永远,也还因为苏露芝。她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说是为了战争的胜利,为了祖国,她可没有这么远大的理想,这么高的觉悟。为了她所追求的这一切而导致她永远地失去了这一切,而这一切,却又每天每刻地存在于她的身边。


送伊斯回家后,克洛斯迫不及待地拆开信,他的心乱如麻。波夏特的字迹很工整,博士约他明天晚上在河边见面,他反反复复的读这封信,心情激动非凡,她的知识,她的年轻,这个掌握着尖端技术的年轻姑娘彻底地令他迷醉,令他神往。


克洛斯看看表,9点差5分,他提早了一小会儿来到小河边,这儿树荫低垂,环境幽静,他坐在河边树荫底下的长木椅上,旁边是他的摩托车,为了不致影响环境,他特意将它放倒在地上。

河堤上远远走来一个婀娜的身影,克洛斯注视着,心里渐渐激动起来,这娇小的身影在他心中就如一道钻石的光芒般耀眼,没有什么更比她能吸引他的心了,可爱的伊斯,美丽的苏露芝,可有谁能与这种神奇的人儿相比?

她走近了,克洛斯有些失望,她依然戴着一顶软软的帽子,头发几乎全藏在里面,只隐隐露出一小部分黝黑的颜色来,她在夜色渐浓的时候,依然架着那副大眼镜,她长什么样,他还是看不出。她这样打扮,很明显,不愿别人知道她的本来面目,为什么呢?他又不能追问。也许是身份保密的需要吧,他只能这样想。

他站起身来:”你好,博士。”

她冲他一笑:”你好,克洛斯。”然后很随便地就在椅子上坐下:”见到你真令人高兴。”

“我也一样。”克洛斯说。

伊斯为又能这样单独地跟克洛斯在一起感到很高兴。她对他说:”谢谢你能来这儿等我,我感到很愉快,你们体会不到我平时的工作有多么乏味,很少能有这样的机会轻松一下。”

“能成为你的朋友我感到非常荣幸。”克洛斯说:”工作是很乏味,可谁让现在是战争期间呢?平日根本见不到你,可以想象你的工作是多么的忙。”

“是啊。”伊斯说:”不过对于一个技术人员来说,艾哈基地可是个好地方,你熟悉那儿吗?”

“不,博士。”

“那儿可是德军秘密武器的心脏。”伊斯靠近一点说:”用不了多久,新式喷气式发动机就要出现了,这种发动机一般人很难想象。”

“为什么很难?”

“你见过没有螺旋桨叶的飞机吗?”

“没有。”

“是啊,喷气式发动机就没有,它根本不需要,它靠朝尾部喷射强大气流推动它前进,因此,它的速度是无可比拟的,目前什么飞机都不能与它相比。”

“那太好了,博士。”这一点,他曾听伊斯提起过。

“不过,这种新技术要达到实际运用还有一段时间呢,毕竟,这是全新的东西,我们对它还不怎么了解。”接着,伊斯便滔滔不绝地给克洛斯讲了一大堆基地里的事,以及她们研究的详细内容。

克洛斯一言不发地听着,他有些头昏目眩,他竭力将它们牢牢记在脑海中,他没料想波夏特竟然会对他讲这么多。要知道,有很多都是伊斯很难弄到的核心机密。

伊斯则大谈特谈,她不断地列举一堆堆技术数据以及一些专业术语。因为她看到,克洛斯已经被这些令人目眩地科技知识所折服。她感到很满意。克洛斯现在可是对波夏特敬佩之极了!她心里乐开了花,这种感觉真好,平时克洛斯对她,就像对一个令人放心不下的小妹妹似的,令她心里觉得很不平等。可是现在。看他的神态!伊斯心里想,他一定永远不会知道,波夏特为什么会对他讲这些极为机密的东西。唉,让他去猜吧,可他怎么能猜得到呢?

“啊,克洛斯,跟你扯了这半天无聊的工作,你不会觉得烦吗?”

“不,我觉得你的工作很有意思,”克洛斯说:”感谢你这么信任我。”

“是的,我确实很信任你,”伊斯说:”因为我觉得和你聊天我很开心。”

“是吗?”克洛斯笑了笑。

“我们的认识,真是有意思,应该可以这么说:完全是上帝的指引,是不是?”

“但愿如此。”克洛斯说:”也许我们应该换个地方?不能让你老呆在这么一个乏味的地方。”

“不,我不喜欢那些嘈杂的地方。”伊斯说。她可不能去那些灯光明亮的地方。

“那你喜欢去什么地方呢?”克洛斯说:”我可以带你去或是你带我去?”他指了指倒在地上的摩托车。

“啊!”伊斯喜形于色,她扑到克洛斯腿上,探头去看到了地上的车:”你骑车来?太好了。”

克洛斯愣了一下,似乎波夏特博士作出这种小孩子般的动作有些不太合乎体统。

“呃,是的。”他说。

“可不可以带我去兜风?你骑得快不快?”

“当然快,不过。这是很危险得。”他说。

“没关系,我们去郊外的公路,那儿车辆很少,好不好?克洛斯?”她跳起来,拉着他得袖子央求,跟他在一起,什么危险,她才不去在意呢。

克洛斯怎么可能拒绝得了她得央求,他得心早就飞了,她竟这么央求他,他顿时无比激动与自信。

“好的,那我们走吧。”他起身,扶起摩托车,说:”你可要抓紧点,知道吗?”

“知道!”她望着他,迷醉得一塌糊涂,她也坐上去,伸开双臂,开心地紧紧抱住他结实的身躯。

他便带着她离开小河边,往城外的柏油公路驶去,他的体温逐渐传到她的怀抱,她紧紧贴在他的后背上,恨不得永远能这样粘在他身上。

克洛斯没想到,竟会这样,波夏特博士的柔软的双臂紧紧抱着他,他甚至能感觉得到她有些急促的呼吸,他的心也乱了,但他拼命稳住自己,他十分地尊重她,已经几乎到了神圣的地步。也许未来太遥远,他和她根本不存在未来,但他的天性驱使他一定要追求,哪怕再困难,他也只能这么做。

来到开阔的柏油路,他猛地提高车速,她的双臂一下子抱得更紧了。这种瞬间的依赖与信任,使他激动不已,他一定要永久的得到她的信任。

车速很快,风猛烈的迎面扑来,她的脸蛋也挨在他了的肩上,他稳稳的抓紧车把,心中暗暗发誓,他一定要争取到永远地给她这般保护。这举世无双地人儿,现在就这样紧紧贴在他身上,他给她快乐,给她保护,这将是他命中注定地,否则,他的生命将失去光彩。

摩托车载着她,在风中就像一只鸟儿一样地飞,伊斯怀抱着他,感觉就像在飞一样,在他的天空下像只鸟儿一样地飞。

这巨大的快乐带给她的,却是同样巨大的痛苦,短暂的欢乐过后,她却以波夏特这个角色想到了自己,为什么克洛斯要抛弃她呢?在他心中,一切仅仅是为了出于工作的需要吗?他今天耐心的来见波夏特,是否仅仅是为了获取情报?她在他心中,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位置吗?多么令她感到伤心和难过呀!虽然她咬紧牙关极力压制着,但克洛斯还是感觉到了她轻微的啜泣。他减慢了速度,将车停在路边。

他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太快了?”

伊斯下车来,赶紧擦眼泪,克洛斯看着她说:”时间过得真快,是不是?”

伊斯低下头,不知该怎样回答他,她几乎快演不下去了。她多希望他的摩托车永不停下来,她能和他就这么永远飞翔。

他停好车,递给她一块手绢,她接过,胡乱擦干眼泪,真是狼狈死了,波夏特博士哪能像这样?

“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看她心事重重,克洛斯有些焦急地问道。

“不,不是。”伊斯裂开嘴笑了笑,说:”我从没这么开心过,真的,谢谢你让我如此开心。”

他也笑笑,他多希望将手臂放在她柔弱地肩上,将她拉入怀中,但他对她的尊敬使他不敢那样做。

“可你为什么哭呢?你有心事?”他问。

“没,我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和你在一起我感到很开心。”伊斯尽量不去看他。不过,她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她故意选在这么一个晚上,因此夜色渐浓的时候,四面就一团漆黑。

“我也一样,博士。”克洛斯说:”并且,对我来说,这将是一个难忘的夜晚。”

“是吗?”伊斯不由得笑了起来:”到下面那儿坐一会儿好吗?”

“当然。”克洛斯扶着她的手,两人走下公路,在公路下面的一片斜坡草地上坐下。伊斯故意和克洛斯挨近些,克洛斯也故意和波夏特挨近些。

两人默不做声了一会,伊斯心里很想靠在他手臂上,却不敢。克洛斯心里很想握住博士那双柔软的手,可他不能这么做。

多么幸福而安宁的黑暗啊,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是你,可只有黑暗知道这个秘密,我们都被蒙住了眼睛,但却能感受到周围的空气,是温暖的,这温暖,直透我心。多么遥远而渺茫的黑暗啊,我在你身边,可你只看到波夏特,我只能是虚假的,永远不能变为真实。

“克洛斯!”伊斯突然叫道,她决定要找个借口,不能白白渡过这么一个晚上。她惊慌地一下子抓着他地手臂:”什么东西撞在我身上!”

“别怕,大概是只虫子吧。”

“大概是吧,”她说着,又坐近他一些,和他肩并着肩:”克洛斯,请你别让任何人知道我和你这么呆了一个晚上。”

“为什么呢?”

“因为,我应该对我的工作保密的。但今晚我对你讲了许多,你必须保密。”

“你放心吧,博士,这我知道,”克洛斯说:”谢谢你对我如此信任。”

“我信任你。”伊斯笑笑:”时间过得太快,我想我该回去了。”说着,她就准备起身。

克洛斯果断地地拉住她,在她脸上吻了一下,他必须抓住每个机会:”对不起。”他然后说。

“没关系。”伊斯心中激动过后有些失落,他这种做法!将会伤害多少人?刺伤多少女孩子的心?他可以这么做,那么我,伊斯想,也应该可以,因为我现在是波夏特,是个罪恶的,虚假的人。她也吻了他一下。克洛斯就伸开双臂,紧紧抱着她,他希望永这充满激情的怀抱向博士表达他的内心。

伊斯却只能惊慌的使劲推开他,因为她是波夏特,她千万不能演砸了:”我得回去了。”她又说。

克洛斯暗自叹了一下,也只好起身来,牵她的手走回公路上。夜色已经很浓了,他俩回到了城里。

“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他问。

“不,不用了,”伊斯说:”等再过一个路口,我在那儿下车。”

“我送你吧。”

“不,不要。”

“好吧。”他虽然很想弄清她住什么地方,但她却不能强求她。

她下车来,对他挥挥手:”再见,克洛斯,谢谢你陪我渡过这么愉快的晚上。真是难以忘怀。”

“博士,我也一样,难以忘怀,如果你想散步的话,随时找我。!”

“谢谢。”她说,她目送他离开了一段距离后,才转身离开,她得提防他会跟着她。

她迅速脱下帽子,散落头发,摘去眼镜,将它们塞到外衣兜里,她脱下外衣,搭在手上,没精打采的走。不知怎么搞的,她竟然,在这条路口下车,真是鬼使神差,沿这条路走不多远,就是何尼斯的住所了,她走近,没亮着灯,她知道他在哪儿了,她加紧步伐往回走。

他果然在她那儿,她一进门,就看见他躺在沙发上,帽子,皮带,手枪套放在小桌子上,他肯定等了很久了,现在已经睡着了,地上掉着一张报纸。

她走过去,望着他。却想着刚才克洛斯给她的拥抱。他想干什么呢?想引诱波夏特?多么虚伪的一个人啊!或许只要使为了工作,他谁都可以引诱,如果波夏特不是伊斯的话,他肯定也能取得成功。可她知道他,而他却不认识波夏特。她心里感到很不舒服,她想离开这儿,远远离开他,不去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可是,她离不开的,因为有何尼斯在牢牢控制着她。

她看到了桌子上的枪套,他睡得很熟,丝毫没有危险,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枪套里放着他的手枪,她只要打开枪套,取出枪,就可以杀死他,这个改变了她命运的德国军官。不,应该打断他一条腿或是一支胳膊,也让他终身为此而痛苦。就像那纹身给了她终身挥之不去的痛苦一样。

她真的取出了枪,对准他。但她却无论如何下不了手。她想起了他的灰绿色的双眸,想起了那天从基地走回来的夜路,想起了他的微笑。她胆怯了。她太矛盾了,她得不到克洛斯,迟早会被他打动,可她却仇恨他,她不知如何是好,也许应该叫醒他,公平地对他讲这一切。

“何尼斯。”她紧张地叫了一声,双手握紧枪柄。

他睁开眼睛,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我要杀死你!”她说。

他笑了笑,慢慢坐起来,说:”那你就动手吧。”并摊开双手:”我迟早是要死在你手上的。”

真该死,伊斯的手一下子软了。

“我是说真的。”她说。

“真的就真的,你何必发抖?”何尼斯说:”我再提醒你,像你这么胆小鬼,还犹豫不定的,是做不了任何事的。”

“你可别怪我,这都是你的错。”

“伊斯,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是我的错?你架机离开后,我被留在这儿,在那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一无所知,你开枪之前我一定要知道!说话!”

“去你的,你别想知道,你是个骗子!”

“法兰维斯对你说什么了?你别相信,千万不要相信。”

“是,我现在什么都不会再相信,谁也不信,我一直信任你,可到头来却发觉你才是最不可信任的。”

“可你怎么信任我的?一边对我甜言蜜语,一边却偷偷开着飞机逃跑,还说我不值得信任,那你呢?又算什么?还有,到底什么事,我根本不清楚,你又不告诉我,却说我的错。”

“这……”她愣住了,他说的很有道理,无理取闹的反而是她了。

“你好好想想吧,伊斯。”他说:”如果你要开枪,就让我知道原因,如果你还是不肯说,就放下枪,等我自己去弄清楚。”

她脱口而出:”你休想知道!”说完,枪口不自主地沉了下来。这一瞬间,何尼斯一跃而起,扑到她身上,利索地夺过手枪,一个过肩摔跤动作,将她摔在沙发上,他笑着,反而用枪指着她说:”傻瓜!你还是在信任我的!”

“你他妈的!”她回过神过来,又气又吓,趴在沙发上发抖,她失败了,不知他会拿她怎么办。

“你现在后悔了吗?做事别在犹豫,否则什么也做不成,”他说:”承认吧,你其实信任我,是不是?”

“不,我不信任你!”她小声说。

“那你为何要听我的话,作出选择呢?记住,我教你,握着枪的人不用任何选择,而在枪口吓的。”他走近她,她缩在沙发一角,紧张极了,”而在枪口下的,必须作出选择,明白吗?”他坐在她身边,用枪口点点她的鼻子,他看到汗水细细的渗出了她的额头。

“现在你开始选择吧,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否则刺杀一个高级军官的后果你应该知道。现在,我知道了,任何耐心都对付不了你的多变,对付多变的,只有随她而变,对吗?伊斯?选择吧!”

天哪!有这么严重吗?她可没想到一时冲动竟会造成这么大的错,她总是被他捏在手心里。

“后悔了?”他说:”你不是很容易冲动吗?这就是不动脑子的下场!快说吧,小傻瓜。”

说什么,从哪儿说呢,她感到又害怕,又委屈。在他的宽容之下她是有些太得意忘形:”我没什么好说的。”她说:”我总是落在你手中,我恨你!”

她咬紧牙关,闭上眼睛。”睁开双眼,伊斯,你害怕吗?”他问。

她还是不睁开眼睛。何尼斯叹了一下,收气枪,说:”你不说迟早我会知道的。”

她还是不敢动,他觉得有些好笑,见她紧闭双眼,一声不吭,正是一副待吻的样子,就凑上去在她双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伊斯,”他叫她:”怎么一声不吭?”

她低着头,”你担心我会为这件事生气吗?”他问。

她点点头。

“我当然很生气,”

“怎么处罚你呢,伊斯,你竟然想谋杀我!你说你的下场会是什么?”

她扭开头不理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等待处罚。

“你难道不想向我道歉?”

“不!”她说:”我为什么要向你道歉?我又没碰到你!”

“别强词夺理,伊斯,你不该对我这么凶,今天错的是你不是我……”

“好吧,随你便吧,真罗嗦。”她不耐烦的说。

何尼斯笑了:”难得抓住你的把柄,你急什么,大不了我向上报告……”

伊斯颤抖了一下”别”。她转过来央求道:”别这样。”

“或者我们做个交换吧,你告诉我你在空军医院到底出了什么事,今天的事就一笔勾销。”

“这不可能!”

他皱了皱眉,点点她脑门:”你怎么这么倔强?你知道你今天这种行为的后果吗?”

“何尼斯!”她只得说:”我道歉!我错了,还不行吗?”

“不行!”

“这……你!”她气死了,又急又气,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他真该死。要是他知道这丑陋可怕的纹身,可怎么办?他还会爱她吗?还有那个她隐约感觉到的命令。她没有逃走,多半还不是为了他,为了回到他身边,可这代价实在太大了,他竟然不理解,不知道。

她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下来:”你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真讨厌!”她站起来:”爱怎么做随你的便,”说完,她转身跑上楼去,跑进了卧室。

他愣了一下,实在琢磨不透她的心思,她的心真是稀奇古怪的,停了一下,他也走上楼去。

伊斯坐在床上,心里在犹豫着什么。何尼斯一见她这副样子就想笑:”爱怎么做随我的便,大不了你自杀就是了,是吗?”

“你?”

“怎么?没有勇气吗?要不要我来帮你?”他说着,竟真的抽出一把随身的精巧的小匕首,他从后面紧紧抱住她,一只手牢牢抓住她的手腕:”看着,我教你,找准动脉血管,动作利索点,这样!”

伊斯可没想到他竟然猜透她的心思,但她被他持着,身不由己,她还来不及说什么,何尼斯已将刀锋朝着她的手腕闪电般划了过去。

“啊!”伊斯尖叫起来,何尼斯放开她,她握着手腕,委屈得嚎啕大哭。

他将她转过来,辧开她的手:”疼吗?”他问。

她的手腕只不过被刀尖刺了一下,什么事都没有,但却让她感到很刺痛。

“胆小鬼!”他说:”就这样,你还想做什么?怎么不拿出你逃跑时的胆量来呢?”

她推开他,爬在床上哭得非常伤心,何尼斯干嘛要这般戏弄她呢?太可恶了。

“我要你记住今天,你的所作所为。”他说:”你害怕吗?我饶你了,听见吗?小傻瓜!”

她立即跳起来,用枕头砸他,他在床上一滚就躲过去了,他抢过枕头说:”好了,好了!消消气吧,说正经的,看着我!”

他转过她,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来问:”你为什么想杀死我呢?我觉得很有趣,为什么?”

“想就想,你管不着。”

“什么?我管不着?伊斯,到底为什么?”

她不吭声,他又问:”以前你那么喜欢呆在我那儿,可现在,你再没去过,为什么?为什么?”

他拉她入怀搂紧她,她想起了在波兹南的那个晚上,他也是这样抱紧,她第一次感受到他怀抱的温暖,现在,这怀抱又这样地温暖着她,她合上眼皮,头枕在他肩上,紧紧依着他,她感到很累,很脆弱无助,她矛盾啊,要不是他带她来这儿,要不是那个纹身,她在他身边是多么幸福开心啊,克洛斯像一道灿烂地阳光使她迷失,而他,却像一个深深地深渊,使她直往下坠坠坠坠。

她依偎着他,渐渐松懈下来,呼吸也渐渐均匀起来。他暗自高兴,他知道,伊斯从一开始就没办法抗拒他地怀抱。总算他地耐心没有白费,她温柔地时候,甜蜜可爱,可就是性情多变,永远无法猜透她瞬息万变的心里。

何尼斯没有走,但也没留在她卧室,他为了重新得到她的信任,真是用尽了各种方法:”时候不早了,伊斯。”他起身来:”早点休息。”

“你要走了吗?”她问。

“不,我不回去了,我在下面睡。”他朝她笑笑,往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我在沙发上睡,晚安!伊斯。”他拿了条毯子准备下楼去:”伊斯,今晚你想杀死我是真的吗?”

伊斯点点头。她感到何尼斯现在是真的被吓了一跳:”呃,你别胡思乱想了,好好睡觉吧。”他下楼去了。

伊斯却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何尼斯很令她感动,他的耐心,温柔,包括他的凶猛可怕,都在吸引着她。也许还因为是克洛斯!是他就这么将她推向何尼斯的。啊,第三帝国,她就只能这样的融入进去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